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零六章 行动(一)

第八百零六章 行动(一)

  “偷渡”和“遣返”这两个词对普通人而言很遥远,对公安边防和驻外使领馆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可以说是工作中的一部分。

  北-京边防总站和东海边防总站每年都接受数以千计的被他国遣返的中国人,也会遣返走数以千计的外国偷渡人员。

  作为中国驻南非大使馆警务参赞,韩博大半年遇到三四起偷渡案件、三四十个偷渡人员实在算不上多。如果被外派到美英法等国家,遇到的只会比现在更多。

  总之,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约堡总领馆会有专人接手,协助南非方面遣返。他们被遣返回国之后,公安边防部门会更细致地了解情况,会收集组织他们偷渡且迫害过他们的“蛇头”线索,如果有条件肯定会立案侦查。

  给总领馆打完电话,正准备去接机口,刘心存带着四个拖着行李箱的同行迎面而来。

  “赵局,这位就是韩参赞。”

  “韩参赞好,晋临市公安局赵经纬。”

  “赵局,幸会幸会。”

  非法集资3个多亿,在大城市或沿海发达地区真算不上多。但“1.27”案发生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农村,余清芳骗的大多是没什么钱的农民,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可想而知。

  晋临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赵经纬亲自出马,紧握着韩博手由衷地说:“韩参赞,给您添麻烦了,还麻烦您亲自来接机,真不好意思。”

  “天下公安是一家,别这么客气,再说追逃一样是我们的工作。”韩博再次有力地握握他手,目转移到随行的一男两女身上。

  “韩参赞,我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市局经侦支队蒋建丽同志,小蒋本科毕业,英语八级,是我们市局最能干的警花之一。”

  年轻的女警被夸得很不好意思,急忙立正敬礼:“韩参赞好,认识韩参赞很荣幸。”

  “欢迎欢迎。”机场人多,韩博不想被围观,没回礼,而且轻握了下的手。

  这次来的全是精兵强将,赵经纬指着剩下两位兴高采烈地部下:“这位是我们市局外事办王蕊同志,也是我们市局英语水平最高的同志,外国语学院毕业,调到市局之前在市二中当过好几年英语教师。”

  “韩参赞好!”

  “王蕊同志,欢迎欢迎。”

  “这位小伙子也姓韩,叫韩小川,跟韩参赞你五百年前是一家,本科毕业,去年刚参加工作,是我们南武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侦查员,英语也不错。”

  市局领导带队,两男两女,其中三人英语水平都比较高。

  如果没在最后关头取得突破性进展,要按原计划请南非警方协助,沟通起来会比较容易,如果南非警方能够提供协助,顺便将嫌犯缉捕,将来在引渡时有两个熟悉情况的女同志参与押解,回国的路上也比较方便,毕竟嫌犯是女的。

  晋临市局考虑得很全面,对自己这个常驻南非的同行也非常信任,韩博不想浪费时间,一边带着他们往航空公司服务台走去,一边介绍最新情况。

  他们之前在路上,不知道今天发生的变化。

  赵经纬欣喜若狂,禁不住问:“韩参赞,这么说我们有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嫌犯带回去?”

  “这要看南非移民局能不能帮我们顺藤摸瓜找到嫌犯,也要看你们的签证时间有多长。”

  “韩参赞放心,我们的签证没问题,省厅对1.27案非常重视,帮我们找省外事办,省外事办跟南非驻中国大使馆能说得上话,帮我们打过招呼,让我们直接去北-京,办得是商务签证。”

  南非在中国只有一个大使馆和两个总领馆。

  大使馆在北-京,总领馆一个在东海,一个在香港。

  在领区划分上,东海总领馆负责东海市及东海周边6个省,香港总领馆负责香港和澳门,大使馆负责除上述地区以外的其它省市。西山省在大使馆领区,他们自然要去北-京办理签证,这次也是从北-京国际机场出发的。

  韩博陪他们来到服务台,出示证件,一起买去开普敦的机票。

  这是帮晋临市局办案,赵经纬自然不会让韩博二人掏钱,随行的“大管家”蒋建丽很默契地抢着支付,警务联络组经费不多,韩博也不跟他们客气。

  值得一提的是,自认为英语不错的年轻警花,在与航空公司售票员交流的过程中赫然发现南非英语似乎跟她学的英语不一样,几乎无法正常沟通,只能红着脸让使馆三秘刘心存帮着交涉。

  王蕊和韩小川也傻眼了,直到经过安检,走进候机厅还在后面窃窃私语。

  离登机还有一个多小时,跟费德勒约好的,也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什么时候过来。

  韩博给费德勒打了个电话,收起手机微笑着解释道:“南非曾经是英国殖民地,所以,英语一直都作为官方语言而广泛使用。白人统治期间,学校里除了AFRICAAS,也就是南非荷兰语之外,大都设有英语课程。新南非成立之后,黑人当家做主。除了他们自己的土著语言之外,他们大都推崇英语,但南非的英语有着独一无二的特征。”

  “跟标准英语不一样?”王蕊鬼使神差地问。

  “不太一样,南非英语有着很浓烈的多种族口音。黑人英语有黑人英语的口音,南非白人有南非白人的口音,白人还分英国人的后裔和布尔人。黑人之中,除了受过良好教育的之外,大多数人的英语听着都很难受。

  南非国家电视台、广播上的英语一样让人无法忍受。黑人英语的主要问题是发音不准,南非总统姆贝基的英语不是一两点糟糕,以前在国家报纸上曾经大篇幅地讨论过这个问题,白人公众希望政府官员和电视台能做出表率,不要‘糟蹋’英语。”

  人逢喜事精神爽,得知此行完全有可能把嫌犯抓回去,赵经纬心情愉快,尽管他的英语水平可能比南非总统更糟糕,但还是饶有兴趣地问:“后来呢,有没有跟我们推广普通话一样好好推广标准的英语?”

  “怎么可能,人家黑人说了,这是我们南非自己的英语,跟英国英语、美国英语没关系。”

  在这个问题上刘心存比韩博更有发言权,忍不住补充道:“南非英语中有很多特有的词汇,即便母语是英语的人到了南非,也会感到困惑……”

  他正眉飞色舞的举例,费德勒带着一个大腹便便的部下匆匆到了。

  中午刚确定的合作有那么点名不正言不顺,尤其在协助缉捕并签发余清芳这一问题上,他没过来跟赵经纬等人打招呼,韩博也很默契地没介绍他们认识,让刘心存陪刚抵达南非的国内同行,一个人走过去跟他们坐在一起。

  “刘秘,那个移民官什么级别,他说了算吗?”

  刘心存回头看看身后,低声介绍道:“以前是移民局的二把手,后来内政部爆出几个丑闻,移民局大换血,他坐了冷板凳。背景还是很硬的,不然早被调查了。虽然实权大不如以前,但我们这点事对他来说不是大问题,能做主。”

  “差点被调查,有经济问题!”

  “这是南非,相比其他高官,他那点事真算不上什么。以前的国家警察总监,现在的国际刑警组织副主席,跟一个大毒枭关系非同一般,媒体爆出来了,检察官正在调查,估计最终会不了了之。现任警察总监是个女的,上任没多久,各种关于贪腐的传闻满天飞,南非人早习以为常了。”

  “怎么会这样?”

  不干涉人家内政,刘心存笑了笑,不再聊这个话题。

  为节约经费,蒋建丽买的全是经济舱。

  费德勒订的是头等舱,登机后发现有两个空位置,立即让空姐帮韩博升舱。移民局大佬,谁也不敢得罪,再说只是一个坐位而已,空着也是空着,韩博就这么坐到头等舱。

  夜幕降临,飞机安全降落在开普敦机场。

  众人再次兵分两路,刘心存带国内同行去总领馆附近的酒店休息,韩博和前来接机的曲盛上开普敦移民局的车,同费德勒一起直奔开普敦移民局。

  要捣毁一个规模庞大的跨国组织偷渡集团,甚至可能在行动中纠出腐败的军人或政府部门的腐败分子,让那些一直看内政部出丑的部门丢丢脸,费德勒的效率高得惊人,一赶到移民局就召集他认为信得过的移民官开会。

  “先生们,总局收到可靠线报,这个中国女人与一个跨国偷渡集团存在关联,而这个跨国偷渡集团在过去三年内,锲而不舍地组织偷渡,把中国籍偷渡人员一批一批往南非送,违反移民法律,扰乱社会治安!”

  费德勒看看投影银幕上的嫌犯照片,接过韩博递上的一份通缉令,用极为夸张地语气强调道:“这个中国籍女子不仅涉嫌偷渡,在中国还涉嫌多起犯罪,这是国际刑警组织签发的通缉令,可见我们要调查的跨国偷渡集团多么地肆无忌惮,不管什么人,哪怕是恐怖分子,只要有利可图,他们都能帮那些人来南非。”

  “主任先生,这似乎归警察管。”一个矮矮胖胖的移民官不出意外地提出疑义。

  “是的,如果仅仅是国际通缉犯,这显然归警察总局管辖,但她不仅仅是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犯,她还涉嫌偷渡,还与我们要铲除的跨国偷渡集团有关联。总局决定与中国警方合作,找到这个女人,铲除帮她偷渡的犯罪集团。”

  费德勒整整西服,走到刚站起身的韩博二人旁边,热情洋溢地介绍道:“韩先生和曲先生各位应该不陌生,我再次介绍一下,他们既是中国政府驻我们南非的外交官,也是中国警方驻南非的警务联络官,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我们需要韩先生和曲先生的帮助。”

  确实不陌生,韩博二人不止一次拜访过开普敦移民局。

  不仅给其中一位送过小礼物,还请其中好几位共进过午餐,会议室里响起一阵稀稀落落的掌声。

  “谢谢,谢谢桑德斯局长,谢谢费叶加主任,谢谢各位朋友。”

  生怕他们听不懂自己同样不算标准的英语,韩博用尽可能慢的语速抑扬顿挫地说:“女士们、先生们,正如各位所知道的那样,有几万华人生活在美丽的开普敦。不可否认他们中存在非法移民,也正因为如此,我认为我们需要展开更紧密的合作。”

  “参赞先生,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开普敦移民局桑德斯局长对此最感兴趣,托着下巴问。

  “比如情报上的,就像今天一样,我们可以就反偷渡与贵局展开情报合作;鉴于移民官大多不懂中文,我们大使馆和驻开普敦总领馆可以聘请中文教师,帮助贵局对移民官进行语言方面的培训,以便今后在执法时能够进行简单的交流。”

  韩博顿了顿,很认真很诚恳地接着道:“同时,我们会引导在南非经商、工作、生活的华人融入本地社会,鼓励他们学英语,积极参与社会公益。邀请各位尊敬的官员视察华人社区,与华人代表座谈,在了解他们的同时,让他们更多地了解南非的移民法规……”

  “听上去不错,桑德斯,我认为可以试试。”费德勒很乐意帮韩博与开普敦移民局搞好关系,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在反偷渡这一问题上,合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先生们愿意,我可以向国内的上司建议,发出正式的、官方的邀请,邀请各位去北-京与我们中国反偷渡的主要执法部门进行交流。”

  “毫无疑问,这是个好主意。”

  交流不交流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去度个假,可以去参观传说中的长城,而且能受到中国官方的盛情款待。

  见参加会议的移民官们露出会心的笑容,费德勒拍拍手,趁热打铁地说:“先生们,在此之前我们要先找着这个女人,要从她嘴里了解到我们想知道的一切。总局收到可靠线报,她委托约堡的一个家伙伪造了一套申请永久居留证的文件,而这些能指引我们找到她的证明文件明天就能快递到开普敦……”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