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干部调整

第五百二十七章 干部调整

  “古向宇同志调任治安大队长,西观派出所不能没所长。这么多所长我想想啊,嗯,让钱光明同志去接替他。钱光明同志担任城东派出所长多年,经验丰富,平调过去接手工作不存在问题。也正因为他在城东任职多年,职务一直没调整,这不利于干部成长。诸位议议,有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或不同意见。”

  什么叫平调,这分明是发配!

  两个人级别是一样,全去年提的副科。

  但派出所不一样,辖区不一样,西观位于全县西南角,在大山深处,到现在都不通公路,辖区人口少可耕种的土地更少,西观派出所这些年只有三个民警,一个所长、一个指导员和一个户籍警。

  城东紧邻县城,辖区不光人口多,还有几个厂矿企业,城东派出所比负责县城治安的雨山派出所都富裕,在姜文利担任公安局长时,城东派出所长是局党委成员。堪称全雨山县公安局“最肥”、“最牛”的派出所。

  韩博环视众人,坐等他们表态。

  钱光明是姜文利的老部下,当然要为钱光明说话。关键顶头上司刚拿出过一份省厅下发的干部挂职交流文件,他不只是雨山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他是从省政法委调来的,首先是地区公安局党委委员。

  能够想象到,谁反对他的意见,且拿不出足够理由,那就等着被他调离吧。

  去机关交流、去地区公安局乃至省厅参加业务培训,或去地区政法委乃至省政法委参加什么学习。工作关系仍在县里,行政级别不变,先把你人打发走,多则两年,少则两三个月,不需要经过县委,这全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

  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别说走之后天知道他会不会鸡蛋里挑骨头,安排人彻查。便是不查,不想收拾你,等你回来时位置已经被人占了,变着法让你退居二线。

  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他不只是官大,而且背景很深,后台很硬。

  姜文利岂敢有意见,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没意见,韩局,您说得对,总呆在一个地方不挪威,不利于干部成长。”

  “我也没意见。”政委第二个举起手。

  他俩赞成,其他局党委成员更不会反对,第一个副科级干部职务调整全票通过。

  这只是开始!

  韩博看看笔记本,抬头道:“同志们,这么一来,城东派出所长的位置又空出来了。调研期间我发现东坝派出所长王大龙同志非常有能力,能力是一方面,民族政策我们也要考虑到,王大龙同志是少数民族,少数民族出一个优秀干部不容易,要给他压压担子,要委以重任。”

  王大龙同样是多年没调整职务的派出所长,同样不太会处事、不太受前几任局长待见。

  之所以没调整是没法调整,东坝乡是民族自治乡,有好几个少数民族,别人去担任派出所长不一定镇得住,而且他本来就是少数民族干部。县乡两级政府里要有几位民政人士、无党派人士,要有几位女干部,少数民族地区政府要有几个少数民族同志,这些全是有标准的。

  顶头上司扛着民族政策这块大招牌,谁能反对?

  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干部挂职交流,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东坝派出所长的位置又空出来,韩博提出由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接替王大海担任东坝派出所长,再研究治安副大队长人选……

  研究完一个又一个,一直研究到凌晨一点多。

  副局长柳贵军赫然发现,调到局机关、交警大队、雨山派出所、城东派出所等重点单位的全是之前郁郁不得志的。之前混得好的,几乎全被他发配到最苦最远最困难的基层所队。

  “各位,我们再坚持半小时,重点研究下基层的在编干部名单,确定下来之后跟刚才研究的干部职务调整一起印发执行,争取明天傍晚前完成工作交接,后天中午前人员到位。”

  “韩局,在编人员不等于在岗,有些情况您知道的,关系在我们公安局,人不在,好几个人工资直接打银行卡上,连我都没见过。”

  “还有一些同志虽然没退休但已经退居二线,没行政职务,不记考勤,时间最长的已离岗三四年。”

  局里警力如此紧张,他们还占着茅坑不拉屎。

  韩博没那么多顾虑,不怕得罪人,淡淡地说:“政委,麻烦你把在编不在岗的人员名单统计一下,注明不在岗的原因。明天,其实是今天,今天下午去县委,我向关书记、王县长和范书记汇报,请里协调解决。要么把工作关系调走,要么回来上岗,要么办理退休手续,把编制给我们让出来。”

  ……

  新局长上任,局党委成员熬大半夜,没能睡个好觉。

  各派出所长、教导员,刑警中队长、刑警中队指导员,交警中队长、交警中队指导员,甚至连巡警中队长、巡警中队指导员都没睡觉,全在等消息。

  他们担心职务会不会被调整,基层民警没这方面担忧,只想知道新局长能不能搞到钱,能不能尽快把拖欠几个月的工资发了。

  王彬既想知道工资的事,更想知道新局长会不会高抬贵手,开证明批准他参加地区机关干部遴选面试。

  各有各的渠道,全在打听党委会有没有开完,领导们在会上说了些什么。

  刘晓彤是局里最年轻的女民警,也是最漂亮的女民警,平时负责整理材料、打印一些文件,有领导来视察或检查指导工作就摇身一变为服务员,负责端茶倒水。

  新局长上任,又正在开党委会,她自然不能走。

  时不时进去看看开水够不够,然后坐办公室里等,能听到支言半语,一时间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办公室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甚至有人大半夜溜到局里,神神秘秘管她打听。

  “晓彤,怎么样,韩局有没有提我们的事?”

  换作别人,刘晓彤会敷衍几句。

  王彬不是别人,是一起考进公安局的公务员,一起在省警校培训过,私下关系非常好,相互之间早就有爱慕之情,只是一直没捅破那层纸。

  刘晓彤回头看看门外,捂住电话轻声道:“没提你们的事,只提到顾队他们,要去省城请老师,要组织事业编来局里集中培训,让他们参加公考。说能考上最好,考不上再想办法帮他们过渡。”

  想调动都要找关系走后门,解决行政编制可比工作调动难多了。

  王彬将信将疑:“韩局说的?”

  “嗯,不光要把顾队他们调县里来,还要让机关民警下基层,正在研究在编机关民警下基层的人员名单,搞不好我也要去派出所。”

  “还有呢?”

  “还有副科级干部职务调整,古所调任治安大队长,钱所去西观接替古所,王所接替钱所,黄大去省厅挂职……那个武警上尉转业到我们公安局,担任督察大队副大队长。省厅治安总队小贺来我们局挂职,担任法制科副科长,调整幅度这么大,姜局脸色很难看,柳局脸色也不好。”

  “支走黄天,把钱光明调西观去,让古所担任治安大队长,让王所调到城东,让老油条下基层,把老顾他们调县里去,有点意思。”

  “王彬,你是说韩局接下来有更大动作?”

  “手下没人他怎么动,看样子他既想收拾老油条又不太信任我们,打算用老顾他们。不过话又说回来,老顾他们一直坐冷板凳,好事轮不着,只有干活的份,没那么多乱七八糟关系,还熟悉情况,用他们最合适。”

  刘晓彤禁不住问:“你就一点不失望?”

  正式民警靠边站,让事业编上,王彬越想越憋屈,故作若无其事说:“已经到这个份儿上,有什么好失望的。新官上任,多多少少要解决点问题,调走不想了,就指望他能搞点钱把工资发了。”

  “工资应该能解决,韩局说办公楼不盖了,要把钱用在刀刃上,还要开源节流,压缩其它开支。”

  王彬一愣,由衷地说:“比老范强,是个干事的人。”

  “不说了,回头给你打。”外面响起脚步声,刘晓彤急忙挂断电话。

  “小刘,来,打印一下文件。”

  蒋政委和路主任拿着会议记录走进办公室,神色带着几分凝重。领导一张嘴,下面跑断腿,职务调整也好,机关干部下基层也罢,全需要政工干部做工作,他们要把领导的意图落实下去。

  “好的,政委,路主任,您二位坐。”

  刘晓彤接过会议记录,又跟往常一样拉来两张椅子,打字排版尤其一些措辞需要斟酌,这样方便领导指出哪里不行,哪里需要修改。

  “杰明,你盯着,我先出去给黄天打个电话。”时间限定那么紧,蒋政委哪有功夫坐。

  “行,我盯着。”路主任轻叹口气,坐下来指点刘晓彤该怎么打。

  治安大队长黄天41岁,学历并不高,成绩也不是很显著,他何德何能去省厅挂职?

  说是交流挂职,其实跟支走他没什么区别。一下子支那么远,说明韩局掌握很多他违法违纪的证据,很可能要收拾他。

  在别人看来蒋正午整个一“好好先生”,其实对形势看得很通透,不想给领导留下一个办事不力的印象,回到办公室坐了三五分钟,想好该怎么说,拿起电话拨通黄天的号码。

  “黄天,我蒋正午,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党委会刚结束,韩局在会上传达了上级的指示。你运气最好,机关干部交流挂职,省厅下基层,基层去省厅,一进一出,要求对口。省厅治安总队的小贺留下来,打算让你去省厅治安总队挂职。”

  “什么,让我去省厅挂职,政委,你没开玩笑吧?”

  “所以说你运气好,相当于镀金,为期两年,回来肯定进局党委班子。如果能把握住机会,好好表现,再找找门路,干脆留在省厅,你说是不是?”

  “政委,我去省厅,那谁来接替我?”

  “老古,古向宇,韩局是二级英模,老古是一级英模,当然英模帮英模。他初来乍到,新官上任,哪能不提拔几个人。”

  黄天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去省厅挂职避开风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关键这么一走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他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现在知道怕,早干什么去?

  蒋正午暗骂一句,又给他灌起迷魂汤:“黄天,你放心去,局里有什么事,我会及时跟你通气。韩局在会上说了,党政干部要交流,公安系统干部一样要交流,你是大交流,机关民警要在内部小交流。交流交流也好,总呆一个地方有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