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二十五章 真正的黑老大

第八百二十五章 真正的黑老大

  联合财富情报组是“反洗钱”的机构,金管局维护的是香港金融稳定。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关星伟从警队跳到金管局,韩博只能替他高兴。毕竟香港不同于内地,人才流动很正常。至于接下来要与香港同行的合作,有他没他关系不是很大,之前只是开开玩笑。

  吃完晚饭,送走关星伟夫妇,韩博和李晓蕾没急着回家,驾驶刚买的新车,兴致勃勃地游起车河。

  李晓蕾纯属兜风散心,韩博是陪老婆散心与熟悉新的工作环境两不误。

  作为一个刑警,对这个城市不能一点不了解,至少要熟悉最基本的路况,听着流行歌曲,看着窗外的灯火阑珊,不知不觉逛了近三个小时,经过一个夜市大排档停车吃夜宵,听聚集在大排档等客的出租车司机闲聊,直到快12点才回家休息,上任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步行上班。

  刚走进大院,吴小鹏快步迎了上来,“报告韩局,卢大正在会议室,打算向您汇报工作。”

  “这么早?”

  “卢大昨天加班,凌晨两点多回单位的,夜里没回家。”

  在一线办案的同志很辛苦,韩博微微点点头,在小吴陪同下快步来到会议室。

  卢锦辉五十出头,矮矮瘦瘦,可能今天穿得是便服,看上去不太像警察。小吴称呼他“卢大”,但他现在的职务并非大队长,而是曾经担任过大队长。

  深正市局是警长警员套改的试点单位,没有巡视员、副巡视员、调研员、副调研员和主任科员或副主任科员等非领导职务,只有一级高级警长、二级高级警长、一级警长、二级警长、三级警长、四级警长和一级警员、二级警员。

  不过这只体现在工资待遇上,警衔还是原来的警衔。

  卢锦辉以前是调研员,按规定套改为一级警长,警衔依然是三级警监,从警几十年,一直是刑警,破案无数,经验丰富,所以上级要求他负责“打黑”的具体工作。

  让一位老同志坐在这儿等,韩博有些不好意思,正准备提议去办公室谈,卢锦辉突然站起来立正敬礼,“韩局好,一级警长卢锦辉,昨天开会时没能赶回来,请韩局见谅。”

  “卢大,你可是老同志,别这么客气。”

  接下来要谈的工作属于机密,韩博权衡了一番,紧握着他手说:“卢大,上午忙不忙,如果不忙一起去纱井转转,我们可以在车上聊。”

  不愧为二级英模,果然雷厉风行。

  卢锦辉打心眼里瞧不起那些坐在办公室里指挥侦破的领导,欣然笑道:“不忙,我陪您去看看,我开车。”

  “直接称呼你吧,总是称呼您,显得太见外。”

  一点架子都没有,至少给人的第一感觉挺平易近人,卢锦辉可能觉得他的普通话不标准,咧嘴一笑,顺手拿起包同韩博一起下楼。

  一直在楼下等候的“计程车”欲言又止,小伙子也不容易,韩博走过去拍拍他胳膊,“小计,先在局里待命,你号码我有的,要用车我会给你打电话。”

  “是。”

  不出所料,卢锦辉开的也是一辆悬挂地方牌照的轿车。

  韩博拉开车门,直接钻进副驾驶。

  卢锦辉没急着点火,先把对讲机和能被人看出警察身份的物品全收拾好,才系上安全带点着引擎。

  “韩局,我简单汇报一下情况吧。”

  “行。”韩博朝车外刚上班的王局举手打了个招呼,摇上车窗,调整好座椅位置洗耳恭听。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香港‘新义安’骨干成员吴锡波多次潜入深正,发展内地人员加入‘新义安’,在纱井地区形成较大规模的帮派组织,当时叫‘飞鹰帮’。91年底,‘飞鹰帮’在市局的‘反黑清帮’行动中被打掉,吴锡波逃回香港,转为幕后操控。”

  “之后,吴锡波通过传授香港‘新义安’组织管理模式和做法,请‘新义安’头面人物撑腰造势等手段,扶持帮助其侄子吴辰东在纱井地区有计划、有步骤、有选择地物色发展小帮派头目为下级成员,成立‘纱井新义安’组织,并逐渐坐大成势。”

  换作以前,韩博肯定会问这个劣迹斑斑的涉黑团伙怎么拖到现在才着手解决。

  但现在不是以前,来深正上任前的一段时间,通过种种渠道了解过深正的情况,这是一个千万级人口的移民城市,总人口尤其外来人口那么多,尽管警察编制不断超编,但依然无法满足治安管理的实际需求。

  基层民警工作压力极大,真是累死累活,许多案子根本破不过来。

  再就是东广农村宗族势力严重,只要针对的是外人,本地人一般不会去问,而外地人又不敢报案。再加上有可能存在的“保护伞”,才导致这样的恶势力团伙逐渐坐大。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关键是现在,是今后。

  正如韩博所料,该团伙头目果然是本地人。

  卢锦辉扶着方向盘,如数家珍地介绍道:“吴辰东是纱井人,今年38岁,身材不高也不壮,一只耳朵从小就有点聋,村里人都笑话他,叫他‘聋仔’,直到九五年才开始出名,在纱井垄断废品收购起家的,绰号也由充满歧视意味的‘聋仔’变成‘龙仔’,又很快演变成现在的‘龙哥’。

  在纱井说他坏的人也有,但在侦查中发现他从没对村里干过坏事。对外都是以商人面目出现,一般不会喊打喊杀,对人十分客气。但我们可以确定纱井周边存在不少黑恶势力,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他们大多是吴辰东的马仔。”

  “主要涉嫌哪些方面的违法犯罪?”

  “首先是以威胁乃至暴力手段垄断废品收购,侦查中发现,纱井历来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有企业去建厂做生意,那么,必须将所有废品卖给村里的废品收购站,就算是补贴村里的‘环境保护费’。”

  “在普通人看来收废品不是什么大生意,其实利润极高,一些企业在生产中产生许多废铜废铁,那么多企业的那些下脚料累计起来价值数百乃至上千万,再加上该团伙刻意压价,能想象到这里面有多大利益。”

  卢锦辉顿了顿,接着道:“如果哪个工厂把废品卖给外人,他们发现之后会纠集一大帮马仔强行拦停。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行卸下全部货物,殴打并赶走外面的收购人员,不过他们也不去别的地方收购。”

  “为什么?”韩博下意识问。

  “地方保护主义,各家进驻村内建厂的企业早就和各村委签订合同,不允许他人去收废品。在纱井一带活动的涉黑团伙也不止吴辰东一个,都有各自地盘,如果贸然去别的村,是会引起打斗纠纷的。”

  “有其他涉黑恶势力存在?”

  “不摸底不知道,一摸底吓一跳,不仅有而且不少,西川帮、南湖帮,帮中还分派抱成一团,好勇斗狠,各自有各自的地盘,独占一方。”

  难怪要成立三个打黑专业队,原来城中村和城乡结合部存在这么多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帮派团伙。

  韩博沉思了片刻,抬头道:“先说吴辰东。”

  “跑题了,言归正传,”卢锦辉习惯性点上支烟,把车窗摇下一道缝,继续道:“二是涉嫌非法垄断经营八号码头的海沙买卖,用小车拦路、快艇巡海,以打砸恐吓等手段,强迫海上的沙船把海沙卖给他们,强迫拉沙的泥头车到他们那里买沙,称霸海陆,让船老大、车主们闻风丧胆,只能就范。”

  “欺行霸市,气焰嚣张啊!”韩博紧皱起眉头。

  “在垄断海沙生意中,一个团伙头目绰号‘飘马’,不仅成立海上拦沙队,使用快艇在海面巡视,将出入纱井码头海域的沙船强拦到八号码头卸沙。甚至派人在陆地拦截装沙的泥头车,暴力胁迫装沙车到八号码头拉沙,并给到八号码头拉沙的车辆发放统一的‘飘马车队’的标示牌,以示区别,免遭拦截,还对外统一协调处理车队的交通违规处罚。”

  “前些年,小产权房产业在纱井兴起。相比小产权房的高额利润,废品站的利润不值一提。以统建楼名义四处开花的小产权房,其实都在是居民自住的名义下四处偷偷发售,村里能从中获益,村民也在这个链条中得到分红和转让利差,堪称皆大欢喜。”

  “一般的涉黑团伙,介入房产基本的做法是控制建材。在所有的统建楼尚未开工之时,就提前介入将建材供应渠道垄断。即便外界有质量更好价格更优的建材,也无法进入这个庞大的市场。但我们在摸底中发现,吴辰东介入地产市场,不仅是控制建材。他以商人身份亲自出面,负责获得建房默许,并从村里低价拿地,再筹集资金建房,整个小产权房产业几乎全程介入……”

  ”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