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零四章 “摸排行动”(二)

第八百零四章 “摸排行动”(二)

  预备役警察跟现役警察一样去办案有风险,“跨区办案”风险更大,没钱谁会帮忙。

  警务联络组不可能给陈伟经费,钱从哪儿来,只能靠“缴获”。

  这次对付的全是华人中的不法分子,韩博非常清楚陈伟不会错过这个“黑吃黑”的机会。这么干不仅违反原则甚至违反法律,但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只能装着不知道。

  总领馆领导知道二人没吃晚饭,特意让厨师把做好的饭菜送进来。

  韩博二人忙得焦头烂额,扒了几口,把饭菜推到一边继续工作,三部手机、一部座机和一部传真件此起彼伏响个不停,不是人家打进来就是二人打出去。

  “陈伟,短信发过去了,离你那儿不远,他不一定在家。刘秘先用我的手机打过去试试,看能不能约个地方让你们诱捕。”

  “那我先去抓陈锦城,陈锦城住的地方离我们也不远。”

  “提供线索的朋友说他有钱,而且不止一支,你们小心点。”

  “放心,有枪他也只敢跑郊外去打打把,警察上门给他十个胆也不敢掏枪。”

  “小心无大错,别麻痹大意。”

  “行,我们会注意的。”

  ……

  办假证的,贩卖假证的,有可能办假证或贩卖假证的人真不少,查完一个又一个,一直查到凌晨6点多,陈伟几个人已经赚了三十几万兰特,要找的人却始终没有线索。

  当然,他赚多少钱韩博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也会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们执了一夜法,精疲力竭,累并快乐着。

  刘心存同样呵欠连天,看着一个个被划掉的名字,不无沮丧地说:“韩局,她们有没有可能找开普敦的假证贩子?”

  “这你比我清楚。”可乐提神,韩博打开易拉罐猛灌了一口。

  “约堡华人最多,假证贩子也最多,魏珍也只熟约堡,而且只熟悉约堡华人社区,从这个角度上分析,她们只可能找约堡的假证贩子,如果她们暂时没打算办假证呢?”

  “不太可能,如果我是余清芳,我现在考虑的首先是搞个合法身份,不然随时随刻都有被关进监狱的可能。”

  “她们不懂英语,对开普敦又不熟悉,可一到开普敦就凭空消失了,韩参赞,您说她们有没有可能被绑架,甚至被绑匪杀人灭口?”

  “这个可能性还真有,真要是那样,不仅她们的运气差到极点,我们的运气也不怎么样。”

  正研究种种可能性,手机再次响了,这次是曲盛打来的。

  “韩局,我把联系方式用邮件发过去了,全是在网上收集的,不是电话就是QQ号,只知道网名,无法确认其真实身份。”

  “老样子,我们在网上跟他们聊,刘秘打电话。”

  “行,我负责前面三个。”

  曲盛同样忙了一夜,他的工作主要是在网上收集线索。

  网上联系假证贩子要看时间,6点多,那些家伙全在睡觉,信息发过去石沉大海,刘心存这边倒是有点进展,曲盛提供的两个号码全联系上了。

  只知道姓什么,不知道名字,不知道两个家伙住哪儿,只能约个时间地点让陈伟带人去抓,结果在这个关键时刻陈伟那边却掉了链子。

  “韩参赞,他们撂挑子不干了,不是怕风险,是手里有了点钱就想去花天酒地,南非人就这德行,拿他们真没办法。”

  赚钱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韩博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那几个黑人预备役警察,哭笑不得地问:“现在怎么办,刘秘都跟他们约好了。”

  “您别急,他们不愿干有的是人愿意,幸好朋友多,我再找几个。”

  “要不要让刘秘再跟他们联系一下,找个借口把见面时间延后。”

  “不用,应该来得及,我开车去那几个朋友家。”

  “熬了一夜,开车注意安全。”

  “明白!”

  ……

  陈伟比韩博想象中更“敬业”,风风火火赶到另外几个黑人预备役警察家,甚至不顾危险穿过一片治安糟糕到极点的黑人住宅区。

  白天“诱捕”跟夜里“诱捕”不一样,白天视线好,看见警车“嫌犯”肯定会跑。

  紧急联系表弟,让表弟把小货车开过来,让刚谈好条件的三个黑人预备役警察坐在车厢里,他换上表弟的衣服,赶在约定时间前两分钟匆匆赶到约定的一个室内购物中心。

  陈伟让同伴留在车里,一个人走进刚开门营业的购物中心,推着购物车在楼上楼下转了几圈,装模作样买了一堆不值钱的东西,最后停在一个视野较好的大柱子前。

  “老板,我到了,没看见人。”

  “别急,别说话,刘秘正在给他打电话。”韩博把手机放到刘心存边上,抱着双臂闭目养神。

  “钱老板,我早上刚给您打电话的,我到了,您在哪儿。”

  “路上塞车,马上到,你再等会儿。”

  “好的好的,里面人多眼杂,要不我去停车场等。”经验是锻炼出来的,刘心存编起瞎话轻车熟路。

  “也好,你去广告牌下面等,带照片没有?”

  “带了,一寸的、两寸的,全带了。”

  陈伟听得清清楚楚,立马推着购物车走出购物中心,生怕“嫌犯”见过他,看见他就跑,想想又回去买了一副墨镜,照着镜子把头发弄乱,确认伪装效果不错,再次走出购物中心先到小货车边跟同伴交代了一下,扔下小车快步走到广告牌前。

  等待是一种煎熬,左等右等,等了近20分钟那家伙始终没露面。

  又不是毒品交易,南非警察之前也没抓过华人假证贩子,难道那家伙是一个骗子,就在陈伟等得不耐烦之时,一辆旧丰田轿车缓缓开进停车场,开车的显然是一个华人。

  只听见刘秘在电话里说:“不可能啊,我就在广告牌下面。”

  应该是他,绝对是他!

  在观察他的同时,他也在观察这边,发现自己并没有打手机,以为自己不是来找他办假证的,真正放诱饵的人不在身边,通电话时不同步,让他看出破绽。

  不过被他看出来又怎么样?

  陈伟不想浪费时间,朝丰田轿车指了指,快步迎了上去。货车里的人一直在等他的信号,立马跳下车围了过来。

  突然冒出三个警察,钱新大吃一惊,猛打方向盘想调头跑。

  “停车!”

  “我们是警察,停车接受检查!”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三个黑人预备役警察不约而同拔出枪,跑到车边隔着车窗瞄准。

  陈伟更无畏,一样拔出枪,瞄准着他跑到车前,用普通话警告道:“车里的人听着,你跑不掉的,再不停车歇会,我们就要开枪了!”

  这么大动静,自然瞒不过购物中心保安。

  几个穿保安制服的黑人有的找掩护,有的用对讲机喊人,半自动步枪、微冲、防爆枪和手枪全瞄准这边,钱新以为他们是一伙的,以为钻进了天罗地网,哪敢不听警告,急忙用最慢的动作关掉引擎,拔出钥匙,推开车门,举起双手。

  两个黑人预备役警察扑上去,把他死死摁在车上,一个给他戴上手铐,一个开始搜身。

  另一个黑人预备役警察收钱枪,掏出证件,打着不用紧张的手势,慢慢走过去跟购物中心保安解释。

  “干什么,干什么,我有永久居留证……”

  此地不宜久留,万一现役警察过来就麻烦了。

  陈伟懒得听他辩解,示意二人把他塞进轿车,也顾不上自己的小货车,接过钥匙钻进驾驶室,叫上正跟保安解释的另一个同伴扬长而去,整个“抓捕”行动与绑架别无二致。

  一个中国人,就算绑架又怎么样?

  保安懒得管这些事,如释重负的耸耸肩,眼睁睁看着他们消失在视线里。

  赶到停放警车的地方,陈伟把钱新押下车,冷冷地问:“认识我吗?”

  “不认识。”看样子不是劫匪,钱新稍稍松下口气,回头偷看了三个荷枪实弹的黑人警察一眼。

  “这是我的证件。”

  预备役警察一样是警察,何况不懂英文的人根本看不出预备役警察的证件与现役警察有什么不同。陈伟收钱警察证,从同伴手里接过一叠在车里搜到假文件,举着问:“这是什么?”

  王-八-蛋,就知道欺压自己人,有本事你去对对付黑人啊!

  钱新暗骂了一句,耷拉着脑袋不敢吭声。

  人赃俱获,栽在警察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遵纪守法的人陈伟都敲诈勒索过,而且不止一个,何况对付他这个确实涉嫌违法的。

  三言两语,恐吓几句,钱新被吓得魂不守舍,只能老老实实配合。

  “抬头看看,有没有见过这个女人,有没有帮这个女人办过证?”

  这特么也太巧了!

  钱新生怕认错,紧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哭丧着脸说:“陈警官,我没见过这个女人,只见过她照片,帮她办过证。”

  折腾了一夜,终于有点收获。

  陈伟欣喜若狂,紧攥着他胳膊问:“她现在叫什么名字,你帮她办的什么证?”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