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零四章 “摸排行动”

第八百零四章 “摸排行动”

  刘心存坐在大厅里看似在玩手机,其实是在频频收发短信。

  从比勒陀利亚来约翰内斯堡的路上,接到国合局的命令和西山省厅的通报,案发地公安局决定把握战机、速战速决,国合局要求警务联络组全力协助,晋临市公安局的同志正在来南非的路上。

  如果飞机不延误,明天下午就能到。

  等国内同行一到,韩博便要同杨公使一起约见南非国家警察总局和国际刑警组织南非国家中心局高级官员,按两国缔结的引渡条约提供案件材料尤其嫌犯资料,正式请求南非警方协助缉捕。

  有引渡条约不等于就能引渡,等嫌犯落网还要去拜访南非司法部,进行磋商乃至谈判,确定法律上不存在障碍,并就赃款分成问题达成协议,南非方面才会把嫌犯交给中国。

  时间长,手续繁琐,赃款能不能追回,能追回多少还两说。

  韩博觉得能劝返当然劝返,决定利用接下来的24小时再拼一把,看通过办假证这条线能否查到余清芳的下落。

  在国内,办假证的小广告满大街都是,想抓到伪造证件的嫌犯却没那么容易。

  在南非,办假证的小广告没那么多,想找假证贩子更难。

  陈伟可能知道几个,但肯定不全面。

  所以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韩博打算让他主要负责行动,来的路上请示过陈大使,经陈大使同意请大使馆领事部和几个总领馆从现在开始“发动群众”,通过与使领馆同志关系不错的爱国华人华侨,收集一切关于办假证的线索。

  同时请国内同行协助,立即提审前段时间落网的毒贩王海岩和“蛇头”包雨成。

  王海岩可能知道的不多,作为一个专门往南非组织偷渡的“蛇头”,包雨成绝对堪称这方面的“专业人士”,知道的绝对不会少!

  “好的,谢谢,我立即向韩参赞汇报。”

  闽省公安边防的同志很给力,请求协助的电话打了还没4个小时,人家就有了回复,刘心存觉得领导不能把宝贵时间浪费在病房里,挂断电话快步走进电梯,来到四楼敲开门,“韩参赞,老家有邮件,附了一份人员名单,老家的同志请我们尽快查收。”

  “这么快?”

  “用他们的话说互相帮助。”刘心存朝杜茜微微点点头,不无好奇地看了躺在病床上的郝英良一眼。

  工作要紧,没那么多时间“临终关怀”。

  韩博拍拍郝英良手,起身道:“郝总,我先去忙,忙完再来陪你聊天。”

  这次很可能是永别,郝英良眼睛里一闪即逝过失落的表情,他不是舍不得韩博离开,而是不放心以后的事。

  韩博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心情,紧握着他手,很认真很诚恳地说:“我父母和岳父岳母他们后天从约堡机场走,送走他们之后晓蕾就直接过来帮忙。还有件事忘了跟你们说,吴娜一直想出国玩玩却一直没机会,晓蕾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兴趣过来玩几个月,她非常愿意。”

  吴娜来干什么,只有一个可能,过来给杜茜当“月嫂”。

  生孩子这么大事,双方老人都不在身边,杜茜不能没人照顾。

  在南非找护工倒是没什么问题,关键既不熟悉也不习惯,吴娜不一样,既是学医的,又曾去过东萍,当时跟杜茜相处融洽。

  值得一提的是,郝英良落网之后杜茜找不着韩博,李晓蕾又避而不见,只能去新阳找吴娜,解铃还须系铃人,想通过吴娜联系韩博夫妇。

  明知道人在哪儿,明知道电话号码,却不能说。

  吴娜对杜茜既同情又内疚,在杜茜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帮过不少忙,甚至不止一次开车送杜茜去找那些曾受过郝英良恩惠的人,请他们联名向法官求情。

  还有什么事比妻子生产更重要!

  男儿有泪不轻弹,韩博考虑的如此周到,郝英良打心眼里感激,不禁流下两行热泪。

  “杜茜,吴娜一来就是几个月,旅游签证肯定不行,工作签证又不太好申请,她电话你知道的,尽快安排人给她发一封邀请函,好让她去南非驻东海总领馆办理商务签证。”

  杜茜再也恨不起来了,吟着泪水哽咽地说:“谢谢。”

  “不用谢,又不是外人,我手机24小时开机,有什么事尽管给我打。”

  除了报丧还能有什么事,杜茜再也控制不住了,泪流满面,梨花带雨,生怕被丈夫看见,急忙背过身装着送二人出去。

  尽管由于职业的关系,接触的全是社会阴暗面,但韩博最怕的依然是生离死别,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电梯前,再次回头叮嘱道:“有事打电话。”

  “好的,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称呼的是“你”,而不再是“您”,这或许是今天唯一的收获,韩博心情无比沉重,关上电梯问:“刘秘,哪边的消息?”

  “包雨成的,他认识的假证贩子还不少。”

  “意料之中的事。”

  不该问的不问,刘心存更不想哪壶不开提哪壶,从医院到总领馆的一路上,一句没提郝英良的事。他不提韩博要提,只是不是跟他提,走进总领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国内老领导的手机终于拨通了。

  “小韩,不好意思,昨晚手机拉在客厅,刚才去厕所才听到手机响,才看到十几个未接,南非这会儿应该也是晚上,这么晚打电话什么事?”东萍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孟卫东生怕吵醒爱人,干脆走进书房,顺手拿起打火机点上支烟。

  “孟书记,国内现在应该是凌晨1点多,这么晚打电话说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

  韩博一边看着刘心存刚打开的电脑,点开闽省同行发来的电子邮件,一边五味杂陈地说:“之所以这么晚给您电话,是想通报一个情况,郝英良的病术后复发,一发不可收拾,这次是真不行了。”

  “不行了?”

  “就这几天的事。”

  “刚减至无期就保外就医,刚保外就医就不行了,真是成也癌症败也癌症。虽然他干过不少坏事,必须承认他一样做过不少好事,说不行就不行,想想还真有点惋惜。”

  “惋不惋惜放一边,但从他到南非以来的所作所为上看,我们之前的追赃工作应该没什么遗漏,他看病的钱是国内的十几个老板送的,为了让杜茜和杜茜肚子里的孩子将来不用为生计担忧,还在最后时刻在南非搞了个商城,如果真有钱,他没必要争分夺秒。”

  “不管怎么样,总算划了个句话。”

  “孟书记,我是不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算什么君子,别胡思乱想,你是人民警察,秉公执法难道有错。”

  ……

  跟老领导聊了一会儿,韩博心情好了许多,推开窗户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转身拍拍手:“开始工作,刘秘,除了这份名单有没有收到其它线索。”

  “这是一个华侨提供的,小徐送过来时再三叮嘱,让我们务必替人家保密。”

  “这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在南非开展工作本来就很困难,可不能干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

  韩博接过刚打印好的名单,根据名字后面的大概地址和手机号码,用笔迅速进行了一下分类,紧接着再次拿起手机,拨通陈伟的号码。

  “老板,我正在办事,稍等一下,我出去接。”

  “你先办事,办完再给我打。”

  “也行,我这边快了。”

  陈伟此刻确实很忙,刚带着四个黑人警察冲进西罗町住宅区的一个房间,“嫌犯”被反铐着双手,被责令蹲在墙角里,屋里翻箱倒柜,一片狼藉。

  能不暴露就不暴露,至少不能暴露这次“行动”是自己主使的。

  按照之前的约定,陈伟先跟一个身材魁梧的警察用英语交流了几句,旋即拿起一叠伪造的工作签证申请文件,拉来一张椅子,坐到“嫌犯”面前。

  “魏成光,你这次麻烦大了。看见没有,人赃俱获,路易斯警官要联系移民局。”

  “陈哥,帮帮忙,帮我跟他们求求情……”

  “我就是一个翻译,你这又不是小事,帮忙,求情,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似乎嫌枪别着难受,陈伟随手把枪套往腰后挪了挪。

  本地警察在华人区采取行动,或办理涉及到华人的案件时,都会找有且仅有的几个华人预备役警察帮忙。

  魏成光没起疑心,被警察抓了个正着,也顾不上往其它方面想,急切地哀求道:“陈哥,帮我问问他们,怎么才能高抬贵手。我有钱,不够可以去借,只要不坐牢,让我干什么都行。”

  不够可以去借,让你走出这个门,保准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钱肯定是要的,请人帮忙不可能没点表示,陈伟可没打算自己掏腰包,回头看看几个仍在翻箱倒柜的同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直言不讳地说:“我问过路易斯警官,他说放你一马不是不可以,但有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一件一件来,先看看这个女人,有没有见过,有没有人找你帮她办过证?”

  这算什么条件,魏成光被搞得一头雾水,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愁眉苦脸说:“没见过,没给这个女人办过证。”

  “再看看,再想想。”

  “真没有,陈哥,都什么时候了,我敢跟您撒这个谎。”

  他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应该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撒谎,陈伟不动声色收起照片,“第二件事,给警局当污点证人,不用出庭的污点证人,也可以理解为线人,提供你知道的假证贩子名单,要详细,叫什么名字,电话多少,住在什么地方。”

  出卖同行跟借警察的刀消灭竞争对手差不多,急于脱身的魏成光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连交代出三个,有名有姓,有电话号码和在南非的地址。

  陈伟认认真真记下来,翻译成英语走到隔壁跟路易斯警官沟通了一会儿,再次回到魏成光面前。

  “最后一件事,想脱身不难,我可以帮你求情,帮你摆平,但这个必须要到位。”陈伟拧拧手指,做了一个点钞票的手势。

  “多少?”

  “两万。”

  “陈哥,我没这么多钱,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我都想改行了。您帮我再跟他们说说,能不能少点,八千行不行?”

  “讨价还价,你以为这是在街上被拦住管你要点钱去买可乐?”

  “一万,我就这么多,陈哥,不骗你,求求你了……”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