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六十九章 “追思会”

第六百六十九章 “追思会”

  作为市禁毒办主任兼分管刑侦、禁毒等工作的副局长,韩博正式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治丧。

  参加完上任后的第一次党委会,在副局长办公室与正等着交接的宋文谈半个多小时,韩博在局办公室副主任和政治部一个民警陪同下先赶到医院,慰问伤痛欲绝,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几名战友亲属,再马不停蹄赶到杨文进副支队长家。

  新官上任,说的是场面话,做的也是场面事。

  相比探望安慰牺牲战友的亲属,许多人更想知道他在办公室里跟宋文,或者宋文在办公室里跟他都谈了些什么。

  进去时面色凝重,出来时面无表情,两个人全这样。

  交接时没第三个人在场,里面没传出什么动静,这让很多人倍感意外。宋文是因为他下台,宋文不管怎么说也干过好几年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虽然不怎么掺和班子内部的一些事,但不意味着宋文真好欺负。

  生怕宋文转不过这个弯,孟书记和组织部姜部长在宣布任免前专门找他谈过心,现在看来或许是领导谈心起到了作用。

  韩博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怎么看。

  借下车透透气的机会,走到路边回拨老卢的电话。

  从早上到现在十几个未接,全是老卢打来的,在老卢心目中韩博依然是刚参加工作的毛头小子,依然是他“力排众议”刚提报的年轻干部,总是不放心这个,不放心那个,现在又没以前那么忙,一闲下来就打电话。

  “您放心,形势虽然有那么点复杂,但没别人说得那么夸张。”

  韩博回头看看刚停在杨文进家楼下的车,刚走进门洞的几位领导模样的人,用老家话说:“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觉得这话非常有道理。许多问题、矛盾之所以发生乃至激化,全是一些人想出来、传出来的,或许跟面子也有一点关系。

  比如常务副局长黄忠海、副局长谢志华,参加工作几十年,先后担任过许多职务,作为老同志老党员,他们怎么可能公然反对孟书记领导?组织原则要不要了,况且公安局是准军事化管理的政府组成部门,只要穿上警服就要服从命令听指挥。”

  “韩博,你是说他们现在进退两难?”

  “我觉得应该是,老局长虽然调离公安局,但没调多远,而且在任命这件事上发生过变故。罗当时堪称众望所归,孟甚至不在公示名单内,罗的面子往哪搁?具体到几个副局长,如果表现出坚-决-服从孟书记领导,别人又会怎么看?”

  “旁观者清,你分析得有一定道理,别掺和,有机会化解就化解,没机会化解就算了。”想到自己退居二线时老良庄一些干部的尴尬处境,老卢深有感触。

  “不说了,我是治丧小组副组长,刚才又进去几个人,我要去看看。”

  “忙去吧,一级英模全国能有几个,一级英模的丧事不是小事,一定要帮人家把身后事操办得风风光光。”

  “我会的。”

  英雄遗体在殡仪馆,全市最好的化妆师正在帮着整理遗容,亲朋好友暂时无法去祭奠,亲属在家里设了一个小灵堂。

  从门洞到楼道,从楼道到他家客厅,再到三个本来就不大的房间,全摆满花圈和挽联。楼里乃至整个小区住得大多是政法干警,楼里邻居不仅没因为到位是花圈跑过来反对,反而自发性的过来帮忙。

  比如他家地方小,设置完灵堂,摆满花圈,就剩下一点点落脚的地方。前来吊唁的人只能轮流进去,楼道都站不下,更不用说坐下休息的地方。

  从一楼到六楼的房门全大开着,前来吊唁的领导、战友、朋友、亲戚甚至杨文进副支队长帮助过的吸毒人员都可以进去等,有地方坐,有茶水,还有专人负责登记。

  谁来过,留下多少钱,事无巨细,全要记下来。

  杨支队的爱人和女儿昨晚好像就表过态,杨支队活着时廉洁自律、坦坦荡荡,从来没拿过一分不该拿的钱。他去世了,不该收的礼一样一分不能收。

  硬留下来的将来要退回去,退不回去只能捐出去。

  来吊唁过的,将来人家有什么事也要登门……

  他妻子,他即将参加工作的女儿,包括他弟弟妹妹和小姨子,都通情达理的让人心痛。

  如果不是匆匆离去,这一定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如今,四壁无语,白墙上,黑框中,只有杨文进坚毅的目光和熟悉的微笑。

  环顾四周,一个个花圈,一副副挽联,寄托着人们的哀思,讲述着一位英雄的故事。

  可能是光线的关系,也可能是心理因素,走进这间小小的灵堂,外面似乎失去往日的明亮,显得低沉与宁静。初春的一股寒流透过虚开的窗户袭来,令悲伤的人们更觉寒意。

  “韩局,方不方便,我想汇报点工作。”禁毒队政委一直在这儿帮忙,从昨晚到现在不知道协助接待、感谢、送走过多少亲友,他一夜没合过眼,看上去很憔悴。

  韩博点点头,再次紧握着杨支队爱人的手,诚恳真挚地说:“嫂子,小慧,我知道你们很伤心很难过,其实我跟你们一样痛心,现在说什么安慰话都苍白无力,我手机号你们知道的,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尽管给我打电话。”

  “谢谢韩局,谢谢韩局。”

  “谢谢韩叔叔……”

  当领导,尤其公安机关领导,最怕遇到的就是这种事。

  韩博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伐跟禁毒队高政委来到楼上一家的客厅。客厅里坐着六七个人,大多是公安民警,年龄全四十多岁,但只有一个三级警监,他们不约而同起身敬礼。

  一个都不认识,应该全是禁毒战线的同事,韩博急忙回礼。

  有一个穿西装的人,没敬礼,他坐在所有人中间,应该是身份地位最高的。

  这哪里是汇报工作,高政委流露出一丝歉意的表情,忐忑不安介绍道:“报告韩局,郭副厅长是连夜从呈都赶来的,廖局、包局、唐总队也全是连夜赶来的,中午和我们省厅朱总队一起吃过饭……”

  原来穿西服的是邻省公安厅的一位副厅长,另外几位是周边地市公安局副局长、县局局长或市局的支队长,他们跟省厅禁毒总队朱青副总队长,以及刚牺牲的杨文进副支队长,是当年省厅禁毒班的同一期学员。

  朱总队说过,当年四十多人只剩下三个仍在禁毒。

  眼前这几位不禁毒了,全走上领导岗位,但谁也不能说他们是逃兵,作为最早的一批缉毒民警,他们几乎个个受过伤,挂过彩,谁也不能抹杀他们当年在禁毒战线上所作出的贡献。

  “韩局,久闻大名,请坐。”

  郭副厅长握了握韩博手,招呼他坐到身边。

  追悼会过两天才开,他们一个比一个忙,不可能等到那一天,竟坐在这里开起追思会,回忆起当年一起受训,一起缉毒的情景。

  说到开心处笑,说到伤心处流泪。

  韩博刚坐下听了一会儿,杨支队的女儿杨小慧被省厅禁毒总队副总队朱青带了上来,让她坐在一边静听他父亲的事。

  这是一个东萍市局不知道的追思会,之前有资格的参加的禁毒支队政委,而且扮演得还是服务员角色。

  前来吊唁的领导走马灯似的来了一拨又一拨,其中不乏副厅级领导,他们谁也不知道楼上有这么个活动,更没有被邀请参加。

  韩博正猜想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里,郭副厅长突然道:“韩副局长,杨文进是一个个优秀的公安民警,一个公认的禁毒英雄,他把有限的生命时光几乎全都用在公安工作尤其禁毒工作上,留给家人亲友的唯有痛惜的泪水。

  他这辈子从来没拉过关系,能走上副处级领导岗位全是拼出来的,全是拿命换来的。我后来调走了,在我调走之前,他就负过七次伤。最可怕的一次不是手榴弹爆炸,太快了,来不及怕。”

  “老郭,你说得是哪一次?”在这里除了韩博没人当他是副厅长,一个头发花白的一级警督冷不丁问。

  “我调走前几天,抓一伙小毒贩,其中一个抱住他胳膊就咬,拼命咬,肉都快咬掉了。扒开之后那小混蛋像疯了一样傻笑,我们觉得奇怪,审玩查完才知道他有艾-滋-病,他想把艾-滋-病传染给老杨。”

  郭副厅长捋起袖子,指着胳膊说:“大概就这个位置,老杨当时不知道,以为是皮肉伤,去医院缝十几针出来了。我们知道我们怕呀,我和老朱赶紧送他回医院,让医生把刚缝好的那块肉又割了下来,生怕被感染。”

  这些事刘小慧头一次听说过,之前只知道爸爸左臂上有个大伤疤,凹进去的伤疤,谁知道伤疤是这么造成的,越想越难过,坐在一边泣不成声。

  ……………………

  PS:感冒难受,更新晚了,再次恳请各位书友见谅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