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零九章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一)

第八百零九章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一)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迟迟没有消息。

  曲处长神色凝重,赵局眉头紧锁,蒋建丽和王蕊站在落地窗边不敢吱声,更不敢奢望出去拍几张照片。

  好不容易出一次国,来一次南非。

  结果刚到约翰内斯堡就转机来开普敦,一下酒店就直奔这家酒店,韩小川同样有出去转转的想法,同样不敢表露出来,坐在角落里若有所思,房间里一片沉寂,静得怕人。

  等待是一种煎熬,就这么等到11点57分手机才响了,众人心中一凛,不约而同看向曲盛。

  “韩局,怎么会这样……哦,太好了,行,我们马上退房去大堂等。”

  这次没用免提,听不清通话内容,赵经纬掐灭烟头,急切地问:“曲处,怎么样?”

  “嫌犯不仅没露头,而且不打算要请别人代收的快件。韩博局当机立断,建议移民局以快递包裹里伪造的证明文件为证据,拘捕并就地审讯收件人。据收件人交代,他是替一个名叫迈克的南非籍白人代收的,跟那个穷困潦倒乃至居无定所的迈克是朋友关系。”

  真是一波三折,曲盛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一边示意蒋建丽和刘心存等人赶紧回各自房间收拾行李,一边着道:“迈克凭什么帮嫌犯做这些事,肯定与余清芳或魏珍存在关联,通过审讯,韩局他们发现迈克的母亲去世了,有一个父亲和一个妹妹,他父亲叫霍格-特沃特,懂一点中文,曾在开普敦唐人街给一个台湾老板打过工。”

  “这就好解释了,难怪她们不懂英语还能在开普敦生存。”赵经纬恍然大悟,提起刚收拾好的行李帮曲盛开门。

  “等等。”

  下楼退房啊,同志们都在电梯门口等,赵经纬糊涂了。

  曲盛朝站在走廊里的黑人服务生笑了笑,放下行李掏出钱包,取出三百兰特往黑人小伙手里一塞。

  “在南非住酒店和吃饭都是要给小费的。”刘心存低声解释了一句,众人这才明白过来。

  道了一声谢,走进电梯,曲盛继续介绍道:“特沃特一家原来住在公园里,搭了个棚子,跟难民差不多,现在下落不明,收件人只有迈克-特沃特的手机号码。”

  “通过这个号码就能锁定他们的位置?”

  “理论上可以,但移民局没这个技术条件,而且上技术手段需要向检察官申请。”

  说话间,一楼到了。

  案情有进展,蒋建丽正听得入神,不由自主地跟曲盛往前走。

  赵经纬回头瞪了她一眼:“退房!”

  “哦。”

  “蒋警官,我陪你去。”刘心存把行李顺手交给韩小川,主动陪她去服务台。

  曲盛回头环顾四周,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扶着行李箱拉杆低声说:“从伪造的证明文件上看,嫌犯显然打算通过与本地人假结婚获得南非的永久居留权,并实现改名换姓的目的,黑人靠不住,找白人相对稳妥点。

  霍根与她年龄相仿,既是白人又懂中文,韩局觉得她与霍根假结婚的可能性较大。结婚登记归内政部管,移民局同样隶属于内政部,移民局探员还没审完收件人,韩局就给费德勒先生打电话,请他安排人通过结婚登记系统查询有没有霍根的结婚记录。”

  看样子找移民局是找对了执法单位,赵经纬不无兴奋地问:“查到没有?”

  “查到了,一星期前与一个叫杨爱芳的中国籍女子登记结婚,名字虽然对不上,但系统里的照片跟余清芳一模一样。”

  “不叫赵芳?”

  “如果用假证贩子钱新帮她伪造的假护照跟霍根假结婚,我们哪用不着这么麻烦,韩局昨天上午就能搞清她下落了。”

  “韩局昨天请移民局的人查过?”

  “查过,跟移民局达成合作协议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请他们查近期有没有赵芳或宋芳的结婚登记。可见这女人有多么狡猾,为躲避追捕,通过不同渠道,找不同人,办了好几套假证。”

  赵经纬追问道:“现在搞清她下落没有?”

  “结婚登记系统里有,离开普敦市区不算远,在一个叫鱼镇也可以翻译成钓鱼镇的海边小镇,那是一个富人区,住的全是有钱的白人,治安非常好,镇上也没什么华人,如果不出意外,她、魏珍以及特沃特一家都住在那里,也只有跟特沃特一家住在一起才不会引起镇上人怀疑。”

  “这个女人,真特么会躲!”

  “会躲又怎么样,还一样被我们找到。何况她没别的事,脑子里整天就琢磨这些。”

  赵经纬想了想,又问道:“曲处,找到她之后怎么办?”

  曲盛回头看看停车场,胸有成竹地说:“按照韩局昨天跟移民局达成的协议,移民局会帮我们采取强制措施,同时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成功将嫌犯拘捕之后立即押解到移民局设在开普敦机场的留置区,遣返手续办完就把人移交给我们。”

  “需要多长时间?”

  “把嫌犯关进留置区就相当于嫌犯没入境,手续没那么繁琐,而且又不需要考虑遣返费用,最迟明天中午就能办完,你们就能把人押解回国。”

  “太好了,曲处,真是太感谢了!”

  “这也是我们的工作,”曲盛笑了笑,提醒道:“韩局和费德勒先生协调好了,你们可以轮流进入留置区,一次进去两个人。在确保嫌犯不会自伤自残的同时,利用登机前的十几个小时审讯,争取一鼓作气搞清还有多少赃款,都存在哪个银行,怎么提取。”

  “曲处放心,不怕您笑话,我们就是为追赃来的。”

  “对了,韩局说负责具体行动的移民局主管保罗想要点办案费,人家这次纯属帮忙,出动几十号人,七台车,于情于理都应该有所表示,何况余清芳是上了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通缉犯。”

  赵经纬欲言又止,看样子他们没带多少经费。

  曲盛拍拍他胳膊,笑道:“韩局答应缴获的现金归他们,如果不够五万兰特,我们想办法帮他们补上。”

  五万兰特折合人民币不到十万,赵经纬终于松下口气,嘿嘿笑道:“五万兰特没问题。”

  ……

  在酒店大堂等了半个多小时,开普敦移民局的车到了。

  韩博没下车,摇下窗户招招手,众人一刻不敢耽误,立马提上行李跑到停车场,爬上移民局专门为中国警察准备的商务车。

  司机是移民局探员,客套话不好多说,紧握了一下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车队顺着车流缓缓开出市区,驶上一条风景如画的海边公路。

  Town在英语里是“小城镇”之意,然而对于开普敦(Cape  Town)无疑是个例外。这座南非的立法首都和第二大城市位于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印度洋与大西洋在此交汇,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万千气象和美不胜收的自然景观。繁复的历史篇章更沉淀了非洲与欧洲殖民地色彩并存的多元文化,被誉为“世界最美的城市”。

  刚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就见山坡上矗立着一排排别墅式的住宅,这些豪宅面海依山,风水相生,景色旖旎,掩映在水光山色之中。

  乍一看,仿佛来到了欧洲的某个地方,漂亮得令人心醉。

  蒋建丽取出相机,想拍又不敢拍。

  王蕊也偷偷取出一部数码相机,坐立不安,犹豫不决。

  她们现在的工作,韩博正式出任警务联络官时也干过,出国追逃追赃常常是“一日游”。

  公安待遇不高,出国机会更少,韩博能理解她们此时此刻的心情,干脆转身笑道:“小蒋,王蕊,难得出一次国,想拍就拍,多拍几张。这里风景多好,不需要什么摄影技术,随便摁一下快门都能当电脑桌面。”

  “不好吧,正在办案呢。”

  赵经纬不想让部下觉得自己不近人情,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拍吧,拍完海景帮我跟韩参赞和曲处来一张合影。”

  “好咧!”

  两位女同志兴高采烈,窃笑着咔嚓咔嚓拍了起来。

  韩博摆好姿势,一边让她们给自己和赵局合影,一边跟导游般地介绍道:“这条路通往旅游胜地海豹岛,那也是一个小镇。这一带住的大多是南非的荷兰人后裔,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布尔人,比较有钱的布尔人。

  这边的房价跟国内不同,与欧美相似,市区的相对便宜,郊区的贵,离城市越远,环境越优雅,房价就越昂贵。想在这儿买一套别墅,至少要四五百万兰特。”

  “海景别墅,肯定不会便宜。”

  蒋建丽感叹了一句,突然一脸不好意思地问:“韩参赞,我能不能跟你合个影?”

  “可以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何况我们不仅是老乡还是同行,能在异国他乡遇到就是缘分,来,一个一个来,跟我合完跟曲处合影,还有刘秘。”

  ……

  说说笑笑,拍拍照片,时间过的飞快。

  不知不觉,目的地到了,一个建在开普敦东海岸印度洋海湾山坡上的小镇出现在眼前。山坡上一幢幢面向大海、典雅别致的小楼建造的十分美丽。错落有序、五颜六色的房屋,静静地依偎在大山的怀抱里,带给人们一种宁静和优雅的享受。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