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七百九十八章 白忙活一场

第七百九十八章 白忙活一场

  23个人打算从新湾码头偷渡,已经漏进码头钻进了集装箱,这一切都是在新湾公安边防检查站眼皮底下发生的!

  乐长市局边防支队长古源泉越想越窝火,车队赶到通往码头的十字路口,一看见接到电话便紧急集合,整整齐齐站在路边待命的边防官兵就探头问:“今晚谁执勤的,有没有去码头巡逻?”

  “报告支队长,今晚我执勤,由于今晚没船舶靠岸也没船舶装箱所以没组织巡逻。”

  “你的账回头再算,先执行任务。”古源泉狠瞪了部下一眼,拍拍驾驶座椅,示意司机开车。

  车队经过大门缓缓驶进海关监管的码头,海关值班人员、码头值班人员不约而同迎了上来,就在他们一头雾水之时,早就混进来的两个便衣边防官兵,突然攥着一个戴着安全帽的三十多岁女子的双臂。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古源泉钻出警车,大手一挥,在另一个便衣战士的带领下径直往堆积如山的集装箱堆场走去。

  女人吓傻了,双腿发软,跟在后面的人注意到她的裤子突然湿了,从裤裆流到裤脚,走了十几米,地上留下十几米水渍。

  “报告古支队长,就是这个!”一个便衣战士举起手电,照着一个堆放在阴暗角落里的集装箱。

  已经吊上去了,堆得还挺高。

  古源泉相信侦查大队官兵不会搞错,冷冷地说:“找个司机,把集装箱吊下来。”

  “是!”新湾边防检查站的官兵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忙去找吊车司机。

  海关人员也意识到这个货柜有问题,有的打电话向领导汇报,有的忙不迭跑回去找该货柜的相关资料,有的忙着给码头公司领导打电话。他们的职工被边防抓了,很明显的与不法分子有勾结,这个责任必须追究。

  荷枪实弹的边防官兵很有默契地围成一个圈,等了大约五分钟,吊车司机到了,爬上操作室,在地面人员指挥下将一个蓝色集装箱缓缓吊下来,稳稳的放到地面。

  这是一个标准集装箱,上面甚至贴有FTD(反偷渡)封条,不同于“蛇头”通常使用的开顶集装箱,这样的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可见“蛇头”们的作案手法也在不断推陈出新。

  想做到这一点,没“内鬼”配合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古源泉回头看了看嚎啕大哭的女嫌犯,厉声道:“开箱检查!”

  “是。”

  边防检查站官兵和海关人员一拥而上,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在几十道手段灯光的照射下,只见里面挤满人,有的吓得瑟瑟发抖,有的用手捂着眼睛。

  “出来,排成一对,全给我蹲下。”

  “看什么看,出来,听见没有!”

  “老实点,别东张西望!”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报告古支队,一共二十三人,一个不少,一个不多。”

  “报告古支队,‘蛇头’准备得挺充分,在集装箱内备有充足的食品、饮用水和氧气瓶,甚至连便携式液化切割枪等供偷渡人员逃生出箱的工具都有。”

  “全部带走,留几个拍照取证。”

  具体工作具体的人去干,古源泉没时间一个一个问,注意力再次转移到“内鬼”身上:“叫什么名字?”

  东窗事发,被逮了个正着,想赖都赖不掉。

  “女内鬼”吓得魂不守舍,哭丧着说:“钱玉春,我叫钱玉春。”

  “说说吧,怎么回事?”其他人不需要问,她必须问清楚,谁知道她有没有同伙,如果有的话,现在必须组织抓捕。

  “我,我在码头开集装箱拖车,每个月固定工资2000多,钱总是不够花。一个姓吴的找到我,请我帮忙在码头找一个‘反偷渡集装箱’,偷渡几个人去南非,答应事成之后一个人给我一万元。我知道码头管理严,单靠我很难做到,我想到公司的陈小辰……”

  果然有同伙,古源泉追问道:“陈小辰在什么地方?”

  ……

  与此同时,刚赶到大王镇的市局副局长杨义强一边带着民警跟便衣往二楼包厢走去,一边问:“包厢有没有后门?”

  “报告杨局,没后门。”

  “窗户呢?”

  “也没有,陈队和小徐堵在门口,他们一个都出不来。”

  正说着,目标所在的包厢近在眼前,只见陈辉猛地推开门,呵斥道:“不许动,全给我蹲下!”

  三个便衣迅速冲进去,里面传出一阵惊叫。

  当杨义强走进包厢时,嫌犯包雨成已被反铐上了,耷拉着脑袋蹲在墙角里,另外两个男子正用本地话一个劲喊冤,三个小姐倒是没刚才那么紧张,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时不时抬头偷看。

  没错,就是他,就是警务联络官要抓的人!

  杨义强终于松下口气,示意民警把另外两名男子和三个小姐带出去,揪住嫌犯头发问:“姓名?”

  “包雨成。”

  “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还能因为什么事,肯定码头的事暴露了。

  包雨成追悔莫及,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

  涉嫌组织偷渡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没什么好问的,也用不着堂堂的市局副局长问,杨义强从一个民警手中接过照片,放到茶几上,“认不认识这个女人?”

  难道偷渡的事没被发现,难道公安只想打听这个女人下落。

  包雨成心存侥幸,认识也要装着不认识,看了半天,摇摇头:“不认识,没见过,没印象。”

  “到这个份上了还负隅顽抗!包雨成,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勾结境内‘蛇头’,收买新湾码头工作人员,组织偷渡的事我们公安机会已经掌握了,你在境内的同伙和这次组织偷渡的23个偷渡人员全已落网,回南非你就别想了,老老实实在国内接受法律制裁吧!”

  暴露了,被抓了个正着!

  包雨成不敢再心存侥幸,急忙道:“认识,认识,这个女人我认识。”

  “她叫什么名字?”

  “余清芳。”

  “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知道。”

  “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杨义强脸色一正,不怒自威。

  “西山人,我知道她是西山人,不知道她犯了什么事。”

  “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南非,我帮她偷渡过去的。”

  警务联络官的情报果然没错,杨义强趁热打铁问:“在南非什么地方,具体点!”

  “西罗町,就是约翰内斯堡的唐人街,我帮她租了个房子,地址是英文的,不知道该怎么翻译,我记得怎么拼,我可以写。”

  “给他笔。”

  ……

  由于时差的关系,韩博接到曲盛电话时正在陪“旅行团”从约翰内斯堡赶往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的路上,天色还没黑。

  “韩局,刚接到乐长市局通报,他们根据我们提供的线索刚破获一起跨国组织偷渡案,摧毁偷渡团伙3个、伪造证件团伙1个,抓获偷渡组织者48名、偷渡人员23名,捣毁制造伪假出入境证件窝点2处,缴获伪造护照、签证及制假材料700余份、各国伪假出入境印章64枚,扣押、冻结涉案财物折合人民币309.5万元。”

  国内同行破获一起大案,韩博很高兴,但更关心余清芳的下落,把儿子交给李晓蕾,走到大巴车尾部问:“包雨成呢,包雨成有没有落网?”

  对国内同行来说是大捷,对自己来说却是空欢喜一场,曲盛不无沮丧地说:“包雨成落网了,但据他交代最后一次联系余清芳是两个半月前,当时余清芳还住在西罗町,之后再也没联系过,更没安排余清芳去其它地方。”

  “他不知道余清芳在哪儿?”

  “跟我们一样一无所知,他说余清芳那个老女人很多疑,到南非之后就不愿意再搭理他了,他也不知道余清芳是通缉犯,不知道余清芳在国内犯过什么事。”

  “他有没有把余清芳介绍给什么人,或者跟什么人提过余清芳?”

  “也没有,这家伙自从生意失败之后就把组织偷渡当成职业,忙着联系国内的‘蛇头’,把人组织偷渡到南非之后就不管了。他还交代了一个情况,国内‘蛇头’跟他说闽清帮也做南非这条线,相互之间有竞争。

  为了抢生意,他找人忽悠过几个闽清帮偷渡过去的人,让那些人通过不靠谱的移民中介,用伪造的文件去移民局申请工作签证,同时请懂英语的一个亲戚打电话举报,让移民局遣返那些人,让那些被遣返回国的人败坏闽清帮的名声。”

  韩博想了想,不禁苦笑道:“这么说我上次协助遣返的那六个人,之所以被移民局逮个正着,是这小子在背后使的坏?”

  “应该是,对了,他还说闽清帮似乎察觉了,他在南非的时间也不短,知道闽清帮心狠手辣,生怕被闽清帮的人打听到,这次回国一是组织偷渡,二也想避避风头。”

  “闽清帮的问题要解决,更要搞清余清芳的下落,这样吧,我明天去开普特,我们碰个头,好好研究一下接下来该怎么找。”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