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三十七章 疑点!

第六百三十七章 疑点!

  原计划初一在家,初二请亲朋好友,初二晚上陪岳父岳母和李晓蕾回BJ,在BJ呆三天直飞新阳,初七正好上班。

  计划总是不如变化!

  年后极可能要去西广协助办案,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必须抓紧时间充充电,权当临事抱佛脚。

  初二请完外公外婆、大舅二舅、大姨父二姨父等老家亲戚,韩博便把岳父岳母、妻子和小絮絮送上南港飞BJ的航班,一个人回到滨江小区的家,跟当年考研一样闭门自修。

  DNA技术是一项崭新的刑事技术,包含信息、医学、计算机等多个学科知识,知识更新及快。想跟上时代发展步伐,必须向网络学、向书本学、向同行学、向专家学。拥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对于各类疑难技术问题,才能开动脑筋、开展攻关,锻造DNA技术这把破案的杀手锏。

  看国内的案例和国外文献,不懂之处发邮件向“二所”的专家虚心请教。

  技术方面的案例和文献看累,研读年前回来时在省厅拷贝的案卷。

  现在刑侦部门任务重,压力大,案件能破就万事大吉,根本没精力去探究案发原因。即将正式调到刑侦总队,不能再跟之前一样光破案,要研究分析各类刑事案件呈现出来的社会现象和深层次问题,探索犯罪规律,研究哪类案件能够防范,哪类案件发生后应该怎么侦破。

  相比没玩没了的饭局,相比吃吃喝喝,干自己喜欢的事更自在,不知不觉三天过去了,除了偶尔一二个电话,几乎没人打扰。

  或许所站的角度不一样,对一些案件的看法也有所不同。

  全省去年发生且破获的命案中,韩博觉得有几起存在一些疑点,这几起案件只有一起在办理,另外几起已经结案了。

  翻旧案就是否定别人的判断,几经权衡,韩博还是拨通杜志纲总队在电话。

  “杜总队,新年好。”

  “韩博,初一不是拜过年么,什么事,是不是提前回来了?”

  打这个电话的时机是精心选择的,今天正好是总队长值班,不会影响领导过年,而且领导在单位可以很方便地调阅案卷。

  韩博不想卖关子,更不想耽误领导时间,直言不讳说:“杜总队,我这几天一直在家研读去年的命案案卷,发现东萍市的12.18案可能需要再查查。”

  去年全省发生的最后一起命案,杜志纲有点印象,说道:“这个案子我知道,专案组定性为普通的流浪汉被杀案,老黄因为这个案子去过东萍,好像已经破了,且证据确凿。”

  “从案卷上看证据确凿。”

  韩博深吸一口气,盯着显示器说:“凶器初步判读是一把水果刀,连捅十几刀,手段残忍。但尸体处理手法简单,凶手甚至没想过抹去他的痕迹。法医在被害人右手指甲缝里发现抓破的皮肉,左手还紧捏着一块破布条。”

  绝不能搞出冤假错案,杜总队不认为韩博是没事找事,下意识问:“有问题吗?”

  “这个案子本身没什么问题,办案质量应该算比较高的,专案组的定性有一定道理,但不是没有疑点。”

  韩博放下鼠标,翻开自己做的笔记,分析道:“首先,凶手为什么弃尸在果树林里,如果是为掩盖罪行,或延迟发现时间,藏匿在第一现场附近的某个角落不是更好?其次,被害人是一个流浪汉,那么邋遢的一个男人,身上怎么会有一条崭新的领带?再次,凶手既然能想到弃尸,为什么没想到清理被害人指甲缝里的血和皮肤组织?”

  “也许是流浪汉因为琐事杀人,他们头脑相对简单,想到一些事,而一些事没想到也很正常。”

  “凶手一样是流浪汉,还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流浪汉,甚至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可是去年3月12日,东萍市化肥厂西门外的草地上,同样发生过一起流浪汉被杀案。死者叫陈大全,是被匕首刺死的。

  东萍市公安局萍光分局在死者身上发现另一个人的血迹和一个纽扣,四天后,嫌疑人丁新军被抓获,他曾与被害人有过矛盾,血液DNA吻合,纽扣也是他一件衣服上的,办案人员在他家找到凶器,一样证据确凿。”

  这几个案子很蹊跷,到底有没有搞错韩博一样没底。

  不过既然开了这个口,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就要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翻翻笔记本,接着道:“我从案卷上发现,丁新军落网之后始终喊冤,甚至请给他提供司法援助的律师作无罪辩护,结果因为直接证据和外围证据形成的证据链无法辩驳,被法院判处死刑。”

  “这没什么不对啊!”杜志纲越想越糊涂。

  “如果仅仅这一起案件,确实没什么不对的。但我调卷发现,过去一年,东萍市发生的流浪汉遇害案共有四起,分别发生在1月5日、3月12日、5月21日和12月18日。”

  小伙子是不是有点神经质,杜志纲提醒道:“韩博,流浪汉和吸毒人员一样属于重大刑事案件的高发人群,一个地级市一年发生三四起这样的案件不足为奇。”

  “杜总队,这只是市区。”

  韩博真希望自己是错的,凝重地说:“我在调卷中发现,东萍市的两个县,去年同样发生过流浪汉遇害案。一起发生在7月底,一起发生在10月中旬,全市算起来平均两个月一起。”

  “有这样的事!”天底下没那么多巧合,杜志纲不由打了个激灵。

  “所以我觉得很奇怪,奇怪的不是这种案件,而是案件发生的时间和案件证据锁定嫌疑人的方式,以及……”韩博心里还有其它疑问,只是还没有想得那么清楚。

  难道真是连环杀人案,不仅连环杀人,还栽赃嫁祸!

  杜志纲心里咯噔一下,追问道:“都是用匕首杀人?”

  “不是,有水果刀,有匕首,有砍刀,有板砖,看起来极具随机性。但没有一件作案工具是扔进河里的,也没有一件作案工具是凶手供出来的,都是办案人员搜索现场或搜查凶手住处轻而易举发现的。”

  韩博点点鼠标,看着电脑显示器上的一份份物证鉴定报告,说道:“还有DNA,被害人身上和凶器上有嫌疑人的血迹,或者在嫌疑人住处搜查沾有被害人血迹的物品,反正都可以相互验证。”

  一年发生六七,作案手法不一样,所使用的凶器不一样,可是死的居然全是流浪汉,案件证据锁定嫌疑人的方式居然别无二致,且案发时间存在一定规律!

  作为一为老刑警,杜志纲岂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切问:“嫌疑人都被判处了死刑?”

  “有三起判了,另外三起在走程序,判的三起中一人死刑,正等最高法复核。一个人死缓,一个人无期。无期的那个叫刘波,他主动承认杀人,但辩称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失手杀死对方的,法官采信了他的口供。”

  韩博揉揉发涨的太阳穴,接着道:“我下午联系过看守所,据管教民警说他开始是坚决不肯承认的。可能是有人跟他透过风声,提醒他不承认是死路一条,不如承认,再找个说得过去的杀人理由,推卸掉部分责任,说不定可以保住性命。”

  “其他嫌疑人呢?”

  “由于时间比较仓促,现在又正值春节,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个管教民警,我下午只联系到另一起案件的一个办案民警。他抓捕时他在现场,但他一点欣喜的感觉都没有,仿佛成了莫名的帮凶。他感觉嫌疑人根本不像凶手,被抓时茫然不知所措,直到被押上审判台,他还坚定地认为警察搞错了,不用多久就会放他出去。”

  “单个案件都没问题,联系到一起就有问题了。”

  “也不能算问题,只能说存在疑点。”

  杜志纲习惯性地敲敲桌子,沉吟道:“如果这六起案件存在某种关联,那应该不是很难查,只是凭现有的证据,不是证据,只是疑点,很难百发百中确定六个嫌疑人是冤枉的,不具备串并条件。”

  搞错一起冤假错案已经很可怕了,一下子搞出六起那是什么概念!

  韩博知道领导很为难,既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提醒,又油然而生起一股莫名的负疚感,仿佛是在否定东萍市同行的判断。

  可是想到自己肩负的使命,不禁脱口而出道:“杜总队,人命关天啊。”

  “是啊,这种事不能顾前瞻后。我想想办法,先枪下留人,等你回来组建一个工作专班,以调研的名义去东萍,查个水落石出,查查这几起案件到底有没有关联。”

  作案这种事,作得越多,留下的破绽越多。

  这六起案件真要是存在关联,真要是有一个狡猾的连环杀手,那么只要认准方向彻查六个被害人的社会关系,真凶不管多狡猾也无法骗过公安机关,毕竟谁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杀人。

  就算凶手是变-态杀人狂,与被害人没有恩怨,只是想杀人,他一样会在六个被害人身边出现过,只要基础工作做得够细,总有办法能把他交叉比对出来。

  老领导介绍的那个“活儿”不是很迫切,那个一上刑场就交代杀过其他人的混蛋难逃一死,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

  已经让他苟活两年多,不在乎让他多活几天。

  东萍市的几起案件不一样,必须抓紧时间查个水落石出,不然一旦执行枪决,有可能被冤枉的嫌犯就再也活不过来了。

  人命关天,韩博一刻不敢耽误,说道:“杜总队,我现在就去东海,今晚的机票应该不难买,用不着等初七上班。”

  “好,订好机票跟我电话,我安排人去机场接你。”

  “是。”

  ……

  与此同时,距滨江小区十几公里的南港-市委市政府信-访办公室值班人员,正在接待三个很奇怪的上访者。

  江城人跑南港来上-访,不光有当事人亲属,甚至还有一个律师。

  更搞笑的是,他们来告状居然连情况都没搞清楚,信誓旦旦声称市公安局的韩博支队长生活作风有问题,跟一个有夫之妇鬼混,甚至知法犯法、以权压人,打击报复有夫之妇的丈夫。

  市公安局正副支队长十几个,换作别人信-访-办王副主任不一定认识,但韩博太有名了。市政法委陈书记器重的干部,全市政法系统曾经的明星,破获过好几起大案,哪个市领导不知道他。

  来了,就要按程序办。

  收下他们提供的反应材料,询问具体情况,认认真真做完记录,王副主任跟部下对视一眼,不动声色问:“张桂珍同志,您说韩博与您儿媳妇吴娜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

  “很多年了,丝河人个个知道。”

  “很多年是多少年?”

  既然来上-访,所反应的情况必须有说服力。

  张桂珍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妇女,退休前也是一个企业的干部,恨恨地说:“吴娜去江城上学前他们就有一腿,我儿子瞎了眼,稀里糊涂娶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就因为她经常回思岗跟姓韩的鬼混,两个人感情不合离婚了。”

  “吴娜跟您儿子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

  张挂珍对答如流,瞎话张口便来。

  都说农村有泼妇,看样子大城市一样有蛮不讲理的女人。

  王副主任彻底服了,问完所有问题,脸色突然一变:“张桂珍同志,你要为你所说的话负责,不能捕风捉影,更不能诽谤,否则就要承担法律责任!”

  “什么意思,你们官官相护?”

  “还胡搅蛮缠!”

  王副主任啪一声拍了桌子,声色俱厉:“你反应韩博同志的问题,你见过韩博吗?你知道他今年多大,知道他的履历,知道他在哪个单位工作吗?”

  刚才慢声细语,居然说翻脸就翻脸。

  张桂珍吓一大跳,阎天宝更是吓得不敢抬头,钱律师发现苗头不对,小心翼翼问:“王主任,您认识韩博?”

  “你们不认识,我认识!”

  大过年的跑过来瞎胡闹,王副主任岂能给他们好脸色,冷冷地说:“信口开河,往一个无辜的干部身上泼脏水,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时间完全对不上!吴娜经常回思岗跟韩博鬼混?她回思岗能见着韩博吗?

  你们说的那个时间,人家在BJ进修;你们说得第二个时间段,人家正被公安部抽调到南方办案;第三个时间段更是一个笑话,人家已经调到大西南工作去了,他是国家干部,是人民警察,不是神仙,不会分身术,怎么跟吴娜同志鬼混?”

  ………………

  PS:各位兄弟姐妹,对不住了,本打算今天多更几章的,结果小二摔破头,在医院呆了一天,再欠一下,容后补上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