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打道回府

第六百五十六章 打道回府

  殡仪馆,解剖室。

  紧随而至的市局法医鉴定中心法医,在工作人员帮助下抬出冰柜里的尸体,用推车推进宽敞明亮显然装修不久的解剖室。

  就在停尸房隔壁,门打开的一刹那,一股难以言喻的酸腐味扑鼻而来。很恶心很特别很强烈的尸臭,闻过一辈子都忘不掉。

  韩博和余科长一样在更衣室换上白大褂,戴着帽子、手套,唯一不同的是他戴了一副不算厚的口罩,余科长则没戴。

  苗文韬没换衣服,也没戴口罩,凑过来看了一眼,确认是12.18案被害人尸体,不动声色走出解剖室,在外面呼吸新鲜空气,顺便抽两根,驱驱令人作呕的尸错。

  小葛不能走,他要摄像。

  老费一样躲不掉,要负责拍照。

  “开始吧。”韩博回头看看,确认一切准备就绪,将无影灯拉到最佳位置,同余科长一起仔细观察死者的右手。

  很脏,很粗糙,指甲挺长,指甲里许多污垢。

  光凭肉眼看得不是很清楚,余科长变魔术似的取出一个放大镜,捏着死者手指一根一根观察。

  “食指和中指的指甲缝里有刮过的痕迹,无名指没有。”

  “拇指没清洗过,指甲缝也没刮过,手掌和手指没外伤……”

  正在进行的不是解剖,也不是一般的尸表检验,死者的死因都不在检验范围内。只检验死者的手,只想搞清“武疯子”的皮肉组织怎么会出现在他的指甲缝里。

  可以说这不是严格意思上法医检验,而是“现场”勘查。

  韩博很默契地打开市局法医带来的勘查箱,取出棉签、试剂和证物袋,从死者手掌和拇指内侧开始,先用棉签擦拭,如果被害人确实与“武疯子”搏斗甚至抓过,那么他手上一样可能存在“武疯子”的血迹或脱落细胞。

  市局法医已经猜出总队领导到底在查什么,尽管这具尸体乃至这个案子跟他关系不大,但心里依然很不是滋味儿,只能硬着头皮配合。帮着在证物袋上编号,记录每个生物检材提取的位置。

  本以为采集完几个样本就要刮指甲缝,结果韩博又取出几根棉签,在刚才擦拭过的几位置上继续擦拭。

  “耀新同志,”韩博把一根擦拭好的棉签递给他,一边接着采集一边提醒道:“现场勘查、物证提取要严格遵照规程进行,检材送检同样需要。比如送检时必须两个民警,检材必须留下一半以备将来复检。在这起案件中,办案单位把检材全送省厅检验去了,没留下一半。”

  检材由两个民警送检,是防止有人在路上对检材做手脚。

  留下一半是防止检验结果存在误差,或当事人、当事人亲属及有关部门对检验结果有疑义。总队领导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番话,能想象到12.28案专案组在办案程序上确实存在问题。

  眼前这位不只是领导,而且是同行,懂技术,懂业务。

  李耀新不敢怠慢,急忙道:“韩处,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们会注意的。”

  “注意点好,相比正在提取的生物物证,你们要做的其它检验更不能出错,更不能有遗漏。比如把死者内脏取出来做切片,不留下一半,做完直接扔。一旦当事人亲属对死有争议,再想检验却没检材,到时候你根本说不清。许多涉法上-访就是这么引发的,甚至有民警因此丢饭碗。”

  “我们会引以为戒。”

  擦拭完死者手掌表面,韩博协助余科长刮指甲缝里的污垢,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刮,之前刮过的也要刮,直到把五个指头全刮完,分成两份才收手。

  一份由余科长带回省厅检验,一份留给东萍市局。

  这件事很敏感,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走出解剖室,韩博特意让余科长在更衣室里写了一份勘查记录,请市局法医李耀新和市局刑侦支队民警王鑫当见证人,请二人在勘查记录上签字。

  看着他们带着检材钻进商务车,消失在视线里,李耀新和小王心情格外沉重。

  科学技术如此先进,想搞清真相并难。

  如果从死者手掌表面和其他几根手指的指甲缝里检不出“武疯子”的DNA分型,就说明这个曾认定“武疯子”杀人的关键证据很可能有人做过手脚。

  要是在死者食指和无名指中的污垢里都检不出“武疯子”的DNA分型,那么,不是可能有人做过手脚,而是几乎可以认定有民警在办案过程中知法犯法。

  李耀新不由地想,如果真有问题,做手脚的人肯定很后悔,当时案件基本“办结”了,怎么不赶快让殡仪馆火化尸体。

  要是能及时火化,现在就死无对证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冤案就是冤案,只要真凶浮出水面,只要搞清案件真相,这件事会自然而然暴露,就算没确凿证据上级一样会追究。

  想到分局的同行有可能要倒霉,李耀新心里更不是滋味儿。

  因为这种事没有技术民警尤其法医配合是干不成的,而技术民警根本没必要搬石头砸自己脚。

  真要是有,肯定是上级要求的,可是出了事却一样要承担责任。

  “王鑫,怎么办?”他暗叹口气,五味杂陈地问。

  当了几天司机,王鑫可以算东萍市局最了解韩博的民警,扶着车门苦涩地说:“李主任,韩处太厉害了,真要是有问题,他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那是领导的事,我是说我们。”

  “回去吧,反正他们都走了。”

  “没人送?”

  “出来时就说了,不许送。”

  “先回去吧,回去跟领导汇报。”

  ……

  这趟东萍之行,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在车上给张副厅长和杜总队打电话汇报,东萍市局12.28专案组在办案过程中可能存在知法犯法行为的事让领导们头疼去,汇报完让小葛先去长途汽车站,在车站与一起来的众人道别。

  “送送,又不远,再说我们没别的事。”

  “是啊,不就两百多公里。”

  “坐大巴挺好,没必要送,真没必要。”韩博放下行李,哗啦一声拉上车门,拍拍车窗,催促小葛开车。

  他决心已定,苗文韬不好强求,摇下车窗不无感慨地说:“韩处,我手机号你知道的,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打电话,跟你一起办案,痛快!”

  “苗队,有的是机会,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不光给你打,还有余科长,费主任。”

  合作得确实很愉快,韩博目送走众人,提着行李进站买票。

  直达雨山的车不多,经过雨山的过路车不少,只是正值春运返城潮,外出务工的人很多,排了近十分钟队,终于挤到售票窗口买到一张票。

  10点20发车,只剩下两分钟,一个女的正在检票口喊。

  一路小跑,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

  汽车不是火车,上车随便坐,没位置车主都会给个马扎,给旅客安排一个位置,最后一排没人坐,韩博不在乎颠不颠,挤到最里面放好行李,靠在窗边开始睡觉。

  对许多人而言,汽车尾气是污染。

  对韩博这个在江省农村长大的人来说,汽车尾气确实是污染,但居然有那么点喜欢闻汽油味儿。

  加之这些天一直没休息好,两眼一闭,闻了一会汽油味儿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天色已大黑,车开进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停车场,车主和售票员嚷嚷着全部下车,要上厕所的赶紧上厕所,肚子饿了的吃饭,不饿的在下面休息会儿,20分钟后出发,现在车上不留人。

  肯定是跟停车场有协议,至少司机和售票员吃饭不用花钱。

  至于车上不留人也是为了安全,不然谁东西丢了到时候说不清。

  韩博见怪不怪,睡大半天也想下去活动活动手脚,刚跟旅客们一起走下车,手机突然响了,老卢打来的。

  “小韩,什么情况,联系一下午,怎么打都打不通!”

  睡着了,睡得很死,睡觉前又把手机调到震动,当然打不进来,韩博不无歉意地说:“卢书记,不好意思,我这几天没休息好,一上车就睡着了。”

  “工作再忙也要注意休息,现在到哪儿了,关书记、王县长和文兵全在跟前,就等你。”

  “我可能还要一会儿,你们先开始。”

  “韩书记,我关瑞龙,我们不着急。”

  老卢显然开着免提,那头传来关书记的声音,韩博回头看看大客车:“关书记,我没开车,也没让人送,坐得是大巴,这会儿正在停车场,等我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们的心意我心领了,你们先开始。”

  “坐大巴?”

  “嗯,办了一个案子,同志们都很累,我不想麻烦人家。”

  “什么时候出发的,现在到什么位置?”

  “我问问。”

  拉住一个人一问,发现距雨山已经很近了,关书记哈哈笑道:“韩书记,邓副县长就在我身边,邓副县长安排最近的派出所或交警队派车去接,你在大门口等着,一会就到!”

  ………………

  PS:特别感谢“巡山老仙”和“178***38”书友的万币打赏,感谢“小小调皮鬼”、“蓝奇冰”、“苗家男人”、

  “还没发现”等书友打赏(今天好几位,不一样枚举),谢谢,你们太给力了!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0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