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撞车”

第五百九十八章 “撞车”

  “王队王队,目标家门口来了两辆车,一辆警车一辆地方牌照。”

  “警车,真警车假警车?”

  “王队王队,看样子不是假的,不止两辆车,来十几个人,把目标家包围了,两个人在翻墙,好像是采取行动!”

  阿贵阿生父子太可疑,又有走私前科。

  昨晚没证据,只能放他们走,但并不意味着放弃调查,海关缉私分局怀疑他们涉嫌走私毒品,今天一早就安排便衣民警秘密监视,没想到才盯一天,就发现目标好像早被同行盯上了,人家似乎有证据,居然采取行动!

  资金流向东广,几个嫌犯之前主要在东广活动,11.26专案组的工作重心已转移到东广,在这边有三十多个民警。

  顺藤摸瓜取得重大进展。

  根据申雨露交代的情况先找到藏匿过赃款的仓库,再通过仓库保安提供的情况调看交通监控,锁定余绍东转移赃款所使用的小货车。

  在新海同行协助下找到车主,追查到一个托运站,通过托运单查到赃款运到这里,再通过这里的货运站查到提货的人。

  昨天才提的货,应该没那么快再次转移。

  战机稍纵即逝,余绍东极可能躲在这里,赃款极可能藏在这里,石宝华一刻不敢耽误,召集其它小组在东广的民警在同行协助下采取行动。

  “谁,干什么?”

  “不许动,警察!”

  跳进院子,一个矮矮胖胖的女人跑出来,石宝华听不懂她说的东广话,把她推到墙边,举着枪狠瞪了她一眼,把注意力放到客厅,一起翻墙进来的民警迅速开门,守在门口的民警一涌而入。

  “老陈,守好外面,防止嫌犯跳窗。”

  头一次离主犯、离赃款这么近,石宝华的心砰砰直跳,回头吼了一声,同刚进来的民警一起冲进屋里。

  “不许动,蹲下!”

  阿贵中午喝多了,睡一下午,睡的迷迷糊糊,听见外面动静,刚坐起身,两个陌生人破门而入,用枪顶着脑袋,把他死死摁在床上。

  “东面第一个房间没人,没箱子。”

  “第二房间没人,没箱子!”

  “楼梯间没人,没箱子!”

  “杂物间没有。”

  十几个人动作非常快,效率非常高,不一会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搜完,没发现余绍东,同样没发现赃款,只是从楼上押下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就晚一天!

  石宝华肺都快气炸了,揪住阿生头发,把他摁在墙上问:“叫什么名字?”

  “阿生。”

  “说普通话!”

  “黄庆生,警察叔叔,这是干什么,你们有搜查证吗,这是民宅。”

  正在火头上,石宝华控制不住情绪,啪一声抽了他个大耳光,掐着他脖子问:“少废话,余绍东去哪儿了,你帮他提的货呢?”

  找表哥的,他怎么不小心点,怎么被公安盯上了。

  阿生反应过来,但并不是很害怕,大口喘着气说:“公安了不起,敢打人,我要投诉你!”

  “还嘴犟,要搜查证是吧,看清楚!”

  有东广同行在,不能再让人看笑话,石宝华强按捺下心中的愤怒,示意民警出示十分钟前刚填上的搜查证,警告道:“黄庆生,别告诉我不知道余绍东犯过什么事,别告诉我不知道箱子里是什么东西,你提货的,你是帮凶,是同案犯,再不老实交代,别怪我不客气!”

  黄庆生脑袋清醒,他老子黄大贵酒还没醒,竟抬头问:“阿东犯什么事?”

  听不懂东广话,他又不说普通话,这怎么办。

  石宝华正着急,协助他们来抓捕的当地民警用东广话问:“黄大贵,余绍东在什么地方,你儿子帮他提的货去哪儿了?”

  “走了,货也带走了。”

  “走了,怎么走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走了。”黄大贵醉归醉,但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含糊其辞的应了句,竟闭上双眼靠在墙上打盹。

  “石支队,他们认识,他没说老实话。”

  认识就好办,就怕不认识,就怕他们只是余绍东花钱找的两个随时可抛弃的小角色,石宝华不会给他们父子串供的机会,揪住刚拷上的黄庆生一边往外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老陈,你们留下问,里里外外再搜搜。”

  “是!”

  “带我去哪儿,我什么不知道,什么都没干。大伯,阿蛋,三叔,救命啊,公安打人啦,公安乱抓人!”

  这里民风彪悍,许多人又从事或参与过走私活动,每次来查时都一呼百应,家家户户、男女老幼跑出来阻扰,以至于遇上大行动,执行任务的海关缉私部门都请求地方公安机关乃至武警协助。

  黄庆生故技重施,一出门就大吵大闹。

  刚把他塞进车,大街小巷跑出几十个人。

  他们再彪悍能有山民彪悍,比这更大的场面石宝华都见识过,当机立断命令道:“老陈,等会儿再问,把黄大贵和那个女的一起带走,动作快点。”

  “干什么,干什么,凭什么抓人。”

  “放人,不放人不许走!”

  “三姑,快叫人,快打电话。”

  真够团结的,真是一呼百应。

  石宝华可不管那么多,右手举枪,左手指着拦住车前的几个男子,“让开,全给我让开,谁敢妨碍公务就抓谁!”

  随行民警不约而同亮出枪,守住两侧车门,防止他们抢重要嫌犯,车上民警拉开警笛,协助抓捕的当地同行急忙上前:“让开让开,他们是外地来的,他真敢开枪!”

  人越来越多,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嫌犯绝不能被抢走,石宝华顾不上影响了,果断鸣枪警告,啪一声清脆的枪响,吓了围过来的村民一跳,连劝阻的当地民警都大吃一惊。

  趁他们愣住的一刹那,警车缓缓开上主干道,后面的车跟上,确认前面畅通无阻,跟在车边的民警拉门上车,浩浩荡荡开出村子。

  “黄庆生,别再跟我耍滑头。余绍东去哪儿了,你提的货哪儿去了,你不说你父亲一样会说,再不老实交代,押送你去机场,直接送我们贵省公安系统的看守所。”

  石宝华顾不上庆幸,抓紧时间审问。

  他话音刚落,车突然停下了,这次不是被村民阻拦的,拦在前面的是一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

  “石支队,是海关缉私分局的同志,他们想见你。”

  前面车上的民警气喘吁吁跑过来敲开车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人迎面而来,后面也有人,不过穿得是便衣,他们的车一直跟在后面。

  “你审,抓紧时间审。”海关的人怎么来了,石宝华觉得奇怪,示意章平接着审,推门下车迎了上去。

  这里不能久留,谁不知道坠在后面的那些村民会不会追上来,开车的民警很有默契地继续前进,绕开海关的警车先走。

  “您好,海关缉私分局王荣,这是我的证件。”

  车在这儿,包括出示证件的这位在内,一共三四个民警,应该不会有假。石宝华看一眼,同样出示证件,自我介绍,顺便简单介绍情况。

  “石支队,你们这是追查一个香港籍嫌犯,追查他携带的赃款?”

  “从老家一直追到这里,在这个案子上我们投入两百多警力,我们专案组长这会儿在香港,我们省厅吴副厅长也在香港。”

  撞车了,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王队拍拍大腿,一脸遗憾地说:“石支队,真不好意思,你要抓的人,你要追回的赃款,很可能在我们缉私分局眼皮底下跑了,昨夜12点左右从海上跑的。我们的缉私艇马力不够,追不上‘大飞’,紧急通报深正海关缉私分局,他们也没能拦截到。”

  “跑了,从海上跑的!”

  “嗯,我以为是毒品走私,安排民警盯黄家父子,结果看到你们抓捕。”

  ……

  最担心的事终于成为现实,幸好有一点准备。

  韩博拜访完高级助理处长,刚在一个女警带领下回到联络事务科这一层,正准备拿行李去“老同学”江亚男帮着预订的酒店,接到石宝华电话,收到余绍东和赃款应该已抵达香港的消息。

  “黄Sir,东广海关缉私部门已证实嫌犯余绍东昨夜用‘大飞’将赃款走私至香港,吴副厅长应该很快收到消息,他会立即与海关取得联系,最迟半小时,您就能收到东广海关的最新通报。”

  这就不一样了,这意味着余绍东已违反香港入境法规且涉嫌走私。

  黄家伟警司跟他对视一眼,起身道:“韩警官,请稍坐一下。”

  “拜托。”

  “我会尽力的。”

  黄家伟让外面的文职人员去帮韩博泡一杯咖啡,快步走到电梯口,乘电梯赶到联合财富情报组这一层,先跟年轻的总督察通报这个新情况,再上楼向高级助理处长报告。

  这是分内工作,不是帮不帮忙的事。

  关星伟拍拍手,招呼道:“各位同事,很抱歉今天要加班,安妮,联络入境处,查查本港男子余绍东的入境记录;阿水,海关交给你;阿明,联络分区警署,看看他有没有回家。阿玲,打申请,我们需要CIB的同事协助(刑事情报科)……”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