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九十章 死不开口

第五百九十章 死不开口

  一伙骗子以投资为名跑凤仪县招摇撞骗,凤阳县许多干部群众乃至政府都被骗了。

  诈骗团伙主犯戴辉潜逃,半路上遇到许奎团伙。

  许奎先是拿汪正山的钱,不帮汪正山办事。折磨死戴辉之后,又抛弃几个同行携款潜逃。

  没钱跑路的绑匪再次打起汪正山的主意,试图利用汪正山指使他们绑架、利用戴辉已死的事敲诈勒索,没想到被悬崖勒马想争取宽大处理的王固出卖。现在交代出一个新情况,11.26案主犯戴辉极可能也被骗了!

  种种迹象表明,申雨露落网,很可能是香港籍嫌犯余绍东的试探。

  一个骗一个,全在骗!

  这算什么事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案件查到这一步,韩博是又好气又好笑,暗想这个案子能拍成电视剧,有时候现实真比小说更离奇。

  戴辉生前驾驶的套牌奔驰车找着了,云里县公安局刑警把车开到马路边。

  云里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韩永坤紧随而至,不是一个人来的,后面跟来一溜警车,再后面是武警部队的军车,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从来没这么“热闹”过,村里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公安和武警。

  当地政法系统的一把手到了,同样姓韩,五百年前是一家,换作平时,二人会坐下来好好聊聊,甚至搞一桌菜喝点小酒。

  今天不是平时,一个涉嫌抢劫杀人嫌犯就在附近山里,黄金二十四小时,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抓住他。

  二人握握手,简单寒暄几句,带着几位副局长、刑警大队长、武警中队长和东寨镇的主要干部,赶到村办公室研究搜捕方案。

  要是在雨山,韩博会当仁不让。

  但这里不是雨山,人家熟悉情况,人家可以动员当地干部群众参与搜捕,韩博不想当总指挥,直言不讳地说:“韩书记,您可能有所耳闻,戴辉只是11.26案的其中一个嫌犯,今天上午,该团伙的另一个嫌犯在东广落网,我要抓紧时间与在东广的同志沟通,搜捕工作您多费点心,我就不参与了。”

  来的路上打听过,眼前这位是省领导派到雨山“救火”的干部,原来在省政法委工作。现在的职务不光跟自己一样是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还是县委副书记!

  北大研究生,双硕士学位,高级工程师,公大特聘教官,刑事技术专家,还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他这样的“空降兵”在基层干不长,早晚会调回省里。

  进省厅都不太可能,估计要回省委。

  要不是在省领导心目中挂过号,凤仪县发生特大诈骗案,上级能一反常规把他从县委副书记任上紧急抽调进省委省政府调查组,让他全权负责11.26案侦破。

  政法系统的明星,不是开玩笑的。

  韩永坤不会因为年龄关系小看他,更不会大包大揽,连连摆手:“韩处,你是总指挥,张厅长亲自给我打过电话,不光我们凤仪县局要服从命令听指挥,市局也要配合。”

  “韩书记,我既不熟悉地形也不熟悉人,您让我怎么指挥?时间紧急,必须抓紧战机,别再谦让,我出去打个电话。”

  “各位,不好意思。”走到门边,韩博又回头致歉。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韩永坤书记不再谦让,摊开地图,抓紧时间研究部署搜捕方案。

  发动群众是公安机关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的法宝,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接下来就靠发动群众,就靠人海战术。

  划区划片,党员干部带头,组织村民协助公安民警和武警搜山。

  这是省厅下达的任务,需要哪方面支持尽管提,让市局警犬队赶快过来。跟兄弟县局联系,请他们堵住西边的口子。

  命令不断下达,参战人员不断接受命令出发。

  韩博刚给邢副秘书长和张副厅长汇报完这边的情况,正准备联系远在东广的石宝华,村里的大喇叭已经响,说什么听不懂,意思能猜出来,绝对是一家出几人,先集合,然后搜山。

  “韩处,我们到了,刚见到嫌犯,正准备审讯。”

  “到了就好,你们先审,我等你们消息。”考虑到申雨露有可能听见通话,韩博没提戴辉已死的事,挂断手机,给石宝华发出一条短信。

  戴已死,三名绑匪落网,许潜逃,正搜捕。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看着领导发来的十五字短信,石宝华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石宝华大吃一惊,坐在对面的申雨露更震惊,胸牌上的字清清楚楚,这两个不是东广的警察,也不是海关缉私警,他们是从贵省来的,从贵省一直追到这里!

  完了,彻底完了!

  申雨露浑身不由自主颤动,之前心存的一丝侥幸不翼而飞。

  具体情况回头再问,先办正事要紧,石宝华把手机放到一边,出示警官证和拘传证,冷冷地说:“申雨露,我是兴义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石宝华,这位是凤仪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章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的办案程序,依法对你对你进行讯问,明白吗?”

  果然是凤仪的事,申雨露吓得魂不守舍,耷拉着脑袋不敢吭声。

  “申雨露!”

  章平啪一声拍了下桌子,呵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跑就跑得掉么。都到这一步了,还不老实交代。”

  申雨露吓得浑身一震,下意识偷看一看,又低下头,紧咬着嘴唇依然保持沉默。

  冤有头债有主,戴辉是总裁,除了戴辉还有好几个副总,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就算推不掉你们又能让我坐几年牢,只要东哥没事就有希望。

  有几千万在那儿,好日子在后头。

  她浑然不知早被抛弃,不知道那些钱跟她基本上没关系了,对未来仍充满憧憬,打定主意死不开口。

  “姓名?”

  “说话!”

  “申雨露,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想争取宽大处理,就要老老实实交代问题。”

  “你以为不开口我们就没证据?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光现有证据就能判你个无期。想扛是吧,行,让你扛,看你扛到什么时候!”

  “申雨露,你不是十八七岁的小姑娘,你经历过很多事,应该知道人心险恶。转钱、取钱,余绍东为什么不露面,为什么偏偏让你抛头露面?3个半小时前,余绍东手机能打通,你在关口被拦着之后,手机就打不通,这说明什么问题?”

  “不到黄河心不死,申雨露,我警告你,再负隅顽抗,再不积极主动交代犯罪事实,等待你的就是从重从严!”

  “申雨露,你还年轻,好好想想死不开口的后果。你做好下半辈子在监狱服刑的心理准备了吗,你真愿意老死在监狱里。老死在监狱不太可能,监狱又不是福利机构,不会给你养老送终,七老八十放你出来,到时候要多凄凉有多凄凉,这样的事我见多了。”

  ……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软硬兼施,该说的全说了,申雨露不仅不再害怕,反而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耷拉着脑袋,愣是一声不吭。

  论心理素质,女嫌犯有时候真比男嫌犯好。

  尤其遇到那些认死理或钻牛角尖的,还有像她这种对同案犯死心塌地的,想击溃其心理防线非常难。

  不能打,只能骂,确切地说只能吓唬吓唬,可她就是不吃这一套。

  要是在老家,可以找几个经验丰富的审讯专家跟她软磨硬泡,白天不开口,晚上接着问,今天不开口,明天接着问。

  让她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跟她耗个三五天,三五天不行十来天,总有办法让她开口。

  关键现在既不是在老家,更没那个时间跟她软磨硬泡,要是拖个三五天乃至十来天,余绍东估计早跑了,赃款也别想再追回来。

  石宝华肺都快被气炸了,强忍着愤怒说:“申雨露,如果没猜错,是余绍东让你一个人先去香港的吧,你是聪明人,好好想想,他为什么不走,为什么不把你送进边检大厅?口岸的同志调看过监控,有一个香港人非常可疑。

  你进去之后他一直有意无意盯着,你被边检人员扣住之后他立即跑出去打电话,应该是去给余绍东通风报信。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他猜到你们已经被公安机关通缉了,知道过关非常危险,可他偏偏还是让你一个人过关。”

  正常情况下是不应该跟嫌犯说这些的,因为这么一来嫌犯就能推测出公安到底掌握多少证据,就能推测出同案犯有没有落网。

  但现在情况很不正常,涉及近亿资金,她要是再不开口,极可能导致近亿资金流出境外。

  她若有所思,章平接过话茬,趁热打铁地说:“申雨露,这说明他心里没底,怀疑被通缉,又不能确定,于是让你一个人过关,再找一个人在暗中监视,用你试探我们公安有没有盯上他。

  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你应该能想到,他是在借刀杀人。好好想想,你走到这一步,落到这步田地,怎么跟他分钱?你漂亮,外面比你漂亮的女人多了。你年轻,外面比你年轻的姑娘更多,他手里有得是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着?”(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