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尘埃落定(一)

第六百一十一章 尘埃落定(一)

  且不说把余绍东抓回来不现实,就算抓回来又能怎么样,不仅赃款不能全部追回,反而要养着他,又够不上死刑,总不能把他饿死。

  在吴副厅长、张副厅长乃至省政法委林书记看来,能再追回1100万是最好的结果,甚至是意外的惊喜!

  几位领导一致认为把钱追回去是第一位的,当即授权韩博全权处理,再三强调动作一定要快,防止夜长梦多,防止余绍东变卦。

  拿到尚方宝剑,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再次回到问话室,先以省厅名义作出口头承诺,再让余绍东给王律师签关于全权办理退赃事宜的委托书,然后在香港同行见证下讯问11.26案的细节,给他做笔录。

  人抓不回去,案件材料不能少,实施诈骗的经过必须搞清楚。

  回去之后要与向海涛、郭梦辰、申雨露交代的情况,以及案件侦破过程中收集到的其它证据进行相互验证,这涉及到最后的定罪量刑,不然怎么确定谁是主犯,谁是从犯,谁的责任轻一些,谁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吃了一颗定心丸,余绍东也很配合,有问必答。

  韩博从上午9点多一直问到下午4点半,手都写酸了。

  香港同行前所未有的配合,负责调查余绍东案件的“O记”探员和香港海关办案人员一直在外面等,自始至终没进来打扰。

  直到做完笔录,跟王律师约定明天上午一起去深正,把余绍东以他人名义在内地银行的存款取出来退赃,一个“O记”探员走过来耳语了几句,韩博才知道香港方面之所以如此帮忙,是因为他们同样需要内地公安帮忙。

  昨天下午落网的三个绑匪中,蔡兴斌既涉嫌绑架也是几年前纵火凶杀案的逃犯,他迟早会被公安移交过来的,不用担心。

  另外两名绑匪不光涉嫌绑架还涉嫌其它违发犯罪活动,并且他们是内地人,不可能移交给香港警方。想搞清绑架案的事实,想收集到法官能够采信的证据材料,香港警察需要在内地讯问两个嫌犯。

  你帮我,我帮你,这是相互的。

  在同一个国家,离这么近,居然搞这么麻烦。

  事实上还有更麻烦的事,绑架案既发生在香港也发生在深正,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郭梦辰是当之无愧的主犯。

  考虑到他伙同余绍东、戴辉等人去贵省实施诈骗之前,就在东广省三名市实施过诈骗,且涉案金额不少。同时考虑到接下来的移交工作,要以东广方面为主,东广省厅领导提出对郭梦辰另案侦查,由东广公安立案侦查。

  人家要案件管辖权,这个要求很难拒绝。

  刚才在里面讯问,手机关掉了,电话打不进来,消息不灵通。

  “O记”探员转告一个消息,稍早前香港警务处高级助理处长、香港海关助理关长,去深正与东广公安厅一位副厅长、贵省公安厅吴副厅长及深正海关一位副关长碰头,就案件管辖权和嫌犯、赃款移交等事宜进行过磋商。

  粤港贵警务合作+两地海关执法合作,如假包换的“五方会谈”,想想就让人头疼。

  幸好吴副厅长急着要钱,香港方面急着要人,东广公安和深正海关想通过在两地落网的嫌犯打击地下赌场、打击走私渠道,每家都有迫切的合作愿望,谈判很成功,确定移交工作一星期内完成。

  这是好事!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香港再好也没自己家好,早点把事办完早点回家,拿到嫌犯口供,最后一笔赃款基本上也不会有什么变数,韩博心情从未如此好过,再次感谢了一番西九龙重案组的同行,走出大门拨通妻子电话。

  “你还知道打电话,要不是亚男跟我说,都不知道你去了香港!”

  “这不是忙么,这些天就昨晚睡了个好觉。”

  办案办到香港,绝不是小案。

  李晓蕾只是习惯性埋怨,并没有特别生气,作为一个警嫂,对丈夫整天不着家有心理准备,放下一叠刚整理好的招商材料,靠在椅背上问:“事情办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回来?”

  “办差不多了,最多一星期就能回去。”不知道怎么回酒店,又不想再麻烦香港同行,韩博只能打车,紧紧背包走到路边。

  “办差不多还要一个星期?”

  “香港法律跟内地法律不一样,后续工作很多,要走所有程序,这已经是最快的啦。”

  去香港办案,还要走香港的法律程序,看样子传闻是真的。

  李晓蕾一下子来了精神,坐直身体嬉笑着问:“老公,你是不是升官了?”

  “升官?”

  “跟我也不说实话!”

  “升官没有,警衔倒是破格晋升了。”

  公安警衔实在没法评价,警监以下全是浮云,李晓蕾有些失望,嘀咕道:“一级警督?”

  被从雨山紧急抽调进省委省政府调查组时是二级警督,正常情况下要过好几年才能晋升一级警督,她这么想很正常。

  韩博觉得有些好笑,不无得意地说:“范进中举,连升三级,我比范进差点,只连升两级。”

  “连升两级?”

  “嗯。”

  李晓蕾猛然反应过来,噗嗤笑道:“老公,你穿上白衬衫啦!”

  “穿上了,不过有那么点名不正言不顺,之所以破格晋衔是为方便办案。在香港这边要跟宪委级高级警务人员打交道,上级主要考虑的是身份对等。”

  人就是靠机遇,要不是上级考虑到身份要对等,怎么可能这么快晋升三级警监!

  李晓蕾乐的心花怒放,吃吃笑道:“不管上级是怎么考虑的,让你穿上难道还能再让你脱下来?”

  “这倒不至于,不过明年要去BJ参加晋衔培训。”

  “去啊,为什么不去?”那么多警察,那么多县公安局长,又有几个能穿上白衬衫,何况丈夫这么年轻,李晓蕾越想越高兴。

  “当然要去,不说这些了,说说招商引资,项目谈得怎么样?”

  “这边全是知根知底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签的那些意向就要落实,国-务-院扶贫办都很重视,两边的县委县政府都在推动,关书记、王县长他们全在忙着跑项目审批。城商行雨山支行的事也敲定了,卢书记又被聘任为筹建处顾问和未来的支行名誉行长。”

  “名誉行长?”

  “个个说城商行是我要搞起来的,其实是他搞起来的,他对城商行感情多深,不盯着不放心。”

  ……

  聊了近一个小时,从西九龙一直聊到酒店。

  妻子描绘出一幅蓝图,未来的雨山不光会大推广蚕桑,还会大力推广商品林种植。良庄建工集团、思岗一建、思岗二建等老家建筑企业与雨山县劳动局展开合作,设立一家劳务公司,从年底开始在雨山招聘建筑工人。

  思岗县教育局对口支持雨山县教育局,既要设一个“思雨高中班”,派高级教师过去支教,帮雨山培养未来的大学生,也同雨山的两所职业中学和一所技校进行合作,搞“订单式”职业教育,让毕业之后的职中生和中技生去思岗县的企业工作。

  其它大投资也有几个,思岗县的一些电力装备企业决定往行业上游发展,在雨山投资兴建一个火电厂和两个水力发电站。

  包括汪总在内的思岗建筑企业老总,对思岗的城市建设也表现出极大兴趣,打算等雨山经济稍有好转就搞房地产。

  据说两县的对口合作已经上了中央电视台,省市(地区)县三级都很重视。

  罗红新书记要政绩,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参与西部大开发,帮着西南贫困县脱贫,这是天大的政绩。关书记和王县长急于打翻身仗,对发展雨山经济的心情比他更迫切。妻子说得没错,谈妥的项目应该不会有太大变数,接下来要做的只是推动。

  吴副厅长早上打过一个电话,暗示过职务可能会调整。

  想到自己不一定能在雨山看到雨山摘掉国家级贫困县帽子,韩博突然有那么点失落,觉得为官一任应该造福一方,可是没做什么就要调走,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回来啦,晚上吃什么?”

  打开房门,一张秀丽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走进来一看,昨晚换下的衣服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韩博被搞得很不好意思,放下包问:“你怎么来了,今天没课?”

  “今天周末。”

  江亚男俯身点点鼠标,关掉笔记本电脑,跟以前一样大大咧咧挽着他胳膊,诡秘一笑:“我跟李总说好了,这几天你归我,走,逛街去。”

  “注意形象!”

  韩博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说:“我觉得关星伟人不错,而且看得出来他对你有意思。”

  “不找警察,不喜欢警察。”

  “我就是警察,佳琪也是!”

  “所以不能找警察,晓蕾多可怜,放下事业跑大西南给你当老妈子,结果依然逮不着你人。学文一样可怜,佳琪天天跟尸体打交道,想想就晦气。”

  “拜托,你是博士,是科学家,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我是博士,是科学家,我一样是女人啊,要找一个爱我的、疼我的,天天哄我的。”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