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党委会

第六百六十八章 党委会

  宣布噩耗,号召同志们化悲痛为力量,向牺牲的战友学习。

  说到动情处,主席台上的几位领导一致提议全体起立,为昨晚遇难的三位战友默哀三分钟。明明是正处级副局长上任的见面会,结果变成了追悼会。

  幸好会议时间不长,大会开完开小会。

  市委市政府领导打道回府,厅政治部王主任也不想干预东萍市局的内部事务,三楼小会议室里就10个局党委成员。

  “同志们,外面什么形势大家都清楚,我们长话短说,今天党委会三个议题,第一个议题是韩博同志的工作分工。根据上级指示,结合局里的实际,我认为由韩博同志分管刑侦支队、经侦支队、禁毒支队和技侦支队,大家有没有意见。”

  接下来有太多事要做,光葬礼就要参加三个,孟卫东真是长话短说。

  “我没意见。”黄忠海是局党委副书记,且不说孟书记之前沟通过,就算没沟通他也不能公然反对,毕竟这是孟卫东自去年上任以来第一次在人事分工上行使党委书记、局长的职权。

  “我也没意见,”谢志华一向以黄忠海马首是瞻,第二个举起手。

  经侦支队是从江东富分管范围内划出来的,你们当然不会有意见,鲍双平腹诽了一句,回头看向刻意做得离主位最远,但白衬衫和警监警衔又格外扎眼的韩博,“我同意,举双手赞成,能者多劳嘛。”

  什么叫“能者多劳”,这话听着有那么点怪怪的。

  韩博没搭理他,下意识从江东富望去。

  江副局长四十多岁,矮矮胖胖,皮肤挺黑,看上去不像一个警察,不太像一个在部队干过几十年的转业军官。不过他的眼神却很亮,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对视的一瞬间,韩能从眼神中感觉到他充满善意。

  正如韩博分析的一样,江东富并没有因为经侦支队被划出去对谁有意见,第四个举起手。

  几位分量比较重的全支持,剩下的党委成员自然不会反对。

  “韩博同志,事情太多,你就不需要再表态了。”

  第一个议题全票通过,孟卫东迅速进入第二个议题,“杨文进同志是一级英模,昨晚省厅王主任说很可能还是第一个获得至高荣誉之后因公牺牲的一级英模。设治丧委员会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会说三道四,我提议设一个治丧小组……”

  这是一件大事,而且是一件所有环节都要按照程序来的事。

  比如讣告由谁起草,定稿之后要让家属看看,让领导过目,确定没问题再刊发到报纸上。到底在什么报纸上刊登一样有讲究,如果按行政级别,杨文进同志讣告只能上本地媒体。但杨支队不只是享受副处级待遇的副支队长,还是累立战功的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能上《人民公安报》。

  忙完这些搞遗体告别仪式,开追悼会,省政法委林书记都可能亲自过来祭奠和慰问。

  办丧事不难,就算不懂也可以请一位懂的协助操办。

  敲定好治丧小组的人员名单,孟书记话锋一转:“同志们,杨文进同志是去外地查案回来时遭遇车祸的,因公牺牲,这一点毋庸置疑,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能评烈士,但陈副市长有不同意见,他认为‘积劳成疾’评烈士都很勉强,车祸够不上,驾驶的还是一辆手续不全的车。”

  黄忠海一愣,突然反应过来。

  一个是兼任公安局长的政法委书记,一个是分管公安局的副市长,一个捏着干部任免和工作分工等大权,一个手里捏着经费。

  孟想做的,陈会反对,哪怕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夹在中间的日子不好过,黄忠海轻叹口气,暗想陈建设这步棋真下错了。老杨是什么人,光一个“一级英模”已经足够了,就算不评烈士,省政法委林书记也会按惯例过来祭奠。

  提到评选烈士,韩博一样头疼。

  烈士只是一个简称,全称叫“革命烈士”。

  现在的《革命烈士褒扬条例》是1980年4月2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1980年6月4日国-务-院发布的。

  评选革命烈士的条件也很“革命”,比如对敌作战牺牲或对敌作战负伤后因伤死亡的。对敌作战致成残废后不久因伤口复发死亡的,在作战前线担任向导、修建工事、救护伤员、执行运输等战勤任务牺牲,或者在战区守卫重点目标牺牲的。

  又比如因执行革命任务遭敌人杀害,或者被敌人俘虏、逮捕后坚贞不屈遭敌人杀害或受折磨致死的。为保卫或抢救人民生命、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壮烈牺牲的。

  立法滞后,行政条例居然一样滞后。

  改革开放多少年,现在是和平年代,怎么能还沿用革命战争年代的烈士评定标准。

  评烈士要经过市政府,市政府再上报民政部。

  人家真要是跟你咬文嚼字,这件事真可能有麻烦,韩博想了想,不禁叹道:“据说在烈士审批工作中,会以牺牲情节是否‘壮烈’作为一条基本准绳。‘壮烈’牺牲,是烈士精神的具体体现,也是烈士死难情节和烈士精神的升华。但是,‘壮烈’是个形容词,无法度量,实际操作中不易把握。”

  “总-书-记天天讲与时俱进,可又总是遇到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政治部刘主任负责这事,要是杨文进副支队长连个烈士都评不上,他这个政治部主任真没法跟杨支队的亲属、战友乃至全市公安民警交代。

  他翻开文件夹,紧锁着眉头说:“《条例》有这样的表述:我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在革命斗争、保卫祖国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中壮烈牺牲的,称为革命烈士,其家属称为革命烈士家属。可如今是和平年代,在革命斗争取得胜利的情况下,人民最重要的事业就是保卫祖国和建设祖国。所以,上级应该根据社会发展实际作出新规定。”

  “新规定,远水解不了近渴!”

  孟卫东敲敲桌子,环视着众人,“同志们,这项工作不能拖泥带水,要是完不成,你我有何面目去见老杨的家人,有何面目去迎接过祭奠老杨的省政法委和省厅领导,要是评不上,全市8000多干警会不会寒心?”

  这事省管不着,只有找市里,确切地说找市政府。

  韩博初来乍到,自然不会抢这个差事,埋头装着做笔记。

  鲍双平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不为别的,就为跟一直不是很对眼的老杨同事一场,他哗啦一声站起来,扶着椅背,紧盯着黄忠海说:“参加工作这么多年,能让我鲍双平服气的人不多,老杨算一个。他是真奉献,真克己奉公,为警清廉,不徇私情,不谋私利。

  他的事迹都不用老刘找笔杆子去挖掘提炼,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特么事迹。好歹也是个副处级,去他看看嫂子孩子都过成什么样了,他不英模谁英模,他不烈士谁烈士?”

  “他的事局里全知道啊。”黄忠海心不在焉说道。

  “我们知道有屁用,评烈士这种事要让领导知道。孟书记是常委,总不能让孟书记去跟陈副市长低头吧,上下级观念还要不要了?再说你这个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是干什么的,你不去跑谁去跑,你要是不管不就成占着茅坑不拉屎!”

  就知道这小子开口没好话,不过今天跟平时不太一样,至少话糙理不糙。

  “怎么骂人啊,鲍双平,以后说话给我干净点!”黄忠海老脸挂不住了,蓦地起身怒目相对。

  “黄忠海,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孟书记坐这儿呢,还有这么多证明人,我骂你什么了,我说话怎么就不干净了?就算有几句口头禅,那也是习惯,谁不知道我鲍双平是粗人。”

  鲍双平咄咄逼人,口水喷了黄忠海一脸。

  开党委会开成这样,孟卫东肺都快气炸了,可现在退无可退,想在不惊动上级,不被上级怀疑自己掌控能力的前提下,把该办的事办成,只有坐山观虎斗。

  但一声不吭是不合适的,他刚抬起手准备说点什么,谢志华站了起来。

  “鲍双平,你还好意思谈上下级观念,黄局是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你尊重过黄局吗?我岁数跟你老子差不多大,你尊重过我吗,不光没上下级观念,连最起码的尊老爱幼都不懂。”

  党委会开成这样韩博真头一次见,“和事佬”不是那么好当的,打定注意静观其变,只要他们不打起来就不开口。

  鲍双平有那么点“人来疯”,既想给刚来的新人展示一下他的“实力”,又想借这个机会修复与孟书记的关系。

  他一脸不屑地上下打量了谢志华一眼,冷冷地说:“老谢,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如果你跟昨晚死的老杨那样脑袋一根筋,我敬你,我服你,甚至怕你,会退避三舍。你要是跟韩局一样有文化,能拿两个硕士学位证书出来也行,我念书不好,最佩服念书念得好的人。”

  跟这种无下限的人吵架只能自取其辱。

  黄忠海按捺下愤怒,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说:“孟书记,我分管政治部,这本来就是我分内的工作,我去跑,保证尽快敲定。”

  党委会上作出的决定,相当于把任务落实到责任人。

  孟书记相信他有办法,事实上孟书记一样能办到,不过那会惊动上级,会让上级以为你缺乏领导能力、掌控能力,居然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敲定第二件事,孟书记直接进入第三个议题,关于去年那几起命案责任追究的问题,他虽然没明说,但言外之意还是想保,想把城东分局刑警副大队长杨勇保下来。

  “韩博同志,你分管刑侦,又精通法律,对案情也很熟悉,在这些问题上我们想听听你的看法。”

  看样子他们并没真正接纳自己,说是想听看法,其实是想问你到底追不追究,想追到什么程度?其实这事已经不归公安管了,他们真正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给林书记打小报告。

  韩博沉思片刻,抬头道:“孟书记、黄局,各位,同样差点搞出冤案,但12.18案有其特殊性。首先,没酿成严重后果。其次,极个别办案人员有做伪证、诬陷的行为,但没有,至少没有栽赃嫁祸、想置人于死地的故意。

  实不相瞒,上任前在省厅,我看到过几份这个案子的报告材料。看了之后觉得很惋惜,他当时真认定‘武疯子’是凶手,有直接证据、简接证据和外围证据,只是考虑到嫌疑人患有精神病担心检察院会打回来才炮制出DNA证据,并非随便抓个人背黑锅。”

  政治部刘主任深以为然,忍不住说:“韩局,我跟他谈过,他说当时没多想,就想赶快把案子结了,反正这对‘武疯子’不是什么坏事。”

  “是啊,对‘武疯子’甚至是一件好事。关键这个头一开,请大家想想,对我们的刑事诉讼法,对现行的公安机关办案程序意味着什么,这是一种践踏。作为执法人员,我认为我们应该秉公执法,不能总想着打擦边球。”

  没造成严重后果,没栽赃嫁祸、置人于死地的故意,在翻案过程中参与过侦查,虽然没主动交代知法犯法的行为,但也没想办法销毁证据,比如让殡仪馆火花被害人尸体,作为刑警副大队长,他完全可以做到。

  总之,他坐牢的可能性不大,顶多判个缓刑。

  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局里是想保住他的饭碗,而不是会不会被判刑。

  关键这个头不能开,这个心不能软,一旦开了头,心要是软了,以后的刑警怎么带,你怎么严格要求别人?

  韩博态度明确,孟书记暗叹口气,只能挥泪斩马谡,“一失足成千古恨,可惜了。”

  …………………………

  PS:又感冒了,不光我感冒,小二也发高烧,今天一章,请各位大大见谅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