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零六章 命案!

第七百零六章 命案!

  刚挂断电话,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

  打开一看,是一个位于萍西区的地址。

  刑侦支队政委发来的,绝对是出事了,而且不会是小事,刚才手机一直占线,他打不进来,只能发短信,只是太过匆忙竟忘了说明到底发生什么案件。

  这么大一个市,这里或那里出点事很正常,如果从年头到年尾没事那才不正常呢。

  韩博看清地址,正准备回拨过去,黄忠海从外面推开包厢门:“韩局,老农机厂宿舍发生命案,曾力延说你手机打不通,打听到我们在一起,直接打我这儿来了,请我转告一下。”

  人命关天,发生命案要立即启动命案侦查机制。

  按照上级规定,分局一把手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要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组织侦破,市局刑侦支队长或副支队长要赶赴现场指导侦破,市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不一定要立即赶赴现场,但必须了解案情。

  “黄金24小时”,只要有条件就要快侦快破!

  事有轻重缓急,郝英良的事韩博决定先放一放,朝跟出来的几位旅游局领导举手打了个招呼,从黄忠海手上接过电脑包:“黄局,要不你叫小彭过来接一下,我不送您回去了,我直接去现场。”

  “去吧,破案要紧。”

  “我先走一步,各位领导,今天不好意思,我们有机会再聚。”

  “没事没事,韩局,路上开慢点。”

  “路熟不熟,我不熟我让人送一下。”

  “谢谢徐局长,我有导航。”

  旅游局平时极少遇到突-发-事-件,就算遇到也没公安这么急,旅游局的几位领导能够理解,一直送到门口。

  爬山商务车,将小警灯扣上车顶,把短信上的地址输入导航,拉开警笛、打开警灯,按照导航指引直奔现场而去。

  本打算打开车载电台让局指挥中心问问萍西分局的通话频率,想到东萍不是地势平坦的南港,无线电通讯因地形环境影响受到很大局限,且集群通信设备也没南港市局那么先进,打电话往往比用电台喊方便,干脆戴上蓝牙耳机,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拨通萍西分局刑侦副局长的手机。

  “石友峰同志,我市局韩博,你们有没有抵达现场?”

  “报告韩局,我和我们赵局刚到,正组织民警维持秩序,询问周围群众。技术民警也到了,正在等技术大队同志一起勘查现场。”

  分局技术力量相对薄弱,离市局又不远,发生命案一般会请市局刑侦支队技术大队协助。

  “什么情况,死亡几人?”

  “报案群众正在接受询问,我也在门口看了一眼,死亡两人,一个63岁的退休妇女,一个8岁的小男孩,身中多处锐器伤,血已经干了,现场惨不忍睹,我们分局法医推测死亡时间应该在昨晚8点至11点之间……”

  这个肯定是他杀!

  分局同志刚到现场,现在知道的并不多,再问只会耽误他们工作。

  韩博叮嘱了一句“保护好现场”,摁摁喇叭,确认左右两侧车辆距十字路口有一段距离,猛踩油门,闯红灯,快速通过十字路口。

  东萍虽然是地级市,但市区规模只相当于南港市的南州区。

  开着警灯,拉着警笛,沿途车辆纷纷避让,一路疾驰,赶到现场只用去十二分钟。

  老百姓喜欢凑热闹,农机厂宿舍区大门口挤满人,交警在路上疏导交通,巡警、派出所治安民警和协警在外面维持秩序。知道韩博要来,萍西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周炎和刑侦副局长石友峰正在门口等。

  “韩局。”

  “韩局好!”

  “周书记,石局,技术大队同志到了没有?”韩博跳下车,抬起胳膊回礼,一边问着一边绕车后,拉开后备箱盖,取出一个大号铝合金勘查箱。

  “刚到,正在勘查。”

  眼前这位是真正的刑事技术专家,随车带勘查箱不是腰里挂着只死老鼠装作打猎,而且作风非常之强硬,没正式调来之前一连翻了四起命案,正式调过来之后又把矛头对准既有钱又有背景的萍盛集团董事长郝英良。

  城东分局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日子正难过。

  萍西分局日子稍好过一些,周炎可不想得罪眼前这位,想帮着提箱子,韩博已大步流星走进院里,只能快步跟上来介绍情况。

  “韩局,被害人身份确认了,被害的退休妇女姓卢,叫卢芳,今年63岁,是农机厂的退休职工。丈夫叫田山水,原来在运输公司上班,前年得癌症去世。有一个女儿,叫田丽娟,个体工商户,在城北建材市场经营瓷砖。被害的8岁小男孩刘小路,就是被害人卢芳的外孙,被害人女儿田丽娟的儿子。”

  这是一栋建于60年代的两层筒子楼,门洞在后面,东西一条昏暗的走廊,走廊南边是一排朝阳的房间,走廊北边是几家共用的厨房、水房和厕所。

  被害人在一楼最东边一个房间,跟周围邻居一样把房间隔成两部分,靠门处是一个小客厅,里面是卧室。两个被害人全死在客厅里,现场有搏斗痕迹,三个法医正在检验尸体,一个技术民警在绘图,一个技术民警在牌照,另外两名技术民警在勘查现场痕迹。

  韩博回头看了一眼,放下勘查箱,打开取出手套、脚套和一顶无纺布帽子,一边穿戴一边观察门锁。

  完好无损,没撬动痕迹。

  石友峰早看过,凑过来说:“据周围邻居反映,被害人卢芳的女儿田丽娟正同其丈夫刘涛闹离婚,由于在财产分割和孩子抚养权问题上始终没能达成一致,二人闹得很厉害。田丽娟担心孩子被抢走,去年底就把孩子送到娘家,让母亲卢芳帮着带。

  刘涛及刘涛父母不止一次跑这来大吵大闹,闹得最凶的一次报过警。她们家鸡犬不宁,左邻右舍习以为常,西边这家住得也是两个老人,昨晚听到这边有动静,以为跟之前一样是家务事也就没出来看。”

  “谁发现人死了,谁报警的?”里面空间太小,几个技术民警在里面勘查,这会儿进去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韩博穿戴好没急着进去。

  “前面一栋楼的陈阿姨,附近刚开了一家大超市,每天都有促销活动,她跟卢芳约好今天一起送孩子上学,回来之后一起去超市排队买鸡蛋,结果带着她孙子在大门口等十几分钟没等着人。

  买鸡蛋早点晚点没事,就算买不到明天还可以买,孩子上学不能耽误,迟到老师会批评的。陈阿姨带着孩子过来敲门,怎么敲都没回应,于是绕到前面敲窗户,结果透过窗户一看,发现里面的小门开着,卢芳好像倒在地上,老太太吓坏了,赶紧叫人。”

  “门是怎么开的?”韩博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门锁上,这是一把装在木门里的普通暗锁,从门槛缝隙处用身份证一插便能将锁捅开,可能考虑到安全性不高,门槛上又钉了一根木条,让卡片之类的东西插不进去。

  “请一个邻居把玻璃敲碎,拔开里面的栓子,从窗户爬进来,从里面开门的。”

  石友峰跟周炎对视了一眼,又补充道:“门完好无损,邻居爬进来前窗户也完好无损,我们觉得熟人作案的可能性较大。”

  韩博看看脚下,确认迈进去不会破坏现场,往里面走了一步,从里面观察门槛和门锁,的确没撬动过的痕迹。

  周炎想跟进去又觉得不合适,干脆站在门口说:“韩局,友峰同志说得只是初步判断,也不能完全排除陌生人把门骗开作案的可能性。”

  “死者女儿呢?”韩博从勘查里取出一个可以观察到一些不起眼痕迹和生物物证的特种光源,顺手递给身后的技术民警,发现他不太会用,又打开灯比划了一下。民警反应过来,不无感激的点点头,蹲在地上继续勘查。

  领导就是领导,用得工具都是高级的。

  周炎探头看了看,说道:“田丽娟去省城进货了,刚联系上,她正在往回赶。不能排除陌生人作案的可能性,一样不能完全排除田丽娟丈夫刘涛作案的可能性,我们已安排民警去传讯了,不过手机好像打不通,他家坐机也没人接。”

  虎毒不食子,只是一个说法。

  现实中因为家庭矛盾或其它什么原因杀害亲生父母、杀害自己孩子的案件不少,尤其经济欠发达地区和农村地区。

  这个房子不怎么样,家里的电器和一些生活日用品却不是便宜货。再看看墙上镜框里的那些照片,死者卢芳的女儿田丽娟穿着时尚,打扮得很时髦,好像还有一辆桑塔纳轿车。

  从分局同志刚才的介绍中可以听出,田丽娟应该是一个女强人,离婚极可能是田丽娟先提出来的,确实不能完全排除死者卢芳的女婿、死者刘小路的父亲刘涛,决定杀这一家人泄愤的作案动机。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