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七十章 “追思会”(二)

第六百七十章 “追思会”(二)

  朱总队回头看看战友的女儿,回忆道:“割了也怕,艾-滋-病毒有潜伏期的,一时半会儿查不出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不跟丽萍过夫妻生活,不去浴室洗澡,不跟别人一起吃饭,生怕把病毒传染给别人。”

  “老郭,老朱,他们当年闹过一次离婚,就是因为这事?”

  “整天不着家,着家一个人睡客厅,碰都不让碰,丽萍以为他有外遇。后来找到我,找到老郭,我们觉得这事不应该隐瞒,就跟丽萍说了。丽萍通情达理,再加上后来几次检查都没问题,离婚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在别人看来天大的事,对屋里这些人而言多是小事,一带而过。

  一个一级警督接过话茬,轻叹道:“其实他找过关系,只不过不是为他自己。他调到东萍时戒毒所刚组建,收戒能力仅为100人。他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到处拉关系,多方奔走,筹措资金120多万,改善队伍装备,不断挖潜扩容,使戒毒所的收戒人数增至500人。”

  “这又不是开报告会,又不是宣讲英模事迹,不许谈成绩!”

  “老郭,你官大就可以不讲理了?老杨干的事全特么成绩,不提成绩你让我说什么?”

  “文明点,孩子在这儿呢!”

  郭副厅长瞥了他一眼,突然把注意力集中到韩博身上,“我不称呼你韩博同志,也不再称呼你韩副局长,直呼其名,就称呼你韩博。不为别的,就因为你干过缉毒,担任过禁毒支队长,办过毒案。”

  “比起各位前辈,我那点成绩实在不足为道。”韩博连连摇头,这不是谦虚,在他们面前确实没什么值得骄傲的,这句话说得很由衷。

  “韩博,我们把你当自己人,也请你跟我们说一句心里话,老杨是不是英雄,老杨牺牲算不算烈士?”

  说了这么多,原来是因为这事!

  能坐在这儿的不光挂过彩流过血,而且全走上领导岗位,级别最低的也是副处。

  跟他们打哈哈就是侮辱人家的智商,韩博头大了,只能直言不讳说:“郭厅长当我是自己人,称呼我韩博,我就称呼各位前辈,老大哥。各位老大哥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我今天才正式上任。

  来东萍上任的路上,抵达东萍的晚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事故现场,调查杨支队遇难的真相。今天上午宣布正式任命,正式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依然跟杨支队有关,加入治丧小组,协助杨支队爱人办好杨支队的身后事。”

  他也不容易,一来就遇到这些事,众人点点头,等他继续说。

  “实不相瞒,在上午的党委会上,孟书记确实提到评选烈士的事,遇到点阻力,正在想办法做工作。”

  “阻力?”郭副厅长紧皱起眉头。

  “好像一位市领导以‘死难情节不壮烈,不符合有关规定’为由不予批准追认烈士的申请。”

  韩博轻叹了口气,接着道:“主要是我们现行的《革命烈士褒扬条例》,无论从立法目的还是从条文内容看都可称得上是标准的‘古董法规’,革命意识、革命色彩很浓。明确规定,我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在革命斗争、保卫祖国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中壮烈牺牲的,才能称为革命烈士……

  为弄清这个被载入法条的‘壮烈’在实践中究竟如何执行,过来前我又和我的前任宋文同志,在办公室上网查了查民政部于1980年9月3日颁行的《关于贯彻执行<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解释》。

  该规定第四条对‘壮烈牺牲’的解释是,‘为保卫或抢救人民生命、国家财产和集体财产,勇于献身,给人民群众树立了堪为学习榜样的’。老实说,若严格依这一解释去衡量近几年涌现出来的烈士,完全符合的不是不多,是几乎没有。”

  原来他跟宋文没吵架,原来他同样关心这件事,居然在交接时跟宋文一起研究该怎么办。

  他们的战友牺牲了,他们希望战友能评为烈士,他们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但这件事韩博真不敢打包票,毕竟事情并非孟书记与陈副市长有矛盾那么简单。

  韩博不无歉意的看了看杨小慧,凝重地说:“杨支队牺牲了,禁毒支队司机柳伟也牺牲了。据我所知,在事故原因没完全调查清楚之前,有个别人,甚至有个别领导干部,就私下里认为柳伟同志应该负责任,说柳伟这个车是怎么开的。

  柳伟有父母,有妻儿,有亲朋好友,一个在部队立过三等功,复员到地方一直解决不了编制,拿着治安员工资,干着缉毒警活儿,现在因公牺牲还要被指责,人家父母、妻儿会怎么想?”

  “韩局,我们禁毒队没有!”在禁毒支队,同志们都把小柳当战友,高政委坚信这种事不会在禁毒队发生。

  “禁毒队没有,其他单位有。这些传言很伤人,让柳伟同志的家人寒心,人家说了,人是和杨支队一起牺牲的,杨支队是烈士,柳伟也要评烈士。这个要求不算高,人家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至少没在追悼会规格上说事。”

  真是人言可畏,没想到还有这个隐情。

  郭副厅长下意识说:“既然这样,那就一起评。”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比较困难,他不是公务员,不符合相关规定。公安部前几天正好下过一份文件,要求全国公安系统从即日起开始,在三年内辞退掉所有治安员,市领导认为在这个节骨眼上评选一个治安员为烈士,有那么点不讲政治,好像在跟上级对着干。”

  “清理掉所有治安员,说得倒是轻巧。”头发花白的一级警督冷哼了一声,显然对上级这个文件很是不屑。

  辞退掉治安员容易,关键怎么才能补上因此造成的警力不足。

  办法只有一个,增加政法专项编制。

  编制是什么,编制就是工资,办案经费,养老金,医疗保险,中央财政有这么多钱么,地方政府有吗?

  韩博同样觉得这个文件有点搞笑,从现在的情况看,别说三年,十三年都不一定能够实现。

  事实上协警辅警不只是国内有,国外一样有,其中不乏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与其下这种基本不可能实现的“一刀切”文件,不如想想该怎么规范,怎么管理好治安员队伍。

  不过现在不是发这个牢骚的时候,韩博苦涩地说:“再就是事迹不够突出,牺牲得不够壮烈、不够英勇。总而言之,评杨支队就要评柳伟,如果柳伟评选上烈士,昨晚牺牲的另一个民警也要评,过去几年因公牺牲乃至见义勇为牺牲的非公职人员都要评。”

  东萍不是经济发达、财大气粗的沿海发达城市,四个区县中有两个贫困县,一些优抚政策都经常落实不了,在评选革命烈士这个问题上特别慎重。

  因为一旦评上,民政部门就要落实优抚政策。

  如果落实不了,革命烈士亲属就会上-访,到时候倒霉的是市里。

  其实还有一点韩博没说,杨支队乘坐的那辆车手续不全,几年没年审,甚至没上保险,违反了交通安全法规。

  虽然是公安经费不足导致的,但法规就是法规。你们驾驶乘坐手续不全的车发生交通事故,还评选上烈士,如果有人鸡蛋里挑骨头,最后倒霉的还是市里。

  说在这个问题上,陈副市长真不是刻意要跟孟书记唱反对,可以说只是在落实市长、常务副市长等领导的意图。作为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孟卫东则必须为民警考虑,“从优待警”不能说说而已,就算有矛盾,也是工作中的矛盾。

  之前只听过禁毒队高政委的介绍,郭副厅长等人终于意识到这事并非孟和陈有矛盾那么简单,众人面面相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开口。

  话说到这个份上,韩博干脆把话说到底。

  “各位老大哥,杨支队是一级英模,我是二级英模,我认识许多像杨支队一样的一级英模,其中有一个单位工作多年的战友,我觉得杨支队在天有灵,肯定不需要烈士这个虚名。作为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的亲属,他爱人和他女儿同样能享受到不低于甚至超过革命烈士家属的待遇。”

  什么意思,不支持,不帮忙?

  包括朱支队在内的所有人,感觉这话有点不对劲儿,觉得他应该帮这个忙,应该据理力争,仗义执言的。

  然而,他们想错了。

  韩博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倾向于支持市政府,毕竟一个盯着一个,市财政那么紧张,杨支队乘坐的车又确实手续不全,评烈士真不合适。

  “这种事其它地方之前发生过,民警牺牲,却评不上烈士。”

  韩博顿了顿,接着道:“亲属上-访-告状,有的赢得不少人大代表支持,有的干脆起诉市政府,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原因很简单,市政府享有革命烈士批准权,但这个批准权只是民政部门在颁发《革命烈士证明书》之前的一个内部审批程序,最终发生法律效力的是作出颁发或不颁发《革命烈士证明书》的行为。

  换句话说,市政府履行的是内部批准程序的职责,并不直接面对死亡人员亲属,也没有任何文件材料送达给死者亲属,属于内部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理范围,只要市政府作出决定,打官司也打不赢。”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