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我也是刑警”

第五百四十六章 “我也是刑警”

  大行动结束,小行动仍在继续。

  保安公司新招聘的保安穿上特勤制服就是特警,暂时接受特巡警大队领导,在雨山公园、百货大楼、新新超市、汽车站、中心学校及国道边的几个批发市场武装巡逻。

  通完邻县的主要道路和原来的几个治安卡口,仍有交警、治安民警和特巡警24小时盘查。

  让雨山人尤其城区的雨山人,感触最深的当属办案民警带嫌疑人指认作案现场。

  曾经不可一世、嚣张无比,敢当街砍人的家伙,现在戴着手铐脚镣,耷拉着脑袋,在荷枪实弹的公安和武警押解下,去这儿或那儿指认现场,供述作案经过,还有民警举着摄像机拍摄。

  这种事平时难得一见,现在一天能见到好几拨。

  只要你想看热闹,在城区和城区周边几个乡镇能从早看到晚,每次都人山人海,相当于“游街”,再加上一夜之间贴满大街小巷的《关于敦促各类犯罪在逃人员限期投案自首的通告》,真起到一定震慑作用。

  一大早,城东派出所门口便聚满人。

  有家长送孩子来自首的,有妻子送丈夫来自首的,有老人替混蛋儿子来自首的,电视里和广播里说得很清楚,“有黑打黑,无黑打霸,无霸打恶,无恶打痞,无痞治乱”,只要犯过事的,只要沾上其中一条全在严打范围内!

  人跑了,一时半会联系不上,联系上一时半会也回不来。

  先来挂个号,省得被公安查出来“上网追逃”。

  犯罪分子全吓坏了,这样的事真不多见,城东派出所长王大海累并痛快着,受理完一个又一个,忙得焦头烂额。

  “陈大,我城东王大海,这边有6个涉嫌刑事犯罪的,全是自首。所里抽不出人手,又没车,你赶快安排人过来接手,我羁押室快关不下了。”

  你忙,刑警大队更忙。

  陈百川已经几天没睡过好觉了,并且打黑专案组刚审出一条涉嫌故意杀人的重要线索,哪顾得上这些小事,很不耐烦地说:“找二中队,我是大队长,不是中队长!”

  “找了,胡二那臭小子不管,还打算把案子往我这儿推。”

  负责他们那一片的刑警二中队总共7个刑警,打黑专案组抽调走两个,只剩下5个人,现在同时办理40多起刑事案件,专案组上午又移交过去4起,忙不过来很正常。

  其实不只是刑警二中队,整个刑警大队全在忙。

  过去36小时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一千多名,几年的案子集中在一起办,可以想象到办案单位压力有多大,陈百川嘀咕道:“老王,别什么案子都往我们刑警队推,能办的你们办一下。你忙不过来,我更忙不过来,就这样了,辛苦一下,再坚持坚持。”

  王大海资历够老,同向天宇一样属于前常务副局长姜文利认为的那种“又臭又硬”的人,跟陈百川的私交不错,对陈百川这个局党委成员说话比较随意,恨恨地收起手机,气呼呼说:“挂我电话,我还没说完呢!”

  “王所,陈大怎么说?”教导员拿着一叠笔录材料探头问。

  “他也不管,让我们办。”

  “怎么能这样,刑事案件归他们管!”已经搞了两天一夜,所里人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教导员实在顶不住了。

  “他有他的难处,大案都忙不过来,哪顾得上这些小案。让小徐骑摩托车去局里办手续,我打电话找辆面包车,先把人送看守所。”

  “刑事拘留?”

  “先拘半个月,等手头上的案子忙完再算他们的账。”

  只能这样了,教导员点点头,刚走出几不又回头苦笑道:“王所,看守所关不下了,估计不会再收人。”

  “不收人,那怎么办?”王大海急了,猛地站起身。

  “刚才忘了,早上局里下过通知,韩局跟新陵协调好了,再有嫌犯往新陵送。”

  “往新陵送,40多公里,费用怎么算?”

  “局里统一包车,下午3点出发,巡警队和武警中队派人押解。”

  “包车,搞得跟旅游似的,那就下午吧。”

  ……

  他们忙得团团转,韩博同样没闲着。

  公安局离机关小区并不远,但行动开始到现在却没回过家,昨晚从县电视台出来先去打黑、扫毒两个专案组慰问干警,紧接着去几个治安卡口慰问,回到局里已是深夜12点多。

  今天一早去县委汇报工作,从县委出来去几个派出所检查整治行动进展,一回到又要听汇报。

  “……丁佩文说他是在一次喝酒时听方鹏无意中提到的,之前没听说过这事,更没有见过那个外地人,以为方鹏是酒后吹嘘,当时没在意。现在落网了,想立功赎罪,交代这个情况。”

  陈百川看看材料,接着道:“命案不是其它案件,小顾不敢大意,立即提审方鹏,刚开始他矢口否认,经过4个半小时审讯,终于击嫌犯的心理防线。方交代他参与了,但他没动手,动手的另有其人。”

  去年6月中旬,一个来雨山做生意的东广人,深夜在临近批发市场的国道下车,被几个劫匪盯上,不仅财物被抢,而且连命都丢了。

  没有人报案,公安机关对此一无所知。

  人命关天,韩博当然要一查到底,追问道:“动手的到底是谁,在不在我们的抓捕名单上,有没有落网?”

  “方鹏交代一共三个人,动手的叫小达,姓什么不知道,以前常在汽车站一带混,小顾提审了几个嫌犯,同时派民警去汽车站走访询问,发现确实有这个人,见过他的也只知道他叫小达,本地人,家在哪个乡镇不清楚。”

  陈百川接过香烟,点上吸了一口,继续道:“另一个叫包全业,今年18岁,家住云州乡铁树村七组,春节期间外出打工。小顾请派出所同志调查过,他出去之后一直没跟家联系,到底在哪儿不知道。”

  “被害人尸体呢?”

  “方鹏交代他们把尸体扔在建材批发市场后面的水沟里,小顾带人去勘查过,带领民警在周围走访询问过,结果谁也没见过尸体。那条沟不长,就算发大水也冲不多远,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连名字都不知道,所以我觉得这个案子很麻烦。”

  “赃物全销毁了?”

  “他们只要钱,其它东西全扔了,没看身份证。”

  要是立案侦查,这种没头没脑的案件会影响雨山县公安局今年的命案破获率。

  要是跟以前一样“不破不立”,既不符合相关规定,良心也过不去,毕竟人命关天,一个人不能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更不能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韩博权衡一番,沉吟道:“再麻烦也要查,让小顾负责到底,给他一个人,两万经费,再安排一辆车。看看下午有没有时间,有时间我带技术民警去现场看看。”

  “您亲自去?”

  “老陈,我跟你一样是刑警,干过刑警副支队长、技侦支队长,破过几起命案。后来禁毒,调到雨山之后又忙着熟悉环境,整顿队伍,打黑扫毒,把业务都给荒废了。”

  韩博似笑非笑,陈百川猛然想起他的履历,猛然想起他不只是一个公安局长,也是一个刑事技术专家。

  上任之后去过两次技术中队,跟技术民警开座谈会,痕迹、指纹这些全懂,法医好像也懂一点。上次好像说要搞DNA检验鉴定,考虑到局里没那么多经费,不可能跟发达地区的公安局一样采购价值几百万的自测序仪,打算搞银染测试,搞人工测序。

  不管怎么测序,能搞起来就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

  DNA检验鉴定,现阶段只有省厅有,地区公安局都没有!(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9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