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四十五章 身不由己

第七百四十五章 身不由己

  科学界对全球变暖是不是排放造成的有巨大争议,但老良庄人能切身感受到随着经济发展天气是越来越暖和了。

  良庄还是一个乡,工业园没搞起来之前,几乎每年冬天都会下一两场雪。许多人清楚的记得,下得最大时积雪有三四十公分厚,天气最冷时柳下河都结冰了,人们能从冰面上过河去对岸的柳下镇。

  今年冬天不冷,已经腊月了一点雪花都没飘过。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人们甚至脱下羽绒服只穿一件羊毛衫和一件外套。

  尽管天气不冷,良庄派出所里里外外却笼罩着一股寒意。

  派出所长刘旭、教导员王燕、副所长徐明、副主任科员殷劲元等所里的领导和民警全站在大门口,所里的几辆警车也停在门口,小交警队的皮卡车厢里赫然堆着十几个花圈!

  “归局,你到哪儿了,好的好的,我们等你到再一起过去。”

  “陈支队,我们没出发。归局快下高速了,放心,花圈准备好了。多少钱啊,他家条件比较困难,刚才我跟刘所商量过,干部和干警一个标准,一人两百。韩局回不来,晓蕾回来,她准备给一万,我们不能跟她比……”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身边的人离自己而去,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良庄派出所“元老”,从警务室时代就同正式民警一起维护治安的联防队员米金龙,一个月前突然肚子疼,镇医院检查不出什么,拖好几天才去思岗,各项检查做完,县人民医院大夫直接让家属送他去南港。

  肝癌晚期,癌细泡已经扩散了,在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了十二天,老卢的儿媳妇赵主任私下说别再花冤枉钱,让早点回来“临终关怀”。

  什么叫“临终关怀”,不就是准备后事嘛。

  回来躺了二十一天,人看着消瘦,昨天夜里油尽灯枯,停止了呼吸。刘旭和王燕一接到噩耗就去他家,协助亲属办理后事,刚刚才从米家回来。

  米金龙虽然不是正式民警,但在所有在良庄干过的公安民警心目中,他就是同事、战友甚至亲人,在外地工作的全在往回赶,所里民警除了值班人员等会都要一起去,不光要去他家,不光要送他一程,还要在殡仪馆举行一个告别仪式。

  关心米金龙的不只是公安民警,还有曾因为他生二胎带人扒过他家房子的老卢,此刻正同李晓蕾一起从南港往良庄赶的路上。

  就算老领导不回来,曾担任过良庄乡综治办主任的周正发今天一样要去,王燕刚挂断电话,就看见周正发骑着电瓶车开了过来。

  “刘所,王燕,有没有给韩局报信,韩局回不回来?”

  不管谁打电话或谁过来都会问这句话,可见老领导在良庄的威信有多高,王燕迎上去,凝重地说:“韩局在美国,一时半会回不来,晓蕾回来了,跟卢书记一起回来的。”

  “他去美国干什么?”

  “好像在办经济案件,劝返,劝那些逃到国外的经济犯回来。从上半年就开始办这些案子,晓蕾说他这几个月在国外的时间比在国内长。”

  “晓蕾回来也行,老米从南港回来时还跟我念叨过,说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韩局帮了大忙。如果不是韩局,别说在良庄新村买房子,把两个孩子拉扯大都不容易。”老朋友说走就走,周正发唏嘘不已。

  老领导为人确实没得说。

  别人只知道当年搞警务室,韩局在经费那么紧张的情况下,帮米金龙交养老保险和养老保险,谁都不知道米金龙买房子时根本没钱。当时房价便宜,只花了四万三千多,韩局私下里居然借给他四万。

  四万在现在看来不算多,但在当时真是一笔巨款,那会儿正式民警工资才多少。

  韩局从来没说过,也不许米金龙提。直到前年米金龙参加一个民警婚礼,喝醉了在酒桌上说漏嘴,众人才知道有这事。

  “周主任,要不把电瓶车放院子里,等晓蕾和卢书记到了一起过去。”对镇里的老同志要尊敬,尽管周正发已“退居二线”,从综治办主任变成了一个包村干部,但王燕依然以主任相称。

  一起走也好,可以坐派出所的车送殡。

  周正发点点头,把车停到院子里,回到大门口又问:“王燕,韩局现在的工作关系到底在哪儿?”

  “还在贵省,还是东萍市公安局副局长。”

  “那他怎么出国办案?”

  “临时抽调,这在我们公安系统很正常。”

  “晓蕾呢,现在还搞旅游?”

  “不搞了,现在是全职太太。”

  还是聊点轻松的事,王燕回头看看竖着耳朵静听的一众部下,解释道:“韩局上半年打掉一个涉黑团伙,那个黑老大在雨山有投资,被打掉之后那些投资全部充公。其它投资,比如酒店和一些房地产项目,有的是大老板愿意接手,旅游项目投资大、收益慢,没人愿意接手。

  省里就把黑老大在雨山的投资,托管给国资委下面的一个资产管理公司。帮政府理财,那些钱不能打水漂,再加上雨山县委县政府不断争取,资产管理公司就在省里要求下追加投资,谁出钱谁说了算,她就不用再管了。”

  “忙活那么长时间,最后没她事?”

  “不能这么说,不管她还是卢书记,包括陈县长等县领导,不都是想把雨山的旅游发展起来吗,从这个角度上看她目的达到了,连卢书记都打算回来养老。”

  老卢要回来养老,这绝对是一个大新闻!

  周正发下意识问:“回南港还是回思岗?”

  “回良庄,等会就到了,不信你问他。”

  ……

  正说着,一辆轿车从园区方向驶了过来,缓缓停在众人面前。

  什么事都有他,连丧事都凑热闹,刘旭真不知道该说车里的人什么好,只见车窗摇了下来,李固探头问:“刘所,王教导员,是在等韩局和程大吧,他们什么时候到?”

  “韩局回不来,程大马上到。”

  “回不来啊,程大回来也一样,我把车停前面去,跟你们一起等。”

  贼猴子,真成一号人物了!

  他“监管”的两个瘾君子,不仅两年多没复吸,而且两年前玩笑般投资的农药厂居然越做越大,效益越来越好,去年产值7千多万,据说今年要上亿。

  他这个副总自然水涨船高,不只是拿年薪,还有股份,车也换了,现在是奥迪。他老家跟米金龙不在一个村,跟米金龙关系很一般,搞这么积极显然不是沉痛哀悼,摆明了是想借这个机会让韩局和程疯子看看他现在混得有多好。

  小人得志,什么世道。

  刘旭暗叹口气,正打算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又有几辆车从东边驶了过来,全是警车,最前面的一辆赫然是方局的!

  米金龙只是一个联防队员,并且不是因公牺牲,方局怎么会亲自过来。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也顾不上想那么多,急忙整理着装,当两辆警车开到大门口,从车上下来两个熟悉的面孔时,这才知道方局为什么会亲自来。

  “我以为你们已经过去了。”

  下来的是市局副局长常援建和市局刑警支队主任科员程文明,程文明夜里接到电话就确定今天会回来,没想到他是跟常局一起回来的。

  至于常局为什么会回来也好理解,他跟米金龙既是一个村的也是同学,他出去当兵时米金龙甚至是全乡最年轻的村党支部书记,一直保持联系,而且关系非常好。

  “报告常局,我们不知道您会回来,正在等陈维光、归家豪、单晓俊、陈猛、安小勇等老战友。我们良庄的老书记卢惠生同志和韩局的爱人李晓蕾同志也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原打算等他们到了一起过去的。”

  “都回来了?”

  “能回来的基本上都回来了。”

  “好,回来好,你们这么重感情,有你们这样的领导和同事,老米的在天之灵一定很欣慰。方峰同志,要不你留下跟大家伙一起等,我是以亲朋好友身份回来的,跟你们不一样,我先过去。”

  “也行,您先过去,我跟同志们一起等会儿。”

  “常局,我也等会儿吧。”程文明跟老战友们点点头,拄着拐杖走到王燕身边。

  ……

  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韩博正跟李晓蕾打电话。

  “实在回不去,帮我跟嫂子道个谦。老米走了她一定很难过,帮我好好劝慰劝慰。家里的顶梁柱倒了,但天塌不下来。孩子的事让她别担心,有我们在,没有过不去的坎。”

  “知道了,放心吧,不光有我,还有卢书记呢。”

  “辛苦你啦,我总是抽不身,这些事全落到你一个人身上。”

  “知道就好,对了,这个案子什么时候能办完,什么时候能回来?”

  刚刚过去的大半年,几乎成了一个“空中飞人”,一有线索就要查,一有嫌疑人的消息就要去,什么时候能办结,什么时候能回去陪家人,韩博自己都不知道,无奈地说:“快了,我会抓紧的。”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