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五十七章 上任!

第七百五十七章 上任!

  杜茜的消息很灵通,估计得也没错,韩博就在郝英良取保候审的同一天,带着妻子和国投中成集团的工程技术及施工人员一起搭乘飞机安全抵达约翰内斯堡机场。

  跟许多外国人只听说过东海却没听说过bj一样,国内同胞提起南非会很直接地想起争取自由平等的黑人领袖曼德拉和约翰内斯堡,以为约翰内斯堡是南非首都。

  其实约翰内斯堡在南非与东海在中国的地位差不多,是南非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的第一大城市,并不是首都,而且南非也不止一个首都。

  行政首都在比勒陀利亚,是南非中央政府所在地,人口150万;

  立法首都开普敦,是南非国会所在地,也是南非第二大城市和重要港口,位于西南端,是一个重要的国际海运航道交汇点,人口300万;司法首都布隆方丹,南非司法机构的所在地,人口只有46万。

  之所以乘坐飞约翰内斯堡的航班,完全因为大使馆所在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距约翰内斯堡不远,只有50多公里,只需要半个小时车程。

  约翰内斯堡机场非常现代、美观,如同生机勃勃的南非经济一样,代表了这个国家的现代化水平,保安程度极其严密,可与任何欧美发达国家一争高下。

  提起外交官人们就想起外交豁免权,认为外交官能享受很多特权,其实没那么夸张,入境一样要接受检查,就算不用接受检查韩博也不能扔下同机来南非的建筑公司同胞,自己带着妻子先走。

  “韩参赞,韩参赞,欢迎来南非!”

  一个举着接机牌的年轻人兴高采烈,来南非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尤其这个从香港飞约翰内斯堡的航班上,生怕认错,他又侧头看看一个中年男子手里的照片。

  他担心认错人,韩博可不会认错,一眼就认出他绝对是自己今后几年的助手,使馆方面给即将成立的警务联络组配的三秘。

  “刘秘,是我,这位是我爱人李晓蕾。”

  “韩夫人好,不好意思,我光顾着看韩参赞,没看见您,要是早注意到您,我才不怕认错呢,您这么漂亮,太明确了。”

  “谢谢刘秘。”

  一等秘书、二等秘书和三等秘书,在外交界以外的人听起来,会混同于政府首长身边的私人秘书,或者大公司企业总经理或董事长办公室里的小秘书,所以在一些活动中,有些主人会把和大使一起出席活动的使馆一等秘书或二等秘书作为大使的个人随从来安排。

  其实外交官系列中的“秘书”和文秘工作中的秘书并不一样,日本把外交官系列中的一、二、三等秘书称作书记官,一等书记官,二等书记官和三等书记官,这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叫法,因为有助于避免误解,它强调了这一级职务的官员身份,持有这一身份的人员是作为政府官员前去办理公务的。

  事实上外交官系列的秘书一样官员!

  一等秘书甚至是很重要的业务级官员,在大中型使馆中,一等秘书往往负责重要的业务方面的事务,或者担任某个处室的负责人,对外办理一些政治性或事务性的交涉。小型使馆中一等秘书有时具有第二把手的身份。

  三等秘书更多地是从事事务性工作的官员,从事某个处室内的具体业务,单独对外交涉的机会就比较少,是年轻外交官晋升和学习中途的一个重要台阶。二等秘书则是介于前述两者之间,在工作中要承担比三等秘书更重要的任务,对外交涉办理各种案件的次数和机会也要多一些。

  使馆安排一个助手,显然是担心自己对南非不熟悉,想以此让自己尽快进入状态。

  领导考虑得很全面,韩博心存感激,正准备握手,刘心存突然转身介绍道:“韩参赞,这位是我们使馆的姜参赞。”

  过去两个多月没白实习,不仅学到许多国际执法合作方面的知识,也学了许多外交礼仪,姜参赞西装革履,气度不凡,一看就知道一样是外交官。

  同样是参赞,但人家年龄比自己大,驻外经验比自己丰富,或许行政级别也比自己高,韩博急忙伸出右手:“姜参赞,幸会幸会,劳驾您亲自来接,真受宠若惊。”

  “韩参赞,别这么客气。”

  驻外的同志都比较年轻,姜参赞看到三十出头的韩博并不意外,反而一脸不好意思地笑道:“其实我既是来接你和晓蕾同志,也是来接中成集团的同志们的,坐同一个航班,去同一个地方,吴工刘工在飞机上都互相介绍过了吧?”

  “介绍过,认识。”

  原来不是专程来接自己的,有那么点自作多情,韩博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同机抵达的中资机构同胞们都出来了,第二次来的正跟姜参赞点头微笑,第一次来的技术人员和建筑工人正好奇地四处张望。

  使馆租了一辆豪华大巴,众人寒暄完,跟姜参赞和刘心存上车,身份地位体现出来,韩博两口子坐在前面,中资机构的人员坐在后面。

  “韩参赞,晓蕾同志,我们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出发,政治处的魏主任正在跟机场方面沟通,为下个月首长来南非访问的事,先喝口。”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下个月,总理应非洲几国元首邀请来非洲访问,南非是其中一站,专机一样会在约翰内斯堡降落。安保工作必须提前协调,能够想象到涉及到的几个驻外使领馆现在有多忙。

  同事忙,自己这个应该专门跟南非警察部门打交道的警务联络官却帮不上忙,韩博觉得很不是滋味儿,连忙道:“我们没关系,工作要紧,办正事要紧。”

  “姜参赞,嫂子给您捎的东西在我包里,现在拿还是等会儿拿?”韩博话音刚落,中成集团的吴工从后面走了过来。

  “等会儿吧,到工地再拿,谢谢啊。”

  姜参赞起身感谢了一番,又回到座位上。

  在飞机上跟工程技术人员聊过,事实上同他们一起来也是外交部安排的,他们不是来南非做生意,而是搞建筑,确切地说是建新大使馆。

  姜参赞不知道韩博跟他们聊得挺深,不无感慨地解释道:“韩参赞,晓蕾同志,我们中国人来非洲发展也就是最近十几年的事情,上世纪八十代,中国人西装革履地走在大街上,当地见到了会叫japanese,以为是日本人。

  那时很少有人会想到中国人能出国,能来南非。

  我到馆这几年,来南非的中国公民越来越多,许多旅游景点和路牌都是用中文和英文写的。以至于日本驻南非大使经常在我们刘大使面前抱怨,说日本游客到了南非,南非人见了都叫他们chinese,把他们当我们中国人!”

  “这不仅说明我们中国人多,也说明我们中国的经济发展得越来越好。”

  “是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非贸易额从只有几千万美元,到七八十年代变成十几亿美元,到2000年时就已经突破100亿美元,达到106亿美元!因为来南非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对使馆的要求和工作量也加大了。接待国内的代表团组、领事保护等,这方面的责任也比过去大多了。”

  姜参赞到馆时间早,对此深有感触,接着道:“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领事部门也就是一两个人员配置,一年就办几百个签证。到2001年我到馆,除了驻比勒陀利亚的大使馆设有一个领事部,包括领事参赞在内有四五个工作人员之外,还有驻约翰内斯堡、驻开普敦和驻德班三个总领馆。

  总领馆一般编制都在10人左右,加上使馆领事部,每年要发放大量签证,让南非人到中国做生意、访问或旅游。目前,我们南非使馆有60个编制,再加上三个总领馆,有将近一百个外交官。

  使馆的馆舍建设也经这样的发展过程,我们现在的馆舍确实比较老旧,已经不能适应现代外交工作的需要。等会儿一起先去工地,新馆位置非常好,在比勒陀利亚国宾馆南侧,等新馆建成投入使用,在比勒陀利亚大街上可以称得上是一景。”

  到底是搞基建的,三句话不离本行,说着说着竟说到新馆建设上去了。

  韩博对此挺有兴趣,听得津津有味。

  李晓蕾则跟后面那些第一次来南非的建筑工人一样,对周围的一切觉得很好奇,高楼大厦,绿树成荫,看上去挺好的,不像传说中的罪恶之都。

  就在她以为黄琴的介绍太过夸张之时,两个戴着墨镜、挎着冲锋枪,看上去既不像警察也不太像军人的白人,不知道从哪儿走到车门外,背对着车门似乎在执勤。

  “韩夫人,这是我们请的保安,机场这一路还是比较安全的,主要是今天人多、行李多,请几个保安放心一点。”顶头上司的夫人太漂亮,刘心存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发现她好像有点紧急,急忙放心矿泉水解释道。

  “请外面的保安,使馆不是有武警吗?”李晓蕾不解地问。

  “我们中国跟美国不一样,我们中国驻外使馆的安保,通常由所在国政府或使馆聘请的当地保安负责,只有在安全局势动荡的国家才有武警,而且是从04年才开始派出武警的。”

  刘心存笑了笑,又补充道:“就算美国,他们的海军陆战队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在他们的驻外使馆驻扎的。您是bj人,肯定从美国大使馆门口经过过,您看见使馆门口有美军执勤吗?”

  “这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了,门口只有武警,没有美军。”

  “可能有美军,但不可以穿军服在门口执勤,更不可以配枪,这涉及到我们中国的主权,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妻子整个一十万个为什么,问完一个问题又是一个问题。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何况她是一个大美女,姜参赞和刘三秘很乐意为她解惑。

  韩博的心-思则全在工作上,启程前的一个下午,领导找他谈话,半开玩笑地问:“韩博同志,估计这些天你没少做功课,随着对南非治安环境的了解不断深入,是不是觉得这个警务联络官混日子很容易,想干点事却很难?”

  在公大当教官时就给那位领导汇报过工作,当时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韩博苦笑着承认:“有点,如果有选择,宁愿在国内工作,哪怕当一个普通刑警。”

  领导微微点点头,意味深长说:“这才是我了解的韩打击,不过你更应该反过来想想,上级为什么要派你去,而不是派其他同志去?”

  “我知道这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

  “这就是了,部里对你只有三个要求,归纳起来就是你们省政法委林书记的那句话,上任之后要‘找得着人、说得上话、办得成事’,只要做到这三点,你就是一个称职的警务联络官!”(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