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旅行团”

第七百九十五章 “旅行团”

  为迎接家人的到来,韩博和李晓蕾做了很多准备。

  事实上来的不只是家人,现在许多公司流行开年会,或组织员工去国外旅游,韩总认为这是一个难得机会,把当年一起创业的沙总、吕会计等老伙伴全请来了。亲家母(李泰鹏的母亲)不仅没出过国,甚至连飞机都没坐过,这次也来了,带着大孙子小睿睿来的。

  老卢和老韩家的关系非同一般,来南非探亲这种事自然少不了他。再加上老韩总交的第一个“干部朋友”,已经退休两年的前思岗县公安局政委老袁,以及老伙计们的老伴和他们带来的孩子,老老少少一共来了30多人,堪称一个旅行团。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何况他们还带着更宝贝的孩子,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韩博连夜回到比勒陀利亚,向使馆领导请了一星期假,睡了一个上午,在大使馆吃完午饭便同妻子一起再次赶到约翰内斯堡机场,与约堡警民合作中心李主任帮着安排的司机和保安汇合。

  司机是开着豪华大巴来的,保安有保安警车。

  四名保安头戴深色贝雷帽,戴着太阳镜,手持微型冲锋枪或霰弹枪,警惕地观察四周,护卫刚入境的韩总、老李总、老卢等人往停车场走去。

  “沙伯伯,您是来旅游的,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也是来探亲的,怎么能两手空空。”

  “小博出息了,还记得第一次开面包车去东海,那会好像是派出所长。”

  “吕会计,派出所长在我们基层也不算小,多少同志干到退休还是普通民警。”当年韩博从丝织总厂调到公安局的情景历历在目,老袁感慨万千,紧握着韩博手回头解释起来。

  无功不受禄,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老卢俨然以半个家长自居,根本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习惯性地举起相机拍了几张照,回头笑道:“沙总,吕会计,我们思岗不能跟你们东海比,你们一个街道主任级别比我们县长都高。”

  “都退休这么多年了,还三句话不离级别!”王大姐埋怨了他一句,快步上前同李晓蕾一起逗起小絮絮。

  小家伙跟妈妈在一起的时间相对比较长,且每天视频,紧搂着妈妈脖子不松手。跟爸爸却一点都不亲,韩博想抱都抱不到,只能悻悻地笑了笑,继续招呼这些长辈。

  韩总是当之无愧的领队,同老李总一起清点人数,确认各家的孩子一个都没丢,确认行李全塞进大巴车下的行李箱,兴高采烈地招呼道:“各位,上车了,几十个位置,随便坐!”

  “吕大姐晕车,吕大姐坐前面。”

  ……

  抱不着儿子,韩博干脆带外甥,一把将小睿睿抱上车,让小家伙坐在里面,拉着他小手问:“睿睿,爸爸妈妈怎么不来?”

  “他们没时间。”小絮絮对爸爸陌生,已经上小学的睿睿对舅舅一样陌生,有那么点放不开。

  “泰鹏和小芳接了一个大工程,商场的,天天盯在工地,实在抽不开身。”来前韩总交代得很清楚,一定要看好各家的孩子,李泰鹏的母亲坐在孙子后面,不无拘束地解释道。

  早知道姐姐姐夫来不了,只是随便问问。

  韩博回头笑了笑,起身把位置让给她,暗想这家庭教育搞得太夸张,外甥明明是思岗人却不会说思岗话,小絮絮同样如此,幸好能听懂一些。

  黑人司机起身往回看,韩博微微点点头,司机心领神会,关上车门摁了两声喇叭,提醒了一下保安,缓缓把车开出停车场。

  女同志和孩子们坐前面,男同志很有默契地全坐后面。

  韩博跟孩子们挨个打完招呼,分发完为小家伙准备的零食,捧着一箱纯净水坐到老爸和老丈人身边。

  “搞这么大阵仗,有必要吗?”老卢坐在最后一排,起身看看后面的保安警车,一脸疑惑。

  “有必要。”

  韩博一边分发纯净水,一边解释道:“南非枪支泛滥,4000万人口手中拥有至少00万支非法枪支,这个数字比南非军队和警察拥有的全部枪支还要多。如此多的枪支造成居高不下的犯罪率,平均一天就有50人死于非命,每年谋杀案高达两万多起,抢劫案达到10万多起,入室盗窃案不低于30万起。”

  老卢和韩总等人不是警察,觉得这只是一组数字,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老袁担任过近十年思岗县公安局政委,非常清楚这组数字意味着什么,惊问道:“犯罪率这么高?”

  “是美国的7倍,日本的35倍!”

  韩博指指窗外,苦笑着确认道:“而我们现在所在的约翰内斯堡被称之为‘罪恶之城’,犯罪率是全南非平均水平的3倍。我们这么多人,目标这么大,不能不请保安。”

  “他们有枪,他们可靠吗?”人是自己带出来的,必须把他们安安全全的带回去,韩总起身看看后面,不无担忧地问。

  “知根知底,非常可靠。那个年纪比较大的白人保安曾在伊拉克做过保镖,三个黑人两个是祖鲁族的,一个刚果(金)的退伍兵,他们之前不止一次为国内的商务代表团、新闻媒体提供过安保服务。”

  “可靠就行,就怕吃里扒外。”

  老卢不认为自己运气有那么差,会遇到劫匪,大大咧咧说:“各位,有保安,带枪的保安,没什么好担心的。当然,我们自己也注意点,一切行动听韩博和晓蕾指挥,不该去的地方不去,看住孩子别乱跑。”

  安全教育非常有必要!

  韩博重重点了下头,接着道:“在南非方方面面必须要注意,不是开玩笑。在南非的中资机构对安全都很重视,根据我们的建议把南非各地区的安全形势分成不同的层级,依据所在地安全级别的高低,为外出员工配备相应数量的持枪保安。

  比如,在治安状况一般的东伦敦,外出工作的员工要配备一名持枪保安;在治安状况较差的约翰内斯堡,外出员工要配备两名持枪保安。中方员工集体出行时由公司派出车队,一般由本地员工陪伴,而且不能因为有保安就掉以轻心。”

  “为什么,不是有枪吗?”老卢好奇地问。

  “南非的法律规定非常苛刻,如果对方只是持刀抢劫,你不能用枪进行反击;即便歹徒持枪抢劫,如果抢劫行为已经结束,也不能从背后开枪伤害歹徒。可以说枪只是一种威慑工具。真正动枪了,打成什么样都可能。

  说不定匪徒无罪释放,保安反而成了罪犯。所以保安遇到危险时大多会朝天鸣枪示警,召唤附近的保安或警察支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与劫匪发生枪战。”

  “歹徒持枪抢劫,不能开枪防卫,这是什么法律?”

  “所以很多人买黑枪自卫,一是黑枪便宜,二来没有号码,没证据,如果有一天被人攻击,失手杀了人,把枪一扔就行了,不会留下什么证据。”

  老袁觉得很不可思议,又问道:“黑枪从哪儿来的,警察不管吗?”

  韩博轻叹口气,无奈地说:“袁政委,说出来你不敢想象,警察就是黑枪的源头。由于管理上的漏洞,许多南非警察在查出黑枪之后不会上交给警局,而是自己偷偷藏起来,找机会转卖给地下枪支店。

  除了警察,分布在约堡各个地区的帮派,也会定期从周边国家进口枪支。那些没有持枪证的人,或者因为有案底持枪证被吊销的人,都可以从帮派那里买到枪。因为民间枪支太多,没枪的人是很不安全的,所以人人都想拥有一把枪,所以才会有这么多渠道可以买到。”

  来前在电话里、在视频时沟通过很多次,不去治安不好的地方,集体行动不落单,这边又聘请了保安,安全上应该不成问题。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韩总不想扫大家伙的兴,立即岔开话题:“小博,接下来怎么安排的,我们先去比勒陀利亚还是先在约翰内斯堡转转?”

  “先在约翰内斯堡转转,约堡有好几个必游的景点,曼德拉广场,比如能亲身到220米处的矿洞里走一遭的黄金城,狮子园,种族隔离博物馆,唐人街……全安排好了,现在先去希尔顿酒店休息,明天一早开始玩。”

  住大酒店安全,花老爷子钱韩博一点不心疼。

  老卢睡了一路,精神正足,欲言又止地问:“今天不行吗,这会还早。”

  “4点多,不早了,南非人生活节奏慢,上班时间是上午八点半,银行是九点,商铺营业是十点,下班时却是在下午三点,现在已经下班了,等会儿到市区你们就会发现街上空荡荡的,没什么人。”

  “这么早下班,他们天天干什么?”

  “南非上班族有很多空余的时间可以自己安排,不过下班后因为安全问题是不太喜欢出去玩的,大部分人都留在家里。不像国内有那么多夜生活,晚上几乎没人出来逛街。”

  李晓蕾抱着儿子跌跌撞撞的走过来,做到老李总身边补充道:“商店也会在4、5点钟关门,最晚的也不会超过9点,尤其是市中心的商铺,一般在6点钟之前就会关门。市中心治安最不好,所以大部分商铺都不敢开晚店,如果搞太晚,可能会成为匪徒的目标。”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