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我也是刑警”(二)

第五百四十七章 “我也是刑警”(二)

  陈百川刚走,柳贵军跟了进来。

  全雨山都知道他是“姜文利的人”,现在姜文利倒台,他非常紧张,显得有些拘束,有些忐忑不安。

  韩博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只要没经济问题,就不会刻意刻意为难谁,起身带上门,热情招呼他坐下。

  “韩局,这是我的检讨书,我工作没干好,在许多问题上没能坚持原则,惟姜文利命是从,辜负组织上的期望,我……我……”

  “贵军同志,别这样。”

  韩博把他写的检讨放到一边,顺手递上根烟,意味深长说:“姜文利是被纪委双规了,他的问题确实严重,但也不能墙倒众人推,一棍子将他打死,至少要肯定他在犯错误之前的成绩,要一分为二看。”

  这是什么意思,柳贵军愣住了。

  “他犯那么严重的错误,他要检讨、要反省,要积极主动向纪检部门交代问题,我们也同样要检讨,一个本来恪尽职守的公安干警、一个很有能力的干部,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作为班子成员,作为同事战友,我们有没有尽到责任?”

  韩博长叹一口气,指指他的检讨书:“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要检讨的不只是你,等忙完眼前工作,要开一次党委会,发扬党内民主,深刻反思,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我韩博接受大家监督,虚心接受大家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韩局,您,您跟我不一样,跟我们都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职务级别只是工作分工不同,人格上是平等的,况且我们是班子成员。”

  工作太多,外面忙得焦头烂额。

  韩博不想再说这些,话锋一转:“老柳,你一直分管治安和刑侦,对全县各乡镇治安情况和刑事案件比较熟悉,前夜的大行动和正在进行的后续行动,只能说取得阶段性成果,我们要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从根本上扭转雨山的治安局面。”

  “韩局,您下指示吧,我坚决服从!”领导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不会因为跟姜文利的关系而追究哪个人,柳贵军终于松下口气,下意识站起身。

  “坐,坐下说。”

  他刚才接过烟,一直没点上,韩博又递上一个打火机,说道:“实不相瞒,在基层当普通民警乃至在业务部门任职时,我对上级给基层单位下达打击任务指标,根据完成情况进行考评,一直持保留态度。

  现在想想‘屁股决定脑袋’这话有一定道理,调到雨山担任这个局长之后,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一样了,觉得凡事都有利有弊。如果没有任务指标的话,有极个别民警就会不作为。但下达指标又有不合理、不科学的地方。每年的发案都会不同,盲目下达任务指标和考评会造成数据造假、少报、不报等情况。

  但我认为只要我们严格按法律法规办事,这不是造成错案假案的根源。因为一起案件尤其刑事案件,要经过我们公安机关侦查,要经过预审和法制部门审核,再由检察院审查,最后才到法院审判。”

  “韩局,您是说要制定打击任务,要制定考评标准?”

  “嗯,要把任务下达到各派出所、刑警队,你是分管副局长,熟悉情况,这项工作由你组织治安和刑侦部门开展,除恶务尽,我们必须利用这次整治行动的声势,从根本上一举扭转全县的治安形势。”

  “是!”

  “这半盒烟拿上,放我这儿也是浪费。”

  韩博将剩下的半盒烟硬塞进他口袋,一直把他送到门外,柳贵军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再次举手敬礼。

  今晚要开几个涉黑团伙的案情分析会,估计又回不去。

  韩博回到办公室,拨通妻子电话。

  “韩青天,您不是忙着严打么,怎么有空打电话?”昨晚看过雨山新闻,丈夫在电视里的样子像那么回事,李晓蕾跟陪同她们一行考察的旅游局干部微微点了下头,走到客车边窃笑着问。

  “韩青天,不是韩打击吗?”

  “这儿人没听说过韩打击,只知道来了一个韩青天。今天不管走到哪儿,个个都在议论你,有没有点小得意?”

  “小得意没有。”

  “那就是大得意?”

  “大得意更没有,只有成就感。”

  一个民警夹着包匆匆跑上楼,韩博事业他稍等会儿,走进办公室带上门,不无歉意地说:“老婆,今晚回不去了,帮我跟卢书记和王大姐打个招呼,别等我,你们早点吃饭,早点休息。”

  “知道你忙,满世界抓人,抓那么多人,能不忙?我们好着呢,家里事用不着你管。”

  “你们这会儿在哪儿,在干什么?”

  “在坪土乡,这有好几个小瀑布,有山洞,有一条适合漂流的小河。风景美极了,随便拍张照都能做电脑桌面,你晚上回不去,我们晚上也回不去,住乡里。”

  “那你们注意安全,山里冷,晚上多盖点。”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挂断电话,拿上车钥匙走出办公室,民警立正敬礼。

  “报告韩局,陈大说您要去看现场,我昨天去过,我来您带路。”

  顾新民,29岁,全雨山公安局唯一一个不是公务员身份的刑警中队副中队长。

  毕业于省警校,中专学历。

  如果有足够时间,能静下心来复习,几年前他完全有希望考上公务员。但刑警队太忙,他是骨干,根本不可能有时间静下心学习。

  现在参加公考更难,一是他已经29岁,学书本上的知识不如那些应届生。二来现在报考条件高了,说是大专可以报考,事实上只有本科有机会。

  省政法委协调了几十个政法专项编制,等忙完眼前事组织内部考试,让他这样的业务骨干过渡成公务员,拥有行政编制,当一个真正的警察。

  看见他,韩博不由想起思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王解放。他给人的感觉跟王解放差不多,既敢打敢拼又四平八稳,很踏实,很可靠。

  事实上在这次整治行动中,他表现非常出色,大队长陈百川不可能天天盯在专案组,前一阶段的摸底工作就是他组织的。

  韩博紧握了下他的手,边走边笑问道:“新民,几天没好好休息过?”

  “韩局,我中午打了个盹,您干过刑警,您知道的,干我们这一行早习惯了,在哪儿都能睡着。”编制终于能够得到解决,顾新民从未像现在这么兴奋过,局长又如此器重,工作热情高涨,尽管连续工作近两个月,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觉,精神状态却好的惊人。

  “再坚持一下,等办完几起大案,给你们好好放个假。”

  “谢谢韩局。”

  走到楼下,技术中队同志已经出来了。

  院子里就两辆车,一辆是顾新民开来的桑塔纳,一辆是韩博的商务车,他们不敢往局长的车边凑,把勘查箱放在桑塔纳边上,纷纷敬礼问好。

  “老徐,上这辆,一车正好坐下。”

  “韩局,我来开吧?”

  “不用,我开,你指路。”

  顾新民不再矫情,拉开车门爬上副驾驶,技术中队副中队长、雨山县公安局法院老徐带领另外两名技术民警坐在后排。

  从来没坐过局长的私家车,上来一看发现这不是私家车,这就是一辆没悬挂警车牌照的警车,确切地说应该是刑事现场勘查车。

  前面装有警用电台,有扬声器,有警报器。

  最后一排座椅拆掉了,竟然装有一个小冰箱、一个小冷藏柜和一个小铁柜。这不是一般车载冰箱和冷藏柜,而是那种用于保存生物物证的专用设备。

  小铁柜栓上了,没加锁。

  老徐忍不住拉开看看,里面赫然放着两个现场勘查箱,其中一个跟自己的一样,另一个很高大上,英文标签,一看便知道是进口的。

  “韩局,您这车改装过?”老徐禁不住问。

  韩博扶着方向盘,抬头看看后视镜:“改装过好几次,第一次装电台,第二次装警报器。后来调到技侦支队,我们老单位的技侦支队跟现在的技侦不一样,既有技术侦察也有刑事技术,技术民警不多,有勘查条件的现场全部要出,支队长一样要上。

  在单位没什么,要是在外面没器材和试剂怎么办,想想干脆来个一步到位,送到我们原单位指定的汽修厂大改。后面还有保险箱,打开后门能看到。”

  “这是您自己的车,又不是单位的。”

  “车嘛,不就是个代步工具,怎么方便怎么来,没什么可惜的。对了,我跟政委商量过,技术中队不能没辆勘查车,很快就会帮你们装备上。”

  “真的?”

  “你见过我开玩笑吗,有时间去学个车,能省还是要省,你们自己能开就用不着配一个专职司机。”(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29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