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零二章 斗斗嘴

第八百零二章 斗斗嘴

  赶到中非商贸城临时租住的办公楼下已是傍晚时分,街上空荡荡的,本地人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外出。

  陈伟穿着警察制服,回头看看四周,拉开车门迅速钻进后排座。

  “韩参赞,郝总真不行了,说复发就复发,现在全靠插在这儿的几根管子维持生命,神志不清,眼睛都没光了,也不能写。幸好他早有准备,该安排的都安排过,几个股东也挺仗义,公司这边还能勉强运转。”

  “勉强?”

  “这么大的改造工程,还要跟那么多官员打交道,还要招商,从早到晚都是事,解决完一个冒出三个,能勉强运转已经很不错了。”

  想想也是,国内这么大工程都会忙得焦头烂额,何况这是在国外。

  韩博拍拍他肩膀,很认真很诚恳地说:“你来得早,认识的人多,能帮的就帮一把。”

  “韩参赞,我也算公司的人,每个月有工资的,杜总遇到难事我能袖手旁观?”陈伟拍着胸脯,慷慨激昂。

  “对你来说也是机会,杜总我是了解的,别看她是一个女人,但为人处世绝对没得说,重情重义。你帮她,她会记在心里,等商城改造好正式投入运营,等将来有了盈利,她肯定会有所回报。”

  “我拿了两个商铺,全是最好的位置,已经占大便宜了,哪有再要人家的什么回报。”陈伟挠挠头,一脸不好意思。

  “做人嘛,就应该这样,就应该知恩图报。”

  韩博满意的点点头,说起正事:“陈伟,帮余清芳偷渡的阿成落网了,阿成交代他只给余清芳伪造过一份护照,伪造过签证,护照上还盖了几个假的出入境章。也就是说如果她想申请工作签证,或跟本地人假结婚申请永久居留证,就要再办一套假证明文件。”

  南非华人,尤其闽省籍华人,十个至少有五个是偷渡来的或非法滞留的。

  办假护照、办申请工作签证所需的假证明文件,在华人社区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靠办假证维生的人没一百个也有八十个。

  术业有专攻,欧美的不法分子擅长办理欧美的假证,华人中的不法分子擅长办中国的假证,陈伟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办这些她只能找华人,找本地人办出来也不像!”

  “帮我打听打听,重点是魏珍有可能接触过的那些假证贩子。”

  “光打听没用,他们不会说的,我找人抓,人赃俱获,看他们老不老实。好几个移民中介也伪造文件,我带人去抄,只要抄一份假文件,他们就不敢不说实话!”

  这么干他无疑会得罪很多人,但韩博顾不上那么多了,再次拍拍他肩膀:“能不露面就不露面。”

  本地的预备役警察不懂中文,不露面办不成事。

  陈伟不认为那些假证贩子敢报复,若无其事笑道:“没事的,他们胆小如鼠,看见警察就腿软,借他们几个胆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反而会求我放他们一马。”

  必须承认,大多南非华人恨警察尤其腐败警察恨到骨子里,怕警察也怕到骨子里。就算心狠手辣的闽清帮,也只敢报复他这样的华人警察,对本地警察是敬而远之。

  “去吧,我等你消息。”

  “您今天不回大使馆?”

  “不回了,先去医院看看郝总,看完去总领馆。”

  在写字楼周围转了一圈,回到楼前放下陈伟,韩博按原计划赶到郝英良所在的私立医院。

  这是私事,刘心存跟郝英良也不熟,没进病房,坐在大厅等候。

  杜茜早在两小时前就回来了,正坐在床边说公司的事,郝英良两眼无神,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更无法跟之前一样用笔跟妻子交流。

  韩博轻轻走到病床右侧,缓缓坐下来,抓住他冰冷的手,郝英良眼睛里突然有了神采,苦于无法表达,只能竭尽全力动动手指。

  “不好意思,又遇到几个案子,整天在外面奔波,一直抽不开身过来陪你说话。”

  丈夫显然很高兴,杜茜不无感激的看了韩博一眼。

  韩博微微点点头,握着郝英良手拉家常似的说:“刚才晓蕾给我打电话,说在大使馆打杂没意思。想想是委屈她了,大学毕业就当经理,那会儿外贸比现在好做,一年给单位拿上亿订单,几千人的厂全靠她一个人。”

  “后来去农基会当董事长,把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取缔的农民合作基金会搞成城市商业银行,当时多风光,县领导、市领导个个知道她。再后来去雨山,虽然没再当什么总经理董事长,但在那儿享受的是副县级待遇。”

  “在同事战友看来我韩博混得不错,其实真没她混得好,在思岗、在整个南-港市,包括在凯山地区,公安系统外的人大多不知道我,没听说过韩博这个名字,但认识她的人,知道她名字的人可不少,所以好多朋友开玩笑说我是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

  郝英良嘴角动了动,他笑了,真笑了!

  韩博非常清楚他更希望听到什么,接着道:“在东萍时,你下了一步闲棋,其实是臭棋。你情报工作做得不错,我底细全打听到了,照理说不该犯那个错误,可你偏偏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好官,让那个香港人跑雨山投资旅游,想拉拢腐蚀我。”

  “结果呢,那个香港人一到雨山,我老婆就发现不对劲。后来事你知道的,弄巧成拙,让我顺着那个香港人查到你表弟,跑香港去抄了你的后路。瞪我,什么意思,想知道我老婆怎么发现不对劲的?”

  “说你自以为是,你还不服气!很简单,旅游开发投资大、见效慢,而且相对周边几个县,雨山旅游资源、地理位置和交通等方面的优势并不明显。上亿的大项目,没正儿八经的考察,就迫不及待投资,就往雨山砸钱,还指名道姓要求我老婆出任董事长,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郝英良的手动了动,似乎在说输得心服口服。

  韩博笑了笑,话锋一转:“这次跟上次不一样,她心甘情愿给你打工。南非不是国内,以前那些资本在这儿没用,也只能来你这儿干。她有没有能力你最清楚,年薪没200万也得150万。”

  杜茜岂能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很配合地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韩参赞,我们公司正在创业阶段,给不了这么高年薪。而且我们是股份制,聘请谁出任总经理,给多高的年薪要经过董事会。”

  “真给不了?”

  杜茜煞有介事的摇摇头,郝英良嘴角又动了动,似乎很赞同妻子的意见。

  韩博长叹一口气,装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给不了就算了,不让你为难,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还偏偏喜欢当大公司高管,就当给未来的干儿子打工。不过她的在约堡的安全公司必须考虑到,至少要雇两个保安。”

  “韩参赞,晓蕾的安全您尽管放心,我跟李主任说好了,已经找好两个保安。”

  “住的地方呢?”

  “跟我住一块,郊外的那个别墅,晓蕾去过,她应该跟您说过,下班之后我们还能一起说说话。”

  “白天给你打工,晚上要陪你说话,真是黑心资本家。”

  韩博给了她个白眼,嘀咕道:“原来打算让我儿子在南非上学的,我妈和她妈也会留在南非,现在不行了,留在南非也没法团圆,只能回去。”

  杜茜回头看看丈夫,不甘示弱地说:“韩参赞,韩局长,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家英良栽你手里一点不冤。”

  “杜茜同志,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跟他斗斗嘴,能体现出跟他相处融洽,能让丈夫安心,杜茜捋捋秀发,似笑非笑说:“韩局,您一点人情味没有,跟我家英良表面上称兄道弟,暗地里却要把我家英良赶尽杀绝。我们跟您不一样,我们有人情味。

  知道您整天忙着算计人,没时间顾家,没时间陪絮絮。知道两位阿姨不打算走,要跟絮絮一起留下,没想过请晓蕾来帮忙,原来准备聘请一个本地经理人的。直到晓蕾打电话说两位老爷子觉得南非治安不好,非要带絮絮回东海,我们才想到请晓蕾来帮忙的。”

  “有这样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忙着算计人啊,哪顾得上这些,能不能透露透露,又有谁要倒霉?”

  郝英良的精神比刚才更足了,紧盯着韩博,显然对此很好奇。

  追捕余清芳的事不再是秘密,为搞清其下落,曲盛和开普敦总领馆的同志不知道拜托过多少人代为留意,韩博不打算编瞎话,决定满足一下这对苦命鸳鸯的好奇心。

  “一个女通缉犯,非法集资几个亿,携款潜逃到了南非,全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必须把她抓回去,必须把赃款追回去,这些天就忙这事。”

  “抓到没有?”

  “暂时没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躲得了今天躲不了明天,早晚有一天会落网的。”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