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五十二章 “慈不掌兵”

第七百五十二章 “慈不掌兵”

  九点半要见一个人,九点一到就走了,一辆地方牌照的轿车把他接走的。

  司机没下车,天色太暗看不清车里有没有其他人,走之前把人才公寓那套房子的钥匙留下了,既不知道他这是去哪儿,也不知道见完人他晚上住哪。

  “嫂子,别替李老板担心,她家教好着呢,把韩大局长教得服服帖帖,他不敢干对不起李老板的事。”一起去唱歌多好,非要去见什么人,搞得神神秘秘,轿车消失在视线里,姚洁又在背后调侃起韩博和李晓蕾。

  在韩博或李晓蕾面前,她称呼自己“吴姐”或“娜娜姐”。

  韩博和李晓蕾不在,她立马该称“嫂子”。

  都没称呼错,事实上称呼“嫂子”更亲切,吴娜回头看看依然傻看前面路口的丈夫,笑道:“他是公安,什么事都要保密,别瞎猜了,各回各家吧。”

  “不唱歌了?”

  “新新明天要上学,我和你哥明天要上班,哪有时间陪你去疯。”

  难得大方一次,活动安排得挺好,结果只进行了一半,姚洁越想越郁闷,朝轿车消失的方向做了个鬼脸,“不唱就不唱,捎我一程,先送我回家。”

  韩博不是不给面子,是真有事。

  除了他之外轿车里有两个人,开车的是刚接他担任东萍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冯朝阳,坐在副驾驶的是省厅禁毒总队段副总队长。

  刚刚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东萍市局禁毒支队连续破获两起特大贩毒案,抓获涉嫌运输贩卖毒品的嫌犯四十多名,缴获毒品一百多公斤,毒资600多万元,战果辉煌,但也有遗憾。

  暗中操控双向贩毒的主犯漏网,且直到现在都没能掌握其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及体貌特征等基本情况。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韩博不是为这个案子来的,而是要见一个人。

  冯朝阳简单介绍完情况,目的地也到了,轿车缓缓停靠在通往新阳市公安局看守所的马路边。这里属郊区,正值深夜,外面又下着雨,路上看不见行人,过往的车辆都很少。

  “……中午吃饭时遇到杜总队,他大发一通感慨,说不应该放你走的,结果被吴厅长听见了,你知道吴厅长怎么说?”

  “吴厅长怎么说?”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不让你走就是耽误你前程。再说你去国外担任警务联络官,同样是在替省厅露脸。几十个联络官,大多是从公安部机关出去的,只有几个是从沿海省市的公安厅局抽调的,西南省份,乃至整个西部地区,你是第一个。”

  “替厅里露脸,还有这一说?”韩博忍不住笑了。

  “怎么没有,你想想,林书记和张厅长经常去BJ或去其它地方开会,跟兄弟省市的公安厅局长坐在一起聊起这事,是不是很有面子?”

  冯朝阳觉得很有道理,不等韩博开口便禁不住笑道:“韩局,别说林书记和张厅长那么大领导,我跟兄弟市局领导聊到你,我脸上都有光。”

  “哪有你们说得这么夸张。”

  ……

  说说笑笑,等了大约五六分钟,两辆警车从后面缓缓开了过来,很有默契地停在冯朝阳开来的车后。

  他们开着大灯,韩博看不清警车牌照,甚至看不清车型,只看见三个身影迎了过来,车门从外面被拉开,一个戴着手铐的嫌疑人被塞进轿车,押解他的两个民警则冒雨跑回警车上。

  “杨勇同志,受委屈了。”

  久别重逢,韩博很高兴也很歉疚,眼前这位是被自己硬送上法庭的,为再次穿上警服他付出那么多,直到现在仍在坚持,过去一年多他执行过四次非常危险的贴靠任务,等会儿还要以嫌疑人的身份去看守所继续当特情。

  “不委屈。”可能跟长期执行贴靠任务有关,杨勇看上去不再像警察,话也比以前少了,但能从眼神中看出他此刻很激动。

  特情有好多种,贴靠的对象也不同。

  他是最值得信赖的特情,所贴靠的全是最危险的毒贩,真正的出生入死,可以说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对人民警察事业的忠诚。

  法律法规是死的,人是活的。

  韩博不想带着遗憾甚至歉疚离开贵省,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和一次又一次权衡,直到回东萍的当天才下定决心给张副厅长打电话,考虑到涉及到很严肃的人事问题,前天晚上甚至给政法委林书记打电话求情。

  领导很帮忙,事情总算有了眉目。

  韩博紧攥了下他的胳膊,从段副总队长手中接过一份文件,凑在车灯下面念道:“各市(地区)、县(区)人事局,省直各单位人事(干部)处:《公务员法》施行以来,我们陆续接到一些地区和部门来函,询问机关事业单位中被判处有期徒刑宣告缓刑的工作人员如何处理等问题。经研究,现提出如下处理意见,请按照执行。

  关于行政机关公务员,(含公务员法施行前参照、依照公务员制度管理及参照公务员法管理单位工作人员,不含工勤人员),在2006年1月1日公务员法施行前被判处缓刑期满、仍安排在公务员岗位上工作的人员,经考核符合公务员条件的,予以登记为公务员,待遇按有关政策规定执行;不符合公务员条件的,予以调整到事业单位工作……”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

  杨勇欣喜若狂,生怕听错,急切地问:“韩局,这是什么文件?”

  “组织人事部门今天下发的《关于被判处缓刑的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有关问题的处理意见》,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不是针对你一个人,省里不可能专门为你杨勇下发一份文件。”

  韩博放下文件,感叹道:“你这样的情况全省有不少,现在有了公务员法,之前的事总要有个了结。必须承认,党委政府真是最有人情味的雇主,不是给机会给出路,这跟既往不咎没什么区别。”

  “谢谢韩局,要不是您帮忙我也没这个机会。”

  “别谢我,能重新穿上警服一是要感谢好政策,二要感谢你自己。如果当时破罐子破摔,没主动要求执行后来的一系列任务,现在就不符合‘仍安排在公务员岗位上工作’这一先决条件。”

  他一时糊涂,犯下大错,为了弥补付出多少,简直是在拿命拼,常常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但想真正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

  冯朝阳暗叹口气,拍拍他肩膀:“杨勇同志,好好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还有件事要说在前面,你之前所犯的错误,对我们东萍市局尤其刑侦部门影响很大;后来又执行过几次很危险的贴靠任务,这也决定了你恢复公务员身份之后不适合继续留在市局工作。”

  “冯局,我只要能当警察,随便调到哪儿都没关系。”

  “好。”

  冯朝阳点点头,扶着椅背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别人想去省厅没机会,你小子居然以这种方式去省厅工作。从现在开始,你是省厅禁毒总队的人了,接受段总队领导,服从段总队指挥。”

  “是!”

  “别高兴的太早。”让一个本应该被开除公职的人继续当警察不是没条件的,韩博提醒道:“杨勇同志,调到禁毒总队之后你不再是侦查员,而是情报员,至少要执行两年收集情报的任务,且不能跟亲人透露你已经恢复警察身份,甚至连跟亲人团聚的机会都不多。”

  “不就是两年么,别说两年,三年四年都没关系。”

  这不是一件小事,韩博再次提醒道:“你再考虑考虑。”

  “韩局,我不用考虑,我不会错这个宝贵机会的。”

  “好吧,段总队,杨勇同志就交给你了,我和冯局出去透透气,你们谈。”

  出去透什么气,外面下着雨呢。

  韩博和冯朝阳撑开雨伞,没上后面的警车,跑到路边一排房子的屋檐下,远远的看着轿车,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心情格外凝重。

  “冯局,段总队会不会把杨勇往金三角派?”

  “难说,那个案子破了一半,主犯极可能潜逃到金三角,不把案子破了,不把主犯逮回来,不帮牺牲的同志报仇,他不会甘心的,我对他太了解了。”

  双向贩毒的案件是公安部督办,省厅禁毒总队和东萍市局禁毒支队联合侦办的,在最后收网的行动中毒贩负隅顽抗,发生一场激烈的枪战,总队一个缉毒民警牺牲,市局禁毒支队一个民警重伤。

  作为专案组长兼行动总指挥,段副总队肯定要为部下报仇雪恨。

  他为什么要杨勇,显然看中杨勇那股子狠劲儿,能够想象到他会怎么使用杨勇。

  太危险了,可禁毒怎么可能不危险?

  韩博既担任过禁毒支队长,也担任过主管刑侦、禁毒的副局长,深知禁毒战争多么残酷,非常清楚“慈不掌兵”的道理,长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