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零六章 虚张声势

第六百零六章 虚张声势

  韩博抵达海关总部时,余绍东正好赶到华隆工业大厦。

  小心驶得万年船,他没直接停车,在大厦附近兜了三四圈,确认没人跟踪,才驶进大厦停车场,背上一个黑色大旅行包,跟躺在值班室喝着茶、听收音机、看马报的保安打了个招唿,乘电梯来到四楼。

  掏出钥匙,打开小仓库门,十四个纸箱一个不少。

  本来应该十五个的,回来时运气不好,遇上水警抓走私,要不是反应够快,这些纸箱一个保不住。

  想想前夜发生的一切,余绍东心有余悸。

  再想到儿子,他又顾不上心有余悸,顺手打开灯,关上铁门,把旅行包放到一边,搬下一个箱子拆封。

  哗一声撕开胶带,用力过勐,撕裂了。

  一层一层贴了好几层,这么撕太麻烦,他用口袋里摸出一把水果刀,直接从纸箱接口处划。打开箱盖,取出一堆在新海市以3折的价格买的工具书,一卷卷外面没有包装的手纸出现在眼前。

  这是从哪儿来的,没往里放过手纸!

  余绍东急了,手忙脚乱往外取,取出一卷又一卷,本应该在里面的钱全变成手纸,全不翼而飞。

  他惊出一身冷汗,急忙划开第二个箱子,不再慢慢往外取,捧起箱子往下一扣,书籍和手纸一地,同样没有钱。

  第三个箱子如此,第四箱子同样如此,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第八个……十几个箱子中全没有钱,几千万现金全变成了手纸!

  辛辛苦苦冒着巨大风险才搞到的钱,连一日夫妻百日恩的申雨露都因为这笔钱进去了,怎么会这样,谁干的?

  余绍东懵了,再想到同样因为不翼而飞的钱被绑架的儿子,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不行,不能什么都不干!

  他急得双手发抖,颤抖着点上烟,一边勐吸一边回想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内地仓库保安?

  内地货运站老板?

  内地运货的过路车司机?

  这栋工业大厦的保安?

  只可能是他们,不可能是别人!

  想到这里,心如死灰的余绍东油然而生起一股希望,紧握着水果刀揣在裤带里,一连做了几个深唿吸,稍稍平复情绪,一口气跑到楼下。

  “怎么换人了,财叔呢?”他敲敲保安室小窗户,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问。

  小兔崽子,够狡猾的,难怪人送花名“奸人东”。

  “保安”放下马报,不慌不忙站起身,像看傻子一样隔着窗户玻璃斜看着他:“财叔,哪个财叔?我只认识前面路口摆鱼丸摊的烂命财,只认识放高利贷的贵利财,没听说过什么财叔!”

  “大叔,你刚来的吧,财叔昨天还在这儿。”

  “那是邋遢全,你是不是搞错了,租约呢,租约拿给我看看。”

  余绍东对华隆工业大厦并不熟悉,四层的小仓库是打电话让老婆租的。他老婆对这里同样不熟悉,之所以找到这里是通过报纸上招租的小广告。

  他压根儿不认识什么财叔,只是想诈一诈,试探这个保安到底有没有问题。

  “保安”之前做过功课,大厦经理办公室电话这会儿已接入警察总部,不仅没上当,也不怕他打电话查询,反而质疑起他的身份。

  余绍东自以为是,也可能与香港治安好,内地开托运站的名声太差有一定关系,认定这个保安没问题,挤出一脸笑容:“不好意思,我记错了。”

  “你记错我没记错,租约!”

  “拿着,慢慢看吧。”

  余绍东掏出租约往小窗里一塞,头也不回跑进电梯,上楼往旅行包里塞进几十本书,刚背上准备锁门,保安跟了上来。

  “租约不要啦,我就是看一下,现在的年轻人,莫名其妙!”保安把租约还给他,摇摇头,骂骂咧咧走了。

  余绍东暗暗地想戴辉、向海涛、郭梦辰,除了你们不会有第四个人绑架东仔。新海市的那个仓库保安、新海市的托运站老板、运货的过路车司机,除了他们不会有第四个人在箱子上动手脚。

  戴辉、向海涛、郭梦辰,你们想要钱是吧,劳资陪你们玩,劳资玩死你们!至于那帮敢动手脚的家伙,一样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当务之急是保证东仔安全,现在怎么办,现在只能装着有钱。

  他打定主意,跑出工业大厦,打开汽车行李箱,把沉甸甸的旅行包往里面一扔,不再跟来时一样谨慎,抱着要是有人跟踪就让他跟的想法,钻进驾驶室点着引擎疾驰而去。

  香港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也是世界上行车密度最高的地区,平均每公里道路上的机动车达400多辆。香港人很喜欢车,较之内地香港的车也很便宜,所以买得起车的人很多。

  但是,在香港用车却很贵,可能是世界上最贵的地区之一!

  牌照费高,且须每年交纳。油价高,每公升5港币,其中燃油税高达6港币,占油价的一大半;停车费用更高,收费在每小时15至33港币不等。

  总之,不是买得起车就用得起车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私家车位的。他夜里把车停在路边,cib岂能错过机会,车里不光装有定位器,还装有窃听器。

  他根本没想到内地公安能追到香港,更想不到香港警队会帮公安调查,竟一边开车一边打起电话。

  “强叔,我阿东,能办事的人找到没有?”

  “找到了,四个,一个大圈仔,两个泰国佬。一个你认识,沙胆卓,在澳门欠一屁股赌债,想翻身,能办事。”

  “大圈仔可不可靠?”

  “可靠,我找的人你还不放心?沙胆卓带他们走水路过去,从老地方上岸,到时候会给你电话,记得准备好钱。”

  ……

  差佬强,终于逮着你这个老滑头的把柄了!

  “o记”高级督察回头看看一上班就赶过来的几位上司,摘下耳麦,拿起电话拨通让便衣留给韩博的手机。

  “韩长官,我‘o记’路中才,目标刚与‘差佬强’通过电话,‘差佬强’帮他找了四个能办事的人,一个内地男子,两个泰籍男子,一个应该是本港人,绰号‘沙胆卓’。他们从澳门过来,打算走水路,有理由相信他们极可能持有武器。”

  他没必要通报这些,韩博当然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笑道:“路督察,我上司与东广公安厅协调过,我在内地的同事这会儿正在深正同行协助下继续追查郭梦辰、蔡兴斌二人下落,一有消息我会及时通报。”

  人不在身边,路中才觉得不太踏实,急切问:“韩长官,您那边需要多久清点完?”

  “还没开始清点,我的几个同事已经过关,正在往海关赶,等他们到了由他们接手。”

  “我安排兄弟去海关接您。”

  “也行,到了请他在楼下稍等。”

  “ok。”

  等到吴副厅长和接下来要协助办理赃款移交的深正海关领导,韩博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离开一堆钱,跟香港海关官员道别,乘“o记”高级督察安排的车匆匆赶到警察总部履行承诺。

  一进门,气氛明显不一样。

  邓sir在,黄sir在,他们身边那几位西装革履的看样子也是香港警队的宪委级大佬,韩博顾不上打招唿,看着液晶显示屏低声问:“邓sir,有没有进展?”

  “目标很狡猾,钱被掉包了,他果然想到了办法。正在虚张声势,频频出入银行、财务公司和外币找换行。”

  “他怀疑绑匪在跟踪他?”

  “他应该不敢确认有人跟踪,只是怀疑。也可能是没钱心虚,非要装出有钱,正在按绑匪要求换钱的样子。”诈骗香港上司公司大股东的内地嫌犯周某抓不回来,能将香港警队通缉名单上的三号嫌犯缉捕归案也行,邓sir心情不错,侧身笑了笑,示意部下去帮韩博沏咖啡。

  韩博摸摸下巴,又问道:“差佬强帮他找的四个‘能办事’的人呢?”

  “刚上岸,跟余绍东联络上了,扮成游客在屯门闲逛。余绍东又托人找了一辆车,让他以前的小弟开车去接。”

  这么多警察在等,余绍东一样在等,等绑匪打第二个电话。

  人逢喜事精神爽,韩博从女警手里接过咖啡,笑问道:“邓sir,黄sir,香港警队发出各悬红20万港元的通缉令有没有效?”

  “当然有效,有效期至明年1月8日。”

  “20万可不少,我要帮我同事想想这笔钱该怎么花。”

  高大英朗的高级助理处长乐了,笑看着他问:“教授,你太见外了吧,我们是合作,内地公安一直以来都与我们香港警队有良好的合作,在此前的多宗案件中,内地公安也曾应我们的要求,将我们通缉的嫌犯拘捕并转交给我们警队。”

  黄家伟总警司一样知道韩博是在开玩笑,有望将制造17死亡、13人受伤的纵火犯缉捕归案他同样高兴,竟同样开起玩笑:“韩警监,你要求我们警队协助调查的诈骗案有没有悬红,涉案资金几千万,悬红应该不少吧?”

  “我们公安最高悬赏一般不会超过5万人民币,只有公安部a级通缉犯才能享受这个待遇,如果邓sir和黄sir能拘捕余绍东并转交给我,哪怕他不是公安部a级通缉犯我也要帮二位争取。”(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