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四十七章 探监(一)

第七百四十七章 探监(一)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郝英良,韩博心情十分复杂。

  郝英良干过许多坏事,同样做过不少好事,一些好事直到检察院提起公诉才为人所知。他的初衷不完全是为获得什么荣誉,不是想通过荣誉光环加身而自保。

  他不同于那些“江湖”出身的黑老大,他既有恶的一面,也善的一面。他良知未泯,试图通过不断回报社会完成对自我的救赎。

  据说东萍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时,东萍、矿区及其老家有3000多人联名为他求情。一些接受过他帮助的孤寡老人甚至走几天山路,再搭乘汽车,辗转两百多公里赶到法院门口,声称要替他顶罪。

  如果之前的事能跟翻书一样翻过去,他对社会真没什么危害。

  作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韩博发自内心地不希望他被判处死刑,不想看到他被押上刑场;但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作为一个法学硕士,韩博对判处死缓很不理解。

  他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法律,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安全生产事故,串通投标,非法经营,故意毁坏财物,妨害公务,行贿,寻衅滋事,窝藏,洗钱……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从严从重追究其刑事责任!

  “怎么会死缓,怎么能死缓?”韩博看着车窗外的山崖,喃喃地说:“难怪他不上诉,但就算他不上诉,检察院也应该抗诉。”

  省第二监狱坐落在深山里,山路不好走,远在省城开会的孟卫东再三交代,不许他一个人开车去。

  他虽然工作关系暂时不会转走,但谁也不认为两到四年驻外任期结束之后,上级会让他这样重点培养的高素质民警回东萍。姜学仁过两月便要退居二线,觉得跟他相处的机会将越来越少,主动提出一起去二监。

  有司机说话不太方便,姜学仁亲自开车。

  韩博认为判轻了,姜学仁并不意外,扶着方向盘解释道:“之所以轻判有三个原因,一是吴俊被撞死时他去法国找杜茜,用他的话说‘事前不知、事中不知、事后才知道的’,钱中明也声称这事跟他无关,是自作主张瞒着他干的。所以法院认为他授意、指使他人杀害吴俊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他需要明确的授意指使吗,只需要一个暗示就够了。”

  “所以说他很狡猾,不敢干什么事都不会给人留下口舌。而且他组织领导的涉黑团伙很一般的团伙不一样,团伙主要成员全是他从矿井里救出来的,那些人对他死心塌地,愿意为他卖命。”

  “钱中明一个人扛了?”

  “吴俊的事钱中明一个人扛了,开始死不开口,听说郝英良没能顺利偷渡出境,态度一下子变了,对指使丁长桂撞死吴俊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们之间真有默契,虽然之前谁也不认为我们会动他们敢动他们,但我们一动手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应对。”

  过命的交情,跟那些用金钱纠集起来的乌合之众真不一样。

  并且他们后来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涉黑团伙,完成原始积累,摇身一变为港资企业高管,在一心搞经济建设、上上下下对招商引资非常重视的大环境下,他们一个个登堂入室,成为地方党政领导的座上宾。

  通过与级别不低的领导干部经常打交道,他们清楚地明白这个“游戏”该怎么玩,赢了皆大欢喜,输了就要有输的感悟,不能抱不切实际的幻想,态度决定一切,只有坦白只能争取到从宽。

  正如韩博所预料的一样,姜学仁接着道:“二是认罪态度好,主动配合,积极检举揭发,交代出许多我们和省纪委专案组之前没掌握的问题,有立功表现。”

  “三是他干过一些好事,有很多人帮他求情?”

  “嗯,几千人帮他求情,有孤寡老人,有贫困儿童,甚至有不少基层的党员干部。我们以前只知道他捐建过希望小学,后来才知道他早在七年前就在老家修桥铺路,就开始捐款扶助孤寡,资助贫困的孩子上学。”

  “前前后后一共捐过多少?”

  “杜茜一直在外面帮他奔走,杜茜开始知道的也不多,后来在一些受过他恩惠的热心人帮助下,对他这些年的捐赠进行统计,恳求接受过他捐赠的单位和个人出证明,有些单位和个人愿意出面,有些单位和个人不愿意,能证实的有一亿两千多万。”

  总资产三十一亿,能拿出一亿多确实难能可贵。

  杜茜的样子浮现在脑海里,韩博油然而生起一股内疚,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一路颠簸,赶到省第二监狱已是晚上8点20。

  出发前联系过,甚至托林书记的秘书小黄跟省监狱管理局打过招呼,监狱领导很热情很帮忙,先招呼二人吃饭,吃完饭安排在一间办公室见面,而不是跟亲属探监一样要隔着一面钢化玻璃,要用电话交流。

  对于韩博的到来,郝英良觉得很突然。

  他一如既往地爱面子,已沦落为阶下囚还怕被对手笑话,居然无视监规向管教民警提出让他先洗漱,提出给他一把剃须刀先剃干净胡子,要搞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才跟管教民警走。

  他是来服刑的,不是来享福的。

  换作平时监狱方面绝不会答应,不仅不会答应,还要让他再好好学习一下监规,但今晚不是平时,要见他的更不是一般人,监狱领导破格同意,尽可能满足他的请求。

  走进办公室,看到韩博和姜学仁,郝英良楞了一下。

  管教民警在韩博示意下帮他解开手铐,让他坐在椅子上,走出办公室顺手带上门。

  按照相关规定这是不允许的,但韩博此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探监。

  他应该不会有什么没交代的余罪,但在赃款这一问题上他肯定有所隐瞒。作为这个案件的主要侦办人,作为追逃追赃追了一年多的公安民警,只要有希望追回赃款,韩博是不会错过任何机会的。

  “抱歉,前段时间太忙,实在抽不开身,没能兑现承诺,直到今天才过来。”韩博没跟以前一样跟他握手,但脸上却挂着笑容,语气也很诚恳。

  “忙地下钱庄的事?”郝英良笑了笑,满是好奇。

  “是啊,通过查处三个地下钱庄,掌握不少线索,发现不少问题,直到前几天才忙完。”

  “以前还说想送你一份大礼,结果没机会。现在想想大礼已经送了,我就是一份大礼,怎么样,有没有立功受奖?”

  “评功评奖主要面向基层,参战民警都立功受奖了。”

  “也是啊,像你这样的领导立不立功无所谓。”

  韩博不想谈这些,递上支烟,跟老朋友似的拉起家常:“看样子你比我更能适应各种环境,没胖也没瘦,头发虽然剃了,但看上去显精神,比以前的发型精神。”

  “既然不能改变环境,那只能适应环境,而且我是从农村出来的,以前什么苦没吃过。”

  “这我就放心了。”

  郝英良看看有些发福的姜学仁,目光再次转移到韩博身上:“你瘦了,也黑了。”

  “天天在外面跑,作息时间不规律,吃饭也没规律,期间还生过两场病,拉肚子拉得整个人都快虚脱了,不瘦才怪。不过我爱人倒是挺高兴,说人过三十瘦点比胖点好。”

  “晓蕾在忙什么?”郝英良顺着话茬问。

  “全职太太,不怕你笑话,接管雨山旅游项目的资产管理公司想请她留任。她不敢,不是怕你在外面的朋友报复,你也不可能干这样的事,她是怕杜茜去雨山找。其实不只是她,连我都没脸见杜茜。”

  提起杜茜,郝英良神色黯然。

  韩博指指另一张办公桌上,监狱同志已经检查过的四条香烟,“对普通服刑人员而言在这里想抽烟真是一件奢侈的事,对你来说问题应该不大,不管多贵也消费得起,给你带这些跟背石头往山上送没什么区别,可又不知道该带什么东西好,想来想去只能带这些,一点心意,别跟我客气。”

  郝英良岂能听不出言外之意,回头看看烟,直言不讳说:“韩局,当年开矿赚多少钱,卖矿赚多少钱,期间行贿花掉多少钱,这些都有账本,都是有据可查的。我郝英良是犯法了,赚了黑钱,伙同那些个贪官骗了国家的钱,但全部加起来不到8亿。

  现在充公的有多少,我不知道政府是怎么评估的,但敢肯定被充公的所有资产加起来至少价值30亿。如果这是一桩生意,政府绝对是大赢家,已经赚那么多,你就别再打我的主意了,这番话我也只会跟你说。”

  “这不是一桩生意,那也不是充公,那是罚金。”

  “别这样好不好,你再这样我只能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郝英良笑了,笑容中竟带着几分笃定。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