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兵分两路

第七百二十八章 兵分两路

  兵贵神速,程文明顾不上请老战友吃饭,打电话致了个歉,便联系思岗县局抽调人员。

  领导重视,经费和车辆全有保证。

  钟小明去财务那儿借来五万块钱,开支队临时配给“4.19专案组”的警车,去师傅家帮着拿行李。

  严格意义上来说另一个弹棉花的遇害跟蒋小红被强-奸杀害是两个案子,但在南港公安看来是一个案子,毕竟嫌疑人邹某与七年前遇害的蒋小红关系非同一般,且在蒋小红遇害后又离奇消失。作为侦办这起命案的办案单位,有责任有义务把所有疑点搞清楚。

  11点12分,院子里多了两辆警车,办公室里多了三个人。

  中等身材、神情严肃的二级警督是思岗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刑警大队长王解放,一头精神的短发、脸上有几颗雀斑,却显得英姿飒爽的警花在全市公安系统有点名气,赫然是思岗县公安局良庄派出所教导员王燕。

  身材魁梧、四肢有力,看上去“很公安”,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一级警司任忠年不是从思岗县局抽调的,他早调到市局,现在是缉毒中队长。全是老面孔,全是程文明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老同事老战友甚至老上级。

  “王大,王教导员,喝水。”这两位全是师傅曾经的领导,钱中明不敢怠慢,干脆当起服务生。

  “不客气。”王解放把茶杯放到一边,笑道:“老程,我们全听你的,该怎么查,下命令吧。”

  对于他们的到来程文明真有些手足无措,哭笑不得问:“让老邱来就行了,这点事用得着你们俩亲自出马?”

  小钱是他的“关门弟子”,算不上外人。

  王燕噗嗤一笑,很随意地说:“程大,你们走的走,飞的飞,把我一个人扔良庄。屁股大点地方,呆腻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出来见见世面,你难不成还想赶我回去?”

  “良庄挺好的,再说你都正科了,还是正科实职!”

  “没对比就没伤害,我这个正科跟你们能比吗?想想我当年多傻,明明有机会出来闯闯,结果被领导一忽悠,居然傻乎乎答应留在良庄帮你们看家。”

  不得不承认,她当年真有走出良庄的机会。

  陈淮光、归家豪、小单、陈猛、安小勇……良庄派出所当年的几个“元老”,借打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机会全调走了,全被兄弟公安局委以重任。

  论资历,她是第一批随韩博去良庄的民警。

  论学历,她正规警校毕业,是当年那些“元老”中唯一一个“科班出身”的。

  论功劳,她在侦办特大税案前就参与过打击非法经营、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等专项行动,那时就荣立过两次个人三等功。

  尽管留下之后局里一样器重,一样委以重任,但思岗终究是一个小县城,思岗县公安局的舞台就那么大,别说担任良庄派出所教导员,就调到局里担任正科实职又怎么样?

  王燕只是开玩笑,她早习惯良庄那平静的生活。

  王解放则觉得明明有那么好机会却没把握住,发自肺腑的替她惋惜,回头道:“不说这些了,说正事,办正事要紧。”

  “王燕,你过来也好,现在不知道邹某有没有回家,不知道他有没有回过家,甚至不知道这些年他有没有跟家人联系过,我们就这么过去容易打草惊蛇。有你在就好办了,我们可以打着打拐的幌子查,人家孩子确实丢了,而且报过警,过去了解情况邹某的亲属应该不会起疑心。”

  “这就是了,说起打拐,我比你专业的。”王燕得意地笑了笑,作为曾经的打拐中队指导员,在打拐方面她确实有资格骄傲。

  程文明笑了笑,转身道:“王大,你跟王燕不同,工作那么忙,真没必要上这个案子。”

  “地球离开谁都照转,何况工作。”

  王解放递上支烟,不无感慨地说:“老程,4.19案当年虽然破了,但留下那么多疑点,你一直没放弃,一直挂在心上。作为专案组的主要成员,我一样时不时想起,有时候做梦都梦到。”

  “真的,王大不止一次跟我聊过。”王燕点点头,一脸认真。

  王解放点上烟,接着道:“你不想留下遗憾,一直在查。韩局不想留下遗憾,一直在支持你查。我呢,这些年除了想,什么都没做。我也是刑警,还是刑警大队长,别让我惭愧,别让我再错个这个机会好不好?”

  那么多老同事老战友中,关键最好的当然是韩博,但交集最多的当属眼前这位。

  担任副中队长时,他是刚参加工作的普通民警。

  担任刑警中队长时,他是副中队长。

  后来局里搞刑警副大队长竞聘,本来说只有基层所队的中队长、指导员可以参加,结果他后来居上,横空杀出来竞聘上了。

  以至于之后好几年一直不对眼,现在想想真好笑。

  人家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程文明怎么能赶他回去,只能同意道:“好吧,那就一起查。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去东山,去蒋小红家乡走访询问邹某和另一个弹棉花的之间的情况;第二路去浙省,找失踪儿童的父母,以打拐的名义调查邹某及被害人的情况。如果邹某在老家,立即拘传;如果他一直没回去,那就要做工作,想方设法搞清其下落。”

  “谁去东山,谁去浙省?”

  “我和小钱去东山,我先后去过好几趟,当地派出所、刑警队甚至县局的领导全认识,比较熟悉,我去最合适。”

  开什么玩笑,你辛辛苦苦查这么多年,有很长一段时间甚至被领导同事误会,好不容易查出眉目,却放弃亲手抓捕嫌犯的机会!

  王解放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儿,摆摆手:“老程,还是让我去东山吧,我对那边不熟悉,你熟悉啊。帮我跟当地同行打个电话,再说我会带着手续去。”

  “是啊程大,浙省应该你去。”王燕跟王解放想到一块去了,希望他亲手抓到嫌犯。

  程文明何尝不想,但查这么多年,经历过那么多事,他更想把这起离奇曲折的命案办成铁案。

  他猛吸了一口烟,凝重地说:“老王,王燕,事情过去六七年,现在的法制环境跟当年不一样。我们都知道邹某杀了另一个弹棉花的,否则他之后的反应不会那么可疑,可是光知道又有什么用,要有证据!”

  时间过去太久,要是嫌犯死不承认,还真拿他没办法。

  王解放和王燕对视了一眼,心情一下子沉重了许多。

  “他不是东山人,在蒋小红老家逗留的时间前后不到两个月,七年变化多大,就算我们成功将其抓获,成功击溃其心理防线,把他押到东山去指认现场,他都不一定记得把被害人尸体埋在什么地方。”

  这几个月的积案不是白研究的!

  程文明深知侦破陈年旧案有多难,紧锁着眉头说:“没有直接证据,不能没间接证据,不能没外围证据,我对案情最了解,对那边最熟悉,我不亲自过去一趟不放心。何况迄今为止,蒋小红的丈夫耿国庆还下落不明,他追踪过邹某和蒋小红,并且不止一次,这些年他去哪儿了,我也想顺便查查。”

  光搞清邹某在蒋小红出事之后为什么无缘无故失踪还不够,还想搞清另一个相关人失踪失联到底怎么回事。

  真是得魔怔了。

  王解放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这位老同事老战友,只能点点头:“好吧,我、王燕和小任一起去浙省,你和小钱去东山,有什么消息我们及时通气。”

  “手续、经费全准备好了,吃完饭就出发,路上注意安全。”

  “你们也是。”

  ……

  就在程文明等人一路往南,一路往北,火急火燎往各自目的地赶之时,韩博再次见到了香港警务处联络事务处主管黄家伟署理高级警司,并在黄警司的陪同下赶到位于湾仔告士打道7号的香港入境事务大楼。

  入境事务处简称入境处,英文缩写HKPF,同警务处、海关、飞行服务队、消防处、惩教署、民众安全服务队、医疗辅助队及廉政公署并称香港八大纪律部队。

  入境处回归前称叫“人民入境事务处”,成立于1961年,初期主要是执行海、空出入境管制,打击出入境犯罪活动,签发旅行证件及签证。

  后来从警务处接管了啰湖出入境管制,再后来又与人事登记处合并,随后于1979年7月1日接管注册总署的出生、死亡及婚姻登记等工作。回归之后,入境处又增加签发《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职能,游说各国给予特区护照持有人免签证待遇,并执行《香港基本法》内有关居留权条文等任务。

  入境事务处处长同警务处“一哥”一样是特区政府的主要官员之一,须由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提名,报请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入境处官员分为首长级、主任级和员佐级三个级别,负责接待的白新豪便是首长级官员,职务是“高级首席入境事务主任”,职衔仅次于入境事务处助理处长。

  年轻的内地公安这次来香港,要办的事跟警务处关系不大,但联络事务处不只是管警务处的联络工作。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小伙子为人不错,况且邓sir都发过话,黄警司很帮忙,微笑着介绍道:“白sir,韩长官不是第一次来香港,在此之前与海关、警务处、联合财富情报组有过愉快地合作。盈丰商业大厦纵火杀人案嫌犯就是在韩长官协助下成功缉捕的,并且他次请求合作的案子,也是入境处要调查的案子。”

  “去年的大新闻,我听说过。韩长官,认识您很荣幸。”

  “白sir,认识您也很荣幸。”

  入境处执法同样需要区域合作,白新豪招呼韩博坐下,用一口生硬的普通话问起来意,跟他们用不着绕圈子,韩博直言相告,简明扼要介绍案情。

  果然与入境处有关,果然在入境处的职权范围内。

  白新豪听完介绍,不假思索地说:“韩长官尽管放心,我会尽快安排同事跟进,如果一切属实我们会遵照香港法律追查到底。”

  “谢谢白sir。”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尽管假结婚在现实和法律上都面临巨大风险,但这两年假结婚的发案率却有愈演愈烈之势,甚至由于假结婚案的激增,导致我们陷入人手短缺的困境。

  前不久我们刚成功瓦解一个安排跨境假结婚的犯罪集团,该集团首脑2月24日在区域法院被裁定串谋欺诈入境事务处罪名成立,判监36个月,这也是本港假结婚案件量刑最高的一例,我们已经通过黄sir将涉案内地公民的有关情况通报给了你们内地执法机关。”

  入境处不是警务处,更不是香港海关。

  在防止外人往香港跑这个问题上,99%以上的香港市民都支持,如果内地公安能拦住一部分,入境处就能轻松很多。

  白新豪很愿意与内地公安合作,居然跟演讲似的说道:“截至今年初,我们调查但未完结个案高达3969宗,当中87%为假结婚,4年间激增47倍。对此,我们可以明确表示,即使人员短缺也不会放松对假结婚案件的打击力度。”

  “白sir,我们要调查的嫌犯在香港有公司,而且是一家不小的公司。”有些话必须说在前面,韩博微笑着提醒道。

  “法律就是法律,只要他违反入境法规,那就要接受法律的惩戒,不管嫌犯是什么人,不管嫌犯在本港有没有公司。”

  香港是法制社会,跟他们这些习惯按法律办事的人很好打交道。

  此行的第一个目的达成,韩博却一点都不轻松,提供完线索,交换完情况,一走出入境处大楼便苦笑着问:“黄sir,在洗钱的证据移交上,您认为我们还存在哪些问题?”

  “等,我认为只有等海关的上诉结果。”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