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零一章 进展(二)

第七百零一章 进展(二)

  问清相关人员的姓名、家庭住址等情况,韩博趁热打铁地问:“后来呢,后来你的东光煤矿是怎么卖给郝英良的?”

  徐志进的脸上出现疲态,他把香烟屁股扔到地上踩灭,从口袋里掏出锡纸、打火机,一个小袋子和一根铅笔粗的吸管,紧接着又从小袋子里磕出一点白色粉末倒在锡纸上,用打火机在下面烘烤,待白烟冒起,拿起吸管深吸一口……

  居然当着市禁毒办主任、主管刑侦、禁毒的市公安局副局长面前吸毒,韩博又惊又怒:“徐志进,你干什么!”

  “这是筋儿,不是毒品。”

  韩博不仅担任过禁毒支队长,而且是一个具有化学专业背景的刑事技术专家,岂能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筋儿”是什么东西,学名叫甲-卡-基-酮,也是毒品的一种,吸食后能让人精神亢奋,虽说危害没海-洛-因那么大,但经常吸食一样上瘾,对身体一样有害。

  难以置信,太肆无忌惮!

  “韩局长,您就担待点吧,我要是不吸点,就讲不动了。好不容易见您一面,让我把话说完。您知道吗,我在外面漂泊四年,要么住朋友家,要么住小旅馆,没工作,没经济来源,只能靠朋友接济,每年只能偷偷回来一两次,我已经彻底破产了。”

  徐志进接连吸了几口,眼睛闪起亮光,瞬间精神了许多。

  他收拾好吸毒的家伙什,接着道:“虽然郝英良、钱中明赶走鲍双平和鲍双平找的那个买家,但煤矿还在我手里,我还是东光矿业的法人,他们开始玩阴的,您知道我这一口是怎么沾上的吗,就是钱中明搞的鬼,他让他的手下引诱我吸毒。”

  “引诱?”

  “那会儿我有钱,也想找点刺激,就稀里糊涂沾上了。结果没吸几回,钱中明就让人举报我吸毒,公安把我抓进去,强制戒毒一年。在我被强戒期间,他们开始按部就班地霸占我的矿。”

  “怎么霸占的?”

  “先是让人举报我侵吞国有资产,天地良心,我接手东光煤矿正好是煤价最低的时候,花掉一千三百万,在当时的高价。他手眼通天,买通那些当官的,走法律渠道,判我当时签订的合同无效。我不服,让我儿子上诉到高院,结果维持原判。

  我儿子也不服,去省里、去BJ上-访。他们怕我儿子把事闹大,又设一个圈套,买通我儿子的一个朋友,让他骗我儿子去澳门,在他们设在澳门赌场的大户室里,输掉好几个亿!

  回来之后,黑道上的人天天上门讨债,我老婆和我儿子不得不变卖资产还钱。没过几天,又举报我的矿偷税漏税,东光煤矿就这样被查封,我儿子被公安局抓走了,我老婆没办法,只能找到郝英良,保证不再闹事,我儿子才被放出来的。”

  郝英良看起来风度翩翩,气度不凡,谁能想到他会如此心狠手辣。

  韩博更坚定了把他拿下的决心,追问道:“再后来呢?”

  “再后来法院拍卖,我的矿已经被他们折腾停产,评估得一文不值,他最后只用仨瓜俩枣的钱拍走了,过了大半年,转手卖给国营大矿,赚了三个多亿。”

  这不只是一起刑事案件,也是一起可能涉及到国有企业的**案件!

  韩博觉得有必要回一趟省城,当面向林书记汇报。

  “你从戒毒所出来之后为什么要躲?”

  “进去时身家上亿,出来后一无所有,我不甘心,换作你,你一样不甘心。我开始上-访,从市里开始,再去省里,去BJ,郝英良怕他们的事败露,就指使那帮黑道上的人追讨我儿子当年在澳门欠的赌债。”

  徐志进脱下上衣,露出瘦骨嶙峋的躯体,好几条瘆人的伤疤,不用问便知道是那帮人毒打时留下的。

  “几亿的赌债,利滚利,怎么还?东萍呆不下去,只能躲,不光我要背井离乡,我儿子也跟着颠沛流离,现在在东广打工,好几年没回来了,我也不让他回来。”

  “有没有听说过其它矿的事?”生怕他冻着,韩博示意他穿上衣服。

  “知道一些,韩局长,我的社交圈也只剩下一些同样在躲债的前矿主。”

  徐志进一边吃力地穿衣服,一边回忆道:“花山煤矿的赵大头,那人相当不错,矿开得也挺好。我出事前,有人给他介绍黑炸-药货源,赵大头就进了点儿,立马被举报非常买卖储存爆炸物,全家被公安局控制。

  这时郝英良提出条件,说可以帮他摆平这件事,但矿要卖给他们。赵大头没办法,只能答应。出来之后,又稀里糊涂跟钱中明去澳门赌了一场,好不容易积攒的那点家当输了个精光……”

  一件件一桩桩,触目惊心。

  不管像徐志进这样的煤老板到底有没有原罪,也轮不着他郝英良“替天行道”,何况他采用的手段如此歹毒,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

  韩博极力控制住情绪,淡淡地问:“老徐,郝英良和钱中明还有别的什么事吗?”

  “那可多了。”

  徐志进似乎意识到不能再当着市公安局副局长面吸毒,点上支烟说:“好事没有,全是缺德事,犯法的事,搁别人身上坐牢掉脑袋的事,搁他身上却什么事都没有。他刚来东萍时跟我们一样是开矿的,96年8月份,他的矿因为非法存储炸-药发生爆炸,死了六个工人。

  爆炸多大动静,根本瞒不住,他让分管技术的王剑顶了罪。后来霸占几个小矿,又发生三起重大责任事故,死四个人,都瞒报了,好多人知道,你可以找当时的工人证明。韩局长,你来东萍做的事我听宋局长说了,我知道你是好官,你要替那些冤魂做主啊!”

  ……

  光顾着问,差点忘了吃饭。

  直到服务员敲门送饭菜进来,韩博才意识到已经10点多了,才想起前任刑侦副局长宋文依然守在外面。

  徐志进回来了,这么重要的一个证人自然不会让他走。

  给姜学仁副局长打电话,让他亲自过来接人,请他亲自把徐志进安排到一个秘密地点继续询问。

  安排好一切,送走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去的姜副局长,韩博紧握着宋文的手,诚恳真挚地说:“宋局,谢谢。”

  “千万别提谢,提起谢我就惭愧。”

  宋文松开双手,一边沿着路牙往前走,一边凝重地说:“韩局,郝英良真的不好斗,如果拿不住他七寸就出手,搞不好会被他反咬一口,我当年就吃了这个亏。”

  他查过,但没能查下去。

  他的职务虽然没有被调整,但从现在的情况,他担任刑侦副局长这些年在局里没太多话语权,极可能与这件事有一定关系。

  谁能充当郝英良的保护伞,谁能压得一个刑侦副局长喘不过气,谁能让郝英良在与鲍双平交手时不落下风。联想到鲍双平进入局党委班子当上副局长之后的举动,再联想到孟卫东半路上杀出来出任市委常务、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以及孟卫东对待郝英良的态度,那个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看样子上级早察觉到了,不仅在考察任用的最后关头果断否决那个人,而且希望孟卫东一查到底,进而解决东萍市政法系统存在问题。

  想通了,韩博一身轻松,不禁笑道:“宋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人不是不报,只是时机未到。我相信时机已经到了,他反咬不到我。”

  “诸葛一生唯谨慎,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大意。”

  前任果然精通三国,果然喜欢把“诸葛一生唯谨慎”挂在嘴边,韩博哑然失笑,宋文又说道:“韩局,我不是危言耸听,他当年很难对付,修炼几年快成精了,现在更难对付!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会坐以待毙的,肯定有后手。”

  “明天郑副省长要来东萍视察。”

  “搬救兵啊!”

  “三个小时前我不敢说大话,现在可以很负责任地说郑副省长也救不了他。”

  宋文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微微摇摇头。

  韩博下意识问:“宋局,您对我没信心,还是对孟书记没信心?”

  “韩局,我不是对你没信心,我是觉得如果你认为郑副省长来视察就是他的后手,那你未免太小瞧他了。肯定还有,你好好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想想他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在这个关键时刻绝不能掉以轻心,否则真可能功亏一篑。”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自己才听说郝英良这个名字几天,才见过郝英良几面,人家琢磨了郝英良几年?

  韩博越想越有道理,如果郝英良就这么两下子,他能逍遥法外到今天,他能在黑白两道混得这么如鱼得水?

  换位思考,他会怎么应对,他又能怎么应对?

  韩博苦思冥想,愣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

  宋文轻叹口气,接着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手,我一样想不出来。但我认为想将他绳之以法,没有十足把握绝不能把底牌亮出来。要么不出手,出手就要一巴掌拍死,绝不能给他们反扑的机会。”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