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潜逃!

第五百九十一章 潜逃!

  新海不能久留,余绍东如惊弓之鸟一般仓皇出逃。觉得坐出租车太危险,一路上频频换乘黑车乃至摩托车,一口气跑到东禺市的一个小镇。

  说是小镇,其实并不小。

  濒临海边,有码头,有工业园区,外来务工人员比本地人多。正值下班时间,街上熙熙攘攘全是人,镇区好几家星级酒店,晚上一样五光十色,灯红酒绿。

  再次换乘出租车,七拐八拐,最后来到一栋民宅前,不远处便是防波堤,能听见阵阵涛声,空气中都带着海水的咸腥味。

  给完车费,很大方地不要司机找零,回头看看四周,确认没人跟踪,余绍东砰砰敲门。

  铁门从里面打开,走出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脸惊喜:“哥,你怎么来这儿,过来也不给我打电话!”

  “路过,姨父呢?”

  “我爸去打牌了,哥,有没有吃饭?”

  “进去说。”

  余绍东再次回头看看身后,确认没人注意,快步走进院子。

  改革开放前家里很穷,全靠香港的姨妈接济,当年一些胆大的亲戚逃-港,姨妈都帮着安顿。姨妈在世时经常回来看看,表哥从没回来过。

  表哥终于来了,小伙子高兴得手足无措,一边收拾客厅一边激动地说:“哥,你先坐,我给我爸打电话。”

  “等会再打,阿生,哥想请你帮个忙。”

  “自己人,帮什么忙,有话直说。”

  “我让人往这发了一批货,这是货运单,你找辆车帮我去提一下。”

  虽然没出去香港,但之前在深正见过,而且不止一次听亲朋好友说过表哥是捞偏门的。对别人来说“捞偏门”很危险,但在阿生心目中能赚到钱就是本事。

  事实上不仅阿生,这个村里的人几乎都这么认为。

  比如走私,在内陆省份的人看来是很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但在这里却司空见惯。又比如虚空增值税专用发票,村里一些人甚至以此为生。

  他从冰箱里取出一瓶饮料,回头问:“货多不多,要大车还是小车?”

  “不多,十几个箱子,这么大的箱子。”余绍东接过饮料比划了一下,坐到沙发上笑看着小表弟。

  “提回来之后呢?”

  跟表弟没什么好隐瞒的,余绍东若无其事说:“我想办法,你和姨夫到时候帮我送一下。”

  这里虽然称不上走私天堂,但各种走私活动并不少见,不过大多是从香港往这边运,香烟、电子产品甚至汽车,阿生曾见过一艘长是15米,宽5米,外面焊上钢板,全封闭、全自动,加装8台发动机,高速防弹的“大飞”(快艇),光“大飞”就值四五百万!

  从内地往香港运的不多。

  阿生很直接地认为是文物,带上门,低声说:“哥,我认识人,要不要帮你问问,问他们回去时能不能帮你把货带走。”

  余绍东相信表弟有门路,但不相信那些走私的人,箱子里装的全是钱,不是其它东西,冒不起那个险。

  他摇摇头,胸有成竹说:“不用了,我找船。”

  “行,我先帮你找车提货。”

  “等等,拿着。”

  亲兄弟明算账,余绍东从包里取出两扎百元大钞往表弟手里一塞。表哥一向慷慨,这对他来说是也不是大钱,阿生也不客气,接过钱往怀里一揣。

  有人帮忙,事办得非常顺利。

  香港那边也联系上了,货提回来,跟姨夫和表弟吃完饭,在客厅里喝茶聊天,一直聊到深夜11点,手机响了,三人不约而同站起身。

  驾驶下午租的小货车,拉着十几个用油布包严严实实的箱子,不开远光灯,只开近光灯,缓缓开到一处较为偏僻的防波堤下。

  打电话,确认位置。

  打开手电,按约定发信号。

  不一会儿,海面上传来低沉的引擎声,一条吃水很浅的大飞从夜色中驶过来,一直冲到海滩上。

  “装货!”看清招手的人,余绍东欣喜若狂,抱起一个箱子往前跑。

  三个人一起动手,四五个来回,十几箱子便转运到快艇,把最后一个箱子放下的一刹那,阿生才注意到这是一条七八米长,装有四台发动机的大飞。

  “姨夫,阿生,先走了,回头再联系。”余绍东拍拍姨夫胳膊,在快艇上的人帮助下爬上去,鞋掉了,裤子全湿透了。

  “走吧,我帮你们推!”

  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俩亲戚全是见过世面的人,一起出手,使劲儿一推,“大飞”不再搁浅,噗噗噗掉头,掀起一阵浪花往海面驶去。

  与此同时,驻扎在几公里外的海关缉私分局雷达上出现一个小亮点。

  值班人员立即向上级汇报,同时按预案命令高速缉私艇出击!

  “洞幺洞幺,302已发现目标,一艘‘大飞’从防浪大堤内冲出,飞速向公海方向逃窜。”302艇指挥员看着雷达,示意部下加速。

  电台里传来指挥部声音:“叁零贰,叁零贰,能不能追上,能不能追上?”

  302艇指挥员看着亮点的规矩和移动速度,抓起手台:“报告洞幺,报告洞幺,‘大飞’速度极快,应该是卸完货返回,对航道也很熟悉,我们速度太慢,追不上,咬不住!”

  “洞幺收到,洞幺收到,按预案堵它后路。”

  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遇到,走私分子不仅装备先进,缉私关员和民警在海上追捕时,他们还会在高速行驶状态下采取抛掷货物阻拦、冲撞缉私艇等危险行为暴力抗法。

  前段时间就遇到过一起,好不容易追上了,缉私民警鸣枪示警无效,果断开枪击中“大飞”发动机,迫使其停止航行,最终连人带艇一并抓获。

  302艇追不上,不等于拿他们没办法。

  指挥部立即命令陆地上的缉私民警出击,迅速赶往“大飞”冲出的位置,“大飞”追不上,它卸下货跑不掉,这么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全部转运完。

  警车一辆接一辆驶出分局大院,按预案封锁主要通往防波大堤的大小路口,一队荷枪实弹的关员和民警则拉响警笛,扑向“卸货”的地方。

  反应非常迅速,阿贵阿生父子快到村口被拦住了。

  一个关员和两个缉私民警敲敲车窗,示意二人下车,阿生顺手拿起驾驶证行驶证,一脸不耐烦地说:“你们又不是交警,海关查什么车!”

  下半身湿漉漉的,绝对是刚才海边回来。

  关员缉私经验丰富,接过驾驶员看了一眼,指着厢式货车的车厢:“例行检查,请把后门打开。”

  他经验丰富,阿贵父子经验同样丰富。

  今天是送货,又不是卸货,车里什么都没有,没什么好怕的,阿贵曾因为涉嫌走私被海关查处过,早就看海关不顺眼,嘟囔道:“例行检查,有什么好查的,我家就在前面,回家也要查,凭什么?”

  “请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这个村里的人很难缠,关员早有心理准备,回头看了一眼,几个荷枪实弹的缉私民警围了上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阿生不想据我所知,耸耸肩:“查就查,有什么了不起的。”

  掏出钥匙,在关员注视下打开后门。

  车厢里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关员愣住了,几个缉私民警面面相窥,他们对视一眼,再次看看阿贵父子湿漉漉的双腿。

  “看什么,潮了,湿了,回家洗澡换衣服。”

  阿生觉得这事很刺激很好笑,做了个鬼脸,甩甩车钥匙,跟他老爸一起爬上车,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

  “王队王队,你那边有没有情况?”

  “没有没有,沿途一辆车都没有,你们那边呢?”

  “发现一辆厢式货车可疑,打开检查上面什么都没有。”

  “有没有夹层?”

  “敲过,空间也对过,不太可能夹带。”

  “什么地方车,什么地方人?”

  “本地车,本地人。”

  同事在对讲机里分析道:“怪了,难道是偷渡?”

  偷渡在闽省比较猖獗,这边人偷渡很少,这里经济发达,几乎家家户户在香港有亲朋好友,在家赚钱比去香港赚钱容易。并且香港对偷渡客查得很严,不是个偷渡者喜欢去的好地方。

  偷渡不太可能,只可能是走私。

  逆向走私,能走私什么,不是毒品就是文物!

  相比文物,毒品的可能性更大,毕竟文物可遇不可求,而且可以伪装成工艺品出关,没必要冒这么大风险。

  关员越想越蹊跷,越想越觉得阿贵父子可疑,沉吟道:“王队,车牌和车主信息我记录下来了,这两个人我觉得应该好好查查。”

  “发过来吧,我正在往回赶,先上网查查他们有没有前科。”

  ……

  海关扑了个空,正在东海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审讯的石宝华一样没有收获。

  他走出讯问室,接通领导打来的第五个电话,凝重地说:“韩处,从反应上看,申雨露应该被说动了,不过对余绍东似乎还抱有一丝幻想,正在犹豫,再给我三个小时,再有三个小时应该能撬开她的嘴。”(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