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九十三章 特事特办!

第五百九十三章 特事特办!

  凌晨4点27分,韩博星夜赶到省城,没去省委,先来到省厅。

  张副厅长明天有重要会议,不能熬夜。

  昨晚休息前特别请分管边防总队、禁毒总队、监管总队、出入境管理总队、打私处(省打私办)的吴副厅长等候。

  边防、出入境和打私这些工作,尤其出入境管理,具有一定涉外性质,张副厅长请吴副厅长带队去香港堪称“对口”。

  韩博简明扼要汇报案情,最后总结道:“种种迹象表明,我们委托人行反洗钱中心放出风声,对延缓赃款外流起到一定作用。绝大多赃款现在极可能已变为现钞,嫌犯余绍东从地下钱庄转不走,只能采取最简单、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将至少5000千万赃款走私到香港。

  他祖籍东广,且长期在东广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他在香港一样有犯罪前科。东广边界线尤其海岸线又那么长,各种走私犯罪活动层出不穷。由此可见,他完全有能力、有渠道把赃款运到香港。

  人民币在香港非常抢手,一旦赃款让他运到香港,只需要一两天时间,他就能把几千万赃款再次存入银行。如果他够狡猾,甚至能将这些钱洗白。到时候别说特区政府不太可能把移交给我们,就算能把他移交给我们,想追回赃款也不太可能。”

  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

  外资银行一家挨着一家,从香港存进去,能立马转到瑞士,真要是发生这种情况,想追回赃款无异于痴人说梦。

  吴副厅长敲敲桌子,沉吟道:“在境内,没什么好担心的,他早晚会落网。如果逃到香港,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请香港同行来个人赃俱获,不能让他把现金换成外币,更不能让他把钱存入外国银行。”

  “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小韩,有一点我想不通,他要是有门路把几千万现金运到香港,就意味着同样有把握偷渡回香港。一个人是偷渡,两个人也是偷渡,他为什么不带申雨露走,为什么让申雨露冒险过关?”

  “我分析他可能有两个考虑,首先,他对申雨露应该是有点感情的,申雨露拿到了单程证,要是香港入境处没入境记录,申雨露在申请居留权时必然会遇到一系列麻烦,人家回问她是怎么入境的。”

  回来路上睡了一觉,韩博一点不困,思路非常清晰,接着道:“其次,相比通过地下钱庄等渠道转移赃款,走私的风险要大很多。在这边极可能被我们公安边防或海关缉私部门查获,进入香港海域同样可能被香港海关或香港水警查获。

  换言之,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铤而走险。

  他虽然很狡猾,虽然手里有很多钱,但消息不对称,他不知道我们公安机关有没有立案侦查,要是正在追查,到底追查到哪一步?这些信息对他非常重要,直接决定该采用哪种方式将赃款转移去香港。”

  “把申雨露推出来试探?”

  “是的,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办法,我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申雨露出境,只能对她采取强制措施。他通过申雨露被抓获,能够确认他真正的处境。他知道他已经被通缉,他不会在境内久留,会想方设法带着赃款逃回香港。”

  行家一开口,便知有没有。

  小伙子考虑的很全面,从雨山和前段时间的11.26案侦破工作上看也确实很能干,难怪林书记要把他从江省调过来。

  领导说得很清楚也非常有道理,具体工作还是要让他这种专业的人去做。

  吴副厅长想了想,抬头问:“小韩,离天亮只剩几个小时,省外事办一上班就可以办理赴港手续,你想想,我们要做哪些准备,要带几个同志过去。”

  “证据现成的,考虑到一些香港同行中文不是很好,需要抓紧时候组织精通英语的同志翻译。抵达香港之后的协调工作也很重要,最好一上班就向公安部汇报,请国际刑警中国国家中心局帮我们协调,中心局有两名同志常驻香港,他们与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科经常打交道。”

  “上报公安部,请国际合作局协助,只能这样了。”

  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和国际刑警中国国家中心局其实是一个单位,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吴副厅长拿起电话又问道:“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科是专门负责联络的?”

  “不只是负责联络。”

  韩博喝了一小口水,解释道:“联络事务科的前身是国际刑警科,隶属于香港警务处刑事及保安处保安部,负责协调世界各地执法机关及各国驻香港领事馆对香港警务的查询,为香港警务处与各地执法机关及驻香港领事馆在国际警察事务事宜上的联络渠道及统筹工作。

  此外,联络事务科也负责协助律政司处理海外司法及执法机关的法律协助,申请拘捕令,拘捕香港的海外逃犯及递押移交,并就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的红色通告交换情报,侦缉及追捕逃犯下落。”

  “你对香港同行很熟?”

  韩博挠挠头,一脸不好意思说:“吴厅长,其实我只去过一次香港,而且去的不是警务处,是隶属于,隶属于特区政府化验所的法证事务部。”

  “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香港回归以来,内地与香港在警员培训方面的交流很多。每年都有160名香港警员去公大学习国内的警政模式和法制。他们还定期派员北上,就危机谈判、突发事件处理、人群管理、刑事情报分析及媒体处理手法与国内司法机关人员交流。

  我在BJ进修期间给他们讲过课,也听过他们的课,参加过很多次课外交流。他们来自香港警队各单位,聊着聊着就知道了。”

  差点忘了,眼前这位直到现在仍是公大特聘教官!

  他在公大任教四五年,作为在京的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作为公安系统为数不多的高学历民警,自然有机会参加公安部组织的各种交流活动。

  想到他至少认识160个香港警察,吴副厅长心里更有底,不再担心人生地不熟,事情不好办,笑道:“小韩,你熬好几天,肯定累了,先去睡会儿,刚才说得这些事我来安排。”

  “吴厅长,我不困,路上睡过。”

  “不困,眼睛都红了,我们要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去拜访香港同行,不能无精打采让人家笑话,就这样,赶紧去休息。小徐,陪韩处过去。”

  领导语气不容置疑,韩博不想辜负领导好意,再次感谢一番,起身随值班民警去4号楼的房间休息。

  工作时不困,往床上一躺就倦意浓浓,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省厅没有人来叫,专案组的侦破工作,尤其石宝华那边的审讯,似乎也没有多大进展,今天早居然奇迹般地没人打电话。手机忘了设闹铃,韩博就这么呼呼大睡,不知道时间,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

  张副厅长有重要会议,吴副厅长正式负责起这个案子。

  一大早便赶到省委省政府,让随行人员去省外事办公室办出境手续,他则一个人来到省政法委向林书记汇报。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黄秘书知道是为何而来,请同样来汇报工作的另外几位厅局级领导稍等,进去通报,请吴副厅长先进去。

  “兴国同志,坐,坐下说。”林书记把刚批阅的文件放到一边,顺手摘下眼镜。

  “报告林书记,张副厅长和我一致认为,韩博同志的担心非常有道理。邢副秘书长的态度也很明确,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他说赃款不追回来,凤仪县今后的工作真没法儿开展,这么大窟窿县里填不上,市里填不了,省里也不可能帮着填。”

  “去一趟,昨晚听完汇报我就跟外事办打过招呼,外事办也会帮着协调。”

  这是来请示也是来道别的,省领导日理万机,外面那么多人等着呢,吴副厅长不想占用他太多时间,扶着桌沿问:“林书记,您有没有其实指示?”

  “一国两制,社会制度不同,法律不同,到港之后多听听韩博同志意见,术业有专攻,他是法学硕士,去过包括香港在内的好几个国家和地区,这方面比你我在行。”

  领导知道这么多,看样子对年轻的县委副书记不是一两点器重。

  吴副厅长想了想,愁眉苦脸说:“林书记,不怕您笑话,让我带队去真是赶鸭子上架,到了之后的主要工作还是要韩博同志干。要接触香港警务处的高级警务人员,甚至要拜访香港财政司、香港海关的高级官员,名不正则言不顺,韩博同志的身份是不是明确一下。”

  国内不是香港,什么事都讲究一个资历。

  31岁的县委副书记已经很年轻了,难道能连升两级任命他为副厅长,就算可以任命程序上也来不及。

  可是眼前这位说得很有道理,不管去哪儿都讲究个身份对等,何况即将展开的是一个区域性的司法协作!

  县委副书记人家不认,县公安局长只相当于人家的警署主官,小伙子又是关键人物,身份不明确会很麻烦。

  晋升正处既不现实也没多大作用,在香港人眼里正处副处没多大区别,或许他们都不知道有没有区别。

  林书记沉思了片刻,突然笑道:“在香港人看来,穿白衬衫的就是高级警务人员。韩博同志在副处级领导岗位干好几年,先后担任过技侦支队长、禁毒支队长、县公安局长,现在又是县委副书记。我给部里打电话请示,看能不能破格晋衔。”

  拿起电话,林书记又补充道:“工作需要,特事特办,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