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韩警官 > 第八百二十九章 “三打办”副主任

第八百二十九章 “三打办”副主任

  赶到刑侦局,在食堂匆匆扒了几口饭,便来到三楼局长办公室向王局长汇报打黑专业队力量不足的问题。结果王东只听了两句便提议一起去市局,向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当面汇报。

  到了市局,王东找了个借口没进去,向领导汇报的又只是韩博一个人。

  “韩博同志,不要多想,王东同志不是耍滑头。考虑到‘打黑’工作可能涉及到一些商业贿赂和职务犯罪等问题,局党委要求案件侦办过程中需严格保密。既然支队党委决定由你负责,包括王东同志在内的其他支队党委成员都不会过问,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对市局负责。”

  领导一脸严肃,是担心有人求情,还是担心有人走漏风声,韩博觉得未免有些夸张。

  让一个刚来挂职的副局级干部负责“打黑”工作能避免许多麻烦,关局长对这个工作分工很满意,想到他初来乍到对深正乃至东广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对这项工作的重要性没足够的认识,关局长接着道:

  “经过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发展,我们深正乃至整个东广地区,在经济建设上取得巨大成就,而文化建设和道德建设却成了短板。无论从当前还是从长远来看,创造良好的市场经济环境、维护正常的市场秩序,都是一项重要而紧迫的工作。”

  “欺行霸市、制假售假、商业贿赂这些现象,严重扭曲市场机制、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破坏公平竞争和正常交易秩序、阻碍市场经济健康发展,都是当前人民群众深恶痛绝、影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毒瘤。”

  “所以在今年1月6日召开的省委十届八次全会上,提出‘着力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东广’这一核心任务。明确要求各市、各部门组织开展以打击欺行霸市、打击制假售假、打击商业贿赂,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市场监管体系为内涵的‘三打两建’、建设幸福东广的活动。”

  难怪之前没听说过,原来是东广省搞的专项行动。

  打击制假售假那是工商和质监部门的事,公安只管欺行霸市。

  至于商业贿赂,听起来似乎是公安机关经侦部门的管辖范围内,但如果涉及到党政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那就归纪检监察部门和检察机关管了。

  韩博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关局长接着道:“为落实好‘三打两建’工作,省里成立了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市里也成立了领导小组,设立‘三打办’。你来的正好,下午有一个推进‘三打两建’工作的会议……”

  领导很忙,话音刚落便起身往外走。

  安宝区还有一起命案正在紧张侦破,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要列席会议,你再忙还能有领导忙?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跟领导下楼。

  虽然是初次见面,关局却让他上自己的车,对韩博来说这实在算不上什么,在南非担任警务联络官时不仅跟出访南非的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同坐过一辆车,甚至跟出访南非的总理一起吃过饭,但在市局机关民警看来这是新任刑侦局副局长备受领导器重。

  就在别人意犹未尽仍在背后议论之时,韩博随同关局赶到了警备司令部大会议室,同上百名来自驻深正各部队的军官一起坐在台下,又见到三位市领导。

  一位是省委常委、深正市-委书记兼深正警备区党委第一书记,一位是市委常委、深正警备区司令员,一位是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

  也直到此时此刻,韩博才真正意识到市委对“三打两建”工作的重视。

  市领导在主席台上异常严肃地说,“各驻军单位要切实加强对‘三打两建’工作的组织领导,要坚持‘谁主管谁负责,谁分管谁负责’;如果案件涉及部队内部,更需要积极主动配合。

  甚至直言不讳地说:“部队不要充当保护伞,提供保护场所”!

  明确指出,部队人员要及时教育家人、孩子“免说情”,因为“说情也没用”。

  还在会上通报几条“三打”线索,比如部队内部的门诊部、招待所等场所,严厉要求涉及单位负责人回去之后要迅速查处,绝不姑息迁就,查明情况后要及时反馈给“三打办”,属违法行为的要及时移交。

  重申部队要积极开展“自查自纠”,坚决抵制暴力抗法行为。

  难怪王局说不管就不管,说不过问就不过问,因为这不只是一个专项行动,这已经上升到了政治高度。

  散会之后,几位市领导在车边低声交谈了十几分钟。

  当韩博被关局再次叫上车时,继深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刑警支队副支队长)之外又多了一个职务,同时兼任市三打两建办公室副主任。

  “韩博同志,兼任‘三打办’副主任,能让你更方便地开展工作。在打击欺行霸市行动中需要市局哪些部门支持,需要抽调多少警力,你回去准备一个计划,准备好之后直接提交局党委。”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关局看着他微笑着说:“在案件侦办过程中有可能发现的商业贿赂等行为,归我们公安机关管的,直接移交给经侦支队。在我们公安机关权限范围之外的,以‘三打办’副主任身份向相关领导直接汇报。”

  特区就是“特”!

  明明是打黑,在领导嘴里变成了打击“欺行霸市”。

  明明涉嫌职务犯罪乃至贪污腐败,到领导这儿变成了商业贿赂。

  韩博觉得有些好笑,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件好事,忍不住来了句:“关局,责任重大,我又是初来乍到,还没真正进入状态,真担心无法胜任。”

  “别谦虚,你的能力我是了解的,不止一次听厅领导介绍过,据说有个响亮的绰号叫‘韩打击’,这样的打击任务不交给你交给谁?”

  刚才的会议上几位市领导不止一次提到“保护伞”、“说情”等关键词,这不是明摆着看我是初来乍到,在本地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关系,可以甩开膀子干么。

  韩博越想越好笑,不过对这个兼职还是很满意的,负责全市的打击“欺行霸市”行动,其实就是负责全市的“打黑”,这个“三打办”副主任,相当于香港警队的反黑组最高领导。

  回到市局,王东局长早走了。

  似乎担心他没法儿回去,还专门让“计程车”把6号车开到市局。

  当上“三打办”副主任,相当于拿到了“尚方宝剑”,韩博一刻不想耽误,钻进轿车就给卢锦辉打电话,问清打黑指挥部的办案地点,赶过去商量从市局各单位抽调警力的事。

  可能是为了就近摸底,卢锦辉把打黑“大本营”设在安保区一个单位闲置的办公楼里,正值晚饭时间,出去侦查的刑警陆续归队,韩博因此见到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直接部下。

  刚设立打黑专业队时,大家伙都很激动,以为能大干一场。

  结果经费有保障、车辆也有保障,人手却严重不足,包里卢大在内一共27号人,还要分成三队,这点人摸“纱井新义安”的底都不够,更不用说打击其它涉黑团伙。

  已经知道消息的卢锦辉和小伙子一样激动,放下饭盒,不无兴奋地说:“同志们,韩局不只是来探望大家,也不光是来陪我们吃一顿饭,给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市里决定由韩局兼任市‘三打办’副主任,从现在开始,我们要人有人,要权限有权限!”

  “真的?”

  “千真万确。”

  看着同志们兴高采烈的样子,韩博放下筷子,意味深长地说:“同志们,人手不够不再是问题,但我们的任务也比之前更艰巨。接下来要打击的不只是盘踞在纱井一带的几个涉黑团伙,而是要牵头负责全市的打击欺行霸市行动。

  线索很多,涉嫌欺行霸市的团伙不少,市委市政府和局党委乃至全市人民对我们期望很高,请大家继续坚持发扬我们深正CID的‘背包’精神,做好打硬仗、打持久战的准备!”

  “请韩局放心,只要有人,有足够经费,有领导支持,不管多硬的骨头我们都能啃下。”

  “韩局,我们可以根据现有线索再分几个组,先把架子搭起来,等新同志一到就能正式开张。”

  ……

  同志们热情高涨,提出许多合理建议,已掌握的涉黑团伙清单尤其涉黑团伙主犯名单不一会儿便写满了整面白黑板。

  打黑专业队现有的这些人,本来就是从刑侦局、各分局刑警大队和各派出所案件侦查队抽调的精兵强将。

  要抽调多少警力过来,哪个单位的哪个同志作风比较好,政治上比较可靠,大家伙争先恐后推荐,专业队内勤负责整理,不一会儿,一份要抽调进“三打两建”行动的人员名单也随之而出炉。

  “诸葛亮会议”一直开到深夜10点多,马上要去参加命案的案情分析会,韩博意犹未尽地跟同志们道别,在卢锦辉陪同下走到车边。

  “卢大,还是那句话,具体工作你还要多操点心,同时也要注意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韩局,用句时髦的话说,我是累并快乐着,”卢锦辉紧握着韩博手,感叹道:“年龄大了就要给人让位置,我办案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要不是‘三打两建’,我都不知道现在有什么事可干。”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你才五十出头,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局领导不会让你闲着的。”

  “别安慰我了,公安局不是其他单位,闲肯定是不会让我闲着的。基层警力不足,十有八九会让我去哪个派出所负责调解、接-访,或派到哪个街道协助人家搞搞拆迁,帮着维维稳。”

  正如他所说,公安系统吃空饷的老同志真不多。

  退居二线不是让回家,而是让他们下基层发挥余热,韩博不由想起老卢刚退居二线的情景,立马岔开话题:“卢大,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纱井只是其中一个战场,安宝离市区太远,我觉得指挥部有必要换个地方。”

  “搬到关内?”

  “这边也不要撤,吴辰东团伙影响恶劣、民愤极大,必须把他们作为重点进行打击。”

  “好的,我先回关内找地方,等找好地方就向你汇报。”

  “昨天没睡好,今天早点休息,地方明天再找,又不急在一时,”生怕这位老将又熬夜,韩博突然回过头:“小肖,交给你一个任务,监督卢大休息,今晚哪儿都不许去,11点之前必须上床睡觉。”

  新任副局长挺逗,居然下这样的命令。

  小肖乐了,立马保证道:“是!”

  http://www.zwydw.com/book/0/3/4432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