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大局观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大局观

  “吴新兵团伙与我们之前打掉的贩毒团伙不同,他们不是单向贩毒,而是进行双向贩毒!以货易货,用从东广购买的冰-毒、摇-头-丸等新型毒品,从上家手里换取勾兑过的海-洛-因。相比单向贩毒,成本很低,两边都能赚大钱。”

  双向贩毒,以货易货,这还是头一次遇到!

  吴新兵虽然是公安部A级通缉犯,是公安机关重点追捕的毒枭,但在整个贩毒链条中他并不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有需求就有市场,就有人铤而走险。

  打掉他一个吴新兵,隐藏得更深一直没进入公安机关视线的“上家”,很快会从东广物色一个毒贩,继续从事利润惊人的双向贩毒。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尽管利用吴新兵诱捕“上家”存在一定风险,但韩博已下定决心打掉整个链条,端起杯子微微点了下头。

  高宝成不知道领导是怎么想的,继续汇报案情:“为对抗公安机关,他花大价钱从境外购买了两支美制军用手枪,一支仿5-4式手枪,甚至学会怎么保养维护。回头想想真有些后怕,冯支队在大清查时无意中撞上他们,组织参与清查的同志抓捕时,三支手枪全已上膛,其中一支就别在吴新兵腰里。”

  东广同行前年围捕时,这混蛋真开枪拒捕。

  由于他选择的突围方向力量薄弱,参与围堵的三个治安民警和几名协警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连开6枪,造成一个民警重伤,一个民警和一个协警轻伤。

  这次在东萍落网,他可以说是“阴沟里翻船”。

  相比处处都是检查站,几乎全民缉毒的南云,东萍查得不是很严,他自以为已脱离险境,放松警惕,居然带着一帮马仔跑大酒店吃饭,被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冯朝阳一眼认出,当机立断组织力量将其抓获。

  那天夜里去帝豪大酒店看过抓捕现场,也看过缴获到的武器和毒品,如果冯朝阳当时稍稍犹豫一下,让他的手有机会离开汽车方向盘后果不堪设想,韩博同样心有余悸,不无敬佩的看了新晋的局党委成员一看。

  “从审讯结果上看,该团伙内部有明确分工。”

  高宝成从包里取出几张照片,介绍道:“吴杰,人称‘阿四’,吴新兵的堂弟,因为其少年老成,办事稳重,吴新兵专门安排他驾驶前哨车在前面探路,一旦发现风吹草动,立即通知后面的车辆改道行驶。”

  “李玉城,绰号‘大头城’,同绰号‘猪油仔’的同案犯贺开元驾驶第二辆车,同样负责观察沿路情况;同案犯江庆宁负责运输、保管毒品;脑筋转的特别快、注意很多的‘老二’范云峰是军师。绰号‘老鼠’、‘大宝’等另外四名同案犯要么负责开车,要么负责随时机动接应。”

  难怪东广同行一直没能将其抓捕归案,他们不仅很小心而且很“专业”。

  韩博看着最后一张照片淡淡地说:“还备有假车牌。”

  “每辆车都有,前面发现不对劲,后面车辆立即下高速或拐入岔道,换上假车牌从小路或绕道潜逃。送货和接货时,每辆车之间相隔30公里,所以东广省厅禁毒局几次收到线报,几次组织围堵,结果都功败垂成。”

  高宝成喝了一小口水,补充道:“他们基本上都是利用周末和节假日运毒或进行毒品交易,在南云和一些两省或两市交界查得比较严的地方都是人货分离,精心伪装,动作迅速,每次运毒都是半夜三更突然说走就走,毫无征兆可言。办案人员就算知道他们要运毒,也不知道毒品放在哪一辆车上。”

  ……

  吴新兵团伙的情况基本搞清楚,韩博抬头问:“高大,上家的情况呢,他们是怎么联络,怎么交易的?”

  “报告韩局,上家比吴新兵更狡猾!”

  高宝成再次看看一直保持沉默的老领导,不无紧张地说:“据吴新兵交代,他从未见过上家,只知道一个手机号码。并且这个手机号码是不断换的,他第一次打过去,对方接了,说了一句考虑考虑就挂断电话。

  过了几天,对方用另一个号码主动联系他,提出交易条件。问清吴新兵接下来会换哪个号码之后再次挂断电话,并且这个号码就此作废,之后不管怎么打都打不通。可以说在整个交易中吴新兵是被动的,主动权在上家手里。”

  “也就说过段时间,上家会主动联系吴新兵?”

  “是的,他们之前一共双向交易过6次,每次相隔两个月至三个月不等,如果吴新兵在我们这儿落网的消息没传开,再过两三个月,上家应该会跟前几次一样联络吴新兵。”

  在担任南港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长时,韩博打掉了在南港几乎成为传说的“豪哥”贩毒团伙,且在部禁毒局的领导和兄弟省市公安厅(局)禁毒部门的协助下,顺藤摸瓜打掉一个又一个上家,一直打到紧邻金三角的中缅边境。

  在那次耗时近一年的行动中,韩博积累了丰富经验,觉得想打掉吴新兵的上家没他们想得那么容易。

  回头看看冯朝阳,意味深长问:“高大,换位思考,如果你是上家,你会不会留意下家的动向?”

  “韩局,我是这么分析的,如果上家在东广吃得开,有把白-粉从南云运输到东广,在东广销售渠道,有采购新型毒品的渠道,那他可以自己干,完全可以省掉吴新兵这个中间环节。”

  “你觉得上家是南云人,甚至可能是金三角的毒枭,在内地没有渠道,对东广不熟悉?”

  “我们是这么分析的?”

  “这个分析站得住脚,关键不熟悉渠道,不熟悉东广,不等于不熟悉吴新兵团伙乃至吴新兵之前那个已被执行死刑的毒贩。别说毒品交易,就算合法生意,对方情况一无所知,做生意也存在巨大风险。”

  “韩局,您是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家有可能派人在暗中盯着吴新兵?”

  “不是有可能,而是可能性极大。在调到贵省工作前,我曾参与侦办过一起特大运输贩卖毒品案,捣毁的一个贩毒团伙中的一个最无足轻重的成员,就是上家安插进去的。要不是考虑全面、精心部署,在那次行动中上家极可能漏网。”

  “我也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冯朝阳点上支烟,慢条斯理地说:“上家到底有没有人在暗中盯着,我们无法确定。就算没有,这个等待的时间也太长。两三个月,我们可以等,吴新兵在东广的那些下家等不了,尤其那些最底层的吸毒人员,毒瘾上来了怎么办?”

  韩博沉吟道:“吸毒人员会找新的货源,分销零包的小毒贩会找新的进货渠道。对我们而言毒贩的世界很隐秘,对毒贩而言并不神秘,或许过不了几天就会传出吴新兵出事的消息。长时间不露面没什么,要是不供货,对这个贩毒网络上的小毒贩而言,在那些小毒贩心目中,吴新兵没出事也是出事了。”

  “我们不可能为破大案让已经缴获到的毒品再次流入社会。”冯朝阳轻叹口气,带着几分无奈。

  如果就这么组织力量抓捕尚未落网的同案犯,协同东广同行打击其下家,追查其购买新型毒品的渠道,真有那么点虎头蛇尾。

  机会难得,韩博不想错过,低声问:“高大,上家的手机号码是停机,还是无人接听?”

  “为避免打草惊蛇,我们没拨打,不过据吴新兵交代,他之前因为缺货拨打过,不是换过好几个号码么,其中有几个停机,有两个是无人接听。”

  “如果还是这样,我们过几天倒是可以让吴新兵试着拨打。手机只有没停机,哪怕没接通,技侦就可以锁定其大概位置,至少可以确认其在境内还是境外。如果回拨过来,不管用新号码回拨还是老号码回拨最好,可以组织诱捕。”

  “谢谢韩局支持,我回去立即调整方案。”

  “局里当然要支持,鉴于案情重大,我认为有必要立即向省厅禁毒总队汇报,请总队向东广省厅禁毒局和南云省厅禁毒局通报。我知道支队的同志们憋足劲儿想打掉上家,想捣毁整个链条,但侦破这样的案件光凭我们自己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冯朝阳沉默不语,高宝成欲言又止。

  韩博岂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只要是人都会有私心,这不仅涉及到个人能不能立大功,还涉及到单位荣誉、单位利益,涉及到很想现实的缴获。

  可该团伙的主要犯罪行为涉及东广和南云两个省,光凭东萍市局的力量确实办不了这样的大毒案,不仅在警力和技术力量上,在办案所需的经费上同样如此。

  韩博打开抽屉,掏出盒烟,一人散了一支,强调道:“中-央为什么设立禁毒委,上级为什么强调大禁毒,公安部为什么积极开展国际禁毒合作,就是因为毒品不是一个地区、一个省乃至一个国家要面对的问题,我们要有大局观,不能光打自己的小算盘。”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