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零三章 一波三折

第六百零三章 一波三折

  时间明确,车型车牌号明确,交通部指挥控制中心很快查出客货车行驶轨迹。

  根据几十个交通监控拍摄到的时间推算,路中才迅速圈定一个范围,余绍东应该把赃款藏在利时、华隆、荃兴或昌泰工业大厦内。立即指派分区警署刑侦组夜里轮值的两支侦查小队去查问。

  工业大厦有保安值更,有闭路电视监控,余绍东潜逃回香港之后行事又不是很低调。

  凌晨2点17分,分区警署的两个便衣证实,余绍东在华隆工业大厦租有一间仓库。昨日凌晨5点左右,曾往华隆工业大厦送过一车货。

  由于仓库在大厦四楼,他必须使用货梯,搬上去的是十几个纸箱,外观尺寸与水警和海关在码头检获到的一模一样,大厦监控显示得清清楚楚!

  “阿鬼,你先盯着。”

  路中才摘下耳麦,把指挥权移交给副手,快步走过来提议道:“韩长官,关Sir,徐Sir,方不方便,我们出去透透气,抽根烟。”

  抽烟只是借口,他显然想谈钱的事。

  韩博点点头,从包里摸出一盒中华,这是上飞机时吴副厅长给的,说出来办事身上不能不带烟。

  关星伟同样猜出他的用意,下意识站起身。

  徐Sir叫徐嘉浩,是海关情报及调查处的高级监督,香港海关与香港警务处、入境事务处、消防处和惩戒署并称“五大纪律部队”,他在海关是主任级,横向比较相当于警务处的总督察。

  他转身看看正忙碌的部下,一闪即逝过一丝复杂的神情,要掏出盒烟,若无其事笑道:“OK,我正想出去透透气。”

  “韩长官请。”

  “一样。”

  外面可以说话,但不是抽烟的地方,路中才直奔电梯,把三人邀请到天台。

  高处俯瞰,东方之珠的夜景美得令人陶醉,不过谁也顾不上欣赏夜景,背对着海风点上烟,韩博虽然不抽但也点上一根。

  “韩长官,余绍东并非富豪,在本港的合法资产不超过600万港币。绑匪开出5000万赎金,说明绑匪知道他手里有一笔巨款。由此可见,这起绑架与您正在查的诈骗案有牵连,几乎可以肯定与内地籍嫌犯郭梦辰有关。”

  “我同意。”

  “这一点毋庸置疑。”

  韩博点点头,关星伟更是认定这两起案件存在必然联系。

  路中才看看沉默不语的徐嘉浩,接着道:“现在绑匪要赎金,且开出的赎金在余绍东能接受的范围内。我们掌握余绍东涉嫌走私的足够证据,可以请徐Sir出面申请搜查令,检获这笔巨款,但要是没有这笔巨款,余绍东拿什么去交赎金?”

  就知道他会打这笔钱的主意!

  监听记录清清楚楚,余绍东跟“14K”那个叔父级人物“差佬强”说绑匪要得是5000万港币,不是5000万人民币。

  换言之,天亮后余绍东会想方设法兑换,至少要兑换掉4000万。

  事实上他此刻正在联系具有三合会背景的财务公司,他正在做两手准备,通过黑道打听有没有“大圈仔”针对他,请“差佬强”帮他找几个“能办事”的人,打算在不惊动警察的情况下救出他儿子,同时给绑匪点颜色瞧瞧。

  如果这条路走不通,他也不会老老实实交赎金,他不会接受银行转账这种方式,打算提出一手交给一手放人的条件。

  只要绑匪暴露身份,只要他儿子能脱险,“差佬强”正在找的“能办事”的人,会帮他把钱抢回来,同时让绑匪知道他的厉害。

  “O记”高级督察的言外之意很清楚,想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想在把人质营救出来的同时,将绑匪和那些“能办事”的人,包括帮他找人的“差佬强”一网打尽。

  好不容易追查到赃款下落,韩博怎么可能同意他们拿7000万人民币冒险,万一事态失控,钱被余绍东从仓库拿出去再也回不来,怎么跟上级交代,怎么跟凤仪县那些上当受骗的群众交代!

  “路督察,我知道你的苦衷,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余绍东把这笔巨款兑换成港币,更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用这笔巨款去交赎金。”

  “韩长官,这是香港,不是内地。”

  “所以我才来请各位帮助,路督察,你不知道这笔钱对那些受骗上当的人意味着什么,如果追不回去,我不敢想象会有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

  公安部是管不到香港警队,但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别说“一哥”,连特首都要中央政府任命。跟内地公安打交道,与跟其它国家或地区的同行打交道不一样,路中才必须要考虑到这一点。

  韩博态度坚决,他不好再说什么,回头问:“关Sir,你看呢?”

  只要绑匪打第二个电话,就有机会锁定绑匪的大概位置。

  关星伟和韩博一样觉得拿几千万去冒险不合适,抬头道:“从韩长官提供的情报上看,余绍东在内地没有始终把钱带在身边,运到香港之后同样如此。里面是钱,是现钞,不是其它东西,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出问题。”

  姓路的刚才有句话虽然很不顺耳,但却是事实。

  这里是香港,不是内地。

  接下来该怎么办,公安无权干预。

  关星伟能说出这番话,韩博真有那么点感激,低声道:“路督察,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余绍东又在你视线内,我觉得关督察的主意不错,完全可以利用这几个小时掉包。”

  “然后呢?”

  “他发现钱没了,自然会想其它办法。至于钱怎么没了,他会疑神疑鬼,正如关督察所说,从新海市到香港的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出问题。”

  “徐Sir,你的意见?”

  “别问我,我只是协助。”

  “好吧,掉包!”

  以前要看英国人的脸色,现在要考虑BJ的感受。路中才不再坚持,掐灭烟头,当机立断地说:“徐Sir,你没有意见,但我需要你协助,凭手头上的证据也只有海关才能申请到搜查令。掉包的事我安排,大厦保安要换成我们的人,大厦监控录像要做手脚,现在着手应该来得及。”

  “我尽力,关Sir,我们最好一起去找裁判官,这样把握应该大一些。”

  “行,一起去。”

  韩博非常清楚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有多麻烦,再次感谢,一起下楼帮他们收拾材料,一直把二人送到停车场,目送他们连夜去找裁判官。

  警务处这边动作很快,CIB干这种事更是轻车熟路。

  一个行动组根据指令赶到大厦外待命,一个40多岁的警员已换上保安制服等着换岗,大厦监控录像重新准备了一份,掉包之后余绍东发现里面钱没了,要是想调看大厦监控绝对发现不了猫腻。

  现在问题是搜查令迟迟没能申请回来,没有搜查令大厦保安不会合作,警察和海关人员不能进入仓库,更不能把纸箱里的钱取出来再塞进其它东西。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流逝,眼看已经凌晨4点!

  余绍东跑一天似乎累了,驾驶昨晚管“14K”成员借到的一辆轿车回家休息,路中才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韩博则心急如焚。

  里面说话不方便,走出门外给孙国栋打电话。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香港警队和香港海关正值“多事之秋”,像这样的案子想申请到搜查令没那么容易。

  这不是小事,必须立即向领导汇报。

  “吴厅长,我韩博,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

  “钱到了香港,哪睡得着,现在什么情况,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韩博回头看看特别小组办公区,苦笑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基本确定赃款位置,香港警务处和香港海关也愿意帮忙,打算悄悄掉包,先把钱控制住。坏消息是采取行动要符合相关程序,搜查令不太好申请。”

  “天没亮,管这个的人没上班?”吴副厅长下意识问。

  “这倒不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要是遇到紧急情况,他们夜里一样可以找裁判官申请,只要有足够证据,裁判官一般也会签发。”

  “裁判官,裁判官是干什么的?”

  “裁判官相当于法官,但在香港不算法官。香港法院分为四级,裁判法院、区域法院、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裁判法院的裁判官负责审理小案子,特委裁判官有权签发拘捕令和搜查令。法官主要在区域法院、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工作。”

  韩博顿了顿,又补充道:“裁判官和法官的服饰也有所不同,裁判官只身穿黑色法官袍,不戴假发。区域法院以上的法官都会戴上假发,穿红色或紫色的法官袍。”

  四级法院,都是审理案件的,不是法官是什么,非要搞个裁判官,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体育运到的裁判呢。

  吴副厅长腹诽了一句,坐起身问:“你是说裁判官不帮忙,不配合?”

  “有好几个原因,主要原因是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执法单位申请搜查令,必须是为调查在香港发生的罪案,不可以把检走的文件或其它物品转交给内地海关,以调查在内地发生的罪行。”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