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七十章 全力以赴(二)

第七百七十章 全力以赴(二)

  许多人总是抱怨,中国的护照不好使,持中国护照在国外总是被歧视,极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曲盛曾在美国留过学,去过曼哈顿唐人街。

  现在又被外派到南非工作,几乎天天与旅居南非的华人华侨打交道。对海外华人华侨了解得越多,越觉得华人应该多找找自身原因。

  远的不说,就说眼前。

  总理访问完南非之后,约堡西罗町唐人街上的治安状况有恶化之虞,华人与华人之间的各类纠纷、打架斗殴事件不断。因为大街两侧商铺林立,街上的停车位明显不足,所以时常发生为抢车位而引发争斗,有的口角对骂,有的则大打出手,每次都吸引众多当地人围观。

  前天两帮华人因为争抢一个门面,发生一起数十人参加的群殴事件,更引来当地电视台、电台和报社记者的争相报道,新闻播出后,难免触发人们对唐人街治安很糟糕的联想,进而危及整个华人社区乃至中国的正面形象

  此外,唐人街上华人住家、商家违章经营、乱搭乱盖等涉法违纪现象,在南非执法部门一次次“围剿”中不断暴露,每每登上当地报纸的新闻版面。一些对华人乃至中国始终抱有成见的媒体兴风作浪,在文章中常常暗示,称唐人街及西罗町华人社区已沦为红灯区和毒品交易场所,是遍布吸毒、贩毒、卖-yin等违法分子的藏污纳垢之地。

  面对层出不穷的治安事件和违法现象,华人自己真要反省,唐人街是华人社区的代表,唐人街面貌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南非华人整体的形象,所以要想改善南非人心目中的华人及华人社区的印象,一定要首先从扭转唐人街“脏、乱、差”等不良现状做起。

  偷渡、非法滞留,伪造证件或文件申请工作签证更让人头疼,曲盛越来想越憋屈,越想越窝火,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韩博放下判决书。

  “韩局,上诉有没有希望赢?”

  “希望不大。”韩博长叹口气,把判决书放到一边。

  “不是证据确凿,还有目击者吗。”李晓蕾比三位男士更关心这个案子。

  “警方认为证据确凿,但那些证据法官根本不会采信。至于目击者,他只看见被告尾随柳小洁,没看见被告开枪。南非的法律体系充分保护嫌疑人的权利,对证据质量要求很高,真正的疑罪从无,不可能凭目击者的证词就认定被告有罪。”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曲盛难以置信,他之前了解过案情,一直认为这是一个铁案。

  “被警局搞砸了。”

  韩博拍拍大腿,解释道:“警局提供的文件漏洞百出,侦探所记录的证词前言不搭后语,技术部门连检材都搞错了,鉴定报告等于一张废纸。”

  “怎么会搞砸!”

  “不奇怪。”

  韩博起身揉了揉腰,轻叹道:“南非警察人员素质存在很大问题,非国大掌权之后,警界可能是技术人员流失最严重的地方,大量有经验的警察离开警队。与一些警察参与过对反抗力量的镇压有关,个人的种族歧视倾向有关,也与警队新兴起的逆向种族主义有关。

  不管与什么有关,这种人员流失对南非警方的影响是很大的,很多经验没传承下来,很多事情要重新学起。而且南非基层警察机构的结构变化也对破案不利,转型期以前,侦探在警局内的地位很高,警局的主要目的是打击犯罪,设置以破案为中心,侦探可以动用很多的资源进行调查,国家范围内也有一个有效的技术部门进行技术支持。

  调整之后,警局变成了以防止犯罪为中心,想法是好的,但结果却造成了侦探的地位下低,升职通道不顺,侦探能够动用的调查资源大幅度缩减。侦探不再成为一个令人尊敬的行当,愿意干这一行的人数不断减少,质量也在不断下降。”

  “警察素质确实有问题,一线警察里的半文盲很多,他们大多无法独立完成一个文件的书写,不会取证,不会完整记录证词。直接导致收集的证据质量非常差。”想到接触过的那些黑人警察,刘心存深以为然。

  韩博指指判决书,补充道:“更麻烦的是,技术部门提供技术支持的手续越来越官僚,能提供的技术支持越来越少,使用的刑事技术手段大都过时,办事效率越来越低,分析结果的可靠性也很令人怀疑,可能由于出过几个明显因为政治立场而改变鉴定结果的丑闻,整个技术部门几乎到完全瘫痪的地步。”

  这么一帮警察,这么一个司法鉴定机构,提交的证据和鉴定报告质量可想而知。

  “警队一塌糊涂,法院系统却很专业,想想就讽刺。”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柳小洁的案子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韩博遗憾归遗憾,不想在这上面做无用功,话锋一转:“曲处,有没有余清芳的消息?”

  “暂时没打听到,南非西山人不多,她过来能投奔谁,是不是西山的情报有问题?”

  “情报不太可能有问题,她应该在南非。”

  “干脆登报吧,死马当活马医。”想起刚认识的几个华文媒体记者,李晓蕾很难得地提出一个建议。

  “不能登报,万一她在呢,在南非我们还能想想办法把她弄回去。如果打草惊蛇,她闻风潜逃到欧美,我们再想把她抓回去就难了。”

  余清芳上了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只要能搞清其下落,想把她引渡回去不能,毕竟南非前任国家警察总监现在是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南非在国际司法协作方面要作出一些表率。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找到人!

  南非警方是靠不住的,他们自己一堆麻烦,根本不会给你帮这个忙,只能靠自己。

  约堡的警民合作中心总共三四个人,专职的只有两个,而且没经费,同样指望不上;心系祖国的侨领倒是愿意帮忙,可人家的社交圈就那么大,在华人圈又有一点名气,余清芳肯定对他们敬而远之,这条路同样走不通。

  非法集资,涉案金额好几个亿,多少老百姓上当受骗,或许其中有人家的救命钱。众人很想帮西山同行把余清芳抓回去,把赃款追回去,可手头上的资源就这么多,只能干着急。

  集思广益,一起研究,不知不觉已是下午5点半。

  李晓蕾跟报警人约好的,韩博和曲盛二人准备了一下,开使馆的车来到约定的商场。

  这是一个集购物、餐饮、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室内商业中心,这样的商业中心南非有很多,安保措施严密,非常安全。地方也够大,吃喝玩乐什么都有,在里面走走逛逛能呆一天。

  韩博环顾四周,终于找到约定见面的咖啡厅。

  曲盛先进去观察,确认没什么可疑,很默契地走到门口,买来一张报纸,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看。

  韩博整整西服,走进店里要了一杯咖啡,坐到靠墙的位置掏出手机,等了十几分钟,一个背着旅行包、戴着墨镜的亚裔小伙子过来了,用一口不是很流利的英语跟服务生说了几句,偷偷观察了好一会儿,才走到韩博面前。

  “韩参赞吧?”

  他说得是普通话,韩博微笑着点点头,指指对面的椅子。

  小伙子摘下墨镜,露出一双“熊猫眼”,回头看看身后,不无紧张地坐下身。韩博注意到他不仅眼眶肿了,左边脸颊还有擦伤,手腕处有很明显的青色淤痕,如果没判断错,应该是手铐造成的。

  “遇到什么事了,怎么弄成这样?”他很紧张,韩博没问姓名,而是先关心起他的遭遇。

  “韩参赞,我被人陷害了,这些是约堡的**警察弄的。”

  “需不需要我给你推荐一个信得过的律师?”

  “事情没那么简单!”来就是告状的,小伙子不吐不快,根本不用韩博刻意问,便一脸愤慨地诉说起来。

  “韩参赞,我姓黄,叫黄雨军,这是我的护照,这是工作签证。我跟那些偷渡过来的闽省人不一样,我是做外贸的,公司在东海,我是公司派过来的。”

  手续齐全,跟那些偷渡客果然不一样。

  韩博掏出笔记本,一边记录一边示意他接着说。

  “我们的货柜原来是从华洋清关走货柜,后来发现这家报关行收费太高,就找另一家清关行。华洋的一个叫阿生的台湾人,也可能是香港人,打电话问我怎么不从他们那儿走柜子?我当时没在意,就说你那里价格不太合适。没想到,这就是厄运的开始!”

  “大约过了一个月,我们的办事处被一帮警察堵住了,有两个是海关的,还有一个四五十岁的穿便衣的印度人。海关的人说我的货柜里有走私物品,后来改口说低报税款。那帮警察开始在办事处里翻箱倒柜,后来又把我拷起来,让我带他们去仓库搜查。”

  韩博能想象到他当时多么无助,抬头问:“他们有没有搜查手续?”

  “有。”

  小伙子义愤填膺,咬牙切齿地说:“他们有搜查令,我一样有手续,没走私,没低报税款,有什么好怕的。结果一到仓库,那个印度人站出来说,只要我拿出20万兰特,他就能把事情摆平,我当然严词拒绝。当场要求打电话给清关行,想让清关行帮我把当时的材料送过来。

  没想到,一看我这个态度,警察就把我押上警车,押到西罗丁附近的克里夫兰警察局。我同事当时不在办事处,后来听说我被抓走了,就赶紧给老板打电话,老板让他赶快请律师。”

  处置得当,没什么问题,为什么搞得如此神秘,韩博一头雾水。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