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劝返(三)

第七百八十三章 劝返(三)

  “看完了,有没有想说的?”

  “我,我要请律师……”

  “可以,请律师是你的权利。”韩博指指柜台,拍拍身边的货架,“不过在南非请律师好像不便宜,但请不请结果都一样。换作我,宁可给老婆孩子多留点钱,也不会去花那个冤枉钱。”

  请不请结果怎么可能一样,自己干过的事自己知道,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吃不好、睡不着,不止一次打听过关于引渡的事。

  请律师可能改变不了被引渡的结果,但会影响到最终的判决,南非早废除了死刑,死刑不引渡,除非中国承诺不判死刑。

  想到这些,王海岩反而没刚才那么怕了,抬头强调了一句:“我要请律师。”

  “亏你在南非呆四五年!”

  韩博狠瞪了他一眼:“王海岩,我帮你分析分析,你坚持请律师,就意味着要我们走引渡程序,给我们公安机关乃至外交部找麻烦,立功自、争取宽大处理就别想了,回去肯定是无期,别人表现好能减刑,你肯定不会有,真是要把牢底坐穿。”

  什么意思,难道老老实实跟你们回去就不会判死刑?

  王海岩耷拉着脑袋,若有所思。

  “再说走引渡程序,我们这边呢,肯定是请求南非警方协助先把你控制起来,也就是让外面的警察先把你关起来。由于你的护照是假的,申请工作签证的材料也是移民中介帮着伪造的,所以移民局同样有管辖权。”

  “这就意味着存在一个变数,对你来说是变数,对我们来说不是,移民局可能会直接遣返,引渡程序都不需要走,中国政府自然不需要向南非政府承诺不判你死刑。你老婆的护照是真的,申请工作签证的材料是假的,一样要被遣返,人被遣返回国,这个市显然代表着,结果可想而知,真正的人财两空。”

  “你别吓唬我。”

  “是不是吓唬你心里有数,”韩博拍拍他肩膀,接着道:“如果你花得钱,能请到很厉害的大律师,有可能不会被移民局遣返,但引渡需要一个过程,你肯定要在南非监狱呆一段时间。”

  “制毒贩毒在哪个国家都是很严重的罪行,我可以断定法官会驳回假释申请,南非监狱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进去过,那条件真是很难用语言描述,你既是毒贩又不是本地人,在里面只有被欺负的份儿,说不准会被那些性取向有问题的罪犯盯上。”

  这不是吓唬!

  一个中国罪犯被关进全是黑人罪犯的监狱,想想就渗人。

  曲盛收起文件,冷不丁插了句:“我去过几个监狱,那个卫生条件和医疗条件真不是一两点差,打摆子、拉肚子都能要人命,如果染上艾滋病更惨,到时候我们或许会考虑要不要把你引渡回去。”

  警察就在门口,他们是有备而来。

  王海岩不敢拿小命开玩笑,欲言又止,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韩博抬起胳膊看看手表上的时间,起身道:“卢支队,我和曲处出去透透气,你跟他谈。抓紧时间,我跟南非警察总监约定的是一个小时。”

  “好的,谢谢韩局。”

  约定的是一个小时,什么意思,时间一到就抓人?

  王海岩心里毛,眼睁睁看着从老家来的公安把韩博二人送门,门打开的一刹那,只见一个又高又胖的南非警察拿着手铐站在门口,一脸不耐烦的表情。

  警务联络官太厉害了,把阵势搞这么大,他不被吓懵才怪!

  卢宜江暗赞了一个,坐到塑料凳上,语重心长:“王海岩,你的同伙早就落网了,他们的下场你肯定也知道,一个死刑,一个死缓,死缓的那个现在已经改判无期。据我所知他表现不错,过不了多久就能争取到再次减刑。

  你这个案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虽然你们都是主犯,但你在团伙中挥的作为和主要犯罪行为跟死缓的那个差不多。也就是说只要你有立功自情节,就能争取到宽大处理,不用在南非请律师,不用走引渡程序一样不会判死刑。”

  一起来的一个民警补充道:“王海岩,如果你平时多看看新闻,多关注国内的情况,应该知道潜逃到国外之后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能够深刻反省,能够主动回国自的都能争取到宽大处理,至少我没听说过回国自被判死刑的。”

  那是经济犯,跟毒贩的“待遇”不一样。

  王海岩有些心动,但想想还是不敢冒这个险。

  卢宜江知道他有顾虑,趁热打铁地说:“为什么跟你们谈这些,为什么给你立功自的机会,说白了就是怕麻烦。走引渡程序我们麻烦,南非警方一样麻烦,所以对你来说这是一个立功自、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时间不多了,你好好考虑考虑。”

  改名换姓都被找上门,早知道会这样当时不管花多少钱都应该去美国,美国跟中国可没什么引渡条约。

  王海岩悔之不及,依然沉默不语。

  “好好想想,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认真掂量掂量执迷不悟的后果。到时候不仅你会被引渡回去接受法律的惩处,你老婆都要被遣返回国,真跟韩参赞说的那样人财两空。”

  “空口白话,我怎么……怎么相信能宽大?”形势比人强,王海岩的心理防线终究还是被击溃了。

  “书面承诺没有,只能给你口头承诺,忘了自我介绍,我姓卢,叫卢宜江,是敏阳市公安局党委委员、边防支队支队长,也能算半个局领导,说话还是有点分量的。其实,这些年你应该跟家里打打电话,如果跟家人保持联系,就能知道我们对你的政策。”

  卢宜江掏出曲盛借给他的手机,当王海岩面拨通王家电话。

  国际长途有点延迟,拨通之后等了大约半秒钟,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阿岩,阿岩,是你吗?我是你爸,这些年你去哪儿了……”

  县公安局领导和边防派出所同志坐在他家,做了他父母一整天工作,等的就是这个电话,老人家说什么可想而知。

  令人倍感意外的是,王海岩还是个孝子,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抱着手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卢支队,怎么样,他想好没有?”韩博再次走进店里,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问。

  “韩参赞,我自,我跟卢警官回去自,”不等卢支队开口,王海岩便磕头作揖起来,哭丧着哀求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老婆,我是到南非才认识她的,以前的事跟她没关系,求求您别遣返她回去。”

  “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只要你态度端正,你老婆的事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你回去之后她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在南非怎么生活,有这个店又怎么样,赚点钱还不够被人抢的。”

  “没事的,她哥在这儿,她姐和她姐夫也在这儿。”

  南非有那么好吗,非赖在这儿不回去。

  韩博暗叹口气,一把将他拉起:“这样吧,回不回去让她自己拿主意。”

  “谢谢韩参赞,谢谢曲警官……”

  一些**警察喜欢敲诈勒索华人,如果没证件会变着法把你关起来,所以只要有合法身份华人的都会把证件带在身上。

  王海岩同样如此,韩博从他包里翻出护照,“家你是回不去了,南非警察就在外面,不跟卢警官走就要跟他们走,所以我建议你跟卢支队走。电话也别打,她应该不知道你以前的事,一时半会儿很难接受这个打击,我会先跟你大舅子大姨子通报,让他们帮着安抚安抚。”

  “店里怎么办?”

  “门锁好,钥匙我帮你转交。对了,把钱带上,这么多年没回去,以后尽孝的机会也不多,可以在机场免税店给你父母买点东西,不管怎么样也算一份心意。”

  考虑得很“周到”,王海岩无言以对,只能服从。

  连哄带骗,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要是让他老婆知道,很可能生变故,只有快刀斩乱麻。

  把人押上商务车,南非警察交给一直躲在暗处,始终没被王海岩看见的陈伟去打,跟绑架似的关上车门就走,直奔中国驻约翰内斯堡总领馆。

  “孙局,韩参赞和曲处早布置好了,总领馆领导很重视很关心,一切顺利……人在总领馆,为确保万无一失,小陈和小徐正在做他工作,是是是,我知道,人不押解到国内都不能松懈。”

  一进总领馆,卢宜江便迫不及待地给家里汇报。

  成功劝返一个,韩博同样要向国合局领导汇报,看着抑制不住激动的曲盛,紧握着电话说:“沙局放心,保证不会功亏一篑,嫌犯很配合,我刚让他给家属打了一个电话,说有点事要来约堡,只要稳住其亲属13个小时,等把嫌犯送到机场,送上飞机就行了。”

  战决,干得漂亮!

  沙局长很高兴,想想又问道:“机票订了没有,哪个航空公司的?”

  “订了,国航,我跟国航南非办事处的同志协调过。”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