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倒霉的白书记

第七百九十三章 倒霉的白书记

  华人多的地方,针对华人犯罪的案件也就比较多。

  有些人被抢被劫之后选择忍气吞声,有些人不仅会报警而且会向中国驻开普敦总领馆求助。开普敦治安比约翰内斯堡好不到哪儿去,华人被抢被劫的案件时有发生,再加上偷渡、非法滞留等问题,导致单副总堪称警局的常客。

  警局的几位高级警官,对中国驻开普敦总领馆也不陌生,毕竟相互之间经常打交道。

  “先生们,案子交给了罗杰侦探,他们会全力调查的。不过其中两个游客的签证与护照明显不符,很抱歉,马丁警员刚刚通知过移民局,迈克尔主任决定接手。”费德勒警司一如既往地不耐烦,摊开双臂,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架势。

  在别人看来他的态度或许不够好,但单副总和韩博能理解他的难处。

  辖区治安一塌糊涂,总共就那么多警员而且不是很得力,总共就那几辆警车,总共就那么点办案经费,每天能接到数十乃至上百起报案,疲于奔命,根本忙不过来。

  警察只会站在警察的角度看问题,华人对他来说真是一个大麻烦,如果这个区没有华人他无疑能轻松很多。

  单副总找他真找得有些不好意思,韩博顾不上那么多,放下咖啡问:“警司先生,您怀疑他们的签证有问题?”

  “不是怀疑,是事实。”矮矮胖胖的费德勒站起身,摇摇晃晃走到门边,朝外面吼了一句,一个同样很胖的黑人女警送进一叠证件。

  正如他所说,考察团中两个干部的签证和护照确实对不上,但跟自己要带走的人没关系。

  韩博仔仔细细看了看,抬头笑道:“警司先生,这两个签证都是手写的,这样的误会近期不止一次发生过。由于贵国驻中国使领馆的签证官工作态度、审核流程及职业素养等诸多原因,近期因笔误造成的签证错误率越来越高。

  我们中国驻南非大使馆领事部注意到这一点,据我们所在,近期签发的每10个签证中,就会有一到两份出现这种错误,错误率高达百分之十!而这些错误大多集中在姓名拼写、护照号码抄写和工作证的公司名拼写上。”

  “我们的问题?”

  “不是您的问题,也不是警方的问题,而是贵国外交部驻我国签证官的问题。”

  该死,那些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费德勒将信将疑,紧盯着韩博问:“参赞先生,这么明显的拼写错误,他们当时为什么不向签证官提出?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是怎么入境的?”

  这归移民局和海关管,揪住不放是故意刁难了。

  大佛好找,小鬼难缠,又不能跟他顶着干。

  韩博回头看看单副总,微笑着解释道:“签证官笔误,他们拿到签证时显然也疏忽了,没仔细检查。至于他们是怎么入境的,据我所知,贵国海关主要以移民局电脑资料为准,海关人员对手写信息审核非常宽松,即使有错误,只要通过网络系统核实到的电子信息是正确的,就会放行。”

  费德勒只负责自己辖区,对这些真不了解。

  事实上他平时也不管这些,主要是前几天联合移民局对唐人街内的商家和前去进货的人进行过一次突击检查。有些华人比较配合,出示随身携带原始护照和身份证明。有不少华人对检查非常不配合,不出示原始护照和身份证明,拿出护照复印件,甚至有人借用他人的难民申请纸应付检查,有的拿着被剪过的护照应付检查。

  在那次检查中十几名华人和非洲裔移民被拘捕,十几份护照、身份证明和相关复印件被移民官员查扣,之后发现许多证件尤其复印件确实有问题。

  这件事给他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看见华人就认为是非法移民。

  几位同胞明明是来报警的,结果被他关起来了,韩博没时间跟他纠缠,把护照往他面前一推:“警司先生,我认为移民局的先生们没必要过来,您只需要再打一个电话,请他们通过网络系统核实到一下电子信息。”

  中国大使馆和总领馆的人已经说到这份上,再不放人实在说不过去。

  费德勒拿起两本护照再次看了看,故作权衡了一番,同意道:“好吧,您可以带他们走,罗杰侦探抓到那几个混蛋,我会让他及时通报。”

  “谢谢。”

  “不客气。”

  进来时一看就认出他们是同机飞抵开普敦的那几位,在飞机上被偷,到酒店之后被匪徒持枪抢劫,护照被抢走担心回不去赶紧报警,结果又因为签证与护照严重不符被当成偷渡客关起来了,想想他们真够倒霉的。

  他们此刻的情绪绝对好不到哪儿去,尤其被匪徒用枪顶着脑袋的那三位,其它事今天顾不上说,先帮他们尽快离开这儿。

  韩博和单副总很有默契地没节外生枝,拿上笔误的几本护照,同匆匆赶来的两位浙省籍华商一起把白刚等人带出警局。

  “韩参赞,对不起,不好意思,我们太不小心,又给您添麻烦。”看到韩博,白刚一脸尴尬。

  “白书记,这里不是说话地方,先上车吧。上我们的车,还是上徐总的车?”

  十几个小时内发生这么多事,白刚哪敢再相信姓刘的导游,何况三个部下的护照被抢,不去总领馆补办怎么回国。更重要的是,三个部下是在赌场门口被抢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如果不解释清楚,使领馆的领导跟市乃至省里通报,回去之后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白刚回头看看两位华商,凝重地说:“先去总领馆吧。”

  “徐总,王总,我们的车坐不下,要不麻烦送一下其他同志。”韩博发现他们都没带行李,又扶着车门说:“我们先一起去酒店,住赌场边上不安全,把房退了换个地方。”

  “好的好的,太谢谢了。”

  陪他们去酒店退完房,拿上行李,在回总领馆的车上,不等韩博和单副总问,白刚就唉声叹气地说:“单副总,韩参赞,让您二位见笑了,借这个机会向二位领导汇报一下,我们这次来南非招商引资是经过市委市政府同意的,由于办理商务签证比较麻烦,周期比较长,我们就委托旅行社办理的旅游签证,到机场跟导游汇合时才看到签证,老实说当时也没认真看,就这么稀里糊涂登机了。”

  “从东海出发的,还是从北-京出发的?”

  “东海,我们离东海比较近么。”

  这么明显的笔误正常情况下海关是不会允许出境的,能够想象到由于他们的官方身份,边防和海关给他们开了绿灯,结果好心帮了倒忙。在南非入境时没人管,办完事从南非出境估计也不会有人管,却被多事的警察揪住不放。

  韩博一边把小本子摊在大腿上做记录,一边示意他接着说。

  “徐总和王总比较忙,我们约定的见面时间是今天,考虑到转机、延误等因素,我提前一天出发的,所以在约翰内斯堡呆了一天。导游带我们四处转了转,然后回机场,跟您和另一位外交官乘同一个航班来开普敦。”

  “飞机上发生的事您知道的,要不是您抓住小偷,我们区委办高鹤同志的相机和招商局任晓红同志的护照、钱包早丢了。刚才那个酒店是旅行社订的,由于在机场耽误了,晚上没来得及吃饭……”

  他们确实没去赌场,这一点办案的南非警员证实了。

  就算去赌场韩博也管不着,顶多向陈大使和杨公使汇报,其实这些问不问无所谓的,但如果不问不听他解释,他心里肯定不舒服,甚至会很忐忑。

  “白书记,情况我们都知道了,也会如实向上级汇报。你们来南非是出公差,就算不是出公差,就算是普通中国公民,总领馆也会提供领事保护,补办护照,确保他们办完事后能够顺利回国。”

  韩博拍拍他胳膊,接着道:“至于昨夜考察团遇到的劫案,我们警务联络组和驻开普敦总领馆会敦促南非警方尽快侦破,但对能否顺利破案,财物能否顺利追回,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在国内,持枪抢劫是很严重的刑事犯罪,上级明确要求‘枪案必破’。但这里是南非不是国内,枪支泛滥,劫案频发,造成人员伤亡的命案破获率都不到10%,能想象到你们遇到的这个案子能不能破。”

  大半夜被抢的,不仅案发现场在赌场监控盲区,三个同志被抢的同志由于太紧张太害怕甚至没看清劫匪的脸。

  一点头绪,这样的案子怎么破?

  白刚能说什么,只能苦笑道:“人没事就好,不幸中的万幸,我把带同志们出来的,必须把他们安全带回去,想想就后怕,直到现在我都心有余悸。”

  “也没那么可怕。”单副总劝慰道:“白书记,你可能不信,在南非的华人华侨几乎个个有被抢被劫被敲诈勒索的经历,所以我们不止一次通过种种渠道提醒来南非的同胞。”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