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团结一心

第六百九十五章 团结一心

  “韩局好。”

  “韩局,吃饭没有,食堂给您留了饭。”

  “谢谢,吃过了。”

  从专案组办案点回来,大步走进公安局大楼,韩博突然有一种感觉,现在,自己是才是东萍市公安局真正的主管刑侦的副局长。

  昨晚开党委会时,感觉底气比过去足了很多。在座的党委委员中,没有了不可一世的鲍双平,感觉比过去和谐多了。班子成员的态度发生巨大改变,连刚刚擦身而过的机关民警看自己的目光带着些许敬畏。

  整个公安局的气氛都有变化。

  司机小金消息灵通,说自鲍双平停职离开和打黑专案组成立后,许多民警在背后含蓄地议论此事,有的说东萍公安局有希望了。也有人担忧,担忧自己这个副局长当不长。甚至有民警表示支持和鼓励,故意在小金面前说了很多,希望自己这个副局长能一直坚持下去。

  这些话,既让韩博感觉到温暖,同时也让韩博确信,东萍公安民警绝大数都是正值的,有正义感的,只是之前局党委班子不团结,又有鲍双平那样的人存在,他们被长期压制着而已。

  跟以前一样,微笑着跟每个遇到的民警点头打招呼。

  来到三楼并没有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径直来到走廊尽头的小会议室,推开门,黄忠海、江东富和姜学仁已经到了,正一边抽烟一边低声交谈。

  “好啊,三位居然在会议室抽烟,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要向孟书记汇报。”韩博推开窗户,回头开起玩笑。

  姜学仁不禁举起烟,哈哈笑道:“韩局,孟书记是说开会时不许抽烟,没说不允许在会议室抽烟。”

  “这不就在开会吗?”

  “小会不算,无烟会议是指党委会,是指大会。”江东富招呼紧随而至的副处级侦查员应成文坐他身边,还顺手递上根烟。

  好久没这么融洽了,黄忠海感慨万千,忍不住打趣道:“小韩,就算是大会,我们也不怕你去打小报告。这两天去市委,你只会挨批,根本没打小报告的机会。”

  “黄局,您知道了?”韩博苦笑着问。

  “东萍就这么大,能有什么秘密。这是你的,如果换作我,换作老江,估计早跟鲍双平一样被停职了。”

  “有这么夸张?”

  黄忠海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确认可信赖的办公室副主任守在外面,不无担忧地提醒道:“小韩,你要有心理准备,据说王副书记对金茂市场问题的处置方式极为不满,在昨晚的常委会上点名批评公安局。我们的老局长还是放不下,早上给我打了近一个小时电话,问我这个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是怎么当的。”

  “对不起。”

  “我倒没什么,关键是你,你还年轻,前途无量。”

  摸老虎屁股怎么可能没有压力和阻力,这些全是意料之中的事,姜学仁不想前功尽弃,冷不丁来了句:“黄局,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说这些没意义,当务之急是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也是啊,开始吧。”

  “老应,你先说,审讯方面有没有进展?”

  局里的形势越来越明朗,孟书记抓大放小,只管局里的重大经费开支和重要人事调整,并且在唱双簧、打掩护,想方设法帮局里侦办涉黑案件排除干扰。

  黄忠海通过前晚的行动表明立场,虽然没明确与前任公安局长罗子军划清界限,但跟划清界限也没多区别。

  孟书记在用人问题上表现得很大度,并没有因为他是罗子军提拔的干部就有看法,反而真正接纳了他,让他成为名副其实的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

  韩博背景强硬且雷厉风行,姜学仁虽然只分管劳教审批办公室和监所,但他在东萍市公安局工作时间最长,这份资历和底蕴不是其他局党委成员所能比拟的。

  尽管没明确调整分工,但江东富接替前段时间停职的鲍双平分管治安已成定局。

  市局最有实权的几位党委成员团结一心已形成合力,对公安机关而言合力是什么,合力就是战斗力!

  不再像之前那样一盘散沙,不用再考虑什么“站队”问题,事实上能坐在这里,参加这样的小会,说明包括孟书记在内的几位局领导对他是信任的,并且极可能会因祸得福,接下来会被委以重任。

  应成文没什么好顾忌的,反而有些激动,急忙道:“这两天我们把钱中明团伙作为审讯重点,撬开三十几个嫌犯的嘴,审出八十多条犯罪线索,其中二十多条涉及到钱中明,已将线索全部移交给了马学付同志,他正组织警力核实。

  现在的问题是,尽管面对那么多同案犯指控,钱中明仍死不开口。韩局明确指出不许搞车轮战,不许打疲劳战,他负隅顽抗,我们一时半会真拿他没什么办法。”

  “他不是一般的犯罪嫌疑人,背后的那位能量大着呢。韩局说得对,我们不能搬石头砸自己脚。”

  “姜局,对一般犯罪嫌疑人也不可以。”老同志的思想很难转变,韩博禁不住提醒了一句。

  “对,你说得对。”姜学仁不无尴尬地笑了笑,转身问:“老应,如果现有的线索能够查实,这个钱中明会有什么下场?”

  “多次指使他人威胁、栽赃诬陷甚至殴打竞争对手,有比较稳定的组织,且人数众多;有明确的领导,有比较固定的成员,内部成员之间有严格的身份等级和隶属关系,他领导的团伙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一切特征,如果能全部查实,能收集到足够证据,一个无期估计是跑不掉。”

  “无期会变成有期,有期还能假释甚至保外就医,别人做不到,不等于他背后的人做不到,所以他有恃无恐。”黄忠海摇摇头,语气带着几分失落。

  钱中明就是郝英良设置的一道防火墙,拿不下钱中明就别指望将郝英良绳之以法。

  韩博沉思了片刻,淡淡地说:“看样子只有把吴俊的死作为突破口。”

  “事情过去近五年,不太好查,除非那个丁长桂开口。”

  “杀人是要掉脑袋的,丁长桂敢杀人,又坐了几年牢,估计没那么容易对付。”

  “我们有我们的优势,钱中明落网了,而且没那么容易出去,丁长桂怎么知道他有没有招供,投鼠忌器,或许能各个击破。另外我们是不是可以把重查吴骏案的风声放出去,看看郝英良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他肯定会紧张,担心钱中明扛不住。”

  “他越紧张越容易露出破绽,对我们也就有利,只是这么一来孟书记的压力会比现在更大,天知道郝英良又会搬出哪位领导。”

  “要不请示下孟书记?”

  “别请示了,我觉得他顶得住。”

  邪不胜正,韩博不相信堂堂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扛不住,话锋一转:“黄局,各位,我一直想不通,鲍双平为什么处处针对郝英良?别人可能是嫉恶如仇、秉公执法,他,我认为不太可能。”

  “你这一说我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以前总以为他是年轻气盛,郝英良不把他放在眼里,于是处处跟郝英良作对。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应该有其它事。”

  “会是什么事?”

  “郝英良生活作风好的离谱,虽然到现在都是单身,但从未听说过跟哪个女人纠缠不清。鲍双平的爱人很漂亮,感情一直也不错,不太可能因为哪个女人争风吃醋。”

  “经济方面呢?”韩博追问道。

  “没听说过他私下经商,就算经商又能跟郝英良产生什么矛盾,难道……难道以前在那些小煤矿里有干股,而那些小煤矿又被郝英良强行兼并了!”

  “我觉得只有这个可能,除此之外想不出其它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应该不难查。”

  想去鲍双平穿的那些名牌衣服,抽的高档烟,甚至连皮带、皮包都是价值上千的高档货,韩博沉吟道:“他一个月工资才多少,他爱人只是的一个普通教师,可他从头到脚都是名牌,出手那么阔绰,据说在市里有好几套房,经济来源肯定有问题。”

  江东富提醒道:“他是市管干部。”

  “请李书记查肯定不合适,但我们可以问问那些矿被郝英良强买走的煤老板,我们不就是在侦办这起涉黑案件么,不矛盾,不会违反组织原则。”

  “搞不好就两线开战!”

  “缓兵之计拖不了多久,必须在肇事逃逸案办结之前解决这个问题。”

  让鲍双平停职是“应付上级”的,别人可能很冤,比如那些因为安全事故稀里糊涂被停职乃至被免职的副市长。鲍双平一点都不冤,因为他是责任人,直接责任人、第一责任人!

  他说不出什么,他那位当大领导的亲戚也不好说什么,可以说这是官场的一个潜规则,出了事必须有一个甚至几个人承担责任。

  但肇事逃逸案办结之后这个借口就没了,在座的谁也不希望他杀回来,黄忠海点点头,江东富和姜学仁没反对。应成文不是副局长也不是党委成员,在这个问题上不太好表态,干脆装着什么没听见。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