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六十二章 援兵

第七百六十二章 援兵

  上午10点多,约翰内斯堡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一个四十出头、西装革履、看上去很精干的亚洲男子,从海关人员手中拿回证件,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再次致谢,把三个大行李箱放到小车上,抬头看看指示牌,跟另一个等候已久的亚洲男子着入境的人流快步来到出站口。

  “曲处,这边!”

  出口处举着牌子迎接的正是韩博,虽然之前从未见过真人,但通过电子邮件看过照片,韩博一眼认出今后的“搭档”,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和高兴的笑容。

  曲盛同样高兴,一边举手示意一边笑道:“韩局,不好意思,飞机在香港延误了几个小时,让你久等了。”

  “天下公安是一家,何况我们是搭档,千万别这么客气。”韩博紧握了下他的手,提起两个行李箱,掂掂发现挺沉,不禁笑问道:“东西全在里面?”

  “这两个箱子里全是,国合局领导说前线有需要,后方的后勤保障工作就要跟上。领导亲自交办的,天天给厂家打电话催货。”

  对外交流不是空口说白话,登门拜访更不能两手空空。

  刚刚过去的半个月里,韩博把自己带来的一些诸如警表、带有公安警徽的领带夹、公安标识的警察模型和公安卡通纪念品等警务礼物全送完了。

  这才跑了几个地方,这才拜访了几个南非警界官员,工作才刚刚开始,后勤补给必须跟上,所以立即向公安部国合局求援,委托同样来担任警务联络官的搭档带过来。

  同曲盛一起下机的年轻人朝韩博身后的约翰内斯堡总领馆工作人员举手打了个招呼,建议道:“韩参赞,曲处长,先上车吧,这里不是说话地方。”

  “行,先上车!”今后不再是孤军奋战,韩博实在太高兴了,竟忘了跟外交部的同志打招呼,急忙歉意的笑了笑。

  这里确实不是说话地方,同搭档一起来的小伙子是外交信使,他的手提箱和拉杆箱里很可能有机密文件,当然要尽快送到使领馆,韩博从善如流,拖着行李箱同众人一起走向停车场。

  曲盛来南非工作跟韩博一星期前的一份报告有很大关系。

  在公安部向南非派驻警务联络官之前,驻南非使领馆在保护华人生命财产安全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大使馆和几个总领馆跟南非警方经常打交道,有专业外交官前辈帮忙,部领导提出的三个要求中的“找得着人”并不难。

  之所以向部里求援,一是不法分子针对华人犯罪的情况比预料中更严重,开普敦那起血案中逃跑的几个嫌犯尚未缉捕归案,又遇到了一起凶杀案!

  来自西广省的一对父子在约翰内斯堡开车回自己的电焊条厂时,在大门口遭持枪歹徒的武装抢劫,父亲当场中弹身亡,儿子左肩中弹。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内,五名华人被砍、被枪击重伤,一个同胞喋血南非,在华人社会中引起巨大震动,生命财产安全保障的缺失,几乎使南非华人人人自危。

  作为警务联络官,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协助南非警方侦察破案,紧急启动应急事件联络机制,约见相关省警察厅分管刑事侦察的副厅长和刑侦部门负责人,就针对华人发生的恶性案件与其进行交涉。

  一个案子接着一个案子,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再就是南非华人中闽省人最多,既有偷渡过来的,也有非法滞留的,甚至有在国内犯过事的前科人员。从警务联络组电话公布出去后接的几个举报上看,一些所谓的“移民中介”极可能是组织偷渡的犯罪团伙,至少与“蛇头”有勾结。

  自己从未在闽省工作过,连闽省话都听不懂,想打击华人中的害群之马,维护华人的合法权益,急需一个在闽省公安系统工作过的同志。

  曲盛就是这么被派来的,来此之前在闽省公安厅厅担任出入境管理处副处长,并且曾留学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同样是公安系统的精英,是部里从几百个候选人中挑出来的。

  今天来了两辆车,一辆是驻约翰内斯堡总领馆的,一辆是驻南非大使馆的。

  尽管停车场有警察和保安,但刘心存依然守在车上,跟新上任的第二位上司打完招呼,就点着引擎跟着总领馆的车开向约堡市区。

  车上三个人,全是警务联络组的。

  曲盛没什么不好意思,一脸苦笑着说:“韩局,来南非工作对我来说真的很突然,以前从没来过,对南非一点不了解……”

  “我过来比你早不了几天。”

  今天不回大使馆,等会儿要去约堡唐人街参加几大侨社的接风宴,韩博觉得有必要给搭档简单介绍下情况,“老曲,这边的治安状况你应该有所耳闻,这边的华人华侨大多是你老乡,工作开展起来比我有优势,不了解的我想主要是南非同行。”

  “是啊,对他们我真一无所知。”

  “他们的组织架构不复杂,警察部也就是国家警察总局隶属于‘治安与安全部’,英文缩写SAPS,最高首长是国家警察总监,由总统任命,任期五年。即将卸任的警察总监在国际上很有名,刚当选上国际刑警组织的首位黑人主席,被誉为‘了不起的塞莱比’、‘南非的骄傲’。”

  韩博从公务包里掏出一份自己整理的材料,如数家珍地说:“各省设省警察总监,由国家警察总监任命,负责辖区内的警务活动,受地方政府和国家警察总局双重领导。总部机关设在行政首都,指导全南非的犯罪预防和侦查工作。总局下面设统计分析局、犯罪预防局、行动局、犯罪情报局、刑侦局、后勤局、训练局等11个分支机构,其中刑侦是一个很重要的分支。”

  “跟我们公安差不多。”

  “也有所区别。”

  韩博笑了笑,接着道:“刑警大概两万多名,不到总警力的20%,任职门槛还是挺高的,必须有5年‘着装’警察的经历,跟欧美有点类似,但在提升上存在一些问题。

  对于有业绩的警员晋升警衔,提拔到管理岗位,然而有能力的刑警不一定是出色的管理人员,而且把刑警提拔到其它部门会破坏已建立的特情网络和情报关系网,现在好像开始尝试通过提供薪资来达到奖励目的。”

  “听起来挺正规啊。”曲盛喃喃地说。

  “是挺正规的,该有的全有,比如在职培训,专门建了一所刑事侦探学院,美国的FBI、英国的苏格兰场和德国、荷兰的警察部门提供很多帮助,结果受训的大多刑警认为他们的侦查经验和知识来自‘实践’,不是学校和书本,甚至把去培训当着度假。”

  难怪个个说南非警察**,连培训都不重视,可见队伍正规化建设存在多大问题。

  曲盛下意识看了一眼窗外,似乎想看看周围有没有同行。

  “警力不能说有多紧张,但配置上有问题,分布严重不均匀。总部多,基层少,一共十几万警员,总部就两万多。开普敦那个案子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的,负责调查的刑警一个人要办40多个案子,破案率怎么上得去?”

  “地区与地区也不均匀,比如东开普省多,北开普省少。”刘心存忍不住补充一句。

  韩博点点头,继续道:“而且内部合作机制有问题,刑侦队跟警署相对独立,甚至不在一起办公,最远的相距十几乃至几十公里,与案发地公众接触少,需要当地警署提供破案线索和情况,但大多警署往往不太愿意配合。

  内部沟通严重不畅,刑事侦查部门之间,刑警个人之间,刑侦与警署之间几乎不交流情报,都把情报信息当成‘专有资产’,怕别人抢功,不愿意交流不愿意分享,直接导致重复劳动较多,破案效率低下。”

  过来是给他当助手的,曲盛很直接地问:“遇到涉及我们中国公民的案子怎么办?”

  “先找最大的,再找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疏通方方方面面、上上下下的关系,敦促、协助他们破案。必要时可以提出严正交涉,强烈要求他们组织力量,加大侦察破案力度,将罪犯绳之以法。”

  没有执法权,此行的使命体现在“联络”两字,联络、协助南非警方破案。

  而旅居南非的广大侨胞对“境外110”的期望又那么高,上级对身边这位和自己也寄予厚望,希望能两个连执法权都没有的联络官改善南非华人的治安状况,曲盛跟韩博刚来时一样感觉压力巨大。

  “饭要一口一口吃,事一件一件办。”

  韩博回头看看搭档,说道:“除了要盯着南非警方尽快侦破那几起命案,我们现在有两项迫在眉睫的工作,一是西山省厅请求我们协助,他们收到消息,一个涉嫌非法吸储的经济犯可能逃到了南非,请我们代为留意,如果确实在,想办法帮他们把人抓回去。”

  “涉案金额多少?”

  “三亿多,涉案金额巨大,是一个女嫌犯,出逃前在信用社的一个分理处工作,已经上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

  南非有三十万华人,想找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

  搭档是闽省人,马上就要参加他老乡举办的接风宴,完全可以发挥自身优势,发动在南非的父老乡亲帮着留意留意。

  韩博顿了顿,又拿出一叠材料:“这段时间,约堡总领馆和开普敦总馆接连处理了起起领事保护案件,当事人大多为一些涉世不深的年轻男女,在南非全没有合法身份,他们因急于取得在居留权而委托非法移民中介办理工作签证,结果上当受骗,得到的只是伪造的工作签证。

  他们是这么说的,自称是非法中介的受害者,但无法证实其所持的伪造签证是从中介处购买所得,也没有中介开具的发票。我昨天去了一趟林德拉遣返中心,经移民局同意跟他们谈了谈,结果发现他们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不敢直视我,不愿意跟我谈。”

  “南非移民局打算怎么处理?”

  “查获这些人持有伪造签证,移民局要把他们遣返回中国。他们不想回去,想到领事馆。”

  领事保护不包括帮他们申请签证,更不可能帮他们申请居留权。

  曲盛不认为事情会这么简单,追问道:“在南非没合法身份,在国内呢?”

  “护照不是假的,是经过篡改的,口音明明来自闽省,却说自己是西北人。我联系过护照上的户籍所在地公安局,国内同行说户籍资料里查无此人。”

  “也不是在逃人员?”

  “我把照片发回去了,暂时没比对上。”

  对在内部省份公安系统工作的人而言,这样的事很奇怪。

  曲盛却见多,岂能听不出韩博的言外之意,轻叹道:“如果没猜错,他们背后应该有一个偷渡团伙。”

  “我也是这么分析的。”

  韩博点点头,凝重地说:“偷渡肯定不对,但他们终究是为了改变现状,想出来多赚点钱,在南非的华人尤其闽籍有很多是偷渡过来的,漂洋过海来打拼很不容易。关键收他们的钱,组织他们过来的蛇头太不负责任。

  帮他们篡改别人的护照,做假的南非签字,而这些在移民局监狱里的人为支付偷渡费用,很可能在国内欠下一屁股债,赚不到钱就这么被遣返回去,不是把人家往死路上逼吗?”

  蛇头太可恶了!

  曲盛摸摸下巴,紧皱着眉头问:“韩局,能不能再去移民局监狱跟他们谈谈,看他们能不能提供点线索。”

  “明天遣返,明天我们去机场跟他们谈。”

  在国内三天两头遇到这种事,到了南非又这样。

  国内经济发展得越来越好,机会那么多,又不是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老乡们怎么还总想着往外跑。作为一个闽省人,曲盛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儿。

  …………

  PS:昨晚熬得太晚,今天头晕脑胀,只有一章,请各位书友见谅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