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全力以赴(三)

第七百七十一章 全力以赴(三)

  “律师不知道我被关在克里夫兰警察局,我只能靠自己,据理力争,那些警察恼羞成怒,说我护照上的工作签证的公司名字,与办事处的名字不符。您肯定知道,这个现象普遍存在,很多华人都是用工作证注册公司,工作证上的公司名字当然跟自己的公司名字不符。

  我说只有移民官才有权查签证,再说南非政府也一直默认用工作证注册公司,警察没无权以这个理由抓我。那些坏警察没捞到好处,又气又急,不听任何解释就把我关进去,还吓唬我,要把我送到林德拉遣返中心遣返回中国。”

  “后来呢?”

  “后来白人律师找到警察局交涉,当时正好是周五,他们说没人负责,坚决不放。我就这么被关到周一才被放出来,花掉五千兰特律师费。”

  黄雨军摸着脸颊上的伤,接着道:“等我回到办事处一看,差点晕过去。他们搜查那天收的20多万兰特货款不翼而飞。我同事是老板的侄子,不会干这种事,肯定是那些坏警察偷的。

  更可气的是,过了几天,那个印度人又带着另一帮穿警察制服的人去我们办事处。我担心再被弄进去,我已经被搞得筋疲力尽了,就跟那个印度鬼子求情,上次我办事处里的钱,你们都拿走了,我也不追究了,我这里还有1万多,你可以拿去,但你必须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能作这个主,能这么处理问题,说明眼前这位有点能力,难怪他们外贸公司老板让他在南非独当一面,韩博暗赞了一个。

  “那个印度人说了一句,你想想你最近惹谁了吧?”

  小伙子深吸口气,咬咬嘴唇说:“我顿时明白一大半,也猜到是谁在背后主使!昨天,我找人到克里夫兰警局找里面认识的警察打听,这才知道,那个印度人是一个黑帮头目,名字叫薩姆,当时一开始跟他去警局报案的人姓陈,叫陈伟!”

  “陈伟,陈伟是干什么的,华洋报关行的老板?”韩博下意识问。

  “您不认识?”

  小伙子一脸惊诧,仿佛韩博应该认识似的。

  “不认识,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不可能,他是预备役警察,他也是警民合作中心的人。韩参赞,请相信我,他不是好人,我现在打听到了,他跟那个印度鬼子薩姆是一伙儿的,和很多警察局都有勾结,就是一个华人中的人渣,他们每天就是在约堡各个商城带人查货柜、查仓库,借机敲诈勒索自己人,专门敲诈勒索我们中国人!”

  难怪他如此紧张,难怪他搞得如此神秘。

  尽管约翰内斯堡华人警民合作中心只是一个由华人自己注册成立的非营利性机构,但在绝大多华人看来却是中国驻约翰内斯堡总领馆的一个下属机构,或许直接归中国驻南非大使馆警务联络组管。

  “黄雨军同志,请相信我,我不认识这个陈伟,警民合作中心也没这个人。你想想,不管大使馆还是领事馆,包括前不久设立的警务联络组,这些驻外机构都是维护在南非的华人华侨利益的,怎么会包庇乃至纵容一个侵犯华人利益的害群之马?”

  “真不是?”

  “我以人格保证。”

  “这么说他应该是拉虎皮当大旗,也可能去过警民合作中心,他又是预备役警察,你们知道我们不知道,个个以为他是使馆的人。”

  黄雨军越想越气,又紧攥起拳头:“韩参赞,不好意思,我误会了,知道您不方便收拾他,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自己解决。”

  “你打算怎么解决?”韩博不动声色问。

  “找人废了那个混蛋人渣,受害的不止我一个,多联系几个受害人,不就是花点钱吗?这个王-八-蛋,还有老婆孩子在南非,坏事做绝,他就不怕报应!!”

  挺好的一个小伙子,既受过高等教育,又有大好前途,韩博不忍他走上歧路,脸色一正:“别犯傻,别干傻事!你被狗咬一口,难道真要咬回去?”

  “韩参赞,这种跟印巴人、跟坏警察勾结的人渣,如果不遭报应,会有多少人被他陷害?还有那个华洋报关行,许多人在他们那儿清过关,手里有好多公司资料,想使坏真是太简单了!”

  小伙子不仅有能力,而且极具正义感,韩博更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走上歧路。

  “黄雨军,黄经理,你是来南非做贸易的,不是来坐牢的,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器重你的上司、爱戴你的同事和关心你的家人想想。以后注意点,别给那帮混蛋抓住什么把柄,其它事交给我,我先了解下情况,如果属实,我会想方设法铲除这颗毒瘤。”

  “您怎么铲除,这是南非,又不在国内。”

  “总会有办法的。”

  看着韩博丝毫不作为的表情,小伙子点点头。

  本以为是什么大事,结果是一个“乌龙”。

  送走黄雨军,介绍完情况,曲盛扶着方向盘沉吟道:“韩局,这个陈伟必须解决,不然不仅会有更多华人被他敲诈勒索,而且会严重影响警民合作中心的形象。”

  “怎么解决,他躲在暗处使坏,自始至终没出面,搜集不到他违法犯罪证据。”

  “这倒是,可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不断使坏!”

  想到一直没查清真实身份的蛇头“明哥”,想到一直没搞清楚下落的经济犯余清芳,韩博权衡了一番,淡淡地说:“那个混蛋在这儿混得如鱼得水,跟许多警察局的**警察都有勾结,说明他有点本事。既然收拾不了他,或许可以考虑收编,让他为我们所用。”

  曲盛猛然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问:“让他帮我们找明哥,帮我们打探余清芳下落?”

  “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这不成警匪一家了!”

  “非常时期,只有采用非常手段。”不到万不得已,韩博也不会出此下策,无奈地说:“就当他是一个破案留根的耳目,如果能利用好,总比这么一筹莫展强。”

  论办案经验,曲盛真没韩博丰富。

  何况韩博是警务联络组负责人,不只是一个警务联络官,官方身份是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参赞,是领导。

  领导决定的事,曲盛不好有什么意见,下意识问:“这么做也未尝不可,关键有两个问题,一是他愿不愿意当我们的耳目,毕竟这是南非,不是在国内,他根本不怕我们;二是他就算愿意为我们工作,我们怎么跟被他敲诈勒索过的同胞交代,传出去影响多恶劣!”

  “第一点不难,他这样的人我太了解了,欺软怕硬。他可能不怕我们,但绝对怕南非警方的高官,完全可以从这个方面打开突破口;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又不是让他进入警民合作中心,反而会建议合作中心登报澄清。

  物建耳目需要保密,我们不说,不在公开场合跟他会面,他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应该不会造成恶劣影响。至于以前的那些事,我们倒是想追究,关键追究不了。收编相当于变相把他控制住,至少今后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

  想想确实是没办法的办法,曲盛没再说什么。

  回到大使馆,吃完晚饭,刚走进宿舍,李晓蕾突然关上房门,愁眉苦脸说:“老公,你和曲处一走,我就接到一个电话。”

  “谁的电话?”

  “郝英良的。”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韩博一愣,立马回过头:“真是阴魂不散,他想怎么样?”

  李晓蕾坐下身,抬头道:“他果然从监狱出来了,保外就医。不光大摇大摆从监狱出来,不知道找到什么关系,还被允许出国治疗。我打电话问过,黄局说是出于人道主义。让他写保证书,承诺出国之后不做损害国家利益的事。”

  “这家伙真是神通广大,确切地说他的人缘真不是一两点好。”保外就医的罪犯竟然获准出境,韩博彻底服了。

  “他毕竟做过一些好事。”

  “他怎么知道你电话的?”

  “他不知道我手机号,打得是警务联络组电话。”李晓蕾揉揉发涨的手腕,唉声叹气地说:“他打算来南非治疗,和杜茜一起来,说什么请我带他向你问好,请我推荐一家医疗技术比较好的医院,还问我要不要带什么东西。”

  “治疗癌症去医疗技术最好的美国,来南非算什么?这家伙到底想干嘛,向我示威,还是想威胁?”

  “照理说他不会干这种事,可能只是想在你眼前转转,恶心恶心你,不过也不能不防。南非不是国内,治安这么乱,买枪跟比买大白菜都方便,买凶杀人也不是一件难事,你以后注意点,我以后没事也不出去,就呆在使馆里。”

  妻子说得很轻松,但韩博能感觉到她很紧张。

  之所以表现得如此淡定,完全是想把郝英良吸引在南非,谁也不知道一个被诊断出癌症,诊断出活不了多久的人会干出什么,他在南非找自己麻烦,国内的家人就安全了。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