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六十四章 偷渡团伙!

第七百六十四章 偷渡团伙!

  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开座谈会。

  聊了一个下午,作用肯定是有的,但防范得再好也是治标不治本,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靠得不是两个警务联络官,也不是使领馆,甚至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南非政府。

  韩博从来没觉得如此“无力”过,回大使馆的路上,看着穷人在高速公路两侧搭建的棚子沉默不语。

  回想起今天的所见所闻,曲盛好奇地问:“韩局,警民合作中心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

  “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

  韩博歉意的笑了笑,耐心解释道:“警民合作中心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几个热情侨领自掏资金,召集热心公益事业的华人华侨共同筹划,获得一些华商支持,总领馆也做了很多工作,帮着与相关政府部门协调,最后获准成立。

  主要是与当地警政单位建立业务联系,熟悉警方工作程序,构筑华人与警政单位互动的渠道,让警方更多地了解华人社区面临的困难,同时尽全力协助警方工作。去年正式激活的,向外公布3个对外服务的热线号码,有两个全职工作人员,负责接听华人求助电话,帮助他们处理因为语言障碍、法律生疏等问题而面临的困难。”

  “效果怎么样?”

  “这个怎么说呢,使领馆经费紧张,只能从预算中节省出几万支持他们工作,没有稳定的经费来源,3条热线只有上午8点到下午5点才能打通。就算使领馆经费充裕,也不能把这个合作中心当成一个事业单位,毕竟这是南非,要尊重南非的主权。”

  刘心存抬头看看后视镜,补充道:“办好华人警民合作中心是有利于全体华人的大好事,我们只能呼吁旅居南非的华人华侨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万事开头难,上次来时跟李主任谈过,他打算成立一家保安公司,专门为华人提供安保服务。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安保利润空间还是比较大的,经营好或许真能让合作中心的经费有保证。”

  “李先生是预备役警察,对市政警察局的情况很熟悉,他出面搞肯定没问题。”

  “预备役警察?”

  “南非的一个警种,每周只要上街巡逻十几个小时,跟正式警察一样穿警服、开警车,一样配枪,遇到紧急情况甚至有执法权。全南非有好几个华人预备役警察,李主任是第一个,约堡市政警察局遇到涉及华人的案件,经常把他请过去做翻译。”

  “他是中国公民还是南方公民?”预备役军人许多国家都有,预备役警察曲盛还是头一次听说。

  “穿上警服是南非警察,脱下警服是中国公民。”

  韩博同样觉得有些荒唐,遥望着路边一片漂亮的戒备森严的别墅区,说道:“搞安保确实有前途,‘宁信保安,不信警察’这句话在南非广为流传。在治安最恶劣的约堡,很多大公司都雇专业保安来保证安全;政府部门包括警察局、法院,也都雇保安,可以说是最吃香的职业之一。”

  “警察局雇保安?”

  “没开玩笑,南非各政府部门每年要花费1亿多兰特雇用15家保安公司的专业保安。在全南非的1000多家警察局中,很多治安恶劣地区的警察局也都雇用保安,这是为保证枪支、设备的安全,用他们的话说也是为确保警察更专注地对付歹徒。”

  曲盛被搞得啼笑皆非,韩博点点头,解释道:“大保安公司确实比警察更专业,大公司的保安有些是职业军人,有些是从警察局跳出去的刑警。提供的安保业务也全面,可以花钱按照他们的报警系统,可以花更多钱请保安贴身保护。

  中午坐我们对面的张先生,有过数次被抢劫的经历,他说第一次被抢劫后一个多小时才等到警察。之后就在家里安装了保安公司的报警装置,每个月交六七百兰特的服务费,贵是贵了点,但事实证明物有所值。

  第二次遇到抢劫,保安迅速赶到现场与劫匪展开枪战,把抢劫未遂的劫匪给吓跑了,警察却在20多分钟后才赶到现场。所以,很多南非人在抢劫发生后都是先向保安公司打电话求救,然后再报警。”

  ……

  总理来访的日子越来越近,使馆同样顾不上为曲盛设宴接风,领导甚至没时间对新同志进行“到馆教育”。

  李晓蕾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家乡菜,邀请不是很忙的几位工作人员作陪。

  吃完饭,曲盛赶紧去宿舍倒时差。

  一起来国外却同样难得一聚小两口收拾好碗筷,走出使馆散步。

  中国尽到一个大国的义务,在其他国家驻中国使领馆周围安排武警执行,确保各国外交官和联合国驻华机构官员的安全。南非虽然治安问题严峻,但在这方面也算尽力,周围几个街区都有警察巡逻,还是比较安全的。

  “明天又要去约堡?”

  “跟移民局沟通好了,明天直接去机场。”

  李晓蕾挽着丈夫胳膊,嘀咕道:“下午回来,明天一早又要去,还不如不回来,不如住总领馆呢。”

  她不是因为自己没时间陪她而不高兴,而是担心来回路上的安全,韩博拍拍她手,“今天是特殊情况,曲处长上任,怎么能不来使馆报到。”

  “记得穿防弹衣,出去时注意点安全。”

  “放心吧,我天天跟警察而且是高级警务人员打交道,又不是去贫民区,安全方面还是没问题的。”

  天天呆在使馆内,出去也是去安全的地方,李晓蕾对南非治安的印象没那么糟糕,也没之前那么担心了,突然好奇地问:“明天遣返的几个偷渡客,遣返费用谁出?”

  “中国公民因非法进入或滞留被有关国家抓获并遣返,如有关国家不承担遣返费用,则由当事人或其亲友承担。被遣返当事人身份核实后,其亲友先将款项以人民币汇至或以美元面交外交部财务司。驻外使领馆接到外交部的收款通知后,协助安排当事人回国。”提起这个,韩博如数家珍。

  “自己出?”

  “他们自己跑出来的,又不是国家让他们出来的,难道让国家给他们报销机票?”

  “也是,国家的钱是纳税人的钱,国家不可能用别人的钱替他们买这个单。”李晓蕾想了想又问道:“既然要自己出钱,他们怎么愿意回去的?”

  韩博轻叹口气,解释道:“移民局监狱条件实在不怎么样,一天只有一顿玉米糊,难以下咽,跟猪食差不多。号子里关的也不只是他们,还有其他非洲国家的偷渡客,全黑人,谁知道那些黑人有没有传染病,他们不想死在移民局监狱,所以愿意让我们帮他们联系国内亲友,请亲友帮他们把遣返费用先垫上。”

  “遣返回去之后会不会被处罚?”

  “具体情况具体对待,边防的同志在机场等着呢,他们一下飞机就要接受审讯。如果他们在南非违反中国法律,涉嫌刑事犯罪,比如抢劫或故意伤害过中国公民,受到南非司法机关刑事审判或未服刑的,国内司法机关一样要追究。

  如果只是偷渡,只是想出来赚点钱,没有违反其它法律法规,没涉嫌刑事犯罪,就对他们进行拘留、批评、教育,可能会罚点款,附加没收护照,5-10年内不允许再出境,也不会再给他们办理护照。”

  其中一个是在行政首都被移民局抓着的,李晓蕾在领事部帮忙,对此并非一无所知,又不解地问:“他们怎么使用别人的护照,把自己的照片贴上去?”

  这就是明天要去约翰内斯堡机场见他们的原因!

  再往前走就不太安全了,韩博拉着她手一边往回走,一边淡淡地说:“如果没猜错,他们的最终目的地不是南非,而是美国。南非只是一个落脚点,他们可能想先获得南非的工作签证,再想办法拿到南非的居留权,等有了一个合法身份再去美国驻南非使领馆申请美国签证。”

  “直接申请不行吗?”

  “美国被他们搞怕了,美国驻中国的使领馆一看到闽省护照直接拒签。说出来你不敢相信,去年闽省有个地方政府的代表团要去美国招商引资,领事馆都不给他们签证,担心他们去了就不回来。”

  原来传言是真的,李晓蕾彻底服了。

  韩博回头看看身后,接着道:“偷渡不是什么稀奇事,可以说国内的几个侨乡都是这么来的。关键是他们的任境方式惊人的一致,移民局没查到他们的入境记录,只查到他们从约翰内斯堡机场转机去津巴布韦的航班信息。

  他们在国内只是农民,没接受过高等教育,英语都不会说,之前很可能没出过国,却能采用这种方式偷渡到南非。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有人在组织策划,说明南非极可能存在一个组织偷渡的犯罪团伙,并且在南非的人可能只是整个组织偷渡链条上的其中一个环节!”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1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