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暗潮涌动(四)

第六百七十九章 暗潮涌动(四)

  被一个大男人拉着,韩博真有点不习惯。

  走到“帝豪”,韩博立刻感觉到“帝豪”的豪气。

  酒店内的四壁都是用黑色描金的高档大理石装潢,闪这神秘的幽光。容貌秀美、身材苗条、着旗袍的服务员小姐走上来鞠躬,甜甜的问了一声好,姿态优雅地引导二人进入电梯。

  一直送到顶楼,来到一个装修奢华的包厢门口,敲了一下门,再轻轻推开:“二位请!”

  韩博走进房间,稍稍楞了一下,除了三个不认识的中年男子,局党委成员、分管劳教审批办公室、监管预审支队和看守所的副局长姜学仁居然也在,他热情地迎上来:“韩局来了,没想到吧,坐,快请坐。”

  “吴总,陈总,表姐夫,你们也坐。”

  鲍双平把包往边上一放,脱下西服交给服务员,先招呼韩博坐下,坐在他和姜学仁副局长中间,旋即侧身笑道:“韩局,介绍一下,这位是欣达汽贸的吴总,这位是红光宾馆的陈总,这是我表姐夫苗兵,都不是外人。”

  “韩局长好,久闻大名。”

  “韩局长,幸会幸会,这是我的名片。”

  ……

  满面笑容,恭恭敬敬,一看便知道有事相求。

  韩博跟他们握握手,收下名片,仔仔细细看完名字,赫然发现吴总和陈总的名字似曾相识,应该是金茂市场的租赁户。鲍双平的表姐夫在区政府工作,区委办副主任,职务还不低。

  “三位别这么客气,鲍局都说了是自己人,坐,坐下说。”

  韩博话音刚落,年轻漂亮的服务小姐用一个精致的瓷盘把一瓶酒端上来,韩博不喝酒,对于名酒仅限于知道茅台、五粮液之类的,这个酒的名字根本没听说过。

  不过从包装上看,肯定价格不菲。

  鲍双平的表姐夫顾主任打开酒瓶,正准备第一个帮韩博倒,鲍双平急忙阻止:“姐夫,韩局不能喝酒,服务员,你们家不是有鲜榨的果汁么,去给我榨一扎,动作快点!”

  “好的,先生稍等。”

  另外几个杯子的酒斟满,果汁也送到了,菜流水似地一盘一盘送上餐桌。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应有尽有,全是山珍海味,这一桌估计没三五千下不来,不过既然来了,就放开肚子吃,大不了将来跟他们算饭钱。

  韩博越是放得开,在场的人越高兴。

  谈笑风生,充满宾主尽欢的气氛。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鲍双平打发走服务小姐,放下筷子,打着酒嗝说:“韩局,听说你下午去过萍北派出所,问过金茂市场的事。实不相瞒,吴总,陈总,在金茂市场都有摊位,我表姐呢,也在市场做点小生意。”

  “是吗,顾主任,嫂子生意做得怎么样,市场每天那么多人进货,应该不会差吧?”

  “让韩局见笑了,批发不是零售,利润很低,我爱人又没个工作,只能干这个,起早贪黑赚点辛苦钱。”

  “顾主任,嫂子要是只是赚点辛苦钱,我们就成讨饭的啦!”姜学仁拍拍他肩膀,哈哈大笑。

  韩博倍感意外,本以为他出现在这里,不是跟鲍双平有关系,就是跟租赁户有关系,结果他刚才真是作陪,现在提到市场的事,又跟自己一样装着没听见鲍双平说得前半部分,只跟顾主任开玩笑。

  鲍双平大大咧咧惯了,没在意二人避而不谈吴总和陈总的事,接着道:“韩局,你是法学专家,你说既然是合同,那签订双方是不是应该履行合同?外国不是有什么什么精神么……”

  “契约精神。”

  “对,就是契约精神,合同签了就要履行啊,当时又不是谁拿枪逼着谁签的,你现在反悔算什么,这不是不讲契约精神,单方面撕毁合同吗?再说当时的钱多值钱,一个月工资才多少,为了租摊位,谁家不是砸锅卖铁。你现在看人家赚钱,红眼了,想反悔,这算什么事?”

  鲍双平振振有词,吴总和陈总连连点头,居然你一句我一句诉起苦。

  “韩局,当年是真不容易啊,亲朋好友全借遍了,要交租金,要进货,老婆孩子几年没买过新衣服,平时根本舍不得吃肉。能有今天,当年付出很多。市场能有今天,我们这些经营户也作出很大贡献。”

  “我们不光把市场搞起来了,还给政府交税,地税国税,工商管理费、治安费、卫生费,这个费那个费,一年不知道交多少!”

  “苦点累点,给国家交税这些都没什么,我们还承担风险,做生意有风险,谁也不知道是赚是赔。当时改革开放没多少年,还有政治风险,搞不好就是投机倒把……”

  提起当年,两个已经不在市场经营,正在从事其它生意的老板一把辛酸泪。

  他们的创业史,很励志也很感人。

  不过这只相当于那些不了解内情的人,韩博基本打听清楚了,他们的钱赚得比想象中更容易。

  首先,三十年租金不是一次**纳的,而是三年一交,也就是说他们当时只交了5000。

  其次,他们的生意并不需要投入太多。

  他们刚开始不是批发服装,而是各种小商品,有的是厂家铺货,有的是大老板在市场放货,他们的小摊位上只有一些样品。批发利润确实不高,但当时只有几个市场,摊位没现在这么多,竞争没现在这么激烈,每天走的量很大。

  总之,萍北市场群寸土寸金,只要在那儿有个摊位,几乎不管干什么都赚钱。

  韩博装出一副很感动的样子,鲍双平更来劲儿,嘭一声猛拍了下桌子:“俗话说人死债不清,父债子来还,不能物资公司改制就不认以前的账。萍西区的个人领导干部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收了金茂公司的好处,竟然想赖账,想撕毁合同!”

  “其实这可以走法律途径,去法院起诉。”韩博冷不丁插了一句。

  “韩局,他们糊涂,你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别说区法院不会受理,就算受理也能想到他们会怎么判,你以为干预司法这种事他们干不出来?”

  鲍双平振振有词,一副他非常遵纪守法的样子。

  韩博彻底服了,干脆洗耳恭听,想听听他还有什么高论。

  “金茂公司什么来头,别人不知道,但瞒不过我鲍双平。那个姓宗的只是一个傀儡,真正的大老板是郝英良。表面上是什么萍盛集团董事长,是市领导从外地引进来的客商,鸿丰大厦就是他投资的,事实上他就是一个侵吞国有资产,通过暴力手段侵占国有和私人煤矿起家的黑老大。”

  “萍盛集团,鸿丰大厦?”

  “他的钱来路不正,只能狡兔三窟,这个注册一个公司,那儿注册一个公司,搞得都跟他没关系似的。”

  鲍双平点上烟,冷冷地说:“在东萍这个地方,什么匪夷所思的事都能发生。黑老大摇身一变为大老板,登堂入室,好像好什么什么委员。不过这我这儿不好使,我当这个副局长之前,好多小矿开不下去,只能低价卖给他,或者低价承包给他,你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韩博好奇的地问,这次是真好奇。

  “因为他通过某些领导跟罗子军搭上关系,炸-药归公安局管,当时的治安支队长处处刁难人家,买不炸-药、雷-管,开矿的寸步难行。从非法渠道买,抓到就罚,罚是轻,搞不好要坐牢,开不下去啊!”

  鲍双平顿了顿,继续道:“另一方面呢,他们还暗中指使一些地-痞流-氓对人家敲诈勒索,暗中搞破坏,人家实在难以经营,没办法,只能低价把矿卖给或承包给姓郝的。渐渐地,他就成了东萍最大的煤老板。”

  “后来呢?”韩博追问道。

  “后来我上任了,别人能被他收买,我鲍双平不可能!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责无旁贷,只有符合条件的矿,都能通过合法途径买到生产经营所需的炸-药-雷-管。对于郝英良,我一直想打击,可是他有大靠山,我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在炸-药-雷-管上卡卡他。”

  鲍双平指指东南方向,咬牙切齿地说:“还有鸿丰大厦,真是藏污纳垢,我不止一次接到群众举报,里面涉-赌、涉-黄甚至涉-毒,作为分管治安的副局长,我该不该管,可是市领导说了,那是全市唯一的一家四星级大酒店,未经允许不能查,说什么查了会影响招商引资环境!”

  郝英良到底是不是黑老大不清楚,鸿丰大厦里面到底有没有黄赌毒也不清楚,但有一点韩博可以肯定,身边这位很强势的副局长,与郝英良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他到底是想当一个好警察,为经济保驾护航,而与郝英良势不两立。还是郝英良瞧不起他这个司机出身的副局长,没主动搞好关系,稀里糊涂得罪了他,韩博也不清楚,只知道金茂市场的事比想象中更复杂了。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