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案情分析

第六百一十九章 案情分析

  PS:加更两章,感谢“yuo421”书友的连续万币打赏,感谢“有关单位”、“蓝奇冰”等书友打赏(好几位,不一一枚举),存稿用完,明天更新稍晚点,请各位见谅~

  ………………(以下正文)………………

  韩博看完现场,刘副局长让民警关好门窗,贴上封条,交代小区物业经理看好这个昨天有四口人,今天一个人都没有了的房子,请韩博和王新磊支队长一起去吃饭,吃完饭参加第一次案情分析会。

  他要去大饭店,韩博自然不会同意。

  已经过了开饭时间,分局食堂大师傅估计下班了,三人在路边找到一家川菜饭店,算上分局刑警冯威和两个司机正好一桌,炒了几个菜,让老板娘直接上米饭。

  吃饱喝足,赶到分局已是晚上8点多。

  先拜访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石岩公安分局局长宗记功,宗书记虽然不精通公安业务,但今天下午一样没闲着。

  死者谭兴涛是办企业做工程的,钢结构厂里有几十号工人,在开发区有好几个工程,企业有流动资金、应收账款及应付账款,人死账不能清,不然会影响社会稳定。

  中午和分管这方面工作的副区长,召集区政府相关部门一把手,成立一个工作组,进驻工厂,接管企业,封存账目,等确定财产继承人,再把死者谭兴涛的资产和生意移交给继承人。

  宗书记知道省厅刑侦总队来了一位副处级侦查员,没想到总队来的领导居然会如此年轻,打完招呼,介绍起他这边的情况。

  “这件事很麻烦,谭兴涛一家尸骨未寒,谭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已经开始争夺家产了。谭兴涛的哥哥谭兴波声称谭的资产只能姓谭,谭兴涛妻子刘梅的父母现在考虑的不是给女儿女婿办丧事,居然跑过去准备接管工厂。

  谭兴涛的前妻付立琴情绪最激动,下午跑到局里替她弟弟付立清哭诉叫冤,同时声称谭家财产本应该是由谭惠惠,也就是她与谭兴涛的女儿继承的。现在女儿死了,财产应该归她这个母亲。

  人死了,群龙无首,工程做不下去,谭兴涛生前承揽的几个业务尤其钢结构工程,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甲方以合同说话,明确表示工程进度要是赶不上,会去法院起诉,按照合同中的违约条款索赔……”

  官司一打,财产一分割,谭兴涛生前辛辛苦苦搞起来的企业估计也就关门了。

  至于死者亲属争夺财产,听上去似乎没什么人情味,没有最起码的亲情,但人死不能复生,谭兴涛的情况又比较特殊,要是不争,以后很可能没机会争,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他们这么做也可以理解。

  不过这些是区委区政府考虑的问题。

  事实上区委区政府只需要暂时控制住局面,防止资产流失,保证工人工资,财产将来怎么分割,甲方怎么索赔,让他们自己去法院打官司,最后由法院去判。

  韩博考虑的只是案子,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正暗想专案组中午派出去的民警有没有全回来,什么时候开案情分析会,外面传来报告声。

  “请进。”

  宗书记坐在平时难得一坐的局长办公室转椅上,看着刚进来的分局办公室主任问:“昌奎同志,什么事?”

  “报告宗书记,省厅来了一个同志,找韩处的。”

  “找我?”

  “是的,在楼下。”

  “宗书记,王支队,不好意思,我下去看看。”

  应该不是领导,如果是领导就直接进来了,宗书记没打算下楼,起身道:“没事,我问过,有一组民警正在往回赶,等他们到了再开会。”

  “您坐,我去去就回。”

  韩博歉意的笑了笑,同分局办公室主任一起来到楼下,原来找自己的是一个老熟人,一见面就立正敬礼。

  “报告韩处,杜总队让我带车过来向您报到!”

  葛正建,侦办11.26案时在凤仪县见过,他当时是随同杜总队过去的,只见过几面,知道他叫什么,没怎么打过交道。因为当时杜总队负责调查凤仪县前常务副县长的死因,自己负责侦办诈骗案、负责追赃。

  小伙子一脸兴奋,敬完礼,抬起胳膊指指身后的警车。

  越野车,跟省政法委那辆一个品牌,只是悬挂的是警牌,车顶装有警灯,车身是公安涂装。

  总队领导一人配一辆车,这不是搞特权,真是工作需要。

  刑侦总队跟其它总队不一样,哪里发生大案总队领导就要去哪儿,要第一时间赶到,据说几位副总队长一年在外面的时间,甚至在车上的时间,都比在省厅机关的时间长。

  又不是没交通工具,照理说不应该要这辆车,一想现在这尴尬的身份,有辆省厅牌照的警车显得名正言顺一些,韩博紧握着他手问:“小葛,杜总队让你和我一起工作?”

  “给您开车,负责您安全,配合您工作,接受您指挥!”这个机会不是什么人都有的,葛正建兴奋不已。

  “你不是在大案要案处吗,怎么能跑过来给我当司机?”

  “韩处,您现在不就负责大案么,再说我又不光开车。”

  即将调到一个新单位,当然要了解新单位的情况,眼前这位虽然年轻,但在省厅也工作过两三年,韩博决定把他留在身边,拍拍他胳膊:“一起上去吧,等会儿跟我一起参加案情分析会。”

  “是!”

  说话间,分局大院里陆续驶进三辆警车。

  二人全没穿警服,下车的刑警不认识,正在查的又是大案,招呼顾不上打,可能饭都没顾上吃,夹着包噔噔噔跑上楼。

  “韩处,宿舍安排好了,机关小区3号楼402室,两室一厅,床和衣柜这些全是现成的,厨具没有,家电也没有,可能要置办一下,这是房间钥匙。郭政委跟机关干部培训中心打过招呼,搬到机关小区之前可以先住那儿,那边跟宾馆一样,比较方便。”

  副处级干部在县里是领导,在省里算什么?

  自己还没有正式调到省厅,厅领导连住房都帮着考虑到了,韩博真有那么点不好意思,接过钥匙笑道:“干部培训中心就不用去了,暂时有住的地方。明天抽个时间带我爱人去宿舍看看,需要什么东西让她置办一下,争取尽快搬过去。”

  葛正建一边跟着他上楼,一边嘿嘿笑道:“韩处,郭政委说厅里正在帮您申请省级特殊津贴,说您在江省时就享受特殊津贴,调贵省来不能没有,看看能不能帮你申请到点安家费。”

  以前享受的是“市贴”,到省厅工作居然有“省贴”。

  韩博真不缺那每月一两百块钱,也没有把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贴当成一种荣誉,回头笑道:“太夸张了,没必要,回头我给杜总队和郭政委打电话。”

  “您是双硕士,是高级职称,有资格享受。”

  “高级职称的人多了,双硕士也不少,不说这些了,进去开会。”

  分局领导果然是等刚才上楼的几个民警,宗书记、市局王支队和分局杨副局长站在会议室门口,一看见韩博就招呼他一起进去。

  宗书记是正处,王支队一样正处,韩博只是副处,怎么可能坐主位,相互谦让,最后坐到宗书记左侧。

  这么年轻就能当领导,参加会议的基层民警暗暗咋舌。

  葛正建显然没少参加过类似会议,很有默契地坐在后排,坐在在韩博身后,跟秘书一样从包里取出纸笔,准备做记录。

  破案要紧,宗书记介绍完省厅刑侦总队和市局刑侦支队领导,宣布会议正式开始,由刑侦分局长杨国盛主持。

  “时间不早了,侯小丹同志,你先来。”

  分局刑警大队长递上一叠照片,先汇报四名死者的姓名、年龄、性别、相互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送医院急救的,什么时候死亡的……

  等一个民警把照片全贴到白黑板上,标注上名字,侯大队长开始梳理四名死者的社会关系,将付立清、付立霞和几个与死者谭兴涛有矛盾的人纳入视线。

  他指指刚贴上去的付立清照片,凝重地说:“不管从哪个角度分析,付立清最具作案嫌疑,但盘问一个下午,他矢口否认投毒杀人,不太像说谎。并且从他的文化程度,从他过去几年的经历看,他有可能帮他姐姐实施报复,但不太可能采用这种事方式,或者说不太可能具备这样的能力。”

  死亡四人,如假包换的大案。

  在一些大城市,这样的案件分局没有管辖权,直接由市局刑侦支队接手。

  宗书记希望能够快侦快破,禁不住问:“他不具备,付立琴呢?要说恨,付立琴绝对是最恨谭兴涛的人,作为曾经的老板娘,她见过大世面。离婚时法院判给她几百万,可以说她既有作案动机,也有作案能力。”

  “报告宗局,付立清没什么文化,付立琴一样没什么文化,小学都没毕业。在与谭兴涛离异前,从不过问工程上的事,也不管钱,平时很少跟谭兴涛出去应酬,在市里没什么朋友。”

  “她平时一般干什么?”

  “离异前是家庭主妇,整天洗衣做饭,有时去棋牌室打打麻将,玩得不大,纯属打发时间。离异后整天泡在棋牌室,天天跟一帮老头老太太打麻将。”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