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积蓄力量

第五百二十九章 积蓄力量

  局机关民警一大半下基层,剩下的一小半不仅要干好本职工作,还要给在编不在岗人员送达《限期返岗通知书》。

  会熟练使用各种办公软件的民警不多,局机关更不能没一两个“笔杆子”。

  刘晓彤很幸运,没跟办公室副主任张军一样被发配到基层所队,处理完文字工作,跨上包,骑自行车赶到水利局宿舍,找到名单上第一位只在工资表上见过,但在单位从未见过的同事。

  “有人在吗,老崔同志在不在?”

  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探出头:“他在店里,有什么事?”

  拿着工资还在外面干私活,这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是什么,刘晓彤腹诽了一句,微笑着说:“我是县公安局民警刘晓彤,局领导让我来找老崔有点事,嫂子,店在什么地方,您能不能带我去?”

  妇女暗想在编不在岗的不光老崔一个,公安局有,其他单位也有,连县委县政府都有。

  当年不是要回家,是上级让回来的。一个萝卜一个坑,你不走别人就上不来,说是退居二线其实是给人家挪位置。

  当年说得很清楚,不再安排行政职务也不记考勤。新来的公安局长又怎么样,那是县里的指示。妇女一点不担心,紧握拿起一串钥匙,锁好门把刘晓彤领到山林路上的一家烟酒店。

  消息早传开了,对于刘晓彤的到来,崔向阳一点不意外。

  他关掉店里的小电视,起身道:“小刘同志,我不是不返岗,是实在走不开。而且这事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当时让我走就要走,现在要我回去我就要回去,凭什么,真当我崔向阳是一块烂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老崔同志,这些事您跟领导说,我就是一跑腿的。”今天要找好几个人,最远的一个在东林镇,刘晓彤不想浪费时间,从挎包里取出文件。

  抬头:限期返岗通知书(雨公〔2003〕67号)

  然后是崔向阳:据查,你于1998年7月21日调入我局,从1998年7月21日起未经单位领导批准,自行脱离工作岗位,至今未按规定履行相关手续擅自离岗或请假手续已到期,根据《凯山地区财政供养人员“吃空饷”问题专项清理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凯纪发〔2002〕号)文件精神,你收到此通知书后,限你于2003年9月15日前返岗上班或履行相关手续。否则,将严格按照人事管理有关规定处理!

  送达人(签字),接收人(签字),送达时间,最后是落款,上面加盖雨山县公安局和公安局长的大红印章。

  此外,还有存根回执。

  搞得真像回事,崔向阳愣住了。

  刘晓彤递上笔,善意提醒:“老崔同志,韩局雷厉风行,您把店里安排一下尽快回局里看看,枪打出头鸟,您千万别撞他枪口上。”

  “好吧,我明天去看看。”

  ……

  刘晓彤忙,韩博更忙。

  会议一个接着一个,先同分管教育、医疗卫生的吉副县长一起主持召开“全县校园治安工作会议”,研究部署全县校园治安整治工作。邀请县政法委范书记、法院左院长、检察院林检察长参加,并请他们讲话。

  韩博坐在主席台上,严肃要求学校领导和教职人员负起责,在县公安局内保大队指导下调查各校未成年人组建帮派的情况。提出城区各学校安全保卫工作由县公安局保安公司接手,原有门卫要么调入保安公司接受训练重新上岗,要么妥善安置。

  要求有条件的学校加装监控系统,信号要接入正在筹建的几个监控平台。

  紧接着,召开全县医疗系统治安工作会议。

  要求全县各医院在收治枪伤、刀伤及打架斗殴造成的伤患时必须及时报警,提出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和雨山镇医院的安全保卫工作由县公安局保安公司接手,同时要求三家重点医院采取技防措施,加装闭路电视监控。

  第二天上午,召开全县金融单位安全保卫工作会议。

  套路是一样的,要求各银行和信用社采取技防措施,收编银行保安,从10月1日开始,由县公安局保安公司给各银行守库及武装押运。

  接管学校和医院的安保工作赚不到钱,给金融机构提供服务银行和信用社要给钱,而且不是小钱。

  银行有保卫科,肥水不流外人田,银行领导不太愿意。

  他们以为拖拖能拖过去,结果地区政法委、地区金融办、人行凯山地区支行、信用社地区联社及地区公安局联合下发一个文件,要求他们尽快移交!

  名存实亡的保安公司一下子成了“香饽饽”,考虑到保安力量不足,韩博很大方地帮县民政局解决掉这两年的退伍士兵安置问题,一下子招80多人,全安排到巡警队集中培训。

  这几板斧一砍完,关书记、王县长、政法委范书记等县领导终于知道新任公安局长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算上事业编民警和古向宇、王大海等坚决拥护他的,现在他至少能调动两百人。

  手里有人,心中不慌。

  谁敢偷奸耍滑、阳奉阴违,谁胆敢撂挑子,他会毫不犹豫处理,走一个调一个去补上,编制问题慢慢解决,只要有人,正常工作不会受影响。

  事实上对韩博而言,只有两百个能够指哪儿打哪儿的人是远远不够的,光凭这点人无法从根本上扭转雨山治安形势。

  把“做大做强”保安公司的工作,交给这些年一直坐冷板凳的副局长宁长贵,马不停蹄赶到自己分管的其中一个单位------雨山县林业局。

  分管副县长检查工作,局长和五个副局长一个不拉全在,挨个汇报工作。

  林业方面的事韩博不关心,只关心林业公安局。

  林业公安局只是一个叫法,正式名称是“雨山县森林公安分局”,加挂“雨山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牌子。列公安机关序列,为副科级行政单位,实行林业局和公安局双重管理,以林业局管理为主。

  林业局副局长兼统森林公安分局局长汇报道:“报告韩县长,我分局统编50人,其中森林公安民警14人。下设山溪、花渡两个正股级派出所,并在城区、庙仪、凤塘、东林分设四个林业执法中队。

  分局机关内设办公室、法制科、政工科、森保队、财务(档案)室五个机构。目前拥有办公用房三层,共21间,建有候问室、护林防火指挥中心,配备了最基本的办公桌椅,全分局共有四辆警车……”

  林业执法中队是事业编制,居然跟公安穿一样警服,只是臂章不一样。

  包括他在内的14个森林公安民警,虽然是行政编制,但之前全是林业干部,从材料上看他们中一个警校生都没有,而且极少进行警务执法培训。

  不专业,也不正规。

  尤其几个林业执法中队,自收自支,靠罚款渡日,哪里是执法,简直知法犯法,不仅制造矛盾,而且穿着警服严重影响公安形象。

  韩博听完汇报,直言不讳说:“各位,实不相瞒,我来雨山上任前,在省政法委,就看过许多关于林业执法队伍的举报材料。说一个最简单的情况,山溪乡一农民,因家贫寒,就在自家山头捡干柴卖。

  调研期间我核实过,他确实是捡的,捡被人砍拔后的树枝,挑到集市去卖,每100斤10元。被林业派出所知道后,要罚款5000元。由于他家庭条件不好,拿不出这笔钱,结果拘留,而且超期羁押40多天,我想问问各位,这合法吗,这合理吗?”

  “韩县长,我,我不太清楚情况,散会之后我亲自调查……”

  “这只是最简单的一个情况,关于森林公安局的上-访材料,我手头上有120多份,涉及分局许多民警和林业执法人员。这说明队伍确实存在问题,且问题严重。”

  “我工作没做好,我检讨。”

  检讨,检讨有什么用?

  有备而来,韩博可不会给他们回旋余地,板着脸说:“地区政法委、地区公安局和地区林业局也非常重视我们雨山公安局森林公安分局存在的问题,地委领导明确要求整顿林业执法队伍。根据上级指示精神,由县公安局纪委书记兼督察长田南辉同志,率领由县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及法制科人员构成的工作组,于明天上午8点进驻森林公安分局。”

  他既是分管林业局的副县长也是县公安局长,就算没“上级指示精神”,他一样有权派工作组,谁让森林公安分局头顶上有两个“婆婆”。

  林业局领导面面相窥,谁也不敢吱声。

  县局纪委书记兼督察长田南辉过来只是起个威慑作用,真正干事的是法制科副科长贺小杰,该怎么做早交代过,归纳起来就整顿队伍、清理害群之马,同时加强县局对森林分局管理,达到变相“收编”的最终目的。

  走出林业局大院,已是下午三点。

  刚上车,一个陌生号码突然打了进来。

  韩博回头看看窗外送行的林业局正副局里,摆摆手,接通手机问:“您好,请问您哪位?”

  “韩县长吗,我是县政协委员、晨鑫矿业集团吴金宝,不好意思,您工作那么忙,我还冒昧打扰。”

  黑老大居然敢给公安局长打电话,韩博有那么点意外,不动声色问:“原来是吴总,久闻大名。”

  “没想到韩县长您知道我,没别的事,我就想请您吃顿饭,交个朋友。今天方不方便,要是不方便放在明天,也不一定明天,我随时有时间,就怕韩县长不赏脸。”

  “吴总,您可是我县的著名企业家,照理说没时间也要抽时间。不过刚上任,千头万绪,有点小忙。您的盛情我心领了,等忙完眼前这阵我给您电话,一起坐坐。”

  不是很难打交道么,至少语气非常客气。

  吴金宝悬了好几天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不无激动地说:“韩县长,人是铁饭是钢,工作再忙不能不吃饭。”

  这家伙必须要稳住,韩博笑道:“吴总,别这么客气,你我这样人谁在乎吃吃喝喝?有机会,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真不巧,等会儿要去地区公安局参加一个会议,改天,改天。”(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9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