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二十章 市局接手

第六百二十章 市局接手

  一个小学毕业,一直在工地干活的人,不太可能接触过剧毒化学品。

  一个小学都没毕业,天天跟一帮老头老太太打小麻将消磨时间的妇女,更不太可能接触剧毒化学品。

  有作案动机又怎么样,你拿不出证据,更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宗书记没再说什么,回头看看面无表情的韩博,示意杨副局长继续。杨副局长点名,技术中队法医汇报。

  “报告各位领导,下午2点13分,我们与市局史科长在市二院对四名死者的尸体进行解剖,四具尸体半小时前才解剖完,四具尸体的尸表均未发现明显外伤,同样没发现骨折,我们暂时只能提取心血、尿、胃内容物及肝脏组织送检,检验结果可能要等几天才能出来。”

  法医打开文件夹,取出一叠病历和化验单,接着道:“由于四名死者死在医院,我们掌握的情况还是比较多的,病历显示四名死者送到医院时站立不稳、剧烈头痛、胸闷、呼吸困难、视力和听力下降、心率加快、心律失常、血压下降、瞳孔散大、抽搐。

  医院化验发现他们血浆中的氰含量、血和尿中硫氰酸盐含量很高,动静脉血氧差减小。医护人员回忆患者刚送到时,呼出的气中有苦杏仁味儿,存在眼、咽部及上呼吸道黏膜刺激症状,继而呕吐、震颤,且伴逐渐加重的全身症状。”

  苦杏仁味儿!

  这是一个关键词,联想到死者家开着的窗户,韩博紧皱起眉头。

  侦查员不是搞技术的,搞技术的也不全是法医,在座的大多人不知道这些症状和死者生前呼出“苦杏仁味儿”意味着什么,显得有些不耐烦,觉得法医的老毛病又犯了,平时八竿子打不出一句话,一开口就滔滔不绝,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法医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看看病历,继续说道:“刚送到医院时神志尚清,眼及咽部充血,血压偏高,呼吸深快,腱反射常亢进,无病理反射,不过这个过程很短暂,过了不到半小时,他们的呼吸变得困难,皮肤黏膜呈樱桃红色,表现为极度呼吸困难和节律失调。”

  皮肤黏膜呈樱桃红色,又是一个关键词!

  韩博下意识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眉头皱得更紧了。

  “紧接着,血压升高,脉搏加快,瞳孔散大、眼球突出、冷汗淋漓,患者常有恐怖感。老人和孩子的意识先丧失,相继出现强直性和阵发性抽搐,小孩子甚至出现角弓反张;呼吸浅而不规则,发绀,心跳慢而无力,血压下降,大小便失禁,并发肺水肿和呼吸衰竭。

  他们陷入深度昏迷之后,全身痉挛停止,肌肉松弛,各种反射消失,血压明显下降,脉弱率律不齐,呼吸浅慢且不规则,进而停止。从抢救记录上看,心跳在呼吸停止后维持了两三分钟,随后心跳停止而死亡。”

  终于说完了,杨副局长忍不住问:“老黄,这些情况能说明什么问题?”

  不等老法医开口,韩博突然抬起头:“老黄同志,四名死者的皮肤黏膜最后是什么颜色?”

  老法医一愣,下意识回道:“皮肤黏膜开始呈櫻桃红色,后来逐渐转为紫绀。”

  “前驱期、呼吸困难期、痉挛期、麻痹期,典型的氰-化-氢重度中毒症状。”

  自己只能判定是氰-化-物中毒,他居然指出极可能是氰-化-氢中毒。原来是同行,而且是很有水平的同行!

  老法医不无兴奋地问:“韩处,您也是法医?”

  “我不是法医,只是研究过类似案例。”

  韩博回头看看宗书记和王支队,追问道:“老黄同志,市二院采取过哪些急救措施?”

  “闻到苦杏仁味儿,急诊室主任就怀疑是氰-化-物中毒,立即对症下药,脱掉四名死者,不,当时是患者,脱掉他们的衣服,清洗他们有可能被污染的皮肤。考虑到可能是消化道摄入的,立即洗胃,同时就地应用解毒剂。”

  从老法医介绍的情况看,医生经验丰富,很称职,及时采用“亚硝酸钠一硫代硫酸钠”疗法,把亚硝酸异戊酯包在纱布里打碎,给患者吸入,每隔3分钟重复应用1支,一共用掉6支,直至使用亚硝酸钠。

  接着静脉缓慢注亚硝酸钠,还使用过胱氨酸、半胱氨酸、谷胱甘肽及硫代乙醇胺等具有一定解毒作用,可在患者体内提供少量硫与氰离子结合形成硫氰酸盐排出体外的药物。

  呼吸衰竭,心跳停止之后,立即按心脏复苏方案治疗。

  然而,医生是人不是神,只能治病不能救命,四名患者属重度中毒,医护人员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抢救无效死亡。

  宗书记只想破案,对这些不感兴趣,急切地问:“韩处,你是说四名死者死于氰-化-氢中毒?”

  “极可能是氰-化-氢,也可能是其它氰-化-物。”

  “氰-化-氢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问题真问对人了,老法医都不太懂,韩博是学化学的,解释道:“氰-化-氢标准状态下为液体,易在空气中均匀弥散,在空气中可燃烧。氰-化-氢在空气中的含量达到5.6%至12.8%时就具有爆炸性,属于剧毒类化学品。

  急性氰-化-氢中毒的临床表现跟老黄同志刚才描述的一样,患者呼出的气中会有明显的苦杏仁味,轻度中毒主要表现为胸闷、心悸、心率加快、头痛、恶心、呕吐、视物模糊。重度中毒主要表现呈深昏迷状态,呼吸浅快,阵发性抽搐,甚至强直性痉挛。二次战时纳粹常把氰-化-氢作为毒气室的杀人毒气使用。”

  王支队心中一凛,下午看现场时韩博提到过不能排除毒气杀人的可能性。

  毒气又不是煤气,不是谁都能买到的,当时真没当回事。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法医病理检验结果虽然一时半会出不来,但从市二院提供的抢救记录和化验单上看,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是氰-化-物中毒,且极可能是氰-化-氢中毒。

  氰-化-氢标准状态下是液体,一旦暴露在空气中就会挥发,就会弥漫在空气中变成杀人毒气。如果凶手换一个目标,在人员密集的地方再来一次,那会造成多大伤亡!

  问题比想象中更严重,王支队越想越担心,掏出手机正准备向市局领导汇报,杨国盛副局长的手机响了。

  “喂,说,什么,再说一遍,有没有可能搞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杨国盛脸色越来越阴沉。

  “老杨,什么情况,怎么回事?”该不是发生第二起了吧,宗书记心里咯噔一下。

  “宗局,韩处,王支队,在市局刑技中心等呕吐物检验结果的同志汇报,检验结果出来了,死者的呕吐物里没检出各类农药、剧毒鼠药及氰-化-物等毒物药物。”

  “吃的东西没问题,喝的东西没毒,不是消化道摄入的?”王支队猛然站起身。

  “如果检验结果没问题,那四名死者的死因就被韩处猜中了,他们吸入过有毒气体。一个小区六百多户,住上千人,别人家没事,唯独他们家有事,再联想到他家的窗户,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毒气杀人案。”

  宗书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阴沉着脸问:“有没有可能是在其它地方吸入的?”

  “我们在现场询问过,小区居民和小区保安证实四名死者中的老人,由于患有很严重的腰间盘突出和骨质增生,腰疼腿疼,几乎不下楼不出门。”

  如果是在其它地方吸入的,老人不可能有事!

  想起韩博下午说过的话,杨国盛副局长补充道:“化工厂早迁出市区,小区门前道路又限行,结合死者家的情况,基本可排除剧毒化学品泄漏的可能。”

  “查,查死者的社会关系,查全市的化工企业,追查氰-化-物来源,同时继续审讯付立清。”

  死亡四人的命案,而且是性质很严重、影响很恶劣的投毒案,这样的案件可不是分局能办的。换作南港,只要涉及到投毒、纵火,只要造成人员伤亡,不管死伤几个,刑警支队会第一时间接手。

  韩博很想建议由市局刑侦支队负责,但现在只是指导侦破,只能拾遗补缺,不能干涉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对于案件的管辖权。

  正若有所思,王新磊支队长突然道:“宗书记,事关重大,我们最好立即向局领导汇报,这起案件最好由市局接手。”

  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同样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要是跟谭兴涛和谭兴涛的第二任妻子没仇谁会下此毒手?

  谭兴涛一家的社会关系复杂,但也没复杂到查不过来的程度,照理说破这个案子不难。

  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是凶手之前跟他没仇,只是发现他很有钱,想把他家人毒死然后入室行窃,跟他的前任小舅子付立清没关系,付立清只是正好遇上了,那这种没头没脑的案子怎么破。

  这个案子有点棘手,这个功不太好抢。

  宗书记权衡一番,同意道:“也好,你先汇报还是我先汇报?”

  “案件是在分局辖区发生的,你先吧。”

  ……………………

  PS:两更奉上,再次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打赏、订阅、投票支持,再祝各位兄弟姐妹新年快乐!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