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章 “要抓紧”

第八百章 “要抓紧”

  正如韩博预料的那样,余清芳知道自己被通缉了,压根儿没想过在南非开店,只想着获得一个合法身份,早点离开南非这个鬼地方。

  这些天跟霍根-特沃特相处得很融洽,为了看上去更像一对即将结婚的情侣,前天特意带霍根去购物中心买了几身衣服,自己也精心打扮了一下。事情办得也很顺利,胜利就在眼前,心情都比之前好了许多。

  苦尽甘来的霍根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甚至不止一次想过能否假戏真做,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法丈夫。

  宋无疑是一个富有的女人,如果能让她爱上自己,成为自己真正的妻子,那么,她就是两个孩子的继母,完全有可能全家一起移民美国、加拿大或英国,只要离开南非这个鬼地方,随便去哪儿都可以。

  有目标就有动力,霍根比刚受雇时更敬业更殷勤,一边笨拙地摘菜,一边用自认为很标准的普通话说:“女士们,要在两个月内完成那些证明材料的准备,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挑战,别的不说,光是《无犯罪记录证明》就要准备两套,南非一套,中国一套,我咨询过,中国的那一套要公证,要英文的公证书。”

  “霍根,中国的证明不用担心。”正在炒菜的魏珍转过身,一脸得意。

  为什么带上这个老姐妹,就是因为她对南非比较熟悉。

  在按摩院那种地方干六七年,想不认识捞偏行的华人都不行,伪造一套证明材料,找“蛇头”包雨成一样能办到,但余清芳不想再跟“蛇头”打交道,让魏珍找一个相对可靠的人帮着办。

  事实证明,魏珍没让人失望。

  全套证明材料在约翰内斯堡就准备好了,就放在卧室的保险箱里,余清芳松开鼠标,微微点点头,露出会心的笑容。

  宋笑了,说明她很满意。

  霍根仿佛受到某种鼓励,抬头说:“申请南非的《无犯罪记录证明》费用不高,几十兰特就行,但过程极其复杂。要去警局提取指纹,十个手指和双手手掌都要印在申请表上,警局要把这套指纹寄警察总局审核。

  其实可以把申请表拿出来自己寄,选择快递寄送,比较快而且不会丢。那些警察和邮局的人没责任心,经常会把重要文件弄丢。据说有人等好几个月打电话去查询,才知道他们根本没收到申请,所以自己寄比较好。”

  他痛恨现在的警察,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不跟警察打交道。

  现在跟警局、跟内政部移民局打交道是他的“工作”,打听过许多人,甚至不止一次行贿,聊起这些头头是道。

  余清芳很满意他的表现,笑问道:“还有呢?”

  “《申请表》、《体检健康证明》、《出生公证书》、《南非无犯罪记录证明》、《国内无犯罪记录证明公证书》、有效护照、《历次南非出入境记录自述》、《住址证明》……对了,移民顾问还让附上我们的《结婚证公证书》、我的公民身份证复印件、我的护照和赴华签证复印件,这样能在申请时增加筹码。”

  准备好这些几万字的申请资料,才能去北开普省内政部,见永久居留权的审阅官员。

  魏珍对“宋姐”能否一举过审也非常上心,只有“宋姐”获得合法身份、获得永久居留权才能她才会开店,自己也才能当老板。

  魏珍想了想,又回头问:“霍根,你去过中国吗,有赴华签证的复印件吗?”

  “我去过台湾,当然,那是很多年前的事。”

  与南非公民结婚是可以获得南非永久居留权,但一样要经过审核。

  魏珍提出的这个问题很重要,审阅官员可能会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怎么相爱结婚的,他没去过中国关系也不大,但去过一次申请通过的把握会更高。

  余清芳转过身,微皱着眉头说:“现在去肯定来不及,就算有中国签证的复印件也没什么说服力。”

  “怎么办,不要这些材料行不行?”魏珍下意识问。

  “最好有。”

  “但是,我确实没去过,而且据我所知,申请中国签证很麻烦。”

  中国人想来南非不容易,申请南非签证比申请美英法等国家的签证难度低不了多少,但南非人想去中国更难,中国驻南非大使馆领事部和几个总领馆对外国人赴华申请审核的非常严,而且手续繁琐,没两三个月办不下来。

  余清芳考虑的不是这些,而是怎么才能让这桩跨国婚姻看上去更真。

  她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突然笑道:“妹纸,霍根没去过中国,但我可以去台湾,我跟他是在台湾认识的,而且认识很多年。”

  “宋姐,我不太明白,你是说……”

  “给约堡的朋友打个电话,请他再帮我准备一套证明材料,包括这个。”余清芳顺手拿起包,从包里取出护照。

  她是偷渡过来的,手里的护照是假的,签证是假的,她所有证件全是假的!

  魏珍猛然反应过来,噗嗤笑道:“知道了,姐你是台湾人,你和霍根是在台湾认识的。阿新神通广大,外国的证不一定能办,国内和台湾证肯定难不倒他。”

  这两个女人真疯狂,不过霍根早见怪不怪了。

  起身看看余清芳,又回头看看魏珍,扶着水龙头说:“用杰克的电话打,留杰克朋友的地址,我认为这样比较安全。”

  他考虑的很周到,这种谨慎的做法可以说一种善意,余清芳听着却很不是滋味儿,紧盯着他双眼欲言又止地说:“霍根,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女人,我只是……只是!”

  “宋,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我知道你只是想移民南非,就像我非常想离开南非一样,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什么都愿意做。”

  呆在南非只是权宜之计,想想自己跟他的目标是一致的。

  余清芳权衡了一番,轻轻走到他身边,抚着他肩膀说:“霍根,我保证你会如愿的,让杰克和安妮搬过来吧,这样我们看上去更像一家人。”

  “真的?”霍根欣喜若狂。

  “请相信我的诚意。”

  “谢谢,宋,谢谢您对我全家的帮助,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雇主,也是我见过的最慷慨、最有同情心的女士。”

  他儿子挺老实的,而且高大英俊。

  可能所处的生活环境太恶劣,他女儿不仅老实胆子也很小,让他的两个孩子搬过来安全上应该没什么问题,在按摩院时魏珍几乎天天接待白人,对白人不是很反感,何况多出的开销又不用她掏钱。

  事实上离开约翰内斯堡之后她就没花过钱,一直吃“宋姐”的花“宋姐”的,甚至一个月有一万兰特的零花钱。

  余清芳作出的决定,她自然不会反对,反而想着将来是不是带霍根的孩子去国内玩玩,在老家的亲朋好友面前显摆显摆。

  霍根激动得无以加复,似乎为体现自己的重要性,喋喋不休地说:“前天的报纸上有一个新闻,议会的内政部长委员会作出决定,要审议现在的结婚法,修改外国人与南非公民结婚后立即就能获得南非永久居留证的条款,打算变为外国人与南非公民必须结婚五年以上才能获得南非永久居留证。”

  “这么说我赶上了末班车?”余清芳笑问道。

  霍根能大概猜出“末班车”是什么意思,不无尴尬地笑了笑,又说道:“还有议员提出为杜绝腐败,防止各地内政部移民局收受贿赂乱批签证和永久居留权,要把所有审批权收回。也就是说与移民事务有关的一切审批,全部交由比勒陀利亚的内政部办理,所有的移民事务申请都要内政部长亲笔签名才能生效,其它地方的移民局仅仅是收件和获批后通知申请人去领取。”

  “那会很麻烦。”

  “不是麻烦,那简直是灾难!”

  霍根极其夸张地比划了一下,眉飞色舞地说:“难以置信,全南非的签证申请都集中在一幢办公楼里审批,无疑会出现史无前例的‘大塞车’。不管在比勒陀利亚内政部的工作人员如何加班,待审的申请始终会堆积如山,而且还会有数以千计的申请从各地如海浪般汹涌过去。”

  他的描述真算不上夸张,这相当于中国各地的户口新增和变更,全送到位于首都的公安部办公大楼审批。

  何况这是南非,接二连三的周末和法定节假日,再加上南非政府原本就迟缓的工作效率,能想象到申请永久居留证会有多慢。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所有移民事务申请都要内政部长亲笔签名才能生效,那是部长啊!

  亲自主笔,每天签字成百上千次,电影明星也吃不消。而且部长不可能天天坐办公室签字,要开会、要出访,一个月估计没几天在办公室里呆着……(现实中确实发生过,当时的内政部长是南非总统祖玛的其中一位妻子,一些国外的演艺界人士受南非媒体和制作单位邀请,去南非演出或参与电视电影的拍摄录制都申请不到工作签证)

  霍根不是一个信口雌黄的人,报纸上既然登了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余清芳可不想自己的申请被耽误,拉着魏珍手说:“按霍根说的办,用杰克的手机联系阿新,快递地址留杰克朋友家的。”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