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三十四章 老领导介绍的案子

第六百三十四章 老领导介绍的案子

  清晨,爆竹声依稀多了起来,集市上攒动的人头也多了起来。听着农历年脚步声的临近,心头的皱纹又多了一褶。

  又过年了,韩博耳边仿佛又听到:“妈,过年还有几天”的稚童声。转头望望头发渐白的父母,才品尝到母亲当年回答这问题时话音里蕴含的五味。

  过年了,好怕过年。

  不知从何年起,心里有了这种感觉并一年年地递增。

  心还年轻,但外圈套着里圈、外圈变内圈的年轮的增多,早已没了童年懵懂的无拘无束、少年时的无忧无虑。看着满地跑的儿子,肩头感觉到沉重份量的增加。转望小外甥睿睿,他眼里没有自已童年时盼着过年新衣服的欣喜,也没有过年好犒劳几天肚子里馋虫的渴望。

  巷尾街头,努力搜寻着点燃几颗鞭炮时那慌忙欢乱的孩子的身影,不知何故好想好想找寻那种孩童的感觉,可换之的是百子鞭的震耳欲聋、焰火的五颜六色……

  接下来的几天,将是嘈杂繁乱的几天。

  现今民俗的延伸,人们祈富发财的愿望,似乎更呈繁荣昌盛之势有增无减,凭添了几多烦躁无奈。一年工作下来,真怕这惊咋的爆竹侵扰。休假的几天,换来的是心灵的骚扰、精神的疲惫。

  “时光匆匆忙一年,吃吃喝喝又过年。”韩博钻进大姐韩芳从东海开回来的奥迪,情不自禁感叹起来。

  李晓蕾朝非常想跟睿睿玩,睿睿又不带他玩的儿子摆摆手,回头笑道:“过年不就是吃吃喝喝么。”

  “开吃吧,今天几顿?”

  提起吃饭,其实李晓蕾一样头疼。

  她系上安全带,从小坤包里取出“商务通”,拔出手写笔点了点,“今天除夕,谁不要回家吃年夜饭,全安排在中午。先去侯厂那儿吧,他跟别人不一样,聚聚就行,对是不是一起吃顿饭不是很看重。”

  老领导崇尚君子之交淡如水,真不拘小节,好久没见,韩博怪想念的,欣然笑道:“也行,听你安排。”

  集市上全是置办年货的乡亲,从家到镇南桥头开了十几分钟,一上思丝公路人和车就少了,半个小时不到便抵达侯厂在城南镇的老家。

  路上打过电话,同样难得回老家陪老人过一次年的侯秀峰,正同已经是一个大姑娘的女儿侯晶晶在老房子门口等待。他是夜里回来的,而且是临时决定回思岗过年的,许多人不知道,不然这会儿绝对门庭若市。

  车开不到他家门口,只能停在大路边。

  打开行李箱拿出一箱牛奶和一箱水果,正准备往前面老宅走,侯晶晶沿田埂飞奔过来,穿着一身洁白色的羽绒服,在一片灰褐色的田地里格外显眼。

  没看见小弟弟,侯晶晶一脸失望,气喘吁吁埋怨道:“韩叔叔,晓蕾姐,絮絮呢,你们怎么不把絮絮带来!”

  “我倒是想带,他不要我们,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不让。”

  “絮絮真可怜,我从小没父爱,他不仅没父爱,连母爱都没有。”

  韩博笑道:“他可怜,他过得不要太幸福,跟小皇帝似的。”

  李晓蕾挽着比自己高出半头的大丫头,忍不住调侃道:“晶晶,你这么喜欢小孩,干脆找个男朋友结婚,自己生一个。”

  “结婚,生孩子,有没有搞错,我今年才20!”

  “20怎么了,我妈20岁已经生下我姐了。”

  “时代不一样。”

  侯晶晶不想聊这个话题,转身嘻笑道:“韩叔叔,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我倒是想给,关键是你敢不敢要。”

  “你可以偷偷给。”

  “你爸问起来呢?”韩博朝站在前面树下一边挥手一边接电话的老领导努努嘴。

  “你别告诉他。”侯晶晶狡黠一笑。

  “我从不撒谎的,再说你爸什么人,火眼金睛,是真是假,一眼能看出来。”

  “小气!”

  “谁让你是侯家大小姐。”

  “姓侯没人权。”侯晶晶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唉声叹气。

  说说笑笑,三人走到老宅门口。

  侯秀峰习惯性地看看小两口手中的东西,确认不是很值钱,只是一点心意,微笑着点点头,握握韩博手,三言两语结束通话,收起手机问:“韩博,晓蕾,絮絮呢?”

  他果然会问!

  韩博一脸尴尬,李晓蕾急忙解释道:“侯厂,您知道的,他跟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时间长,家里又有我姐的两个孩子一起玩,不愿意跟我们出来。”

  “孩子跟孩子好,正常。”

  “晓蕾,韩博,全准备好啦,进来,吃茶。”

  梁老师走出来热情招呼,系着围裙,戴着袖套,俨然一个家庭主妇。儿子儿媳妇和孙女难得回来一次,两位老人笑得合不拢嘴,也跟着一起招呼。

  吃茶是思岗的一种招待客人的习俗,并非光喝茶。

  堂屋的八仙桌上摆满各种点心、糖果和拌豆腐丝之类的小菜,其实就是吃饭。

  两位老人象征性的吃了几筷子,去厨房准备午饭和晚上的年夜饭。周围有邻居过来串门,梁老师要出去接待,李晓蕾被侯晶晶拉到房间说悄悄话,不一会儿桌上就剩下两位男士。

  “县委副书记了,看样子大西南没白去。”侯秀峰放下筷子,笑看着曾经的丝织总厂保卫科副科长。

  韩博挠挠头,一脸不好意思地说:“侯厂,您别开玩笑啦,这个副书记怎么来的,我好像在电话里跟您说过。”

  “就知道老卢不会安生,这样也好,他那样的老同志搞扶贫最合适。”

  回到老家,看到老部下,侯秀峰不由想起当年在思岗工作的情景,点上根烟,感叹道:“思岗这些年变化不小,县乡两级主要领导变化更大,杨县长也干不了几天,下车再回来,别说我见不着几个熟人,估计你也一样。”

  “我跟您不一样,公安队伍人员流动不大。”

  “差点忘了,你这个县委副书记只是挂个名,说到底还是一个警察。”

  “当警察挺好,不需要操那么多心。”韩博嘿嘿一笑。

  侯秀峰认识韩博不是一天两天,人各有志,知道他就喜欢当警察,不无感慨地说:“打击犯罪,匡扶正义,充满神圣感和职业成就感,是挺好的。”

  “还得感谢您当年给我这个机会,要不是您帮忙,或许我这会儿跟姜科长一样在丝绸集团看大门。”

  “委屈老姜了,这么多老同事中,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老姜。”侯秀峰拍拍腿,遗憾地说:“他是军转干部,副营转业,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这么好的一个国家干部变成了企业职工,变成一个门卫,退休待遇差多少啊!”

  “这不关您事,公务员过渡时您已经调走了。”

  “第一次改制是我主持的,说到底还是我没安排好。”

  “他从来没埋怨过您,他现在儿孙满堂,日子过得也不错。”

  “你们常联系。”

  “经常通电话,家里有什么大事小事全跟我说,去年还带老伴去东海玩了一趟,我爸接待的,在东海玩了一星期。”

  不忘本,当年没看错人!

  侯秀峰满意的点点头,看看刚收到的短信,笑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服从组织安排……”

  韩博将现在的工作情况简单介绍的一下,侯秀峰沉吟道:“调到公安厅,调刑侦总队,这个舞台正适合你,林书记真是知人善用。”

  “我也觉得我适合干事务性的工作,搞党务和政务真不行。”

  “不是不行,是不感兴趣。”

  侯秀峰瞥了他一眼,说起正事:“韩博,我一个中-央-党校的同学在西广一个市担任政法委书记,这不是春节么,打个电话,拜个早年,在电话里他提到一个案子,搞得他很头疼的案子,确切地说是一个死囚,我向他推荐了你,看你能不能帮上忙。”

  协助兄弟公安机关办案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有时候遇到一起疑难案件,案发地公安局会一位甚至几位同行帮忙,请得主要是痕迹、画像方面的刑事技术专家。

  干一行爱一行,韩博对疑难案件很感兴趣,不禁问道:“被一个死囚搞得很头疼,侯厂,他们是证据不足,还是真搞错了?”

  “没搞错,也不是证据不足。”

  侯秀峰托着下巴,紧盯着他双眼说:“那个囚犯因为故意杀人被判死刑,结果押上刑场三次,始终没能执行。不是有多深的背景,不是有多少关系,而是一上刑场他就交代哪年哪月在什么地方杀过另一个人。

  人命关天,这个情况必须搞清楚,只能枪下留人。不查不知道,一查果然确有其事,只能补充侦查。由于时间过去太久,另外两起命案的证据不太好收集,并且谁也不知道再次把他送上刑场,他会不会又交代出第四起!”

  “血债累累的杀人狂!”这个的案例韩博真头一次遇到,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所以我那位同学想一鼓作气,把另外两起命案的证据收集齐,把他没交代出来的余罪挖出来,再把他送上刑场,结束他罪恶的一生,给被害人及被害人亲属一个交代。”

  “另外两起命案时间过去太久,我去不一定能帮上忙。至于他有可能没交代的犯罪事实,这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审讯专家,最好是懂心理学的专家。”

  既能帮朋友忙,又能让老部下露脸,这样的机会侯秀峰可不会错过。

  他从条桌上拿来纸笔,写下一个电话号码,微笑着说:“我问过,他现在需要一个既懂DNA检验分析,会勘查现场,会破案,又精通法律的专家。至于怎么击溃那个家伙的心理防线,让他把其它罪行老老实实交代出来,你不是在公大呆过一段时间么,可以推荐一位这方面的专家。”

  当警察当到现在这一步,韩博觉得每一个嫌犯都是“老师”,从他们身上能学到许多在其它地方学不到的东西,很想见识见识那个杀人狂。

  “侯厂,我个人没问题,其实我对这个案子挺感兴趣的,只是我现在相当于借调,要么不过去,一过去没十天半个月回不来,怎么跟上级说。”

  “这个问题你不要担心,他们可以跟你们省厅联系,协助同行办案是露脸的事,你们领导怎么可能不同意。”

  “好吧,只要单位没意见,我个人随叫随到。”

  “真是干一行爱一行,让你干别的肯定没这么积极。”

  “瞧您说的,我只是对疑难案件感兴趣。”

  韩博笑了笑,岔开话题:“侯厂,大过年的,不说这些了,说说焦汉东书记。他比我跟您有缘,居然稀里糊涂在您手下工作,现在怎么样,我整天忙这忙那,一直没顾上跟他联系。”

  侯秀峰笑道:“比你强,干得有声有色,已经是代县长了。”

  “他参加工作多少年,副乡长、乡长、镇党委书记、县委常委,工作经验多丰富,能把良庄搞那么好,当然比我强。”

  “良庄出人才,这一点不得不服气。”

  侯秀峰又拍拍大腿,感叹道:“归根结底,还是老卢树立了一个好榜样,带了一个好头,你一个,焦汉东一个,再加上陈文兵,一个乡镇走出三个副处级、正处级干部,不容易!”

  没想到他对老卢的评价这么高,韩博把老卢当成亲人,很感动,下意识问:“侯厂,您知道陈文兵的事?”

  “焦汉东跟我说过,举贤不避亲,这个忙你应该帮。”

  “幸好遇到林书记,换作别的领导,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侯秀峰知道这事对他来说有多难以启齿,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脸色一正:“韩博,你推荐的人,你就要对组织上负责,我建议你这两天抽个时间跟他谈谈。”

  “好的,我回头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哪天有时间。”

  ……………………

  PS:今天好点了,争取明天恢复正常更新。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