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零九章 财杀还是仇杀(二)

第七百零九章 财杀还是仇杀(二)

  韩博相信搞清凶手是怎么进来的很可能是破案的关键,仔仔细细观察痕迹,根据分局民警了解到的情况和标记以及满地陶瓷碎片重建起凶案现场。

  “案发时隔壁邻居听到这边有动静,但不是特别激烈且时间较短,说明凶手跟被害人并没有发生特别激烈的争吵,整个作案过程用时并不长。”

  韩博来回踱了几步,蹲下身指着门框方向:“结合现场,可以推测出凶手先抓起饭桌上的盘子,扔向从卧室出来的卢芳。可能太过紧张没砸准,也可能卢芳反应迅速及时躲开了,盘子砸在客厅与卧室的隔断上,摔到地下摔碎了。”

  李耀新点点头,走到隔断的门框边比划道:“凶手一击不中,冲上来用左手掐住卢芳脖子,将卢芳死死顶在门框上,右手拔出水果刀或匕首之类的凶器,对着卢芳胸-部和腹部就是一顿乱捅。”

  “卢芳用双手抓过挠过,但没有抓破凶手皮肉,甚至没能揪下一块布条、一颗纽扣”一个技术民警很默契地扮演起被害人角色,让李耀新掐住他脖子,双手也比划起来。

  跟领导一起重建现场的机会不是什么人都有的,另一个民警跑进卧室又跑了出来。

  李耀新正愁没目标,立即抬起右腿:“孩子听到动静出来了,凶手腾不出手,一脚把孩子踹到墙角里,可能担心卢芳没死,又捅了几刀才过去捅孩子。”

  “确认两个人全死了,他开始翻箱倒柜,拿走所有财物,想起被害人有一条金项链,又跑过来一把揪断,这条勒痕就是这么造成的,然后才仓皇逃窜。”

  “房门是顺手带上的,但跑得却很匆忙。”

  韩博走到门外,指着昏暗的走廊说:“逃跑的时候没注意脚下,撞到邻居堆在走廊的煤球,滚得满地都是,一些已经碎了,所以他左腿和上衣左下角应该沾上了蜂窝煤的黑色灰迹。”

  这才像破案!

  李耀新越来越兴奋,脱口而出道:“财杀,应该是财杀!凶手很可能一开始只打算入室行窃,结果进来后发现屋里有人,顾不上威胁或根本没想过威胁,直接痛下杀手,杀人灭口。”

  “可是他事前难道没踩过点,没试探一下屋里有没有人?”

  “入室行窃的大多是惯犯,从作案手法上看也应该是惯犯,他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水房在那边,厨房是公用的也在那边,可能他试探时被害人确实不在屋里。”

  “如果是这样,他会直接进来,而两个被害人应该是从外面进来撞上的,而不是从卧室里出来看到凶手的。”

  “也可能凶手比我们想象中更谨慎,他确认屋里没人,知道走廊没人,但不清楚门洞外面有没有人,在他走出去观察的时候,两个被害人正好从水房、厨房或厕所回来了。”

  “有这个可能,水房、厨房和厕所全在外面,被害人进去的频率很高。”

  韩博越想越有道理,注意力再次集中到门锁上,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门锁完好无损,不等于就是熟人作案,对一个入室行窃的惯犯而言,开这样的锁并不难。但不管采用什么手法,使用什么工具,只要不是原配钥匙,都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拆下来,把锁拆下来带回去好好检验。”

  “是!”

  “周局,我韩博,勘查结果显示应该是单人作案,这应该是一起财杀,凶手极可能是一个从事入室行窃的惯犯,手印没采集到,只提取一个不是很清晰足印,从足印的特种分析,凶手身高在1米68至1米7左右,体重115至120斤,中等身材,不过这些推算出的特征只能作为参考。”

  年轻的刑侦副局长虽然不太好伺候,但谁也无法否认其专业水平。

  周炎不敢当儿戏,急忙拿起纸笔记录下来。

  不等他开口,韩博接着道:“现在可以确认凶手左腿上和上衣左下角极可能沾有黑色煤灰,可以把这作为摸排的一条重要依据。此外,请你们查查分局辖区过去半年内发生的所有入室盗窃案,尤其那些门锁表面上完好无损的,看能否进行串并。”

  “我立即安排民警去查,韩局,您还有什么指示?”

  “为确保万无一失,刘涛的下落依然要查,最好对被害人卢芳的女儿田丽娟采取保护措施,防止该案是刘涛做的,伪装成财杀现场只是为杀害下一个目标争取时间。”

  “是!”

  “暂时就这些,我先回局里,晚上10点去专案组听汇报。”

  “我派人送送您。”

  “不用了,不要宝贵警力浪费在这上面,我开车来的,自己开车回去。”

  ……

  如果在南港,死亡两人的命案一般由市局刑警支队负责侦破。

  但东萍不是南港,市局只有“机关化”的刑侦支队没有刑警支队,让刑侦支队组织侦破一样要从分局抽调民警。副支队长马学付扑在打黑案件上,支队政委过来了,在分局专案组指导侦破。

  到底能不能指导放一边,至少在办案资源上能够保证。

  作为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韩博不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更不能给人留下一个不相信部下的印象,交代了几句匆匆返回市局。

  本打算关上门给林书记打个电话,汇报一下萍盛集团的问题,没想到一回到局里,一走进办公室,省厅刑侦总队杜志纲总队长竟然打来电话。

  其实上级业务主管部门领导打电话询问案情很正常,毕竟东萍确实发生一起死亡两人的命案,刑侦支队已按规定第一时间上报了,只是光想着那个狡猾的郝英良,之前没往这方面想。

  “我刚从现场回来,专案组已经成立,萍西分局周炎同志亲自兼任专案组长……”

  “小韩,照理说有你这个刑侦专家坐镇,这个案子不需要总队操心,但现在实行的是总队长负责制,东萍又是我负责的片区,我不仅要过问还要去一趟,事实上正在赶往你那儿的路上。”

  总队长亲自出马,看样子省厅对今年的现发命案侦破率定下了新目标。

  上级来指导侦破,韩博自然不能反对,急忙道:“杜总队,您能来真是太好了,姜还是老的辣,有您指导我心里更有底。”

  “更有底,是担心我去给你添乱吧?”

  杜志纲开了一句玩笑,轻描淡写说:“我大概下午6点半左右到,有半天时间基本情况应该摸差不多了,正好参加案情分析会。”

  “行,我等您,我陪您一起参加。”

  这件事给韩博提了个醒,现发命案比过去几年的命案重要,作为一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应该清楚什么叫轻重缓急。

  破刚发生的命案要紧,萍盛集团的事必须放一放。而且综合有可能造成的各方面影响,萍盛集团的事也不能操之过急。

  但侦查工作刚铺开,现在又能做什么,难道跟一线民警一样去走访询问,去摸排萍西分局辖区内的前科人员和可疑人员?

  这显然不合适,韩博权衡了一番,干脆赶到技术大队,研究从命案现场收集到的一袋袋物证。

  “韩局……”

  “你们忙你忙大,别管我。”

  韩博摆摆手,走到一个技术民警身后看他整理现场采集到的生物检材,这些全要放冷藏柜,等车辆安排好、相关手续办完,就要由两名干警送往省厅刑技中心做DNA检验鉴定。

  正琢磨着孟书记能不能向市里争取到点经费,把DNA实验室搞起来,隔壁办公室突然传出一声惊呼:“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

  “什么?”难道有发现,韩博走过去问。

  一个年轻的痕迹工程师递上放大镜,指着桌上的锁眼说:“韩局,您看,锁眼里好像是口香糖。”

  接过放大镜看了看,用签字小心翼翼挑出一点,仔仔细细观察,确实很像口香糖。

  跟过来的技术大队副大队长和几个民警百思不得其解,韩博却欣喜若狂,不禁笑道:“成也口香糖,败也口香糖,有这一小口口香糖在,凶手躲得过今天也躲不过明天,早晚会落网!”

  “韩局,这是凶手留下的?”

  “我知道门锁是怎么打开的了,他将口香糖嚼软,利用工具将软化后的口香糖塞进锁孔。这种老式锁芯的弹子一般长度较短,被口香糖‘挤开’之后,凶手再用特制工具插入锁芯,打开已经失效的锁。”

  看着众人一副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韩博解释道:“东萍没发生过这样的案例,其它地方发生过。我老单位的便衣支队,就曾破获过利用这种手法入室行窃的案件,而且一破就是一串。”

  “怎么破?”一个老民警下意识问。

  “口香糖嚼过,上面遗留唾液,从唾液中提取DNA要比从其它检材中提取容易多了。有DNA分型在,我们就可以针对性的进行比对,凶手很可能是惯犯,甚至可能被处理过,这个范围并不大,应该不难比对出来!”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