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故人

第五百三十八章 故人

  姚洁再次看到韩博已是第二天上午9点多,他正在公安局二楼办公室主持中层干部会议。

  办公室、法制科、治安大队、刑警大队、交警大队、政保大队、内保大队等机关各部门负责人,各派出所长、派出所教导员、刑警中队长、刑警中队指导员、交警中队长、交警中队指导员四十多人,坐在下面听他讲话。

  “……要树立‘局兴我荣,局衰我耻’的荣辱观,提高关注工作的兴奋度,让工作真正成为内在的一种追求。要真正确立警察是我的职业、完成好工作是我本分的意识,并在这种主人翁意识的驱使下,主动关心工作,主动参与工作,主动干好工作,变‘要我干’为‘我要干’!”

  警风笔挺,一脸严肃。

  不看讲稿,抑扬顿挫。

  姚洁确信自己没认错人,可是又怎么都没法将坐在主席台中央的年轻局长,与飞机上那个热心旅客对上号。

  韩博注意到她鬼鬼祟祟站在会议室门口,事实证明办公室民警刘晓彤还是值得信任的,一大早主动汇报与这个不速之客的关系,汇报她和另一个记者真正的来意。

  要么继续订她们的报纸,不是一份两份,一订就是上千份。

  要么不订她们的报纸,等着她们报道雨山公安局的负面新闻。

  前几任公安局长不敢得罪她们这些“无冕之王”,把订阅任务分摊给各基层所队,整个公安局才多少民警,平均下来一人三四份,何况也没那么多经费。

  结果基层所队再把任务分摊给基层民警,民警再分摊给辖区的单位乃至个人。民警怨声载道,群众也怨声载道,严重影响公安形象。

  敲诈勒索,居然敲诈到公安局来了!

  韩博一肚子不快,不过对她倒不是特别反感。这不是个人的事,也不光贵省有,这涉及到单位利益、部门利益,是一件很麻烦很头疼的事。

  韩博装着没看见一般,接着道:“同志们,其实快乐工作人人都能做到,只要你诚信待人,勤勉工作,豁达处事,就能够快乐工作每一天。要学会心理调节,保持一种自然平和的心态,将工作当做是享受,而不是包袱。

  要学会科学工作,工作时要有计划按步骤,要全神贯注、勤勉务实、优质保量,工作不留‘尾巴’,办事不留‘后遗症’,让自己满意,不形成新的心理负担,这样就能做到轻松生活、快乐工作,否则工作没干好,内心常牵挂,是不会快乐的。

  要学会‘知足、知不足’,常言道‘知足者常乐’,我们要‘对生活知足,对工作知不足,对学习永远不知足’,轻轻松松生活,认认真真学习,老老实实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快快乐乐工作。

  要学会换位思考,与农民比苦乐、与窑工比艰辛、与先烈比奉献、与下岗职工比待遇,如此换位一比,你就会觉得当警察还是很幸福的,尽管我们平时工作累是累点、苦是苦点,但苦中有乐……”

  同样一番话,同样一个道理,由谁说出来,在什么时机说出来,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姜文利当公安局长时,一年发两次工资,还不是足额发放。

  他出门坐小车,天天泡在饭店里,跟饭都吃不上、日子都过不下去的基层民警,冠冕堂皇的大谈特谈“快乐”、“知足”,想想就讽刺。

  政法委书记范金福兼任公安局长时,经费比之前稍稍宽松一些,但也只是宽松一些,工资依然无法按时足额发放。

  台上这位就不一样了,一上任就叫停办公楼重建项目,开源节流,紧缩一切不必要的开支。先补发工资、奖金,再补发警服,紧接着成立工作专班集中清理各基层所队债务,甚至给派出所、刑警队划拨一百多万办案经费,这在之前是不敢想象的。

  一些被“发配”或屁股不干净的人,觉得他是在讲大道理,在唱高调。但大多中层干部却觉得他的话有一定道理,公安再苦能有矿工苦,应该知足。

  韩博顿了顿,话锋一转:“同志们,不管作为局领导还是基层所队领导,我们都要为每个民警履行职责创造良好的外在环境,切实将‘有为’与‘有位’有机衔接,让工作出色的人能够获得组织认可、同事赞许、社会回馈。

  我想,如果建立起这种环境,一定能让所有人感受到成功就会受到鼓励、褒奖,就会享受真正的快乐,落后就会受到批评、鞭策,进而逐步形成一种上下互动、良性循环的格局。

  同时,作为组织上和领导者还要能够知人善任,尽可能地把组织需要与个人志趣、把实现组织的目标与发挥个人的特长有机结合起来,让民警干自己最愿意做和最擅长做的事,这是实现有限警力资源社会效益最大化的有效途径。

  毕竟作为人啊,谁不想充分展示自己的才华,但有时苦于‘生不逢时’,有时苦于‘怀才不遇’,而一旦有了适合自己发挥的舞台,自然能够最大限度地激发内生动力,不仅能够为工作作出更大贡献,而且能够让领导、让自己享受那游刃有余、驾轻就熟的成就感……”

  这个局长有点水平,居然不看讲稿,滔滔不绝讲了一个多小时。

  姚洁一会儿走过来看看,站累了再回接待室坐会儿,一直等到中午11点半,会议结束才找到跟韩博说话的机会。

  “韩局长,我姚洁,您还记得我么,我们一起坐过飞机的,您还帮我提过行李。”

  “姚记者这么漂亮,怎么可能忘。正式认识一下,韩博,欢迎姚记者来我们雨山公安局采访。”

  “韩局长真会开玩笑,我哪里算漂亮,刚才在外面听局里人说您爱人才漂亮呢。”

  “谁说的,她又没来过局里。”韩博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把她迎进办公室。

  姚洁四处看看局长办公室环境,抱着小包坐下笑道:“谁说的要保密,不然您批评人家,我不成打小报告的了。”

  “只是人就有虚荣心,夸我爱人漂亮,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批评。”韩博笑了笑,不无疑惑问:“对了,不是说两位大记者一起来的么,姚大记者,你的同事呢,怎么不一起过来?”

  “喻记者是我师傅,他还有一个采访任务。”

  “采访任务,采访什么,姚大记者,我们可是故人,是一见如故的朋友,以后要请你多帮帮忙,尤其遇到一些负面的事,还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们雨山公安局一马。”

  当官的谁不怕负面报道!

  姚洁真有那么点小优越感,不禁笑道:“韩局长,是朋友就应该互相帮忙,您知道的,我刚参加工作,社里把我分到凯山这一片,不光有采访、写稿任务,还有订阅任务,您能不能帮帮忙,让我把这个任务完成掉。”

  果然是来敲诈勒索的,韩博摸摸鼻子,不动声色说:“姚小姐,我觉得报刊杂志发行量能不能搞上去,光靠这么干是不行的。现在是市场经济,不是计划经济时代,一份报纸,一个杂志,能不能生存,主要看内容能不能吸引人。

  要是你们的内容丰富多彩,非常受大众欢迎,发行量自然而然就上去了,有发行量还愁没人去做广告?一份报纸才多少钱,一个正版广告多少钱。这方面电视台就搞得不错,虽然观众对总是插播广告有意见,但他们至少能自己养活自己,甚至能盈利。”

  讲一上午大道理,现在又讲起来。

  姚洁暗暗腹诽了一句,一脸无奈说:“韩局长,相比电视媒体,我们平面媒体没什么优势,现阶段还需要您这样的领导帮忙。等把发行量搞上去,等有更多的广告客户,我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麻烦您。”

  这孩子,挺执着,说到这份上了还不知难而退。

  韩博故作沉思片刻,抬头道:“45份是我们能做到的极限,一个单位订一份,不让你白跑,怎么样?”

  四十五份,开什么玩笑!

  姚洁欲言又止,韩博站起身:“先吃饭,其它事吃完饭再说。姚记者,走,一起去食堂,今天我请客。”

  “韩局长,我请您吧,我们出去吃,感谢您上次帮那么大忙,要不是您,我真不知道该这么办。”

  “到了省城你请,在雨山,我怎么能不尽地主之谊。”

  韩博语气不容置疑,姚洁只能硬着头皮跟他来到食堂。

  局长跟民警吃一样的饭,一荤一素,两菜一汤,不过荤菜只是两小块带鱼,汤其实就是白开水里面放了几根青菜。他不光吃得津津有味,还非常节约,饭盒里吃得干干净净,一根菜、一颗饭粒都没留下。

  味道一般,而且太少。

  姚洁吃不下,又不好意思当那么多人浪费,正不知道该这么办,韩博突然转身问:“老刘,你爱人是不是住院了?”

  “韩局,她是住院了,您怎么知道的。”一个老民警一愣,急忙放下碗筷走过来,普通话不是很标准,生怕领导听不懂,显得有些紧张。

  “坐,坐下说。”

  韩博招呼他坐下,紧盯着他双眼问:“查得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老民警一连深吸好几口气,忧心忡忡说:“检查结果上午刚出来,癌症,直肠癌,医生让转院,让去地区人民医院做手术。我正在想办法,等凑够钱再请假。”

  他上面两个老人,下面有两个孩子,妻子在家务农,而且地不多,因为两个孩子的学费已欠下一屁股债,哪有钱送他爱人去做手术。

  这些情况也是刘晓彤早上汇报的,要是在南港,工会能帮他解决点困难,但这里是雨山,办案经费都没有,工会怎么可能有钱。

  局里账上有点钱,但那个钱不能动,那是经费。

  韩博权衡一番,从裤兜里掏出钱包,把里面的钱全取了出来,往他手里一塞:“拿着,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回头再请路主任动员动员,一个人凑点,凑一两万问题不大。别这样,病来如山倒,先送嫂子去凯山做手术要紧,现在就去,不许拖。”

  “韩局,我,我……”

  “就这样,小陈,你开车送一下,路上注意安全。”

  一叠百元大钞,起码有两千块。

  在食堂就餐的民警不约而同围过来,纷纷掏出钱包,多的一百,少的五十、二十,不一会儿,旧餐桌上便摆满钱。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老刘老泪纵横,不断鞠躬感谢。

  姚洁突然想哭,想到此行来意不光想哭还很尴尬,下意识拉开包,从包里取出小钱包也捐出一百。(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9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