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八十五章 不一样的对手!

第六百八十五章 不一样的对手!

  “黄局,既然怀疑他涉嫌违法犯罪,当时为什么不查查?”

  这个问题本不应该问,问了似乎在指责前任失职。

  但时间这把刀不仅催人老,还会让许多刑事案件的证据消失。当时查可能比较难,甚至存在阻力,但只要认真去查总能查出点什么,几年之后的今天已物是人非,查起来会比之前更困难。

  韩博想了想,还把心中最疑惑的问题问了出来。

  黄忠海并没有生气,甚至没别的想法,说道:“我这里没他照片,等你看到他的照片,尤其见到真人,就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黄局,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在你心目中他应该是一个黑老大,但可能跟你打击过的那些黑老大不太一样。他接受过系统教育,下海经商前在一个国营煤矿干过,好像还是一个干部。说是大学文化,到底有没有上过大学不知道,不过确实有点文化。”

  “有文化?”韩博有些意外。

  “话不多,只要开口就出口成章,真是谈吐不凡。懂技术,懂财务,懂法律,跟机电学院的教授都能聊到一块去。衣着看上去不讲究,事实上很讲究,不像暴发户。待人接物,无可挑剔。风度翩翩,温文尔雅。”

  回想起跟市领导乃至省领导都能说上话的郝英良,黄忠海不无感慨地说:“他为人低调,做事却很高调,而且知道投领导所好。当年修二环路,路边有一个露头的垃圾场,清理完又有人往那儿倾倒,在主干道边上,影响市容。

  垃圾堆积如山,清理需要很大一笔费用,而且位置太偏。市里想整改,可是我们东萍的条件你知道的,总共那几个企业,客商又不愿意过来投资,白送那块地都没人要。市里没钱,市领导想整治脏乱差却整治不了。

  市领导无意中聊到垃圾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把这事放在心上,过了一个多星期就向市里要那块地,打算在那儿建一片标准厂房,搞一个小工业园区。市里求之不得,他接手之后真把那片垃圾清理掉了,厂房也盖起来了,但根本没赚钱,反而赔了几千万。”

  “厂房没利用上?”

  “本来就没项目,打算建起来出租的,东萍有什么工业,根本没人去租,外面漂漂亮亮,里面全空荡荡的。”

  黄忠海磕磕烟灰,接着道:“市里遇到什么事,想拉个赞助或者号召捐款,他不是第一个积极响应的,但绝对是赞助或捐款最多的。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不是有个希望工程么,他前前后后给希望工程捐过上千万,捐建好几所希望小学。”

  雨山县曾经也有一个黑老大,但跟这位一比,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韩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忍不住问:“热衷慈善,有没有宣传过?”

  “在一些领导看来他就是一个活雷锋,做好事不留名的。不接受媒体采访,参加捐赠或奠基仪式。做得这些事别人不知道,领导知道啊,而且有文化,看上去又温文尔雅,能想象到在领导心目中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领导难道不知道他干的其它事?”

  “收购煤矿?”

  “嗯。”

  “韩局,你刚来,不了解当时的情况。当时的那些小煤矿有几个证照齐全,有几个符合安全生产规范,有几个没发生过安全事故?在你我看来郝英良有问题,在当时的领导看来,那些小煤矿问题更严重,有些矿不仅违法违规经营,一些矿主甚至涉嫌违法犯罪。

  上级要求整改,要求兼并重组,金茂市场因为点租金就闹成现在这样,那些矿一年收益不知道顶几个金茂市场,阻力有多大可想而知。他收购那些小煤矿正契合上级要求,用领导的话说干工作哪有不得罪人的,何况得罪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韩博终于意识到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

  他走“上层路线”,充分利用政策黑吃黑,想方设法规避风险,同时不忘把自己包装成一个热衷公益的慈善家。

  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谁能查他,谁又敢查他!

  韩博想了想,又说道:“黄局,有人举报鸿丰大厦里存在黄-赌-毒。”

  “涉黄涉赌有可能,酒店么,里面还有歌厅、舞厅和洗浴,不过全承包给了个人,就算查实顶多鸿丰公司承担点连带责任,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完全可以撇得干干净净。至于涉毒,我觉得可能有瘾君子跑过去开房聚众吸毒,他不太可能沾毒品,身家上亿,根本没必要。”

  黄忠海掐灭烟头,补充道:“罗局听领导的,我这个副局长当得也有点前怕狼后怕虎,但我们东萍市局也有像你一样的好警察。老杨光荣了,没光荣前眼里真揉不得半点沙子。如果他真涉毒,老杨才会不管他有什么背景,早把他送上刑场几次了。”

  前禁毒支队副支队长杨文进确实是那样一个人!

  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赫赫有名的禁毒英雄,只要是毒案他会一查到底,市里有阻力他会去找省厅,省厅不支持他会去找公安部禁毒局。

  更何况涉毒不是涉黑涉黄,毒案必破,贩卖、运输一定数量的毒品就要判极刑,谁敢袒护一个大毒枭。

  看来鲍双平的话不能不信,但也不能全信。

  韩博正琢磨怎么对付这么一个狡猾的家伙,手机突然响了,江东富打来了。已经跟黄忠海通报了明天的行动,韩博没什么好隐瞒的,当着黄忠海面接通电话。

  “韩局,第四小组看见一个人,上了顶楼。”

  “谁?”

  “城东分局刑警大队长汤宏举。”

  这个无意中的发现江东富同样震惊,遥望着远处的鸿丰大厦说:“目标10点55分下楼,去二楼餐厅吃饭。汤宏举11点10分到的,在酒店大堂打了一个电话,直接去二楼,二人在餐厅边吃边聊了十来分钟,这会儿说说笑笑一起进电梯,一起上了顶楼。”

  汤宏举,有点印象。

  复查去年那几起命案时,他是专案指挥部的主要人员之一,当时觉得他挺有能力,尽管之前差点搞出一起冤案。

  他和郝英良怎么搞一块去了,韩博不认为这是一个巧合,毕竟二人身份地位相差太大,郝英良虽然无官无职,但交往的大多是达官显贵。一个正科级的刑警大队长,哪有资格跟郝英良谈笑风生。

  “在大厦监视的同志身份有没有暴露?”

  “没有,第四组全是从县局抽调的生面孔,汤宏举应该不认识。”

  “继续监视,别盯太紧。”

  “放心吧,不会打草惊蛇。”

  真被猜中了,他不是向对付郝英良,而是已经采取了行动,在前线指挥的居然是江东富。

  不显山不露水,竟干了这么多事。

  黄忠海暗暗心惊,真为老领导和老战友的前途担忧,他们要是没能等抵御住诱惑,被郝英良拉拢腐蚀了,眼前这位只要掌握郝英良违法犯罪的证据,肯定会毫不犹豫出手,拔出萝卜带出泥,到时候一个都跑不掉。

  然而,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担忧。

  他刚才所说的一切,所问的一切,跟摊牌差不多。这么大行动已经展开了,真要是走漏风声,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就在黄忠海暗想要不要做点什么自证清白之时,城东分局刑警大队长汤宏举跟着郝英良走进了宽敞明亮的总裁办公室。

  “郝总,说什么呀,我2点前必须回单位。市局刚调来一个正处级副局长,分管刑侦,他要是来个突然袭击,我正好又不在岗。去年的事还没了,再撞到他枪口上,我麻烦就大了。”

  郝英良在沙发上坐下,慢悠悠点上支烟,“去年的事还没了?”

  “一个处分估计跑不掉,我运气算好的,萍西分局的杨勇点儿才背,说起来也怪他自己,搞不好要判刑。”

  “冤枉疯子杀人的事?”

  “郝总消息真灵通,这次我们的脸丢大了。”

  “我听说过一些,不能完全怪你们,那帮臭小子太无法无天,太狡猾。”郝英良拍拍他肩膀,话锋一转:“宏举,让你来没别的事,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换个位置。”

  “怎么换,往哪儿换?”

  “当然人往高处走。”

  汤宏举挠挠头:“怎么不想,可光想有什么用?”

  “你这人,脸皮还是薄了一些。前些年追逃那股疯狂劲儿都去哪儿啦?那天给你上的课得勤复习,常去跑跑嘛,别老想着自尊。这那头,自尊跟大白菜一样便宜,你转过频道就会发现,自有乐趣。”

  “我有点跑不动,素质差一点。”

  “素质也是练出来的。”

  郝英良微微一笑,笑容中充满自信。

  迟疑了片刻,汤宏举欲言又止,不无尴尬地问:“郝总,需要我做点什么?”

  “目前不需要,我开了口,正好又有位置,市里和区里的几位领导应该会帮忙。宏举,你也要改变思维。有时候,有些东西,不是想象中那么关键。到某个层面,或者说一旦纳入哪个体系,钱啊,物啊,没那么有意义。

  为什么?你想想,人家缺什么?你一个正科级,砸锅卖铁出一次手,在人家眼里就跟一篮子水果差不多,风险系数还大。有意义的是什么,效益,说白了就是有没有用处,美国电影《教父》看过没有?”

  汤宏举点点头。

  郝英良磕磕烟灰,不缓不慢地说:“开头的时候,许多人去求教父办事。一个卖棺材的去求,教父都答应帮忙,为什么?后面很快有答案,他儿子被人打成马蜂窝,面目全非,那人就派上用场。

  道理想通,每一级领导,手里都捏着大大小小几枚棋子,大棋子办大事,小棋子办小事,都能派上用场。能成为其中一枚小棋子非常关键,意味着你被纳入一个体系,并且大棋子都是从小棋子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每次跟眼前这位闲聊,总能学到点东西,汤宏举若有所思。

  郝英良笑了笑,继续道:“另外,再大的领导也是人,只要是人,都讲感情。感情这玩意,需要小心翼翼去呵护,去经营。从古至今,培养自己的嫡系部队,都是一门大学问。”

  “郝总,我明白你的意思,关键我们是分局,不是县公安局,谁担任副局长区里说了不算。”

  “区委的意见也很重要,再说又不光有区里帮忙,每天正好周末,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介绍你认识几个人。”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