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潮涌动(六)

第六百八十一章 暗潮涌动(六)

  杀了一盘,韩博没输,姜学仁没赢,光顾着说话,最后该谁走都忘了。

  由于工作性质等关系,姜学仁对萍盛集团、鸿丰大厦、金茂公司知道得不多,对神通广大的郝英良也不是特别了解,但之后所说的一切在韩博看来非常有价值。

  在所有局党委成员中,他是参加公安工作时间最长的。

  一直在东萍,从未调去过其它地方。

  “地区公安处”时代,东萍地区公安系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当时的治安又是什么样子。东萍建市,地区公安处变成东萍市公安局后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从公安机构重建聊到历次严打,从他参加工作时的公安处长聊到第一任公安局长,再聊到现在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孟卫东,虽然不是很有条理,但他所介绍的几乎是一部东萍公安史。

  作为见证乃至经历过这一切的老民警,他对东萍公安存在的问题看得最清楚。

  机关人浮于事,基层警力不足、经费不足,基层民警疲于奔命,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各项工作流于形式,诸如基础信息采集、耳目物建和阵地控制等工作,真是“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

  一些领导任人唯亲,有为的基层民警却没有位。没点关系很难晋升,严重影响基层民警积极性,队伍士气低落。

  韩博深以为然,因为这些全能感受到。

  基础工作太不扎实,刑嫌控制、阵地控制和犯罪情报工作是刑侦部门的三大基础业务,也是公安机关刑侦部门掌握主动,稳定治安大局的三项基础工作。但这些工作只存在于纸面上,简直形同虚设。

  社会形势发生巨大变化,近年来犯罪量不断增加,各种新型犯罪不断出现,连基础工作都没做好,更谈不上与时俱进的刑侦部门根本难以应付。比如金茂市场的事,又比如极可能涉黑的萍盛集团,刑侦支队居然一点情报都没有。

  韩博觉得自己这个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像个聋子瞎子,发生刑事案件只能“由案到人”,根本无法“由人到案”,这么下去太被动,必须尽快扭转这一被动局面。

  “我虽然不分管治安和刑侦,但一有时间就去各分局县局转转,哪些同志比较负责,能力比较强,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数的。我写份名单,大多是郁郁不得志的,你有时间可以考察考察,感觉行可以用用。”

  姜学仁把棋盘端到一边,从茶几下拿出纸笔,写了一份长长的人员名单。

  只要是人都会有私心,但韩博不认为他这是在变相推荐“他的人”,不仅因为名单上这些同志大多没在他手下干过,而且也不可能一下子推荐这么多。

  “姜局,我觉得您应该跟孟书记汇报汇报。”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他现在需要你这样的将,不是名单上的这些兵,汇报又有什么用?”姜学仁拿起刚放下的笔,又在名单上写下一个熟悉的名字。

  韩博愣住了,迟疑了一下苦笑着问:“姜局,这个人怎么用?”

  “开除公职而已,怎么就不能用?”

  姜学仁点上烟,似笑非笑说:“其实,这个人还是比较有能力的,要不是一时糊涂,铸成大错,好好培养培养绝对能独当一面。他是真喜欢当警察,真喜欢这个职业,如果能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能干出一番成绩。”

  “这个机会让我怎么给?”

  “正式工作保不住,可以给他个临时工作。他的事只要有点地位的几乎个个知道,甚至有不少人觉得他很冤。他现在的处境和身份,正适合执行一些别人执行不了的任务,反正我觉得这个人能用。”

  老狐狸,有一套。

  韩博之前真没想过这种可能性,不过想想他的提议确实有一定道理,事关重大,韩博权衡一会儿,沉吟道:“我可以跟他谈谈,如果他愿意,可以给他一份临时工作。但已经决定的事是不可能改变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负责,不管他今后干得多出色,也不可能再穿上警服。”

  “戴罪立功都不行?”

  “至少在东萍不行,而且要看他立得是什么功。”

  “这么说还是一点希望?”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宁希望都不想给。”

  “我只是感觉有些惋惜,其实他跟我没什么关系。韩局,我就是这么一问,具体怎么做你看着办。”

  “谢谢。”

  “谢什么,如果个个能跟你一样坚持原则,东萍市局不会是今天这个样。”

  ……

  与此同时,晚上宴请过三位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吴总和陈总,正在萍北批发市场附近一个洗浴城的棋牌室里,跟一个脖子里挂着一条大金链的光头秘密磋商。

  “彪哥,公安那边肯定没问题,至少不会跟区里一样拉偏架。”

  “公安的话你们也信?”关二彪冷哼了一声,似乎对两个老板找了他又去找公安不太高兴。

  吴总回头看看陈总,递上根香烟:“多个朋友多条路,要不是市公安局的领导帮忙,去年那事没这么容易了。郝英良现在也应该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不然他早跟吞并那些煤矿一样对付我们了。”

  “彪哥,郝英良什么人,黑白通吃!他找政府的关系,我们也要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政府那头请政府的朋友对付,道上的事全靠你帮忙。”陈总举着打火机帮他点上,一脸谄笑。

  对头实力强劲,他们这么做有这么做的道理。

  关二彪点点头,猛吸了一口烟,吞云吐雾地说:“吴总,陈总,他郝英良在其它地方一手遮天,在市场不行。后天的事你们放一百二十个心,就像你们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派多少人来,我派多少人挡。

  他敢来横的,我关二彪也不会跟他含糊。不管来多少人,全让他们走着进来,躺着出去。人,全打过招呼,我一个电话,全到。不过这次跟安排几个兄弟去市场看场子不一样,他们下了最后通牒,搞不好真要动手。

  弟兄们下手虽然有分寸,倒不至于闹出人命,头破血流、断几个骨头估计是免不了的,伤了的要医药费,跑路的要路费,把事扛下来的要给人安家费。你仗义人家才仗义,没钱怎么仗义,你们说是不是?”

  拿人钱财,才能替人消灾。

  吴总早有准备,拍着胸脯说:“彪哥,钱不是问题,你开口吧,需要多少?”

  “100万,大包,我会负责到底,以后不会再跟你们开口。”

  100万听上去不少,但平摊到金茂市场一楼的所有租赁户身上也就一家一万多,这个条件吴总能够接受,拍拍桌子:“100万就100万,彪哥,我们相信你,钱明天到位,是现金还是转到货运公司账上?”

  “现金吧,明天中午前送到我公司。”

  “行,一言为定。”

  谈完条件,吴总和陈总下楼再次钻进轿车,火急火燎赶到陈总开的宾馆,忙不迭打电话联系其他租赁户。

  他们不知道的是,一辆出租车从市场一直跟到宾馆,而宾馆里半小时前来了几个旅客,一个在楼梯口抽烟打电话,一个端着脸盆装着去水房,走到办公室前悄悄停住脚步,屏声静气,探听里面的动静,还有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

  办公室左侧第四个房间里,一个中年人拉开房门,透过缝隙确认外面的人全已到位,关上房门给正在附近另一家宾馆里的上级打电话。

  “江局,陈回来了,吴跟他一起回来的,好像正在联络其他租赁户,具体情况正在监听。我让老许守在楼下,街对面正好有几辆出租车,陈和吴应该不会起疑心。”

  “好,注意不要打草惊蛇,有情况立即汇报。”

  第一次组织指挥这样的行动,江东富真有那么点兴奋,叮嘱了几句,拨通了另一个行动小组的电话。

  “老钱,我江东富,你那边什么情况,关二彪有没有动静?”

  “报告江局,目标正在打电话,我们不敢走太近,只能看见,到底说什么听不见。”

  “明天一早调他的通话记录,他有前科,警惕性极高,你们不要盯太紧。”

  “是!”

  刚联系完第二行动小组,国保支队政委敲门走进来,带来六个便衣民警。

  他们是从县局紧急抽调过来的,去县局检查工作时见过,叫什么名字记不清了。韩博一小时前通报了一个新情况,江东富顾不上问他们姓什么叫什么,直接下达命令:“同志们,你们从现在开始接受段政委领导,立即赶往鸿丰大厦,分为两组轮流监视目标。具体监视谁段政委会跟你们交代,我只强调两点,一是行动绝不能暴露,二是保密纪律……”

  东萍市没有国家安全局,国保工作的性质与国安没太大区别。

  负责国内安全保卫,收集敌情、社情、政情动态,研究制定对策,打击处理邪教组织,反动会道门组织违法犯罪,组织指导隐蔽战线工作。

  相对其他警种,国保民警的保密意识应该是最强的。

  刚来报到的六名同志异口同声说了一声“是”,齐刷刷举手敬礼,跟着支队政委一起出去执行这个副局长亲自布置的任务。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