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情有可原”

第六百五十五章 “情有可原”

  凌晨4点,四起命案真相大白,八名涉案人员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厅领导有过交代,让随时汇报侦破进展。

  韩博不想打扰张副厅长休息,一直拖到凌晨5点半才拨通电话。

  “情况基本搞清楚了,彭杰、徐军二人策划并实施了第一起命案,成功栽赃嫁祸,公安机关没查到他们,胆子越来越大,于是有了之后的三起命案。随着审讯工作不断深入,八名嫌疑人及该团伙的其他成员交代的犯罪行为越来越多,涉及其它违反犯罪行为的人员也在不断增加。”

  “有市内几所中学的在校生,有辍学的未成年人。这个以彭杰、徐军、朱生勇为首的犯罪团伙,形成于去年1月,首恶彭杰,从市区及周边乡镇,吸收无业青少年和在校高中段学生近百名,在市内大肆作案。”

  “他们敲诈勒索、强-奸、抢劫、盗窃、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猥-亵妇女、聚众斗殴,作案300余起,搅得城东一带鸡犬不宁。不仅针对未成年人,甚至把魔爪伸向成年人,因为他们而被迫卖掉商铺、搬家乃至逃亡的商铺老板有好几个。”

  韩博推开窗户,吸入一口新鲜空气,沉痛地说:“除了故意伤人、杀人,敲诈勒索、绑架之外,强-奸是他们的主要罪行之一,成员中涉嫌强-奸的多达十二人!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团伙中居然有两名女未成年人。

  其中一个女孩柳某被称之为“大嫂”,长期与团伙头目彭杰发生关系,且参与了12.18案。另一个女孩钱某,生活混乱,先后与该团伙的六名成员发生过性-关系,两次堕胎,甚至主动协助该团伙成员对其他女孩实施强-奸。”

  问题如此严重,东萍市公安局早干什么去了,难道就因为他们是未成年人?

  张副厅长暗暗心惊,低声问:“韩博同志,你有没有分析过原因。”

  韩博当然知道领导真正想问的是什么,关键黄副局长、宋副局长等东萍市局领导全在身后,好多话不能当人家面说。

  领导问了,不说点什么又不行。

  韩博沉思了片刻,分析道:“张厅长,从这一系列案件中可以看出,普通少年成为‘问题少年’乃至走上犯罪道路,过早离开学校是最为重要的原因之一。主犯彭杰辍学,另一名主犯徐军去年也因为家庭原因辍学。

  我刚才总结过,在这个未成年人犯罪团伙中,文化程度普遍较低,小学以下文化程度占34.6%,初中没毕业的占到了47.3%。另外一点是身份比较集中,主要集中在城市闲散青少年和进城务工人员子女这两个群体。

  如果能把更多的学生留在课堂,而不是成为社会闲散人员,他们走上犯罪乃至被恶势力渗透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但是,我们省由于家庭条件等各种原因造成的未成年人辍学现象,在农村和一些城市相当普遍。”

  “普九”工作势在必行啊!

  张副厅长点点头,又问道:“还有呢?”

  什么都可以说,唯独不能当人家面打人家的脸。

  韩博只能跟社会学家一样分析,沉吟道:“尽管导致少年犯罪率攀升的原因有许多,比如家庭,比如教育。但所有这些,其实都与外部条件的改变有关联,可以说这是一个社会问题,社会需要检讨。”

  越说越远,张副厅长意识到他现在说话可能不太方便,交代了几句要把案件办成铁案,挂断电话。

  这只是一个团伙,据落网的一帮小混蛋交代,他们还有一个势不两立的敌对团伙!

  从落网的小混蛋们开口的那一刻,正在侦办的就不只是四起命案。

  打黑!

  要打掉这两个无恶不作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

  黄副局长和宋副局长心情非常复杂,看着打完电话的韩博迟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各位领导,你们接下来有得忙。我只负责督办四起命案,其它工作不在我的职权范围内,就不影响各位工作了。”

  “韩处,那我让小王先送你去宾馆休息?”

  四起命案只剩下最后一个疑点,韩博不想督办出一起有后遗症的案件,抬头看看刚走到会议室外的余科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刚才有点困,现在不困了,我打算和余科长先去一趟殡仪馆,看看12.28案被害人尸体,看完尸体去雨山,在去雨山的路上休息。”

  专案组当时从12.18案被害人右手指甲缝里刮出疑似皮肉的组织,送省厅刑技中心检出“武疯子”的DNA。

  参与作案的几个嫌疑人交代,他们只把王云海的领带扔在现场,只把作案时使用过的其中一把水果刀藏在王云海的店里,并没有做过其它事,没见过“武疯子”,并且担心流浪汉没死,捅那么多刀,又用搬砖砸过头,把脑浆都砸出来了。

  流浪汉死得不能再死,不可能在他们走之后抓住无意中闯入现场的“武疯子”,更不可能与“武疯子”搏斗。

  那么,被害人指甲缝里的皮肉组织从哪儿来的?

  想来想去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是被害人生前跟“武疯子”打过架,第二种可能正是韩博最担心、最不想见的。

  可作为一个警察,这个问题必须搞清楚。

  黄副局长楞一下,猛然反应过来,宋文更是脸色铁青。

  韩博担心,他们更担心,真要有民警在办案过程中为了让这起命案变成“铁案”,生怕光凭“武疯子”身上的血迹不足以认定“武疯子”是凶手,刻意制造出这个证据,那这个性质远比之前没发现几起命案的共同点更严重。

  这意味着不只是一帮小混蛋在栽赃嫁祸,办案人员也参与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不管“武疯子”要不要负刑事责任,这都是一起性质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的知法犯法行为!

  对正在几个办案点接受审讯的小混蛋们而言,态度决定一切。

  对东萍市局的几位领导而言,同样是越主动越好。

  案子是基层办的,到底有没有宋副局长不知道,黄副局长更不清楚,二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里又都没底。

  宋副局长下意识掏出烟,黄副局长咬咬牙,毅然道:“韩处,孟书记去新阳前说得很清楚,我们东萍市局党委的态度很明确,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改正,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处理问题!绝不遮遮掩掩,对办案过程中出现的违反违规行为更不会姑息!”

  韩博点点头,神色凝重。

  “是不是,查查就知道。”

  宋副局长接过话茬,阴沉着脸说:“立即成立调查组,调查12.18专案组的所有成员。同时组织警力走访询问,搞清‘武疯子’在案发前几天到底有没有与被害人接触过。”

  这一系列案件影响恶劣,已经惊动了省政法委、公安厅、高院和高检,甚至惊动了公安部和最高法,办案过程中真要是存在知法犯法行为,这个盖子是盖不住的。

  韩博能感受到他们的决心,低声说:“希望不是。”

  走出办公楼,天色已大亮。

  尽管之前没通知,苗文韬、费主任和小葛却都来了。

  东萍市局忙着破案,忙着抓捕、审讯、再抓捕、再审讯,同时根据嫌疑人交代的情况收集并固定证据,韩博提出去殡仪馆看尸体前谁也没想到,苗文韬他们不一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昨晚就跟韩博一样想到这个疑点。

  几小时前是破案抓凶手,现在却是调查同行。

  余科长心情和韩博一样复杂,靠在车窗边自言自语,“案卷材料显示‘武疯子’跟被害人发生过争执,二人在路上发生口角,‘武疯子’甚至挥舞棍棒追打过被害人,有目击者,只是没见他们扭打过,而且时间也对不上。”

  这是外围证据,与“武疯子”身上的被害人血迹、被害人指甲缝里的DNA,以及现场的一些痕迹,构成了“武疯子”杀人的无懈可击的证据链。案件材料里写得很清楚,光目击者的笔录就十几份。

  “追打过,同样可能扭打过,再说有血迹、有痕迹,专案组没必要画蛇添足。”小葛扶着方向盘,冷不丁说道。

  他们不是认为同行不可能有问题,而是不愿意往那儿想。

  韩博习惯把事情往最坏处考虑,反正坐的是商务车,东萍市局的警车在前面,直言不讳说,“案发时正值年底,能不能快侦快破,会直接影响分局、市局乃至全省公安系统的现发命案破获率,破案压力那么大,尽管抓到嫌疑人,但证据却不是很充分。毕竟嫌疑人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连口供都不是很硬。

  如果就这么移送检察院,检察院肯定会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会打回来补充侦查。被害人指甲缝里有‘武疯子’的皮肉组织就不一样了,在所有人看来DNA是无懈可击的证据,而他们又具备一切条件,‘武疯子’甚至不会喊冤。”

  穷追猛打,任何疑点都不放过,不管会不会因此得罪人。

  苗文韬暗赞了一个,摁下车窗,点上根香烟说:“换作其它案件,这么干良心这一关都很难过。但这起案件不同于其它案件,嫌疑人是精神病患者,没人管没人问,具有很强的暴力倾向。

  在怀疑甚至已认定他杀人,证据却不足的情况下,做做手脚,既能把案子顺顺利利办结,又解决掉一个隐患。而且这对嫌疑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至少冻不死饿不死。”

  韩博长叹了一口气,不无嘲讽地说:“还真是情有可原!”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